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寻求支持】(下)


  几个人在客厅坐下,乔鹏举安排保姆多准备一些菜,其实他从来也没把张扬当成可yǐ推心置腹的朋友,但是在家里圈久了,见到张扬这种普通朋友,心里也觉着热乎,总算找到一个可yǐ说话的人了。圣堂

  乔振梁去换衣服,乔老招呼张扬在沙发上坐下,问起张扬此次前来京城的目的,张扬简单说了一遍,甚至把他去农业部找乔振梁的shì情也说了一遍,乔老道:“现在国内各地,一窝蜂的都在兴建开发区,我也觉着并不是好shì,建立开发区的目的是为了推动地方经济,树立地方改革典型,可是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为了兴建开发区而不停地圈地,让农民失去赖yǐ生存的土地,这就不是什么好shì,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业是国之根本,自古yǐ来,我们就yǒu民yǐ食为天的说法。”

  乔鹏举道:“其实我倒觉着发展工业没什么不对,同样的土地种地的收成yǒu多少,可搞企业能创造多大的价值?现在凡shì都讲究一个投入产出比,地方政府为了提升经济发展速度,大规模的发展工业,兴建开发区也是很正常的shì情。”

  乔老道:“你懂什么?急功近利,你看不到因为城市的不断扩展,农用耕地在逐年减少,而我们的人口在不断增加,用越来越少的土地养活越来越多的人口,这种压力会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的增加。”

  乔鹏举还yǒu些不服气:“可是现在科学化种植了,同样的一亩地产出值要比过去增加很多。”

  乔老道:“人无远虑必yǒu近忧,孰轻孰重,一定要分清楚。”

  乔振梁换好衣服出来,笑道:“爸,聊什么呢?这么严肃?”

  乔老道:“再说开发区的shì情。”

  乔振梁看了张扬一眼,知道张扬把今天的shì情给老爷说了,他在父亲的身边坐下,微笑道:“其实近我们农业部也在研究这个问题,城市发展是大势所趋,可是不能因为城市的发展而损害农民的利益。(《7*”

  乔老道:“你身为农业部长,要好好处理这个问题,张扬的提议很好,像这种损害老百姓利益,又创造不出太多价值的开发区,还是尽早关掉,没yǒu任何存在的意义。”

  乔振梁点了点头,却没yǒu说话。

  这时候时维一家人也过来了,乔老对女儿乔振红道:“要过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也好yǒu些准备。”

  乔振红笑道:“爸,我到自己家还需要打电话吗?反正你又不去那里!”

  时季昌笑着叫了声爸,又和乔振梁点了点头:“大哥下班了!”后目光来到张扬的身上:“张扬什么时候来的?”

  张扬笑道:“刚到没多久。”说话的时候,目光向时维看了看,时维朝他笑了笑,这次居然对他友善了许多。

  距离吃饭还yǒu一段时间,乔鹏举邀请张扬来到他的房间看看,其实他是yǒu话想单独问张扬,一直yǐ来乔鹏举心中都yǒu一个疙瘩,他不知道这段时间内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母亲会突然选择出家,而妹妹也似乎看破尘shì。

  乔鹏☆举道:“张扬,你知不知道梦媛究竟为了什么原因和家里产生了这么大的隔阂?”

  张扬道:“这种shì,你好像不应该问我。”

  乔鹏举道:“她一向把你当成好的朋友,yǒu些shì她不肯对家人▲jǔdào:“zhāngyáng,nǐzhībúzhīdàomèngyuánjiūjìngwéileshímeyuányīnhéjiālǐchǎnshēnglezhèmedàdegéhé?”

  zhāngyángdào:“zhèzhǒngshì,nǐhǎoxiàngbúyīnggāiwènwǒ。”

  qiáopéngjǔdào:“tāyīxiàngbǎnǐdāngchénghǎodepéngyǒu,yǒuxiēshìtābúkěnduìjiārén说,未必不肯对你说。(《)”乔鹏举不是普通人物,他能够看出妹妹和张扬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张大官人因为乔鹏举的这句话显得yǒu些尴尬,咳嗽了一声道:“鹏举,其实你们家发生的shì情的确很突然,说句不该说的话,你之前所做的那件shì成为引发矛盾的一个导火索。”

  乔鹏举叹了口气道:“我很后悔,这次我是被人利用了,他们利用我的shì情对付我们乔家,逼迫我父亲离开了平海。”

  张扬低声道:“现在一切都已经解决了,你吃一堑长一智就是。”

  乔鹏举道:“这件shì我不会这么算了,只要让我查出始作俑者,我绝不会放过他。”

  张扬道:“敢对你们家发难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梦媛这次所承受的打击不小,孟阿姨决定出家,其实早yǒu先兆,你作为乔家长好好想一想,在过去yǒu没yǒu好好的关心她,yǒu没yǒu抽时间多陪陪自己的母亲?”

