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难免孤独】(中)


  第九百七十七章(中)

  qí山等张扬坐进来方才道:“我已经安排她们住xià了,苏甜的家人晚上才能过来,俩小女孩都吓得不行,武意陪着她们呢。”

  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他把这次事情的始末告诉了qí山。

  qí山笑道:“这个武意还真是一个热心肠。”

  张扬道:“这事儿错在苏甜的父亲,他酒后开车,而且肇事逃逸。”

  qí山道:“事情我已经搞明白了,那个苏广成是在东江做服装批发生意的,昨晚因为业务多喝了几杯,一早又得起来接女儿,所以酒还没醒就开车去了火车站,结果在路上把一位老人给撞了,他当时吓懵了把车一扔,就跑了,从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应该算不上逃逸,他打电话报警了,也叫了救护车,只不过是害怕**查出他酒驾,所以逃离了现场。”

  张扬道:“那怎me被人抓住的?”

  “后来是他自己投案自首的。”

  张扬道:“还算他有点良心。”

  qí山道:“那俩女孩儿也挺可怜的,明天还要参加艺术学院的面试,今天就遇到这种事。”

  张扬道:“你多帮帮人家呗,这次学雷锋做好事的机会让给你了。”

  qí山道:“受伤的老人叫王炳臻,也是位离休的处级干部,今天被你揍得那个胖子是他孙子王鹏,那群都是他朋友,一帮小子都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本来这种事责任都很清楚,肇事方负责给他治病并承担责任,估计什me都算上也就是十万左右,可王鹏抓住机会想要很敲一笔,他想要五十万。”

  张扬笑道:“这孙子可真够孙子的!”

  qí山道:“这件事咱们都是外人,具体的赔偿得人家两家谈。如果不是武意的缘故,咱们也不会掺和到这件事里来。”

  张扬笑了起来:“我真服了武意,到底是干记者的,什me都有她的事儿。”

  qí山道:“这不,她知道我和省交响乐团熟悉,让我帮那俩丫头联系面试的事情呢。”

  张扬道:“省交响乐团和艺术学院面试有关系吗?”

  qí山道:“这你就不知道了,交响乐团有几位艺术学院的老师,雪娟就是小提琴面试的主考官之一。”

  张大官人心说这次苏甜和肖依可谓是因祸得福,他向后靠了靠道:“qí山,这事儿你多费心,我这次来东江挺多事情的。”

  qí山笑道:“我知道,对了,你去哪里?”

  张扬道:“我想去gù书记那边看看。”

  qí山道:“我刚好要去秋霞寺!”

  张扬离开东江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他和qí山一起去了秋霞寺,秋霞寺工地仍然在如火如荼的建设着,从工地的状况已经可以看出建成后的规模。

  张扬在正在建设的青铜站佛工地前找到了三宝和尚,三宝正拿着个大哥大,挺着肚子站在工地高处大声说着什me。那神态像足了一个成功商人,张大官人就纳闷了,一个修佛之人,身上的市侩气怎me越来越重。

  三宝和尚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叉着腰,来回踱步,讲了好半天方才放xià电话,他低头看到了站在xià方的张扬和qí峰,这厮眼睛一亮,随即一双眼睛眯成了两条细线,屁颠颠地跑到两人的面前,恭敬道:“张书记,您来看我了!”

  张扬道:“不是看你◆,我是来看秋霞寺的建设情况。”

  三宝恭敬为张扬引路道:“建设顺利,多亏了张书记当年的工作……”这厮说完看了看qí山,又补充道:“也多亏了qí总的无私援助。”

  qí山道:“寺庙的一期◆工程年底就能完工吧?”

  三宝点了点头道:“一切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完工。”

  qí山道:“我已经让人在缅甸为秋霞寺专门制作一尊玉佛,年底一期完工的时候,我会送到寺庙供养。”

  三宝闻言大喜过望:“qí总真是功德无量!”

  张扬道:“有钱就是好!”

  qí山笑道:“我怎me听你这句话好像在嘲讽我?”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三宝本想请他们去指挥办公室去坐的,可张扬看到后院的一个小门开着,有些好奇道:“里面是什me?”

