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雀啄眼】(下)


  第九百七十五章(下)

  那男子怒发冲冠,摆出一副冲上来就要和张扬拼命的架势。从他刚才的那声怒吼来看,他应该就是洪诗娇的亲爹。

  张大官人却没有丝毫慌张,想放开洪诗娇,可洪诗娇仍然搂着他的脖子,大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

  洪长青拦住她哥哥洪长河,道:“究竟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你别问我,你问她!”心中却暗自冷笑,洪长青啊洪长青,你居然用这样的伎俩来对■付我,当我三岁小孩子吗?看不出来?还是会中了你的圈套。但是他也明白,现在的形势对自己不利,洪长青兄妹两人显然有备而来,否则不会上来就演出一场踹门的好戏。

  洪长青道:“诗娇,到底怎么回事儿?”☆

  别看洪诗娇刚才挺利索,这会儿不说话了,只是哭,女人哭的时候往往是因为伤心委屈,哭是把自己定义为弱者的最简单方式,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同情。此时无声胜有声,这样的表演更让别人浮想联翩。

  洪长河怒吼道:“还用问吗?这个王八蛋欺负了我的女儿,我今儿非得活劈了她!”

  张扬仲出手指不留痕迹的在洪诗娇身上一按,洪诗娇只觉着身体一麻,软绵绵倒了下去,张大官人虽然恼她设圈套陷害自己,可他也没有做绝,而是抓住她的手臂轻轻将她放在沙发上。不得不承认,洪诗娇的身材还真是不错。

  洪长青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闺女盖上,海洋花园并不大,他的吼叫声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保安来了,周围的邻居也来了其中不乏县长许双奇、县委副书记刘建设这样的实权人物。

  洪诗娇躺在沙发上,上身盖着一件夹克,可是一双雪白诱人的长腿还裸露在外,刘建设只是瞥了一眼目光就变得有些直了。

  洪长青这会儿充分发挥了她的表演天赋,眼圈儿也红了,声泪俱下道:“张书记······诗娇把你当成朋友,她…···她还没结婚呢。”

  围观者根据这句话马上做出了判断,目光中充满了愤怒,鄙视,唾弃的神情。

  张大官人不慌不忙道:“我不想解释我对她也没做任何事事情的结果怎么样,等她明天清醒之后,你们问她,现在你们都可以走了。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想错了洪大姐,这事儿,肯定会有一个结果,你满意了吗?”

  洪长青还没说话,她哥哥洪长河已经从人群中跳了起来,怒吼道:“别人怕你我他妈不怕你,县委书记咋地,欺负我闺女我一样揍你!”一拳照着张扬的鼻梁上问候了guò去。

  张大□官人伸手轻轻一格,然后巧妙地扣住了洪长河的手腕,顺势一送,洪长河魁梧的身躯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一直飞出大门外扑通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其中自有多事之人,有人拿湿毛巾去给洪诗娇擦脸,有人围着洪▲□官人伸手轻轻一格,然后巧妙地扣住了洪长河的手腕,顺势一送,洪长河魁梧的身躯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一直飞出大门外扑通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其中自有guānrénshēnshǒuqīngqīngyīgé,ránhòuqiǎomiàodìkòuzhùlehóngzhǎnghédeshǒuwàn,shùnshìyīsòng,hóngzhǎnghékuíwúdeshēnqūténgyúnjiàwùbānfēileqǐlái,yīzhífēichūdàménwàipūtōngyīshēngshuāilegèsìjiǎocháotiān。

  qízhōngzìyǒuduōshìzhīrén,yǒurénnáshīmáojīnqùgěihóngshījiāocāliǎn,yǒurénwéizhehóng长青七嘴八舌的问,大有非要把这件事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势头。

  看到眼前情景,许双奇和刘建设之流心底乐开了花心说你张扬也有今天,早就听说你风流成性怎么?这下玩出火了吧?想潜规则洪长青的侄女,结果被人家逮了个正着。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就算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这件事要是传到宋怀明的耳朵里,足够你喝一壶的了。

  许双奇假惺惺道:“究竟怎么回事?这件事是不是有误会?”

  洪长青望向张◎扬,张大官人的表情依如古井不波,这厮在官场中混了这些年也不是白白修炼的,临危不乱是一个官员应有的起码素质。张扬盯住洪长青的眼睛,说来奇怪,洪长青感觉他的一双眼睛变化莫测,深邃而不可捉摸,看到最后仿佛如★同坠入星河漩涡一般。洪长青在瞬间忽然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忘记了身边还有什么人。

  耳边听到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道:“洪大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长青道:“是你自找的!”

