第九百四十六章 【卖人情】(中)


  张扬道:“只是动了胎气,胎儿没事!不过薛姑姑就没那么幸运,她的盆骨应该出现了骨裂,需要卧床一段时间。圣堂”

  张扬的这番话并没有让薛家人的心情安定下来,直到胡医生到来,在薛英红床边做了彩超检查之后,确信薛英红母平安,所有人方放下心来。

  薛英红因为不慎绊到台阶,失了不少血,当时的情景把家人都吓坏了,现在听到胎儿平安,都感觉到幸运非常。

  薛老虽然经历无数风浪,刚因为女儿的事情也有些乱了方寸,有道是关心则乱,这会儿平静下来,方xiǎng起向张扬道谢。

  张扬笑道:“薛老太客气了!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是薛姑姑自己的造化。”张大官人不居功的谦虚态度立马博得了薛老的好感。

  他邀请张扬留在家里吃晚饭,这让张大官人颇有些受宠若惊。

  薛伟童趁机向爷爷介绍道:“爷爷,张扬现在是滨海县委书记,在我项伯伯手下工作。”

  薛老哦了一声,微笑道:“越说关系越近了!中国其实并不大,五千年前全都是一家。”

  薛伟童道:“爷爷,他还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呢。”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并不xiǎng说出这件事。一来觉zhe没什么必要,二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干爹和薛老之间的关系到底怎样,须知道高层大人物之间的关系往往都是非常微妙的。

  薛老道:“也不早说,你只说是你结拜三哥,没说是国权的干儿嘛!”

  张扬听他称呼自己干爹为国权,看来和文国权之间的关系很熟悉,他笑了笑道:“我这次来京还没有见过我干爹呢。《”

  薛老道:“我也有阵没见到他了,他忙于国家大事,我这个老头享受退休生活,见面的机会比过去少多咯。”他感叹了一声。

  张扬让薛伟童给他拿来笔墨,他给薛英红开了一付安胎的药方,张扬开药方的时候,胡医生也从薛英红的房间内走了出来,她已经问清楚了刚发生的事情,先向薛老说了一下薛英红的情况,那边张扬已经把药方开好了,胡医生有些好奇的凑过去看了看,她在中西医方面都有zhe相当的研究,一看张扬的这张方顿时就发现其中的精妙之处,胡医生有些不能置信的打量zhe张扬,很难相信这么一位青年人竟然是造诣颇深的中医师。

  胡医生道:“这付是安胎药?”

  张扬抬起头,看到身穿白大褂的胡医生,微笑道:“是,这张方是我们家祖传的,胡医生觉zhe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请不吝指正。”

  胡医生道:“方很好,这样高明的药方我是开不出来,xiǎng不到你如此年轻,对中医的研究却又如此精深。”

  张扬笑道:“胡医生过奖了,我也就是掌握了几个祖传秘方,马马虎虎学了点针灸推拿,哪能谈得上精深这两个字。”

  薛伟童一旁道:“胡医生,我姑姑总是说她胯部疼痛,张扬说她是盆骨骨裂,您觉zhe是吗?”

  胡医生道:“根据症状来看可能是盆骨骨折,确诊需要照x光,可她又怀孕,不适合做放射性检查,所以只能保守治疗了。”

  张扬道:“盆骨骨折不妨事,我祖上有个秘方,回头我开好了,一周之内保证痊愈。”

  胡医生不能置信的看zhe张扬,心说这小可真能吹,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一周之内就能把骨裂给治好,真以为自己是神医啊?这年轻人该不是一个江湖骗吧?可看张扬似乎和薛家非常的熟悉,抛开他和薛家具体的关系究竟怎样不说,一般的江湖术士也不敢跑到薛家来行骗,除非他不xiǎng混了。圣堂

  胡医生对薛英红目前的情况除了保守治疗静养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建议,她既然没有办法,所以也没有说话的资格,为了稳妥起见,胡医生当天也没有离开薛家,就在薛英红身边24小时陪护,按照她的说法,如果24小时胎儿没有什么异常,那么母就不会有问题。

  薛老对女儿的事情非常关心,他的女之中只有薛英红没有后代,结婚十多年,总算怀孕了,xiǎng不到又出了这种意外,晚上吃饭的时候,薛老仍然有些放◇心不下,一是为女儿的身体,二是对张扬的医术。他也不相信张扬有什么神乎其技的医术,薛家的厨师烧得一手很好的川菜,酒用的是张扬带来的大明春。

  如果不是因缘巧合,张大官人是没有机会和薛老坐在一张桌◎xīnbúxià,yīshìwéinǚérdeshēntǐ,èrshìduìzhāngyángdeyīshù。tāyěbúxiàngxìnzhāngyángyǒushímeshénhūqíjìdeyīshù,xuējiādechúshīshāodéyīshǒuhěnhǎodechuāncài,jiǔyòngdeshìzhāngyángdàiláidedàmíngchūn。

  rúguǒbúshìyīnyuánqiǎohé,zhāngdàguānrénshìméiyǒujīhuìhéxuēlǎozuòzàiyīzhāngzhuō上吃饭的,薛老喝了口酒,赞道:“这酒的确不错!”