  乔鹏举黯然道:“我回来后★◇的第一件shì就去找她,可是我妈不愿见我。”

  张扬道:“你出shì的这段时间,我看得很清楚,乔老、乔书记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默默处理着这次危机,尽量地为你补偿发生过的一切,值得同情的是梦◆媛,因为你的shì情她受到了波及,不得不选择放弃自己的shì业,而且为了帮助你填补亏空,她将自己一手建立的产业转让,与此同时还要承受母亲离去的痛苦,对一个年轻的女孩来说,这一切是不是太残忍?”

☆  乔鹏举内心一阵歉疚,他抿了抿双唇道:“我对不起她,我对不起家里每一个人。”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头道:“鹏举,我虽然不懂得经商,可是我知道,人跌到了不怕,就怕没yǒu勇气爬起来,现在你好好的▲,你们家人都好好的,这场风波已经过去,你就不必想着去查出幕后的真凶,好好做自己的shì业,为了乔家,也为了梦媛,你yǒu这样的能力。”

  乔鹏举低声道:“敢向乔家下手的没yǒu几个,其实这件shì我隐约也猜到是谁。”

  张扬道:“我想乔家的任何人都不想再因为这件shì掀起风浪。”

  乔鹏举道:“谢谢你!”

  晚饭之后,乔老借口要向张扬请教几个养生的问题,邀他来到自己书房外的露台,乔老想问的也是孙女的shì情:“张扬,近yǒu没yǒu和梦媛联系过?”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刚来京城就给她打了电话,她说在泰国旅游,月底会回来。”

  乔老充满忧虑的叹了口气道:“梦媛这孩生性要强,外柔内刚,yǒu什么心shì都压在心里,不肯往外说。她母亲出家的shì情,对她打击很大。”

  张扬道:“时间可yǐ弥合伤痛,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情会慢慢好起来。”

  乔老道:“我总觉着她yǒu心shì,自从她母亲出家之后,我这孙女儿似乎也离我越来越远了,应该说离我们整个家庭越来越远。”

  张扬道:“乔老,梦媛很关心这个家。”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说,她愿意为这个家庭无怨无悔地付出,可是却在逃避我们给她的关爱,我的感觉不会yǒu错。过去她yǒu任何shì都会对我说,可现在,她yǒushì都放在心里。”乔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言的伤感:“我疼的就是这个孙女,可现在她给我的感觉就像一只离群的小鸟漫无边际的漂在外面,我总是免不了会担心她,担心她在外面yǒu没yǒu受到欺负,担心她一个人会不会照顾不好自己。”

  张扬道:“乔老,梦媛一定可yǐ照顾好自己。”

  乔老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道:“老了,看来我真的老了,絮絮叨叨,像所yǒu年老的人一样患得患失。”

  张扬望着乔老,发现一个人无论到了怎样的位置,无论他曾经拥yǒu过多少的辉煌,对待家人,对待后辈仍然摆脱不了关切之情。一个连家人都不懂的关心的人,又怎么可能去懂得关心自己的国家呢。乔老的平凡之处,正是他的伟大之处。张扬道:“乔老,您不必担心,等这次梦媛回来,我会找她好好的谈一谈。”

  乔老道:“我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个丫头,过去我没yǒu操心过她的学业,也没yǒu操心过她的shì业,唯独让**心的是她的感情,你也知道,她当初和许嘉勇的那一段,这孩凡shì拗得很,认准了道路,必须要一条道走到黑,不碰得头破血流绝不肯回头,自从许嘉勇死后,我就再也没yǒu听说过她感情上的shì情,张扬,你和她这么好的朋友,yǒu没yǒu听说过她这方面的shì情?”

  张大官人心虚地连连摇头:“我还真没听说过。”其实这厮心里明白得很,乔梦媛现在心中想着的人就是他。

  乔老道:“可我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丫头应该心里yǒu人了,否则前阵也不会这么坚决地拒绝老周家的孩。”

  张扬道:“这shì儿我还真不清楚,等梦媛来了,我好好问问。”

  乔老的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好,那你就帮我好好问问,其实我倒想这孩能够找到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可大千世界,总是存在着那么多的阴差阳错,要不然人间也就不会yǒu那么多的遗憾,张扬,你说是不是?”

  张大官人一颗心怦怦直跳,他几乎可yǐ断定,乔老一定从自己和乔梦媛之间看出了点什么,这老爷的头脑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自己和乔梦媛的那点暧昧,十yǒu**逃不过他的眼睛,张扬点了点头道:“是,愿天下yǒu情人终成眷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