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难免孤独】(下)


  第九百七十七章(下)

  张扬陪着顾允知回到别墅,他首先去祭扫了一下顾jiā彤的衣冠冢,自从在汉城看到顾jiā彤的惊鸿一瞥,张大官人的心情始终无法平静,他认为顾jiā彤十有**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他却又搞不明白,为什么顾jiā彤不来找他?难道她真的能够忘记他们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可以忘记她的父亲,她的家人?

  顾允知无疑是个少见的强者,在失去女儿,儿子又屡屡让他丧失xìn心的情况下,他仍然能够保持这份平静,这个世界上能够做到这些的人并不多见。

  偌大的别墅除了顾允知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保姆最近也请假了,顾养养去黄山写生,张扬能够体会到顾允知的孤独,难怪他会去秋霞寺工地帮忙。

  顾允知泡了壶茶,招呼张扬过来陪他一起喝,张扬想起当初顾养养拜托自己的事情,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提起了顾明健:“爸,最近有没有见到明健?”

  顾允知笑了笑,换成过去,听到儿子的名字他就会生气,可现在他剩下的只有悲哀,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哀莫大于心死,顾允知对这个曾经寄予厚望的儿子已经彻底丧失了xìn心,他感叹道:“春节的时候他回来过,被我赶了出去。”

  张扬道:“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我看您就不必老放在心上了。”

  顾允知道:“其他事我都可以原谅他,但是他竟然这样对待jiā彤的心血,还几乎害死养养,这样的一个混账,怎么能不让我失望透顶。”

  张扬喝了口茶道:“爸,您不是常说,年轻人难免会做错事。”

  顾允知道:“问题是他错的太多,不提他了,省得给我添堵。”

  张扬笑了笑道:“那就不提,爸,您抽时间去滨海玩吧,薛老下月过去,我安排nǐ们见见miàn。”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好啊!我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

  张扬陪顾允知聊了一个下午,直到五点多钟的时候才离开,在秋霞湖畔打车可不容易,张扬沿着滨湖路一边往公交站走,一边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这里距离新城建设指挥部不远,刚好可以让秦清过来接他。

  可秦清不巧正在市里开会,听说他来了也是非常开心,但是这会儿肯定过不去接他,让他联系别人。

  张扬挂上电话,正琢磨叫谁过来接自己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车缓缓停在他的身边,车窗落下,露出一张熟悉的miàn孔,张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顾明健。

  顾明健向他点了点头道:“去哪里?我送nǐ!”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几番波折,在顾明健把江城制药厂搞得一塌糊涂之后,张扬和他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

  张大官人觉着这个世界上的巧合真是很多,自己下午和顾允知才谈起他的事情,想不到顾明健这就在自己的眼前出现,张大官人对这位小舅子实在是没多少好感,这也难怪,顾明健让周围人失望的事情实在太多。

  不过张扬还是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顾明健踩下油门道:“去哪里?”

  张扬道:“送我去省人民招待所。”

  顾明健道:“最近我一直都在东江。”

  张扬道:“既然在东江为什么不回去看看自己的父亲?”

  顾明健叹了口气,他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击了一下:“我没脸见他!”

  张扬道:“总不能一辈子躲着不见?”

  顾明健道:“春节的时候,养养想帮我们重归于好,可是我被他赶了出来。”

  张扬没说话。

  顾明健道:“我不怪他,一点都不怪他,这件事是我自己做的孽,我应当承担这个后果。”

  张扬道:“看来nǐ最近过得还不错。”

  顾明健道:“和朋友一起接了高速公路的工程,算是赚了点钱,这次来东江投标沿江高速,已经忙活一个多月了,不过看来没什么希望。”

  张扬道:“生意就是这样,有赚有赔,谁也不可能无往不利,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

  顾明健知道张扬是在教训自己,他笑了笑道:“我现在什么都明白了,世上不是每只丑小鸭都可以成为天鹅,其实安安分分的当一只鸭子也好,游在属于自己的池塘里,享受属于自己的天地,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干什么?人生一世本来就没多长时间,何必活得太累。”

  张扬有些好奇地看着他,真不相xìn这句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汽车已经驶入市内,顾明健道:“一起吃顿饭吧,我最近挺郁闷的,想找个朋友说说话……”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朝张扬望了一眼道:“如果nǐ还把我当成朋友的话。”

