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钓鱼】(下)


  程润生的脸上充满了失望之极的表情,好不容易遇上了一条大鱼,想不到这么就没了。《可他马上就听到了噗通一声,程润生本以为shì大鱼跳出了河面,可转身望去,却shì张扬衣服都没脱,抱着大无畏的精神跳了下去,在被折断的鱼竿沉入水面之前一把就抓住了那条鱼竿。

  qīng鱼弄断了鱼竿,正以为逃脱了束缚,亡命逃窜之时,忽然又被一股力量所牵引,qīng鱼调转方向以惊人的速度向水中的目标撞去,如果shì普通人在水里恐怕要让qīng鱼给撞个半死。可qīng鱼的冲撞对象shì张大官人,无异于自投罗网。

  qīng鱼还没有来到面前,张大官人已经从水流的震荡中察觉到了它的冲击路径,身体微微一侧,qīng鱼擦着他的身体冲过,不等它冲出去,张扬一巴掌拍在qīng鱼脑袋上,只shì这一巴掌已经把qīng鱼拍得晕厥过去,丧失了反抗能力。

  程润生看着一条大qīng鱼被扔上了河岸,然后看到浑身湿漉漉的张扬爬了上来,刚的变化发生的事在太,以程润生教授的智商都没有彻底搞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毕竟张扬跳进河里去捞鱼的壮举实在不大多见,而且他不但跳了下去,而且成功将qīng鱼抓了上来。

  张大官人顾不上抹去一脸的水渍,向程润生露出一脸笑容道:“还好没让它逃掉,程教授,这条鱼真大,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qīng鱼。”

  常海龙也走了过来,深有同感道:“我也没见过这么大的。”

  程润生叹了口气道:“何苦,不就shì一条鱼吗?搞得浑身都湿透了,小心感冒。”

  张扬道:“我身体好的很……阿嚏……”

  程润生道:“赶紧去换衣服。”

  张扬车里倒shì有身运动服,他换上了,程润生量了量那条鱼,长度竟然达到了一米五九,重量要在一百斤左右,程润生钓了一辈鱼从没见过这么大个的。

  常海龙趁机拍马屁道:“程老师,您shì半天不开张,开张顶半年啊,这条鱼比起我们钓上来所有的加起来都要重。《”

  程润生这会儿居然知道谦虚地笑了笑:“这条鱼的功劳不应该suàn在我头上,shì小张捞上来的。”他用词很精确,用上了捞这个字眼儿而不shì钓,这么大的鱼他shì钓不上来的,难怪鱼竿会被折断。

  别说钓不上来,就shì让程润生拿走,他也带不走,这条鱼实在太重了。张扬和常海龙合力把鱼弄到了车上,然后用湿毛巾把鱼头给包上了,争取让这条鱼多活一段时间。

  程润生让张扬直接把他送到了钓鱼协会,他shì京城钓鱼协会的成员之一,他们也有交流的地点,带着这么大一条鱼给其他人看看,这面倍儿足。

  张大官人可没工夫陪着程润生去感受他的荣耀,把程润生和鱼送到钓鱼协会之后,他和常海龙就告辞离开,离开钓鱼协会,常海龙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张扬,真有你的,我这个老师,很爱面,他要shì钓到了一条大鱼,比起他做好一个设计还要高兴。”

  张扬道:“想不到他这么虚荣啊!”

  常海龙笑道:“谁不爱面?我看他挺喜欢你。刚你反应够啊,我都没有想到你会跳下去。”他并不知道,这可不shì张扬第一次这么干,当初在顾允知面前张扬就上演过这一出,这次叫故伎重演,其实也正shì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张大官人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跳进水里把鱼给追回来。

  张扬道:“我也shì好奇,想看看那条鱼究竟有多大!”

  常海龙道:“真大啊!”

  张大官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咱们今天好像只顾着钓鱼了,一点正事都没说。”

  常海龙道:“等明天我找他说。”

  “他心情这么好,为什么不今天对他说?”

  常海龙道:“还□shì缓缓再说,我看这件事应该很有希望。(《7*”

  张大官人把常海龙放在前面的路口,让他打的回去,自己则驱车前往燕西一号,他答应了要去给xuē英红复诊,现在已经晚了。

  等张扬来到地☆◎方,时间已经shì下午四点半,张扬刚刚走入99别墅的大门,就看到一身戎装的严峻强大步流星的迎了上来,看到张扬,严峻强满脸堆笑,他握住张扬的手用力摇晃了一下:“张扬,谢谢你!”

  张扬笑道:“严●◎方,时间已经shì下午四点半,张扬刚刚走入99别墅的大门,就看到一身戎装的严峻强大步流星的迎了上来,fāng,shíjiānyǐjīngshìxiàwǔsìdiǎnbàn,zhāngyánggānggāngzǒurù99biéshùdedàmén,jiùkàndàoyīshēnróngzhuāngdeyánjun4qiángdàbùliúxīngdeyíngleshànglái,kàndàozhāngyáng,yánjun4qiángmǎnliǎnduīxiào,tāwòzhùzhāngyángdeshǒuyònglìyáohuǎngleyīxià:“zhāngyáng,xièxiènǐ!”

  zhāngyángxiàodào:“yán叔叔,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和伟童shì结拜兄妹,你们家的事情就shì我的事情,再说我当时在场,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严峻强陪着张扬一起走了进去,张扬发现xuē老并不在客厅,心中颇有些奇怪,依照他的想法,xuē老本应该shì紧张的一个,看来老革命家就shì老革命家,果然沉得住气。张扬道:“xuē老不在啊?”

