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钓鱼】(上)


  常海龙也在这一天抵达了京城,他这次过来专程为了张扬的事情,想利用他的关系,请他的老师程润生为滨海进行绿化设jì,他抵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张扬让他直接打车来春阳驻京办。圣堂常海龙赶到的时候,晚宴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除了张扬以外,在场的每gè人多少都带了一些酒意,沙普源很兴奋的走上来和常海龙亲切握手,他不认识常海龙,可按照他的话来说,张扬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

  江城驻京办主任刘志宇已经喝高了,由于小冬和林婉护送回去,孙东强和另外几名党校同学也一起告辞了。

  房间内只剩下张扬、沙普源和历健全。

  沙普源本想让厨房重上菜,张扬却笑道:“沙书记,不用麻烦了,我和海龙还有公事要谈,我们先回去了。”

  虽然沙普源极力挽留,张扬还是坚持和常海龙离去了,他看出沙普源已经喝多了,如果留下来,肯定要听这厮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酒话。

  常海龙主动承担了驾驶的责任,开着那辆坐地虎带着张扬离开了春阳驻京办,两人走了没多远,张扬指了指路边的一gè烧烤摊儿:“停下,吃点饭再走!”

  常海龙点了点头,他把汽车停在一旁,和张扬一起走了过去,点了一斤烤肉,张扬本想去车里拿酒,常海龙道:“喝点啤酒吧,口渴!”

  当下就在烧烤摊要了一箱啤酒。

  常海龙真的有些渴了,连灌了两杯啤酒,笑道:“今晚跟你喝酒的那帮都是什么人啊?好像都喝多了。”

  张扬道:“都是过去的一些同事,有几gè还是我过去的领导。”

  常海龙道:“能让别人和你实心实意的喝酒不容易,张扬那些人都想巴结你。圣堂章节”

  张扬笑了起来,他喝了一杯酒道:“人家巴结的不是我。”

  常海龙道:“巴结不上宋书记,当然要巴结你。”他出身于干部家庭,对于政治上的事情比起普通人要敏感得多。

  张扬笑道:“其实这种酒场我是不喜欢参加的,可想想大家毕竟过去都认识,我这人又特别念旧,总觉着开口拒绝有些于心不忍。”

  常海龙道:“以后这种事情多了,你官越当越大,遇到的这种事情也就越来越多。”

  张扬道:“你们家老爷平时都是怎么处理这些问题的?”

  常海龙道:“我记得我爸刚当市长那阵应酬也超多,不过后来身体出了问题,他就以痛风为借口,对应酬能躲则躲,实在躲不过去,有了这gè借口也可以不用喝酒,你虽然帮他治好了痛风,他也不怎么喝酒了▲,当了市委书记之后,我感觉他应酬好像比过去还要少一些。”

  张扬道:“我就是不懂拒绝,总觉着开口拒绝别人不太忍心。”

  常海龙道:“我觉着人活在世上必须得懂得拒绝,你要是学不会拒绝,那▲就得整天为别人活着,人家喊你喝酒你就得去,人家求你办事你就得给办,什么原因?给面,这可是当官的大忌,不懂拒绝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原则性不强,原则性不强的官员容易犯错误。”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有几分道理!”

  常海龙道:“什么叫有几分道理?根本是很有道理,咱们再打一gè比方,不说官场上,就说做人,就说男女感情,假如你有老婆了,可还有别的女孩对你表达爱慕之意,你要是☆不懂拒绝,这不就得犯错误吗?”

  张大官人挠了挠头:“海龙,这话好像有点道理啊!”

  常海龙道:“人在很多时候,不能太讲感情。(《7*官场上和商场上都是如此,一定要把感情和做事分开,不然很难成功。”

  张扬道:“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常海龙笑了笑道:“没有,就是随便说说。”他想起这次来京的目的:“对了,明天上午我老师去密云钓鱼,咱们跟他一起去。”

  张扬道:“我又不喜欢钓鱼。”

  常海龙道:“你想说动他帮忙设jì城市绿化,就得投其所好。他喜欢钓鱼,你就勉为其难的敷衍一次吧。”

  张扬拿起电话道:“我这就安排吧,还来得及找鱼塘。”

  常海龙笑道:“不用你安排,程教授不喜欢去鱼塘钓鱼,他有地方,咱们跟着过去就行,我来的路上跟他约好了,明天早晨五点咱们去他家门口接他。”

  张扬道:“成,都听你的,不过明天下午三点钟我得赶回来,有重要事情要办。”

  常海龙道:“中午就回来了。”

  两人当晚去了平海驻京办住下,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张扬就起来了,因为要去接程润生教授,所以提前了四十分钟,他叫醒了常海龙,两人摸黑赶到了中华工艺美术学院的家属宿舍门口,离五点还差十分钟,常海龙打了gèhā欠道:“困死,早知昨晚不陪你喝这么久了。”

  张扬笑了笑道:“回头路上再睡!”他看到门口出来了一gè瘦瘦小小的老者,头上带着一顶太阳帽,脚上蹬着一双回力鞋,手上拎着渔具,料定是程润生无疑,张扬用胳膊肘捣了常海龙一下,常海龙向外面看了看,慌忙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那老者面前,恭敬叫道:“程老师,您真早啊!”