  ■张扬道:“nǐ虽然比我大,可是我却把nǐ当成弟弟看。”

  顾明健的唇角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张扬和他姐姐的关系他清清楚楚,张扬的这句话并不过分,这句话提醒他,之所以一直对他照顾容忍,都是看在顾jiā彤的miàn子上,同时也挑明,已经不把他当成朋友看了。

  顾明健将张扬送回了省政府招待所,两人就在餐厅叫了几个菜。

  顾明健端起酒杯道:“张扬,这杯酒我向nǐ道歉,nǐ帮了我这么☆多,可是我却恩将仇报,我对不起nǐ。”

  张扬道:“这话有点重了,明健,我开始帮nǐ是因为咱们是朋友,可后来我帮nǐ是因为jiā彤因为nǐ爸,我不想他们伤心,nǐ应该清楚他们对nǐ寄予了多大的■期望。”

  顾明健叹了一口气,将那杯酒饮尽道:“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回头想想,这些年,我真的没做一件让他们感到荣耀的事情。江城制药厂的事情,我虽然受了别人的蛊惑,但是和我自己急功近利不无关系☆,当初我看到养养受伤,我却不顾而去,我不是人……每每想到这件事,我懊悔的恨不能掐死我自己。”顾明健的眼圈红了,上次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一次深重的打击,正是从那次的事情开始,他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张扬道:“nǐ能够认清自己的错误已经很难得,nǐ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机会。”

  顾明健道:“我担心我爸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其实最关心nǐ的始终都是他,我今天下午陪他聊天就能够看出,他虽然生nǐ气,可是仍然关心nǐ。”

  顾明健道:“是我对不起他!”

  张扬道:“他都快七十岁的人了,今天我过去看到,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在,人年纪大了最怕的就是孤独,身为子女最大的孝敬未必是做出多大的事业,而是能够常常陪在父母的身边,哪怕是陪他说说话也好。”

  顾明健重重点了点头,他低声道:“张扬,我发誓,我会努力去做,我一定要获得家人的谅解。”

  张大官人对顾明健可没有这么大的xìn心,毕竟这厮过去有着太多的劣迹,他端起酒杯道:“说到不如做到。”

  顾明健脸上不觉有些发烧,他知道自己做过的错事实在太多,想要重新赢回别人的xìn任很难,点了点头道:“nǐ说得不错。”他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张扬,nǐ相xìn这世上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张扬微微一怔,不知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有些迷惑地看着他。

  顾明健道:“一个月之前,我在沪海的某次聚会上,碰巧遇到了一个女人,她长得和我姐几乎一模一样。”

  张大官人听他这样说,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nǐ说什么?”

  顾明健道:“她是个日本人,名叫元和幸子,是日本商人。”

  张扬道:“到底怎么回事?”他联想起自己在汉城时的所见,对于这个元和幸子的身份充满了好奇。

  顾明健道:“当时我还专门拍了她的照片,因为距离比较远,不是很清楚。”他取◎出钱包,钱包内就有那张照片。

  张扬接过照片,虽然这张照片不是特别清楚,可张扬还是一眼就认出,照片中的女人是顾jiā彤,确切地说应该是顾jiā彤的样子,不过她身穿日本和服。

  顾明健道■:“开始我认定了她是我的姐姐,我去和她说了两句,才发现她声音和我姐有些不同,长相上还是有些细微的不同,”

  张扬道:“nǐ有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顾明健摇了摇头道:“只是偶然遇到的,她的生意重心也不在我们国家,我跟她说她和我姐长得很像,她的表现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来中国内地。”

  张扬道:“她会说中文?”

  顾明健道:“中文很好,不过她是台湾腔,我姐的普通话字正腔圆,跟她的声音也不像。”

  张扬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这件事nǐ有没有跟nǐ爸说过?”

  顾明健摇了摇头道:“她又不是我姐,跟我爸说,岂不是让他又难过一次,我连养养都没▲说过。”

  张扬相xìn顾明健这次没有撒谎,他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看来这个元和幸子就是他在汉城所见的那个,一直以来,张扬都坚xìn顾jiā彤没有死去,这和他在尼亚加拉河没有找到顾jiā彤的尸◆体有关,这么久的时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个突然出现的元和幸子让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线希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