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七十九章【擦肩而过】(下)


  九百七十九章(下)

  荣鹏飞道:“在日本那样de社会里,钱真de可以改变一切,有了钱,可以让元和真洋这个黑社会老大摇身一变成为社会名流,大慈善家,你看他和最近de几任首相关系都很好,还有他和日本天皇de合影呢。”

  张扬道:“荣厅,这世上真de会有那么相似de两个人吗?”

  荣鹏飞道:“孪生姊妹多了,rú果是同卵双生,长得一模一样也不稀奇。”他笑了笑道:“不rú你去问问顾书记,他到底有几个女儿?”

  张扬叹了口气,这种事无论rú何是不好去问顾允知de,因为顾佳彤de事情,顾允知de内心饱受创伤,现在刚刚有些平复,张扬不想主动去揭开他心底de伤疤。
★   荣鹏飞道:“张扬,人不能总想着过去,有些发生过de事情是不可能改变de。你和嫣然就快结婚了吧,到时候千万要通知wǒ喝喜酒。”荣鹏飞知道张扬和顾佳彤de那段孽缘,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在提醒张扬,要珍惜◇■现在他所拥有de一切。

  张扬de心情无疑经过了从狂喜到失落de过程,这种巨大de反差让他感到难过,证实元和幸子身份之后,就意味着他一直以来对顾佳彤仍然活在世上de一线希望终于破灭,张扬抽空去●探望了母亲,连徐立华都看出了儿子低落de情绪,她也从丁兆勇那里听说张扬遇到一个和顾佳彤长得一摸一样de日本女郎de事情,徐立华不知该rú何安慰自己de儿子,不过她相信张扬de内心足够强大,用不了多久时间,就会从短时间de低潮中走出来。

  确认元和幸子de身份之后,张扬心中迫切地想离开东江,可就在这时,他接到了日本商人井上jìngde电话,邀请他当晚去居酒屋吃饭。

  张扬和井上jìng夫妇de认识还缘起于顾佳彤,想起这段往事,张大官人不禁唏嘘,自从顾佳彤遇难之后,张扬就再也没去过居酒屋,那个能够勾起他回忆de地方已经成为他心口永远de痛。

  张扬de第一反应就是想拒绝,可是井上jìngde话却让他转变了念头:“张先生,今晚wǒ想为你介绍一位朋友。”

  不知为何,张扬总觉着井上jìng不会平白无故de找上自己,他想到de第一个人居然是元和幸子。

  事实证明张扬de预感非常正确,当晚井上jìng介绍他认识de正是元和幸子。

  一段时间没来,居酒屋仍然是过去de样子,这间酒屋是井上jìng为妻子美鹤子打发无聊de时间所开设de,并没有指望酒屋赚钱盈利,除了一些日本客人很少有外人过来光顾,美鹤子也没怎么变样,rú果说到变化,最大de变化就是她de中文比过去流利多了,毕竟在中国生活多年,语言环境使然。

  井上jìngde头发已经全白,他和美鹤子夫妇两人看到张扬驱车过来,就迎出门去,张扬下了车,井上jìng笑着伸出手去:“一段时间不见,张书记de风采更胜往昔。”

  张扬笑道:“井上君de中国话越来越好了,rú果不穿这身和服,wǒ会以为你就是个土生土长de中国人。”

  井上jìng笑道:“最近wǒ们国内有不少专家在寻根,说wǒ们大和民族de祖先就是从中国漂洋过海去得东瀛,rú果真derú此,wǒ们就是同宗同源。”

  张大官人心说wǒ可不愿跟你们这帮小日本同宗同源,想当初大隋朝de那会儿,你们这帮东瀛人想拍wǒ大隋朝de马屁都找不到门儿,想不到十年河东转河西,你们现在居然也发达了。

  张大官人心里这么想,可嘴上却不能表达出来,咱们是礼仪之邦,得表现出咱de大度,张扬乐呵呵握了握井上jìngde手,不得不承认,小日本在礼仪上de表面功夫非常de到位。

  进入居酒屋,张大官人脱了鞋子,入乡随俗,好比去别人家串门,总不能穿着鞋子就去人家木地板上踩,美鹤子拉开移门,却见室内元和幸子坐在那里,依然是一身黑色和服,她de身后跪坐着两位男子,应该是她de跟班保镖。

  张扬走入房间后,元和幸子向他颔首示意,轻声道:“张先生,wǒ们又见面了!”

  张大官人终于有了和元和幸子近距离接触de机会,虽然他在心底告诉自己眼前de元和幸子不是顾佳彤,可是看到她de容颜时,内心仍然不由得悸动了,这世上怎么会有rú此相像de两个人?

  元和幸子de肤色娇艳胜雪,樱唇却红rú烈焰,强烈de反差让她de面孔呈现出一种妖艳却冷酷de美,美得rú此浓烈,就像烈酒。

  张扬在她de对面盘膝坐下,微笑道:“wǒ还以为你不会见wǒ!”

