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谆谆教诲】(上)


  生命在任何人的眼中都是无价的,即使是薛老也不能免俗,张扬离去之前给薛老写下了一幅药方,让薛老从今天起戒酒,三天之后他会过来给薛老进行第一次治疗。(《7*

  薛伟童得知爷爷请张扬当他的书法老师的事情也非常高兴,她知道爷爷很喜欢书法,过去她jiù知道张扬的字写得很好,只是不清楚爷爷今晚和张扬什么时候聊到了书法的层面上?薛伟童把张扬送出小区的dà门,张扬和她约好三天之后过来帮薛英红复诊。

  张扬决定帮助薛老治病并不仅仅是想卖个人情给他,他和薛伟童是结拜兄妹,在张扬的心中薛老和自己长辈也差不多,他帮助薛老没有特别的目的,如同当初他为乔老治病一样,对这些老一辈革命家,张dà官人打心底是尊敬佩服的,只要自己能够帮得上他们的,他一定尽力而为。张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治好薛老的绝症,但是他有信心延长薛老的生命。只要他能够控制住肿瘤的发展,调养好薛老的身体,老爷再活个三五年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在中央党校师生眼中,张扬是个不务正业的家伙,开课之后的几天里他几乎都没怎么上课,多数时间都是孙东强帮他签到,还好党校纪律并不算太严格,这种性质的培训主要是给这些干部们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这些学员学到多的也jiù是做官的技巧,至于执政能力方面得到的提升不会太dà。

  每个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多数人都把党校当成一个镀金的地方,有了中央党校学习的经历,以后会加分不少。

  张dà官人来到京城的第一个星期基本上都在繁忙的应酬中渡过,这一周他根本没在中央党校宿舍住过,所以春阳县县委书记沙普源jiù不得不接受独守空房的事实,他原本和人换房间的目的jiù是为了和张扬多套套近乎,可开学这一个星期,根本没见张扬回过宿舍,沙普源不由得感叹张扬的社会交往真是繁忙,感叹之余也有些羡慕,看看人家在京城的关系,这些都是政治资源,合理的开发利用可以铺成一条通往上层领导的光明dà道,自己jiù没有这样的关系,来京城也一周了,周围打交道的还是江城和北港的那帮处级干部,再往外jiù是培训班的几位老师,对他的政治前程起不到太dà的帮助。(《7*

  已经是周六了,沙普源早早jiù给张扬打了个电话,提醒他别忘了今晚去丰泽驻京办吃饭的事情,张扬这一个星期都没有闲着,几乎每天都在酒场里面泡着,听沙普源又叫他吃饭,不由得苦笑道:“普源兄,咱们能推迟几天吗?我来京城这么多天,每天都在喝酒,身体也吃不消了。”

  沙普源道:“老弟,这件事咱们可是好多天前jiù定下来的,今晚咱们小范围内聚一聚,我只准备了一桌饭,你一定得来,丰泽驻京办是你的老据点。”

  张扬道:“普源兄,我也不瞒你,今天sòng书记来京城了,我正在机场接机呢,等这边忙完我能过去,恐怕得晚。”

  沙普源一听原来是省委书记sòng怀明到京城来了,难怪张扬推三阻四的,他也能理解张扬的难处,叹了口气道:“老弟,晚点也成,我跟dà家都说你要来了,你看情况,如果可能的话,好还是过来一趟,dà家都想见见你呢。”

  张扬听沙普源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也jiù不好推辞了,他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尽量过去,只要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jiù赶过去。”

  沙普源挂上电话之前多说了一句:“帮我向sòng书记问好。”放下电话,自己觉着脸上有些发烧,这话说得太没水准了,人家sòng书记哪会注意自己这种小干☆部,向人家问好?自己还没那个资格。

  张扬接到沙普源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首都机场,sòng怀明乘坐的航班已经降落,这次是郭瑞阳特地通知张扬一起过来接机的,无论是对领导也好,对长辈也好,张扬都是应●该过来一趟的。(《7*

  sòng怀明的身影出现在机场的闸口处,他的身后跟着秘书钟培元,平海驻京办这次并没有摆出太隆重的迎接阵仗,驻京办对每位省委领导的喜好都摸得很清楚,sòng怀明为人低调务实,所以驻京办这次只来了郭瑞阳和一名司机,此外jiù是张扬这个特邀嘉宾。

  郭瑞阳笑着迎了上去,和sòng怀明握手的时候,张扬已经来到了钟培元身边,帮着他把行李拎了过去。

  sòng怀明之前已经知道张扬来中央党校学习的事情,向他笑了笑道:“你不用上课?”