  三宝道:“都是从四周搜集的一些古物,大都是秋霞寺的废墟,也有周围老百姓和香客们送来的佛像和石雕,多数都是秋霞寺的,秦教授带人在里面标记整理呢。”

  张扬听说秦传良在里面,当然要过去看看,秦传良也是他事实上的岳父大人。

  qí山没跟着去,和三宝一起去办公室喝茶去了,顺便详谈玉佛的安置问题。

  张扬来到后院,看到秦传良带着几个老头儿正在那边整理标记文物,让张扬没想到的是,gù允知也在其中。

  秦传良正在清理一尊石佛,他表情极其专注,张大官人没好意思打扰他,先来到gù允知的身边,低声道:“爸!”

  gù允知正在一块石碑上拓字呢,看到张扬过来,不由得笑逐颜开:“张扬!什me时候回来的?”

  张扬笑道:“来省里办点事。”

  gù允知没有停xià手里的工作,张扬帮他扯住宣纸,等gù允知拓完,方才停手道:“最近收集整理了五百多块石碑,工作量太大,我反正闲着也没事,就过来给老秦帮忙,顺便跟他学习一些文物和瓷器的知识,拓xià这些碑文之后,回去重新辨认修复。”

  张扬点了点头,gù允知本来就喜欢古董瓷器,这方面的事情他有兴趣也很正常。

  那边秦传良也忙完了手头的工作,走过来道:“张扬,来东江了!”

  张扬笑道:“刚听说你们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

  秦传良除xià手套,去水池边洗了洗手道:“一起吃食堂吧,这边的素菜做得不错。”

  gù允知笑道:“就怕张扬无肉不欢。”

  张扬道:“官场上整天大鱼大肉的,我真吃腻了,现在整天就琢磨吃点清淡的。”

  gù允知道:“所以说官家饭也不好吃,整天大鱼大肉,不知多少人因此而得了三高。”

  秦传良笑道:“张扬这身体,怎me吃都没事!”

  几个人本想去食堂,却想不到三宝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凉棚xià支了张桌子,让厨师来了个全素宴,qí山本想留xià来吃饭,可武意又打电话过来,把他给叫了过去,他只能告辞。

  这厨师也是一位僧人,自小在南林寺出家,说起来和三宝还是师兄弟,三宝跟慧空法师前来这边之后,也把他带了出来。

  因为是招待贵客,自然xià足了功夫,十二道素菜,四冷八热,道道精美,张大官人赞不绝口的同时也不忘埋怨三宝有些浪费了。

  三宝笑道:“这些食材多数都是我在山后种得,豆腐也是我师兄自己制作的。”

  秦传良感叹道:“现在外面的饭越来越不好吃,大概是化肥农药用得多了,产量上去了,可味道变了。”

  gù允知深有同感道:“农业生产方面也不能一味的求量,也需要在质的方面多xià功夫。”

  中午无人用酒,午饭之后,张扬陪同gù允知一起返回他位于秋霞湖边的别墅,gù允知问起张扬工作上的事情。

  张扬把自己去滨海后的动作告诉了他,gù允知听说张扬已经申请在滨海成立保税区,也对他的这个构想深表认同,gù允知道:“平海南北经济发展不均衡的根本原因是,平海北部缺少一个经济热点,改革开放以后,岚山的高速发展带动了平海南部的整体发展,也改变了平海的经济格局,当时我工作上存在失误,政策上过于偏重南部城市,所以才造成了目前的这种不均衡。现在想缩短这种差距,就变得吃力许多。”

  张扬微笑道:“其实您在离休之前已经对北部做了很多工作,现在江城发展的就不错。”

  gù允知笑道:“我是人不是神,我的工作上也有失误。”

  张扬道:“爸,您和薛老很熟悉吗?”

  gù允知不知他为何会突然问起这件事,他点了点头道:“我曾经在薛老的身边工作过。”

  张扬道:“薛老是个怎样的人?”

  gù允知道:“薛老这个人恩怨分明,很有魄力。”

  张扬道:“前段时间我去京城的时候和薛老打过交道,薛老xià个月还要去北港做客呢。”

  gù允知并不知道内情,他认为薛老前往北港的原因是冲着项诚,gù允知道:“十年浩劫期间,薛老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当时是项诚顶住压力保护了他,可以说没有项诚,薛老就不会有日后的东山再起,所以薛老对项诚一直都当成恩人看待。”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张扬道:“你和项诚之间的关系怎样?”

  张扬道:“还过得去,不过项诚这个人和我的政治理念不同,也发生过一些摩擦。”

  gù允知道:“项诚的执政能力很一般,北港这些年经济发展滞后,和他这个市委书记有着直接的关系,不过薛老很看重他。”

  张扬从gù允知的话里听出了言外之意,如果没有薛老罩着项诚,恐怕他早就被拿xi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