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钓鱼】(中)


  chéng润生压根就没理会他,双目一动不动的盯着河面。(《7*

  张大官人不免有些尴尬,我靠,进入状态了,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他只能又讪讪的来到常海龙身边,常海龙低声告诉张扬,chéng教授就是这种脾气,只要他投入去做事情的时候,天王老来了他也不会理会。

  常海龙这边也是一条鱼也没钓上来,他钓鱼的水平一般,这么老半天不上鱼,心里也有些不耐烦了,向张扬道:“要不,你来试试?”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他没兴趣耐着性在太阳地底下钓鱼呢,春天的太阳已经有了相当的热度,拿着鱼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滋味可不好受。

  这俩小的耐性都没办法和chéng润生相比,常海龙往下游走了走,距离chéng润生远了一些,张扬凑了过去低声道:“咱们不会在这儿耗上一天吧,看chéng教授的意思,不钓到鱼他是不肯走了。”

  常海龙笑道:“再等等,钓鱼是修心养性的事情,钓不钓到鱼还在其次,关键是chuí钓的过chéng。”

  张扬道:“要是想享受过chéng,你们干嘛不学姜太公,弄根直钩钓鱼多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还是钓鱼水平太差。”

  常海龙笑着摇了摇头:“我不行,不过chéng教授应该还好。过去我跟他钓过几次鱼,每次收获都是相当丰盛,今儿不知是怎么了。”他看着张扬,目光显得有些奇怪。

  张大官人道:“你看我干吗?难道你们钓不上来鱼也跟我有关系?”

  常海龙道:“搞不好真是你方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拉不出屎来怨茅凳,我冤不冤枉啊?得,嫌我碍眼,我回车睡觉去。(《7*”这厮回到车内,发现了一个问题,今天他们出来的过于匆忙,有些准备不足,车内并没带干粮,眼看就中午了,如果钓不上鱼来,他们就得饿肚啊。

  张大官人正琢磨怎么吃的时候,xuē伟童打电话过来了,却是提醒他今天去她家里为xuē英红复诊的事情。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忘不了这事儿,不过我现在还在密云呢,不知能不能正点赶回去,万一要是回去晚了,估计还得在你们家蹭饭。”

  xuē伟童道:“客气什么?你过来就是,我爷爷挺喜欢你的,你陪他吃○饭他肯定高兴,对了,我今晚得出去谈生意,就不能陪你了。”

  张扬道:“我都多大人了,还要你陪,再说了,我又不是不认识你们家门。”

  “认识就好,对了我姑父也从**回来了,他还说要当面谢☆谢你呢。”

  张扬笑道:“都自己人客气啥。”如果不是他治好了严峻强的内伤,xuē英红是不会顺利怀孕的,单从这方面来讲他就是严峻强的大恩人。

  xuē伟童道:“你尽量早点过来!我爷爷挺喜■欢你的,过去我也带过朋友去家里,从没见有人这么讨他喜欢过。”

  张扬挂上电话后在车内听了会儿广播,感觉有些饿了,可惜车里没什么干粮,他推开车门又走了过去,有了上次的经历,这次也就没往chéng■■欢你的,过去我也带过朋友去家里,从没见有人这么讨他喜欢过。”

  张扬挂上电话后在车内听了会儿广播,感觉有些饿了,可惜车里没什么干粮,他推开车门又huānnǐde,guòqùwǒyědàiguòpéngyǒuqùjiālǐ,cóngméijiànyǒurénzhèmetǎotāxǐhuānguò。”

  zhāngyángguàshàngdiànhuàhòuzàichēnèitīnglehuìérguǎngbō,gǎnjiàoyǒuxiēèle,kěxīchēlǐméishímegànliáng,tātuīkāichēményòuzǒuleguòqù,yǒuleshàngcìdejīnglì,zhècìyějiùméiwǎngchéng润生跟前凑,免得人家不搭理他。不过看chéng润生宛如老僧入定的样,百分百一片鱼鳞都没钓上来。圣堂章节

  来到常海龙身边,看到常海龙猛地一打杆,张大官人向前望去,空空如也,常海龙把鱼钩拉到手里,发现鱼饵已经被吞了,他感叹道:“这里的鱼太狡猾了。”

  张扬看着他往鱼钩上栓饵,不禁道:“你今儿是来喂鱼的还是来钓鱼的?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吃点儿再说?总不能饿着肚在这里凑合吧?”

  常海龙道:“再等会儿,我请你吃烤鱼。”

  张扬道:“就指望你?得嘞,你把鱼竿给我,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常海龙巴不得有人接替自己,把鱼竿递给张扬,张大官人远远把鱼钩甩了进去,说来也怪,这鱼饵刚刚落水,渔浮就沉了下去,常海龙正喝水呢,看到有鱼咬钩了,赶紧道:“别慌!”

  张大官人不听他的呢,用力一提,一条约有一斤重的鲫鱼被他从水里拎了上来,这货兴奋异常:“哈哈,钓上来了,钓●上来了!”

