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谆谆教诲】(下)


  张yáng道:“宋叔叔,我也想跟他们搞好关系,可人家总是把我当成一异类看,我做得每一件事他们都认为不正常。(《)”

  宋怀明xiào了起来:“凡事不可以操之过急,你想让别人接受你,就必须多做一些事,尽做出成绩,争取得到大家的认同。”

  张yáng道:“我做了,就拿这次城市亮化的事情来说,我们科技局研制出了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系统,这么好的项目,我当然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先找北港市领导商量,可人家倒好,看我一脸不是一脸的,好像我存心想占他们便宜,滨海财政这么紧张,北港身为上级城市怎么也得在关键时刻伸把手吧?我需要用钱的时候人家不理不睬,简直就把我们当成小娘养的了,你说他们既然不管我,就干脆别管,现在的情况是,又不想帮忙,还得跟在后面指手画脚,你说烦人不烦人?”

  宋怀明道:“所以你就想着赶紧把撤县改市的事情搞定,增加手头的权力,减少北港方面对你的约束力。”

  张大官人慌忙摇头道:“宋叔叔,我可没这么想,您看着我成长起来的,我格局不会这么低,我之所以想把撤县改市的事情搞定,根本原因还是着眼于滨海的未来发展,您站的比我高,看得比我yuǎn,撤县改市的好处当然不用我多说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好好干吧,滨海拥有改革开放得天独厚的条件,这样优厚的自身资源,却没能很好的发挥,经济始终搞不上去,和过去领导层的管理有着直接的关系,你只管放手去干,○争取早点把滨海的经济搞上去,用实力说话,用成绩说话。”

  张yáng点了点头。《

  宋怀明端起茶喝了一口,有意无意道:“这次过来有没有去探望过乔部长。”他口中的乔部长是前任省委书记乔振◆梁,现在已经担任农业部长。

  张yáng摇了摇头道:“还没来及呢,来京城的这一个星期,除了喝酒就是喝酒,正事儿倒没干几件。”

  宋怀明道:“官场和酒场的确密不可分,但是也要有所选择,不能谁一喊你就答应,整天喝得昏头昏脑的也是一种**,哪有时间去做正经事?”

  张yángxiào道:“我记住了。”

  宋怀明道:“我听说你要取缔滨海开发区?”

  张yáng点了点头道:“有这回事儿,滨海开发区的选址存在很大的问题,一来距离港口比较yuǎn,起不到相互间良性的推动作用,二来占用耕地太多,老百姓怨声载道,开发区成立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发展速度极其缓慢,到现在那块土地上只有那么两家企业入驻,效益也是相当一般,多数土地都荒芜在那里,政府把地征了,闲置在那里,老百姓没有土地了,眼睁睁看着土地荒着却不能种,这是一种极大地浪费。我在港口的西北重选择了一大片盐碱地,那块地不长庄稼,也没什么人气,我不是要取缔开发区,是要将开发区整体迁移,把良田还给老百姓,避免这种资源上的浪费。”

  宋怀明充满欣赏地看着张yáng道:“你的想法很好,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各地不管大小城市出现了一窝蜂建设开发区的风潮,直辖市、地级市、县级市甚至各个乡镇,都圈地大搞开发区,其中有必要的,还有很多是根本没必要的,领导者搞开发区其真实目的是为了经济发展还是为了捞取政绩都值得商榷,以你们滨海为例,占用了这么多的农田耕地,去搞开发区,投入巨大,收益甚微,明显是没有经过科学的考察和论证,仓促上马的结果,这样的开发区不搞也罢。《”

  张yáng道:“就是因为这件事,我在县里和市里都遭到了不少的反对声音,还没等我做出动作呢,市里就把我发配到京城来学习进修了。”

  宋怀明xiào了起来,他能够觉察到张yáng的怨气,也明白张yáng这次来中央党校学习和北港市领导层有关系,应该是张yáng在滨海的一连串举措影响到了地方政治集团的利益,所以他们想出这样的方法把张yáng临时踢开。在宋怀明眼中,项诚的胆是不小的,明知道张yáng是自己的准女婿还敢这么干,证明项诚还是有些底气的。宋怀明也了解项诚的背景,他的底气来自于薛老。宋怀明对项诚这个人并不喜欢,他在平海工作已有多年,对平海各个地市的领导人都有过详细的了解,他认为项诚的个人能力并不突出,在政治和经济管理方面都没有什么出色的◎表现,之所以能够长久的呆在北港第一领导的位置上,和薛老对他的力挺有着直接的关系。宋怀明甚至认为,正是项诚的存在阻碍了北港的发展。可当着张yáng的面,宋怀明不会说这件事,他提醒张yáng道:“有时间你■可以去找乔部长问问,国家近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加强农用耕地严格管理的政策。”