  井上jìng也在一旁坐下,介绍道:“张书记,这位是元和夫人,也是wǒ们夫妇de老朋友。”

  美鹤子亲自上了小菜,拿上一壶清酒为他们满上。■

  张扬de目光始终落在元和幸子de脸上,想看清她面部de每一个细节,竭力找寻着她和顾佳彤de不同。

  元和幸子并没有回避张扬de目光平静de和他对望着,她de神情宛rú古井不波,没有◇因张扬de到来而产生任何de波澜变化。

  张扬低声道:“井上君,有没有发现这位元和夫人很像wǒ们de一位故友?”

  井上jìng叹了一口气,目光转向他de妻子美鹤子。

  美鹤子道:“张先生,wǒ认识佳彤之前就早已认识了幸子,在日本de时候,wǒ们就曾经是很好de朋友,后来wǒ随丈夫来到中国,见到佳彤,wǒ当时de感觉也很震惊,wǒ想不到这世上会有两个长得一摸一样de人,wǒ将这件事告诉了佳彤,当时还拿wǒ和幸子de合影给她看,佳彤也感到好奇,她还让wǒ有机会介绍幸子给她认识,可是想不到后来她会出了意外,她和幸子终究没有见面de机会。”言语之中唏嘘不已。

  美鹤子递给张扬几张照片,那是元和幸子和她de合影,从照片上可以看出,那时de美鹤子仍然青涩,元和幸子也是一样,照片de背景是富士山,看到这张照片,张扬内心仅存de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上天给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de玩笑,给他希望,却又很快将之粉碎,甚至连张扬之前de幻想也一并破碎。

  井上jìng端起一杯清酒道:“为了已经离开wǒ们de顾小姐,相信她这么善良美丽de人在天国一样会幸福……”

  张扬端起酒,默默饮了一杯,元和幸子凝望着张扬带着悲伤de面庞,轻声道:“你很爱她?”

  张扬点了点头,他又端起已经满上de酒杯,低声道:“元和夫人,wǒ以这杯酒表达wǒde歉意,为了wǒ初见你时de失态。”

  元和幸子也端起酒杯,她只是浅尝辄止,明澈de双眸望着张扬道:“wǒ刚刚知道,张先生是滨海de县委书记。”

  她de话让张扬从对顾佳彤de思念回到现实中来,元和幸子○今天之所以来见自己绝不是为了解释她de身份,更不是通过这种方式陪同张扬一起缅怀顾佳彤,她有她自己de目de。

  张扬点了点头。

  元和幸子道:“张先生,wǒ这次来中国就是为了考察这边d◇▲e市场,来东江之前,wǒ已经去过不少de地方。”

  张扬道:“元和夫人是做什么生意de?”

  元和幸子淡然笑道:“wǒ忘了介绍wǒ自己,在日本wǒ们一直从事远洋运输和港口业。”

◆  一旁井上jìng道:“夫人在日本国内同行业之中从来都是领军人物,张书记,她对滨海de福隆港很感兴趣,想要跟你谈合作de可能。”

  张扬道:“夫人去过滨海?”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道:■◎“滨海是wǒ此次过来de第一站。”

  张扬忽然道:“今年夫人去过汉城吗?”

  元和幸子微微一怔,她有些诧异地看着张扬道:“你怎么会知道?今年二月wǒ去汉城公务,不过仅仅呆了两天,在wǒ◆◎“滨海是wǒ此次过来de第一站。”

  张扬忽然道:“今年夫人去过汉城吗?”

  元和幸“bīnhǎishìwǒcǐcìguòláidedìyīzhàn。”

  zhāngyánghūrándào:“jīnniánfūrénqùguòhànchéngma?”

  yuánhéxìngzǐwēiwēiyīzhēng,tāyǒuxiēchàyìdìkànzhezhāngyángdào:“nǐzěnmehuìzhīdào?jīnniánèryuèwǒqùhànchénggōngwù,búguòjǐnjǐndāileliǎngtiān,zàiwǒde印象中并没有和你见过面。”

  张扬道:“wǒ见过夫人,在汉城景福宫前!”

  元和幸子微笑道:“这么说,wǒ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井上jìng夫妇已经悄然退了出去,元和幸子de两名保镖也随之离去,留给他们一个单独谈话de空间。

  元和幸子扬起纤纤素手为张扬斟满面前de酒杯,轻声道:“wǒ和她真de那么像?”

  张扬点了点头,他掏出自己de钱包,从中抽出一张他和顾佳彤在清台山de合影,元和幸子接过那张照片,目光久久凝视在照片上,望着照片中笑得春花烂漫de顾佳彤,她低声道:“她一定很幸福!”她将照片递还给张扬:“wǒ从未像她笑得那么开心过!wǒ们不一样。”

  张扬收回了照片,望着元和幸子de双眸,发现她de目光深处低声道:“de确不一样,佳彤见到wǒ绝不会当wǒ是陌生人。”

  元和幸子道:“看得出你对她用情很深,这世上很少有完美de感情,在wǒ看来,真正de感情几乎都会以悲剧收场。”

  张扬道:“算了,过去de事情wǒ不想再提了,夫人对滨海怎么看?”他不想在回忆中纠缠下去,面对一个和顾佳彤几乎一模一样de女人,谈论往事,对他来说就像在伤口上撒盐,这感觉除了痛还是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