  张dà官人jiù没好意思说自己压根没上过几堂课,他微笑道:“sòng书记,今天周六,学校休息!”在公众场合,张扬从来都是用官位来称呼sòng怀明。

  sòng怀明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在机场停留的意思,dà步流星的向停车场走去。

  郭瑞阳走得,他抢先在前面引路。

  上了丰田商务车之后,sòng怀明解开领口的两粒纽扣,靠在椅背上舒了口气道:“瑞阳,我让你办得事情怎么样了?”

  郭瑞阳恭敬道:“已经办好了。”

  sòng怀明点了点头,他转向张扬道:“学习辛苦吗?”

  张扬道:“还行!”

  “学的什么?”

  张dà官人被问得一愣:“呃……”

  sòng怀明意味深长笑道:“你小该不会整天旷课吧?”

  张dà官人心说到底是自己岳父,对女婿jiù是了解,他还没来及说话,郭瑞阳那边jiù笑出声来,他这么一笑等于间接证明了sòng怀明的猜测。

  张扬有些不满地看了郭瑞阳一眼,心说换成解放前,这郭瑞阳准保要成为叛徒,还没怎么着jiù把自己给卖了。

  sòng怀明道:“要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别不认真!”

  张扬道:“我挺认真的,不过刚来京城,郭主任他们对我热情的不得了,轮番给我接风,我却之不恭啊!”

  郭瑞阳脸上变成了苦笑,这小报复心可真重,一转眼功夫jiù把自己给卖了。

  sòng怀明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张扬说得应该是实话,驻京办这帮人都知道张扬和自己的关系,对张扬自然是想方设法的巴结,给他接风也是人之常情。sòng怀明道:“看来你还mán受欢迎的啊!”

  郭瑞阳道:“小张过去在春阳驻京办工作过,整个驻京办系统对他都很熟悉,他当年的工作成绩还是相当出色的,和dà家相处的都很不错。”一方面帮张扬说话,一方面也是针对刚张扬的那番话给自己圆。他本来担心sòng怀明会因为自己对张扬过于殷勤而生气,可是看到sòng怀明的表情如常,并没有任何异样,这放下心来。

  郭瑞阳道:“sòng书记,今晚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sòng怀明摇了摇头道:“晚上我和文副总理约好了见面!”他向张扬道:“你晚上没什么安排吧?”

  张扬道:“没有,我陪您过去!”

  sòng怀明笑道:“是你自己主动要去的!”

  不过sòng怀明来到驻京办之后却告诉张扬不必跟着过去,今晚他和文国权见面有事情要单独相商,张dà官人马上明白自己的级别显然还够不上这种高层会晤,他本来也不想去,毕竟这种场合会让他感到拘束,搞不好几位长辈会轮番对他进行说教。

  sòng怀明问起他滨海申请撤县改市的事情。

  张扬道:“我这次之所以答应出来学习也是为了这件事,我想凑着学习的这段时间把撤●县改市的事情给落实了。”

  sòng怀明笑道:“你去滨海的时间不长,折腾的事情可不少,撤县改市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先往市里递申请?在体制内工作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起码的程序你不懂吗?”

  ▲◆张扬道:“凡事都讲究程序,效率jiù低了。我到北港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感觉北港官员做事的效率很低,如果我按照正常的程序走,恐怕明年撤县改市的申请都递不到国务院。”

  sòng怀明道:“你好像◎对北港市领导意见很dà嘛。”

  张扬道:“不是我对他们有意见,是他们对我有意见,既然领导把我派到了滨海,我jiù得做出点成绩给dà家看看,不然我jiù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

  sòng怀明道:“官上任三把火,希望你能把现在的劲头给持续下去。”

  张扬道:“我刚刚想烧起一把火呢,上头jiù朝我头上泼水,我感觉他们总是给我制造障碍。”事实证明,得罪张扬是没有好下场的,人家是省委书记的未来女婿,告状那是非常的方便啊。

  sòng怀明道:“不要一出了事情jiù想着别人的原因,凡事也要多考虑考虑自身的不足,是不是你有什么地方没做到,没有考虑周全,做官不仅仅要讲究管理艺术,和同事的相处也是一门相当dà的学问。”

  这两天身在北京陪儿旅游,尽量保证每天两章,还望dà家继续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