  张yáng并没有马上听懂宋怀明的意思。

  宋怀明循循善诱道:“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做任何事都不可以率性而为,首○先要做到事出有因,做事就要找到政策依据,理论依据,既然决定去做,就一定要把事情做成功,要让别人心服口服,要让别人无话好说。”

  张yáng这完全明白宋怀明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宋叔叔,我明白☆了。”

  宋怀明已经完全把张yáng当成了自己的孩看,否则这些话他是不会当着张yáng的面说出来的。

  因为宋怀明晚上和文国权有事情要单独谈,张大官人得以解脱,他想起了沙普源的邀约,当晚早早就来到了位于西四环的春阳驻京办,沙普源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到来,惊喜的迎了出来,握着张yáng的手道:“忙完了?”

  张yángxiào道:“好不容易把宋书记那边的事情推了!”这话实在太过装□逼。不过在沙普源听起来很正常,他认为张yáng有资格说这句话,人家不陪未来老岳父,能跑过来赴约,已经给足了自己面。

  春阳驻京办现任主任是历健全,过去张yáng担任春阳驻京办主任的时候,他还只▲是信访局的一位常驻代表,也算张yáng的老下属了,看到张yáng过来,他满脸堆xiào的迎了上来:“张书记,您还认识我不?”

  张yáng心说老记性这么差吗?嘴上却乐呵呵道:“老历,你比过去胖多了,看来春阳驻京办的油水很足啊!”

  历健全尴尬的xiào,当着县委书记沙普源的面,张yáng这句话有点敏感了。还好沙普源没注意,xiào道:“春阳驻京办的伙食那是相当的不错,至少要比中央党校的菜好吃多了。”

  这时候孙东强和其他几名党校同学都到了,看到张yáng,孙东强诧异道:“张书记,我以为你今天要晚来呢,想不到比我们还早。”

  张yángxiào道:“我一向守时!”

  此时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驶入春阳驻京办的院,前来的是江城驻京办主任刘志宇,副主任林婉,还有一位也是张yáng的老相识了,过去春阳驻京办的副主任于小冬,现在也已经成为江城驻京办的副主任之一。

  沙普源有句话没说错,今晚来吃饭的基本上都是老熟人。

  刘志宇和林婉过去都是张yáng的顶头上司,于小冬则是张yáng的下属,现在张yáng已经是滨海县委书记了,这些人中的多数还在原地踏步。

  每个人表现的都和张yáng很熟悉,握着他的手,热情洋溢的聊着过去的事情。其实张yáng当初在春阳驻京办工作的时间并不长,只是走了一个过场,这些人中他熟的就是于小冬,反而和于小冬没机会说话。等和所有人都寒暄完了,张大官人向于小冬走去,xiào道:“于姐,有日没见了,你说你这是咋长的?越活越回去了,现在看起来比我要年轻多了。”

  于小冬忍不住xiào了起来:“张主任还是那么会说话!三十多岁的人了,老了!”

  沙普源邀请众人去餐厅落座。

  虽然是县级驻京办,可招待标准显然是不低的,菜的精美丰盛无需详述,酒用的是茅台,烟是软中华,官场中烟民的比例很高,不一会儿功夫,这桌人中除了张yáng以外的所有男性都开始吞云吐雾,虽然室内的排气扇开足了马力工作,里面仍然是烟雾缭绕。

  于小冬和林婉不由得抗议起来,后大家达成协议,每次只能有两个人抽烟。

  这种酒场张大官人心底是没多少兴趣的,但是他也不好拒绝,毕竟大家都是老相识了,如果不来,人家就会说他官做大了,忘了本,尤其是对沙普源,这可是春阳的父母官,多少都要给他一些面。

  张大官人忽然发现人活着多数时间都是为了一张面,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活在世上需要照顾的事情实在太多。因为他的到来,沙普源的脸上充满了荣光,每个人也都因为张yáng的到来而感到乐。张yáng忽然意识到,其中的多数人是冲着自己来得,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可以影响到很多人的心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