  张扬道:“不好喝我也不敢拿到您老面前献丑啊!”心里又开始琢磨是不是xiǎng个法让薛老帮忙把大明春给写了。

  薛老笑了起来,他微笑道:“xiǎng不到居然你还懂得中医?”

  张大官人知道薛老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是对自己并不信任,他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啊,我爸死得早,我打小就和我妈相依为命,还好祖上传下来几张秘方,我们娘俩就靠☆zhe那几张秘方讨生活,我稍稍长大了一点,就学会了推拿针灸。”这厮是信口胡诌,把自己的身世说得这么可怜,其用意就是博同情。

  不过效果还是相当显著的,薛老不由得多看了张扬一眼,过去他一直都以为◇张扬是某位官员的儿,却xiǎng不到这小居然也是苦孩出身。薛老微笑道:“你又怎么会当了官?”

  张扬道:“本来我打算当医生,可后来发现当医生没什么前途,刚巧有个机会去乡里当计生办主任,我也就从此进入了官场,说起来已经在体制中呆了五年了。”

  薛老喝酒相当的爽,一口一杯,三杯大约一两,一会儿工夫二两酒就已经下肚,薛伟童虽然没喝酒,可坐在一旁监督zhe他。

  薛老不由得苦笑道:“我生平害怕的就是受约束,没xiǎng到临老却要被你这丫头管。”

  薛伟童道:“老薛同志,你都八十多了,虽然你的雄心壮志值得肯定,我也知道你这辈都不肯服输,可是人不服老是不行的。”

  ☆薛老宛如小孩一般向孙女乞求道:“我今天就喝三两,再多喝三杯。你看看,这不是来客人了吗?咱们老薛家不能失了礼数你说对不对?”他把张扬搬出来当借口。

  张扬心中暗自好笑,xiǎng不到在共和国政坛◆上叱咤风云的薛老也有如此童趣的一面。

  薛伟童道:“那好,只能再喝三杯。”

  薛老道:“你去照顾你姑姑,我和张扬单独聊两句。”

  薛伟童颇为无奈的看zhe爷爷,摇了摇头,然后转★向张扬道:“三哥,我可把爷爷交给你了,你帮我看住他,多喝一杯都不行。”

  张扬笑zhe答应了。

  薛伟童这边一走,薛老就连干了两杯,让张扬抓紧给他满上,张扬有些犹豫,毕竟薛老都八十多岁●了,酒量肯定不比年轻的时候,薛老道:“倒,平时她不在家的时候,我一斤五粮液都没事。”

  张扬笑了起来,给薛老面前的酒杯满上,提醒道:“薛老,过量饮酒有害健康!”他把薛老给自己题写的那句话说了出来,颇有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意思。

  薛老呵呵笑道:“你这小,报复心还挺重,我已经是耄耋之年,这辈还有多少酒好喝?多喝一天是一天了。”他指了指张扬道:“我喝半杯,你喝一杯,别说我欺负小孩。”

  张扬笑道:“薛老,您喝半杯,我来两杯!”

  薛老喝了半杯酒,不由得感叹道:“老了,如果我在年轻的时候,你敢跟我这样说话,我是一定要和你见个真章的,那时候很少有人敢跟我拼酒,现在不成了,老了!”薛老的话中流露出淡淡的感伤。

  张扬道:“薛老的身体还是很好,以后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享受。”

  薛老道:“你倒是很会说话,等你老去的一天,你就会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薛老并没有说得很具体,他将面前的那杯酒喝完,果然不再让张扬倒酒,轻声道:“你懂得诊脉吗?”

  张扬点了点头,薛老道:“帮我看看!”

  张扬和薛老转移到沙发上坐下,保姆为他们泡了一壶红茶,张扬示意薛老将手腕平放在茶几上,左手中指搭在薛老的脉门上。

  薛老一双深邃的眼睛静静注视zhe张扬,直到现在他都不相信张扬的医术真的有那么高明。

  张扬道:“薛老,您只有一只右□肾!”

  薛老微微一怔,目光却变得加疑惑了,他的右肾在五年前摘除,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难道是孙女儿告诉了他?薛老点了点头。

  张扬左手的食指落在薛老脉门之上,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凝重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移开手指,向周围看了看,低声道:“薛老,有些事我不知该不该说?”

  薛老淡然笑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只管说就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