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贵客纷至】(上)


  第九百七十二章(上)

  常海心去钱包里拿钱,犯不着和这帮乡民一般见识,可她钱还没拿出来呢,就出事了,其中一人拿起一改锥就扎在坐地虎右前轮的轮胎上。噗嗤一声,把坐地虎给放了气。

  那黑脸汉子耀武扬威道:“你轮胎扎了,补胎五百,叫拖车一千!”

  程润生性情耿直虽然在后座坐着,可是把事情听得清清楚楚,气得脸色铁青,tā大声道:“张扬,一分钱都不给tā们,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根本就是强盗!”

  张大官人火大了,推开车门就走下去,常海心拉住tā手臂道:“张书记,我看还是报警吧!”

  张扬道:“你报警,我去教训教训这帮不开眼的东西。”张大官人感觉到自己的面子◆被扫了,现在是怒火中烧,不给这几个刁民一点颜色看看,tā们就不知道自己的厉害。

  黑脸汉子昂首挺胸的看着张扬。

  张扬刚一下车,呼啦一下周围又来了两名汉子把tā围在中间,那黑脸汉子仗着◎bèisǎole,xiànzàishìnùhuǒzhōngshāo,búgěizhèjǐgèdiāomínyīdiǎnyánsèkànkàn,tāmenjiùbúzhīdàozìjǐdelìhài。

  hēiliǎnhànzǐángshǒutǐngxiōngdekànzhezhāngyáng。

  zhāngyánggāngyīxiàchē,hūlāyīxiàzhōuwéiyòuláileliǎngmínghànzǐbǎtāwéizàizhōngjiān,nàhēiliǎnhànzǐzhàngzhe人多势众,一伸手朝张扬的肩膀推去,张大官人出手如闪电,一把就扣住了tā的手腕,顺势一带,蓬!地一声,将那黑脸汉子的身体重重撞在车身上,紧接着就抽了tā一个嘴巴子,怒喝道:“你眼里还有王法吗?”

  其余两人看到张扬一出手就把同伙给制住了,一个拿着改锥一个摸起了砖头,张大官人虎目一凛,瞪得两人腿肚子都打起了哆嗦,两人掉头就往村子里跑。显然是报信去了。

  张大官人可不怕tā们报信,村子里的那帮村民还没来呢。当地***的人已经到了,***所长是认识这位年轻县委书记的,看到是几个不开眼的村民把县委书记的大驾给冲撞了,心中暗叫倒霉。tā们当即就把那个黑脸汉子给铐了。

  这当口儿村子里赶来了几十口子人,为首的是村委书记贺庆桩,但凡是个小干部也关注本县新闻,县委书记的样子tā也是认得的,知道村民拦路收费拦到了张扬的头上,吓得贺庆桩脸都白了,额头上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了,tā凑到张☆扬身边一个劲的道歉。

  张扬指着那棵横在路上的小树道:“这是你让tā们那么干的?”

  贺庆桩道:“没有!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全都是tā们自己的责任。”

  张扬道:“你官不大,推卸■责任的本事倒是不小,你是这里的村委书记。这里发生了事情就该由你负责,县里为了提升形象,笑迎八方宾客,把所有的收费站都给撤了,你们居然在这儿私开了一个,胆儿挺肥啊!”

  贺庆桩道:“张书记,我真不知道tā们敢这么干,您放心。我一定严肃处理tā们,该抓得抓,该罚得罚。”

  张扬道:“合着这件事没有你一丁点关系,当官到你这种境界也真是难得。”

  贺庆桩诚恳检讨道:“我也有错,我应该负担领导责任。”

  张扬的汽车轮胎已经让***所长亲自换好了,张扬摆了摆手道:“你别干了!明tiān自己去乡里辞职去!”

  张大官人说完坐进了汽车。经过这一番折腾,tā身上的衣服都被淋透了。

  可走进去却发现程润生不在车内,常海心指了指前面,却见程润生打着一把伞,站在前方一百多米的地方正在查看一棵银杏树。

  张扬把车缓缓开了过去。来到程润生身边停下,程润生围着银杏树转了一圈,拉开车门进入汽车内,问道:“这里过去是不是有一座庙啊?”

  张扬对当地的事情并不清楚,程润生道:“这段时间我看了一下你们的县志,从中查到滨海西南曾经有一座普云寺,建于北魏时代,寺院前方栽种着三棵银杏树,我找到了两棵,还有一棵枯死了,跟县志中描述的很像。

  张扬落下车窗,看到远处贺庆桩仍然呆呆站在雨里,这货显然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噩运给打击懵了,张扬朝tā招了招手,示意tā过来,贺庆桩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一脸沮丧的来到车旁,这厮的身上全都淋透了,落汤jī似的,看着也的确可怜,tā可怜巴巴道:“张书记,有啥指示?”

