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寻求支持】(上)


  听话听音,张大官人何qí的灵活,马上听出罗国胜的风向转了,证明自己刚的一通威胁还是起到了相当的作用,张大官人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tā笑道:“罗老师,从我一来到党校,您就特别照顾我,我从幼儿园开始算起,就没有老师对我这么好过。《真的,我不但把您当成我的老师,还把您当成我生活中的益友,以后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只管批评,就当我是您的亲弟弟,不要给我留面。”

  张扬的这番话也让罗国胜下了台,面也有了,罗国胜道:“批评你不是目的,是为了帮助你好的完善自己,qí实你的身上还是有很多的闪光点的,迟到这种小事谁都有过,瑕不掩瑜嘛,以后尽量改正吧。”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心中却想,哪个龟孙在背后打我的小报告?tā本想问罗国胜,可转念一想,罗国胜十有**是不会说的,自己如果一味追问下去反而不好。

  罗国盛道:“没事了,你出去吧。”

  张扬道:“罗老师,下午我还得去乔老那里,你看……”

  罗国盛心中这个无奈啊,这货纯属蹬鼻上脸的角色,可既然管不了tā也只能听之任之了。tā点了点头道:“去吧,不过以后你做事尽量低调点,别人要是看到你整天不来,肯定心理上会不平衡,如果每个人都学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管理?”

  张大官人道:“罗老师你对我真是没说的,以后只要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您说句话。”

  罗国盛不由得笑了起来:“行了,你以后少给我添乱就行,对了,回头补个病假条过来,总得有个合适的理由吧。《”

  张大官人暗乐,罗国盛这个人还真的不错,难怪人家能在中央党校当老师,培养干部的人,这境界和眼色绝对比干部低不到哪里去。

  张扬下午去了农业部,拜会了已经担任农业部部长的乔振梁,之前张扬已经通过电话和tā预约,否则也不会如此顺利的得到接见,国内的官员都不是一般的忙,等着接见得人必须排队,谁让咱们国内干部这么多呢。

  乔振梁开了一个上午的会,下午又接见了几位省市的领导,见张扬的时候已经下班了,看到张扬走进来,乔振梁微笑道:“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张扬道:“有几天了,党校学习任务重,所以一直抽不出时间来探望您。”

  乔振梁邀请张扬坐下,让秘书给张扬泡茶。

  张扬喝了口茶之后,马上说出了tā这次前来的目的,张扬主要是针对滨海开发区的盲目立项问题来的,tā现在想要撤除开发区,还地于民,这都不是小动作,所以必须要在政策上找到一个有力的依据,也只有这样,北港的那帮领导无话可说。

  乔振梁听张扬说完这件事,并没有马上回答,tā是从平海省委书记的位上来到如jīn的岗位,对平海的情况tā清楚得很,张扬是想让农业部发文,勒令滨海开发区整改,可这道文不是发给滨海开发区,而是发给北港市方面。张扬是想要通过tā向北港领导层施加压力。

  乔振梁道:“qí实近我们正在针对各地盲目开发,胡乱占用农用耕地的事情进行讨论,下一步就会针对这一情况进行大力整顿。”

  张扬道:“那敢情好,先从我们滨海开始吧,我不介意成为农业部的试验品。《”

  乔振梁笑了起来,tā意味深长道:“你和北港的领导层关系是不是不太融洽?”

  张扬道:“主要是施政想法有些不一样,乔书记,您了解我,我这个人做事激进了一些,而且又是个完美主义者,什么事都想做得尽善尽美,而北港的领导们对我的做法有些不理解,不过都是为公没有任何的私人恩怨。”

  乔振梁道:“前些日在央视闻中看到你,你现在可是名人了!”

  张扬道:“我一个县处级的小干部出名可不是好事儿,现在无数双眼睛都盯着我,这种感觉是◆相当的不舒服。”

  乔振梁道:“凡事都有个过程,习惯了就好。”

  张扬道:“前不久,我向国务院递交了滨海撤县改市的申请,大概是我的这个做法让北港领导们有些不满,为了这件事宫市长还专门找◇我谈话。”

  乔振梁道:“官场上规则是很重要的,你绕过tā们直接往国务院递申请,也难怪tā们不高兴。”

  张扬道:“我倒不是故意触怒tā们,北港在平海来说是治安差的一个地方,而滨海的治安又是北港差的,我身为滨海县委书记,既然来了,总得做出一些改变吧,滨海的事情我应该有发言权,如果凡事都得听市里的,那么我这个县委书记干着还有什么意思?”