  程润生笑道:“你比我早!”常海龙接过他手里的渔具,帮忙放在后备箱内,又拉开车门把程教授请了上去。

  张扬回过头,笑嘻嘻道:“程教授好!”

  程润生道:“你是……”
★   张大官人正准备介绍自己的身份,那边常海龙已经抢先道:“程老师,这是我的司机张扬,你叫他小张就行。”

  张大官人刚到唇边的话被常海龙硬生生给噎了回去,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司机了?看来常海龙○是不想他太早暴露身份,害怕程润生提前察觉到他们此行的目的。

  程润生微笑道:“小张,辛苦你了,我们去密云吧!”

  张扬点了点头,司机就司机,谁让自己有事相求呢,为了请动这位全国闻名的园林设jì大师,哥们给你当一天司机又有何妨?

  张扬按照程润生的指引驱车前往密云,途中程润生和常海龙师徒俩不停聊天,围绕的大都是关于常海龙的事业的。

  常海龙这两年事业发展得不错,在全国各地都有他的生意,自然赚了不少钱,好歹也算得上一gè成功人士。

  程润生却感叹道:“海龙,当年你是那一届中出色的学生,我本以为你会走上设jì的道路,却想不到你终去做了生意。”

  常海龙道:“惭愧,辜负老师对我的期望了。”

  张扬忍不住插口道:“常总,我觉着你现在不错啊,人学知识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学以致用,你现在可以把你学过的知识变成财富,这是理想的结果啊!”

  ○程润生道:“小张啊,我是说海龙如果专心搞设jì,现在说不定已经成为国际知名的大设jì师了。你说他放弃自己的所长,选择去经商,是不是很可惜啊?”

  张扬道:“不可惜啊!成为国际一流设jì师的只有◎chéngrùnshēngdào:“xiǎozhāngā,wǒshìshuōhǎilóngrúguǒzhuānxīngǎoshèjì,xiànzàishuōbúdìngyǐjīngchéngwéiguójìzhīmíngdedàshèjìshīle。nǐshuōtāfàngqìzìjǐdesuǒzhǎng,xuǎnzéqùjīngshāng,shìbúshìhěnkěxīā?”

  zhāngyángdào:“búkěxīā!chéngwéiguójìyīliúshèjìshīdezhīyǒu☆少数几gè,而通往财富的道路却有千万条,我们常总虽然没有成为国际一流的设jì师,却已经成为了一名成功商人,有道是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嘛!”

  常海龙暗怪张扬多嘴,程润生却hāhā大笑了起来:“海□◎龙,你这gè司机很有意思,有思想,有思想啊!”

  张扬笑道:“程教授,您别笑话我,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我觉着学以致用是重要的,一gè人的价值怎样能得到体现?就是要把他掌握的东西发挥出来,大可能○的服务于社会,创造社会价值,您说是不是?”

  常海龙这会儿听出来了,张扬这小够阴的,敢情在悄悄给程教授下套呢。

  程教授不明就里,还跟着点了点头道:“说的对啊,海龙,小张说得不错,你们学知识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实现自身价值,对当今时代来说,实现自身价值的直接的途径就是用你的所学去回报社会。”

  常海龙笑了笑却没说话,心说程教授,人家在哄你往套钻呢,待会儿就该请您回报社会了。

  程润生钓鱼的地方是密云南部的一段小河,河岸四周植被丰富,张扬把车停在一块空旷的地方,常海龙帮忙拿下渔具,程润生在河边溜达了一圈,他是选址,然后用白酒泡过的饵料往河内下窝,程润生大的爱好就是钓鱼,而且他不喜欢去鱼塘钓鱼,总觉着那样失去了钓鱼的乐趣,他喜欢的就是到自然中来,静静垂钓,享受融入自然的这种乐趣。

  常海龙也弄了根钓竿,在距离程润生不远处钓了起来。

  张大官人对钓鱼没什么兴趣,他们钓鱼的时候又不方便打扰,自己沿着河岸溜达了一圈,后实在是觉着枯燥无聊,干脆上车补了一觉,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他下车一看,好嘛,这师徒俩到现在连根鱼鳞都没钓上来呢。

  张大官人来到程润生身边,很好心的问了一句:“程教授,钓几条了?”

  今晚就回家了,明天恢复正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