  张扬道:“这里过去是不是有座普云寺?”

  贺庆桩道:“有过,七十年代的时候被人给烧了,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贺庆桩没说实话,当初烧普云寺的时候,tā也是参予其中的一名热血青年,不过现在回头看看这显然不是什么光荣历史,所以贺庆桩也就羞于启齿了。贺庆桩道:“张书记,您要是真想知道这方面的事儿,我把我爹叫来,tā对普云寺的事情很清楚。”

  张扬点了点头,转向程润生,程润生倒是想好好调查一番的,不过女儿程敏已经不耐烦了,tā只好道:“改tiān再过来。”

  张扬准备离去的时候,贺庆桩鼓足勇气问道:“张书记,我真的要辞职吗?”

  张扬没好气道:“你先好好反省,把这个收费站撤掉,还有道路好好修一修,你的问题,我过两tiān回来的时候再做处理。”

  贺庆桩闻言大喜,这会儿工夫真是悲喜两重tiān,张书记这是给自己机会呢,tā连连点头:“张书记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反省,一定不会辜负领导对我的期望。”

  张扬懒得听tā废话,启动油门向县城的方向驶去。

  张扬回到海洋花园,看到耿明明和林学静都已经在那里了,考虑到程润生这两tiān要在滨海,衣食住行都需要人照顾,张扬所以让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把◇她们俩给请来了,周山虎也来了,tā负责在这两tiān全程陪同程润生,为tā的出行创造便利。

  不过张扬没想到的是高廉明也在,这厮脸上的淤青多少消褪了一些,不过样子看起来还是相当的滑稽,新配了一▲副眼镜,金丝边的,张扬让林学静带着程润生父女去tā们的房间,自己则来到沙发上坐下,打量着高廉明道:“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高廉明道:“我想跟你谈谈工作的事儿。”

  张扬点了点头道:“说吧!”

  高廉明道:“程局找我谈了,tā想调我去机关工作。”

  张扬道:“你怎么想?”

  高廉明道:“我不想去,那帮家伙对我下黑手,目的就是要把我赶走,我要是走了岂不是遂了tā们的心愿!”

  张扬笑道:“让你去市场***并不是真的要你当**,就是让你去锻炼锻炼,你的本职是律师。”

  高廉明道:“如果我连一个小**都当不好,怎么去当律师呢。”高廉明的这番话让张扬有了刮目相看的感觉。

  张扬道:“那你就接着干,汽车交易市场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我下一步就要重点整治那里,你留在那边工作,刚好配合我,不过……工作风险可néng大一些。”

  高廉明摸了摸自己仍然有些肿痛的面颊:“我这不已经尝到风险了。”

  张扬道:“只是开始,你以后凡事要机líng一些,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高廉明道:“你也教我两手功夫,下次再遇到有人偷袭我,我打扁tā。”

  张扬笑道:“成,你先给我磕头,叫我师父。”

  “都什么时代了,不兴这个了。”高廉明才不轻易给人下跪呢,虽然tā很想学点功夫。

  程敏洗完澡换了一身牛仔裙走了下来,她娇小玲珑的,高廉明看到她就被吸引住了,主动伸出手去:“你好,你是程教授的女儿吧,我叫高廉明,是张扬的好朋友,**系统的。”

  程敏睫毛垂了下去,压根没看高廉明一眼,她的眼界可不低,显然没把这个鼻青脸肿的小眼镜看在眼里。走到张扬面前坐下道:“张书记,你可够**的啊,一个人住这么大一套房子,县委书记的级别比中央领导还高。”

  张扬心说这个程敏的嘴巴真是不讨人喜欢,如果不是看◎在程教授的面子上,自己才不愿意搭理她呢,tā笑了笑道:“房子是县里的,又不是我私人的。”

  程敏道:“这两tiān你也住在这里?”

  张扬道:“你要是觉着不方便我搬到县里去住。”
  程敏笑道:“我可不是存心赶你走,就是觉着大家住在一起有些别扭。”

  张扬笑道:“没关系,程教授是我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宾,我一定要做到让你们满意。”

  程敏道:“我爸打算抽三tiān的时间对滨海进行一个全面的考察,你néng全程陪同吗?”

  高廉明又凑了过来:“张书记日理万机,整个滨海的事儿都得tā管,tā没这么多时间,可我有啊,我来陪同。”

  张扬心中暗乐,还真有赶着往上凑的,高廉明这厮也是个见不得女色的主儿,情场上几乎是屡战屡败,前阵子因为许怡的事情还伤心远遁,去香江疗伤,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恢复了,一见到程敏就大献殷勤。张扬干脆做个顺水人情:“廉明啊,这两tiān你就陪着程教授tā们好好考察一下滨海。”

  高廉明道:“张书记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