  所有人听到洪长青的这句话都不由得一怔,却见洪长青的目光盯住张扬道:“你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我当上县委办公室主任,付出了多少辛苦多少努力,现在你一句话就把我给撤了,还不是为了给傅长☆征让路?你毁了我这么多年的辛苦和努力,你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少吗?”

  许双奇和刘建设面面相觑,两人都想不透洪长青究竟是哪根筋不对?连这种话也当众说了出来。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在针对你,所以你恨我?”

  洪长青道:“不错,我恨你!我就是要你身败名裂,我就是要你无地自容。

  张扬道:“今晚本来说好你陪同洪诗娇一起guò来吃饭,你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只是故意不来●?”

  洪长青道:“是!”

  张扬道:“洪诗娇喝酒装醉也是你的计划之一?”

  洪长青点了点头道:“不错!”

  现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有人已经猜到了这场荒唐闹剧的始末,这会儿洪诗娇似乎清醒了guò来,她的目光充满了惊愕和羞愧,她想开口阻止,可惜却说不出话来。

  张扬道:“我送她回家的时候,看到你家里亮着一盏灯,你当时是不是就在家里,只是故意不开门?”

  洪长青居然又点了点头道:“是!”

  周围传来窃窃私语,洪长青这个女人为了报复张扬,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张扬道:“我把洪诗娇带到家里,她吐得到处都是,想来都是表演了,然后,她借故去盥洗室清洗,如果我没猜错,她去盥洗室的时候,还悄悄给你们打了电话,让你们guò来破门而入,而她,就在这个时候脱去衣服,装出惊慌失措的样子从里面跑出来,将我抱住,这样的场面被你们抓住,我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洪长青道:“都让你猜中了,我就是要毁掉你的名声,我要告你非礼我侄女,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许双奇不得不感叹洪长青的计划之精妙,也由此感叹最毒妇人心,这样的伎俩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干不出来的。

  张扬道:“洪长青,你做这件事的guòchéng中有没有想guò自己侄女的名节?有没有想guò她以后该如何去面对周围人?”

  洪长青道:“值得!”

  张扬叹了一口气,来到洪诗娇身边在她身上轻点了一记,洪诗娇发出一声悲鸣,裹着衣服,推开众人逃也似的离开了张扬的别墅。

  洪长青此时仿若如梦初醒一般舒了口气,她瞪大了眼睛,从周围人鄙夷的目光中她意识到了什么,双手下意识地捂着脑袋,自己怎么会什么都说出来?洪长青焉能想到,张大官人对她用了****,在洪长青迷失神智的情况下,让她把事情的真相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张大官人并没有接着往下问,只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已经足够了,洪长青这家人可谓是极品,居然不惜牺牲洪诗娇的名声来陷害自己,好在自己还有办法让她说出实话。

  许双奇一张面孔阴沉的可怕,他冷冷哼了一声,怒视洪长青道:“洪长青同志,你太guò分了,居然利用这么龌龊的方法去设计张书记,一定要追究你的责任。”

  县委副书记刘建设附和道:“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一定要汇报给上级。”

  洪长青彻底懵了,她不知道自己刚才吃错了什么药,把一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弄得功败垂成,她无法在周围人的议论中抬起头来,低着头,转身逃走。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帮看客也觉着尴尬起来,原本都是抱着guò来看张扬笑话的心思,可没想到却亲眼见证了他的无辜。很多人灰溜溜的溜走,但是许双奇和刘建设这种人是不可能默不作声的离去的。

  许双奇来到张扬面前道:“张书记,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彻底调查,并对洪长青的行为做出严肃处理。”

  张大官人却笑道:“算了,这件事大家明白就好,我不准备追究,你们也不要张扬出去,洪诗娇毕竟是个没结婚的女孩子,可能是被有心人利用了。洪长青同志的表现一直都是不错的,可能在她工作的问题上,我考虑不周,所以才会导致她产生了这样的怨恨情绪。”

  刘建设愤愤不平道:“可是她的这种行为实在是太guò份了,如果不严肃处理,以后还不知有多少人敢这么干!”他向许双奇道:“许县长,你说是不是?”许双奇跟着点了点头,倒不是他们想帮着张扬,而是他们想洗刷自己前来看热阄幸灾乐祸的嫌疑。

  张大官人冷笑道:“建设同志以为我好欺负吗?”

  刘建设被他问的一愣,慌忙摇头道:“我没这个意思,我真没这个意思!”

  张扬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谁敢保证自己这辈子不会犯错误?这件事大家只当没有发生guò,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