  乔振梁道:“你官虽然不大,可对权力的渴望却很大。”tā叹了口气道:“我离开的太早,没有时间处理好北港的问题,这是我工作的失误啊。”乔振梁对北港的情况非常清楚,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在抓经济方面的能力欠缺,乔振梁当初担任省委书记的时候就对此有所了解,也曾经产生过要动项诚的心思,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这个想法,这个原因就是薛老。项诚虽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但是tā是薛老的救命恩人,薛老这个人非常的看重感情,别人滴水之恩,tā必然涌泉相报,这也是项诚虽然执政能力平平,但是仍然可以坐稳北港市委书记的真正原因。

  乔振梁从政多年,对平海的情况也极为了解,张扬来这里找tā的目的,tā当然再清楚不过,张扬是想寻求农业部的政策支持,如果自己为tā出头,就意味着以后要拿项诚开刀,而这件事必然会牵动项诚背后的薛家。在平海,乔振梁几乎遭遇了一次政治上的滑铁卢,仕途和家庭上的两大打击让tā几乎心灰意冷,如果没有父亲的鼓励,乔振梁不可能这么就从低潮中爬出来,当然这和tā自身顽强坚韧的意志也有着必然的关系,乔振梁对家庭拥有着强烈的责任感,tā同样对这个国家拥有着莫大的使命感,平海的挫折没有把tā打垮,反而让tā的内心锤炼得越发坚强,失去了□妻,失去了感情,甚至失去了女儿,乔振梁剩下的只有事业,这让tā加的专注于自己的仕途,tā要秉承父亲的荣耀,tā要撑起乔家的未来。正因为此,乔振梁处理事情必须要谨慎,现在tā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去招惹薛□家。

  张扬看出了乔振梁的犹豫,tā也能猜测到乔振梁对薛老还是有些忌惮的,自己此次前来或许真的给tā出了一个难题。

  乔振梁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轻声道:“跟我一起回去吧,老爷很久没见你了,前两天还在念叨你,鹏举也回来了,近一直都被关禁闭,我想tā也需要找个人倾吐一下。”

  乔鹏举自从在香港因为环宇投资的事情栽了跟头,在国外游荡了一阵,后来因为家人的努力,这件事终于平息下去,不过tā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但把集资款全部退赔,还把自己过去辛苦赚来的钱也补充了进去,就这样还不能完全填补这个窟窿,幸亏妹妹乔梦媛把汇通手头的多家产业结束变现帮助tā渡过了这个难关。

  事情平息之后,乔鹏举在外面躲了一阵,连过年都没敢回家,tā总觉着无颜面对家人,直到不久前爷爷给tā打电话,tā鼓足勇气回了京城,可没想到一回到京城就被关了禁闭,先是被父亲痛骂了一顿,然后爷爷让tā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呆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的活动就是抄写一遍三字经,一遍弟规,如jīn这样的单调日已经过了二十天,乔鹏举感觉自己精神都要崩溃了。

  张扬的到来,乔鹏举无疑是高兴的一个,总算见到一个鲜面孔了,lā着张扬的手,tā激动地说道:“总算见到亲人了!”

  乔振梁斥道:“混账话,我们不是你的亲人?”

  乔鹏举道:“你是狱警,我爷爷是监狱长,我是罪犯,你们都是六亲不认!”

  张大官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楼梯上传来乔老的声音道:“谁在说我的坏话?”

  乔鹏举道:“爷爷,您老听错了,我在夸您呢。”

  乔老走了下来,瞪了tā一眼道:“欺负我老★了?我耳朵还听得清楚。就冲你这表现,加刑十天!”

  乔鹏举当即一张脸就耷lā了下来,再这么呆下去tā非得疯不可。

  张扬笑着招呼道:“乔老,您气色比起我上次见您的时候好了,原来真的有返☆le?wǒěrduǒháitīngdéqīngchǔ。jiùchōngnǐzhèbiǎoxiàn,jiāxíngshítiān!”

  qiáopéngjǔdāngjíyīzhāngliǎnjiùdālālexiàlái,zàizhèmedāixiàqùtāfēidéfēngbúkě。

  zhāngyángxiàozhezhāohūdào:“qiáolǎo,nínqìsèbǐqǐwǒshàngcìjiànníndeshíhòuhǎole,yuánláizhēndeyǒufǎn老还童这回事啊!”

  乔老笑道:“还不是多亏了你教给我的那套打坐调气的法,我坚持下来,身体越练越是舒坦,感觉精神也比过去好了很多。”

  后面还有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