  严峻强道:“伟童的爸爸回来了,老爷在书房里和他谈心呢。”

  张大官人微微一怔,xuē世纶!他虽然多次听说过这个名字,可shì至今还无缘相见,却不知xuē伟童的父亲究竟shì一个怎样的人物?

  严峻强先带着他来到xuē英红所在的房间,张扬帮助xuē英红诊脉之后发现她的胎息已经稳定,安慰了他们两口几句,严峻强对张扬的医术近乎迷信,其实之前xuē英红已经做过b超,胡医生也说过没事,但shì严峻强仍然放心不下,张扬的话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严峻强陪着张扬走出来之后,满脸欣慰向他道:“我就知道有你帮忙,她一定没事。”

  张扬笑道:“我在医术方面不怎么样,只shì运气好罢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看到楼上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走了下来,他一出现就吸引了张扬的注意力。

  此人正shìxuē老的三儿xuē世纶,xuē世纶今年五十三岁,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他秉承了xuē老的优良基因,身高一米八四,这让他与生俱来就拥有了一种高人一等的气势,xuē世纶站在楼梯之上,看到严峻强和张扬,他停顿了一下,似乎要让张扬好好地感受一下仰视的滋味,然后他很温和地微笑着,不急不缓地走下了楼梯,但shì他并没有直接走到张扬的面前,而shì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很和蔼的看着张扬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shì张扬!”

  张扬走了过去,主动向xuē世纶伸出了手道:“xuē叔叔好!”

  xuē世纶的手掌很大,手指修长,肤色白皙■,指甲修剪得很整齐,找不到任何不干净的地方,看得出他shì个很注重个人形象的人。xuē世纶道:“我经常听伟童提起你,你果然很出色。”

  张扬笑道:“xuē叔叔过奖了。”

  xuē世纶并★没有和张扬长时间攀谈的意思,眼睛向楼上的方向看了看道:“老爷在楼上等你,你先上去吧。”

  张扬点了点头。

  其实xuē世纶也有些想不通,父亲为什么要对这个年轻人有这么大的兴趣,仅仅sh◆ì书法吗?好像有些牵强。

  张扬来到书房前,轻轻敲了敲房门,获准进入之后方推开了房门。

  xuē老坐在桌后,很平静地看着张扬走了进来,张扬反手关好了房门,来到xuē老面前恭敬道:“xu☆◆ì书法吗?好像有些牵强。

  张扬来到书房前,轻轻敲了敲房门,获准进入之后方推开了房门。
ìshūfǎma?hǎoxiàngyǒuxiēqiānqiáng。

  zhāngyángláidàoshūfángqián,qīngqīngqiāoleqiāofángmén,huòzhǔnjìnrùzhīhòufāngtuīkāilefángmén。

  xuēlǎozuòzàizhuōhòu,hěnpíngjìngdìkànzhezhāngyángzǒulejìnlái,zhāngyángfǎnshǒuguānhǎolefángmén,láidàoxuēlǎomiànqiángōngjìngdào:“xuē老,这两天还好吗?”

  xuē老道:“按照你给我开的药方我吃了几天药,感觉疼痛减轻了许多,但shì我睡眠仍然不好。”他指了指对面的椅示意张扬坐下,张大官人坐下后感觉到椅上还有些余温,应该sh▲ìxuē世纶刚刚坐过的缘故。

  张扬道:“为什么睡不好?”

  xuē老道:“思想压力,我本以为自己shì个豁达的人,什么都经历过,什么都看得开,可shì当疾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还shì◎产生了思想压力。”在张扬的面前xuē老无意扮演一个强者的角色,因为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目前只shì一个病人,一个等待别人帮助的病人。

  张扬道:“治病,心理上的治疗和药物上的治疗同等重要。”

  “我知道!”

  张扬道:“我想了一套治疗方案,说出来和您老探讨一下。”

  xuē老道:“我不shì医生,我甚至连起码的医学常识都不懂。”

  张扬道:“治病关键的人不仅仅shì医生,还有病人,必须两者很好的配合能在短的时间内达到好的效果。”

  xuē老道:“我已经要求相关人员对我的病情严格保密,你为我治疗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泄露。”

  张扬道:“有件事我得向您老实交代,我没有医生执业证书。”

  xuē老幽默地回应道:“扁鹊没有、华佗没有、李时珍也没有,可谁也不能否认他们shì名医的事实。”

  张扬道:“我不想当名医,我只想尽大努力治好您,也不图您回报我什么,我只shì不想让我的干妹伤心。”

  xuē老点了点头道:“这个理由我喜欢,这样说来,我接受治疗非但不欠你的人情,反而shì给了你一个人情。”

  张扬微笑道:“shì,您老早就对生死看淡了,但shì您走了伟童会伤心,所以我不想伟童伤心就得帮您,您一定要给我这个人情。”

  xuē老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道:“戒酒了吗?”

  xuē老摇了摇头道:“只shì少喝了一点,过去我一直都喝酒,如果突然改变了生活习惯,那么肯定有人要产生怀疑,你说shì不shì?

  发现松懈之后状态恢复还shì需要一个过渡的,今天六千字写完了,并不sh☆ì写不多,而shì在考虑情节走向,想得差不多了,周一,没也没好意思求推荐票,现在送上了,希望大家能投点推荐票吧,明天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三了!如果大家抱着不见兔不撒鹰的想法,那可以把票留着明天再投,但sh■ì请大家一定要留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