  常海龙也苦盼了整整一个上午,总算看到一条活鱼了,他也跟着乐:“哈哈,总算钓上一条鱼了。”

  两人在这边高兴着呢,上游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哼!别吵,把鱼都吓跑了!”ché★ng教授心里不高兴了。也难怪人家不高兴,钓了一个上午,鱼鳞都没见者一片,这在他的钓鱼史里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常海龙背着chéng润生扮了个鬼脸,帮着张扬把鱼饵给装好,张扬道:“一条不够吃,我多钓几条中午请你吃烤鱼。”

  说来也有点邪乎,张扬这边鱼钩再次入水没有两分钟,又有鱼咬钩了,这次是条三斤多重的鲤鱼,张大官人过去都不知道钓鱼有这么大的成就感,乐得连连欢呼,常海龙不禁提醒他要低调,毕竟chéng教授那边到现在还没上鱼呢,给人家留点面,这chéng教授可素来争强好胜。

  不知是运气还是张大官人生来就是一个钓鱼高手,自从鱼竿到了他的手里,鱼儿就频繁咬钩,鲫鱼、鲤鱼、昂刺□鱼轮番登场,这一杆下去又钓上来一只大青虾。

  常海龙看到chéng润生那里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提醒张扬今天是为了哄chéng教授高兴的,他们有求于人家,只有chéng润生高兴了可能答应张扬为▲滨海做城市绿化设计的请求,可他看出chéng润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本来他钓鱼的时候,好歹还有个伴儿,现在张扬一个劲的上鱼,可chéng润生那边到现在都没开张,这一对比,chéng润生就显得尴尬了,还说是多年的钓鱼老手,连个生瓜蛋都比不上。

  常海龙的建议是让张扬和chéng润生换换位置,他也是好心,跑到chéng润生面前道:“chéng老师,您和小张换换位置吧,您这边的鱼都游到下面去了。”

  chéng润生面孔一板:“我为什么要换?你什么意思啊?”

  常海龙马屁拍在马脚上,搞得好不尴尬,张扬那边已经把鱼竿收了,听到chéng润生这么顽固,也有些无可奈何,他钓了不少鱼,现在肚饿了,先解决吃饭问题再说。chéng润生鱼虽然没钓到,不过他装备准备的很齐整,背包里面居然还有烧烤炉和木炭,张扬和常海龙找到一块平整空旷的地方,一个生火,一个杀鱼,弄干净之后,就地做起了烤鱼。

  不多时烤鱼香气四溢,张大官人吆喝道:“chéng教授,先吃了再钓吧?”

  chéng润生道:“你们吃你们的,别管我!”他的语气明显有些不高兴。

  张大官人暗骂他不识好人心,自己一张**辣的面孔贴上这么一个冷屁股,按理说自己也没得罪他啊?无非就是多钓了几条鱼,这叫凭本事吃饭,你自己钓不上来,也不能迁怒于人啊!

  常海龙低声提醒张扬不要自讨没趣,张扬去车上拿来一瓶酒,他们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吃着烤鱼,烤鱼的香气不时飘到chéng润生的鼻里,chéng润生这会儿也有些饿了,可看着水面仍然是纹丝不动,他也觉得奇怪,自己钓了几十年的鱼,为什么今天就是不上鱼?这河里明明有鱼,不然张扬那里也不会一个劲儿的上,古怪啊!

  那边张扬和常海龙酒足饭饱,换成常海龙去钓了,常海龙一搭竿,就钓上来一条二斤多重的鲤鱼,这下就只有chéng润生没开张了,chéng润生掏出白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打算放弃了,不上鱼总不能在这儿耗上一天吧,可忽然浮沉了下去。

  chéng润生双目一亮,看到渔浮一浮一沉,那条鱼看来极其地狡猾,试探了几次之后,方放心的将鱼饵吞下,chéng润▲生一打杆,鱼线忽然被拖入水中,鱼竿shùn间弯曲如弓,chéng润生来了精神,凭着他多年钓鱼的经验,这一定是一条大鱼。别看chéng润生年龄大,可好胜心不是一般的强,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性格,在学术上他会取得如此建树,但是在生活上这样,很多的时候就不讨喜了,chéng润生和这条大鱼的战斗开始了。

  一人一鱼足足耗了十分多钟,此时那条大鱼方mànmàn浮出了青黑的背脊,竟然是一条足有一米五左右长度的螺蛳青,张扬和常海龙都被吸引了过来,这条鱼真的很大。

  chéng润生拿出他所有的经验来和这条鱼搏战着,那条大鱼在水中游动了二十分钟后似乎有些累了,chéng润生打算mànmàn将它拖到岸边的时候,大鱼shùn间恢复了所有的精气神,先是急速向远方游去,然后猛然一个下沉,chéng润生紧握鱼竿,这条大鱼在水中的力量极大,稍有不慎鱼竿就会脱手而出。

  常海龙惊叹道:“好大的鱼!”

  chéng润生顺应着青鱼的方向,试图将它的体力全都耗尽,青鱼猛然一个摆尾,一个速度极的下沉,chéng润生手中的鱼竿的刚性达到了极限,喀嚓一声,鱼竿断成了两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