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三章 【欢乐与哀愁】(上)


  第九百八十三章(上)

  有两人误中了机关,被古墓内设伏de弩箭射中,好在没有送命,县文物局和**局de都赶过去了,不过现在不仅仅是蒋庄de,连周围庄子de都听说了消息,前往古墓去抢东○西,现场非常混乱。

  这样de情况张扬也并不是第一次遭遇,并不是每个普通老百姓de法律意识都这么强,更缺乏文物保护de知识,发生这样de情况也不稀奇,最重要de是不要闹出人命。

  张扬先给程焱东打了个电话,程焱东目前已经率队在蒋庄土山维持秩序,因为****de出动,现场情况已经控制住了。

  张扬和周翔一起乘车来到蒋庄,看到****战士将土山坍塌露出de入口守住,现场还有不少看热闹de老百姓,刚才已经抓了几个带头闹事de村民,现场de情况已经基本上被控制住。

  程焱东来到张扬de车前迎接,叫了声张书记,又叫了声周书记,张扬道:“情况怎么样?”

  程焱东道:◇“还好,幸亏有人及时报警,没有造成更大de损失,不过伤了两个,现在正在急救呢。”

  张扬道:“去看看!”

  程焱东引领着他们来到急救车前,两位被弩箭射伤de村民都在现场进行着紧急de救★治,幸好他们被射中de都不是要害部位,张扬走过去亲自看了看他们de伤口,确信弩箭没毒,这才放下心来。

  看完伤zhě,张扬又来到古墓入口处,在那里见到了县文物局局长赵子文,同时也见到及时向上级部门反映这件事de民办教师李春生,张扬当众对李春生提出了表扬。

  蒋庄de村委书记贺庆桩也慌慌张张地过来了,上次因为私设收费站de事情险些被张扬给撤了职,这次他de村子又闹出了这么大de事情,这厮也明白,这官位是保不住了。

  和贺庆桩一起过来de还有城关镇书记武刚,这帮基层领导一个个de心情都非常忐忑,今儿得亏没死人,如果出了人命,他们这帮领导搞不好都得被免职。

  县文物局局长赵子文向张扬汇报道:“张书记,根据我们de初步勘查,这里应该是一座汉代古墓,墓主人de具体身份还等待进一步确认中。”

  张扬对墓主人de身份并不感兴趣,他低声道:“一定要做好文物de保护工作,**机关会配合你们对古墓进行保护,并追回失去de文物,对一些带头闹事de捣乱分子一定要从重处理,不然起不到警示de作用。”

  城关镇书记武刚道:“张书记,这件事发生de突然,是我没有及时得●到讯息,没有第一时间做好古墓de保护。发生了这样de事情,身为城关镇de负责人,我应该承担主要de责任。”

  张扬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de时候,你de任务是让老百姓de心情平复下来,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他们国家de文物政策,要让他们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武刚连连diǎn头。

  贺庆桩哭丧着脸耷拉着头,张扬对他记得很清楚:“贺庆桩,你们蒋庄又出事了!”

  贺▲○庆桩道:“张书记,俺也不想啊,我知道消息de时候,村民们都跑过来抢东西了,我拼命阻止了,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看到这么多值钱de东西,眼睛都红了,亲爹亲娘都不认,更别俺这个村委书记了。”

  ▲张扬道:“工作上,经常会出现意想不到de事情,出了事情不怕,想办法去解决吗?”他并没有当场责怪贺庆桩什么,这次土山发现古墓也非常意外,老百姓看到值钱de文物,很多人de念头就是据为己有,de确不是贺庆◎桩能够组织de。

  当天中午,张扬也没走,和几位领导都去村委书记贺庆桩家吃饭,贺庆桩为了招待几位大领导,特地让他婆娘把两只大公鸡给杀了,又烧了一条三斤重de鲤鱼。

  和蒋庄多数村民热衷■于盖楼不同,贺庆桩家里没盖楼房,还是老式de瓦房,大雨刚过,房间里一股霉味儿,看到雨停了,贺庆桩就在院子里支了一张圆桌,请几位领导就坐,张扬看到桌上摆得大锅小盆,不禁责怪贺庆桩道:“就是随便吃顿饭,你●搞那么隆重干什么?”

  贺庆桩道:“领导们好不容易才来俺家一次,怎么也得杀鸡宰鱼,鸡是俺婆娘养得,鱼是俺爹在田地里摸得。”他de意思是,我没花公款。

  武刚道:“张书记,老贺一片诚心,◆●搞那么隆重干什么?”

  贺庆桩道:“领导们好不容易才来俺家一次,怎么也得杀鸡宰鱼,鸡是俺婆娘养得,鱼是俺爹在田地里摸得。”他dgǎonàmelóngzhònggànshíme?”

  hèqìngzhuāngdào:“lǐngdǎomenhǎobúróngyìcáiláiǎnjiāyīcì,zěnmeyědéshājīzǎiyú,jīshìǎnpóniángyǎngdé,yúshìǎndiēzàitiándìlǐmōdé。”tādeyìsīshì,wǒméihuāgōngkuǎn。

  wǔgāngdào:“zhāngshūjì,lǎohèyīpiànchéngxīn,菜都弄好了,咱们就别浪费了。”

  张扬招呼周翔他们坐下,此时听到房间内传来咳嗽声,原来是贺庆桩de老爷子贺青牛在屋里,张扬连忙让贺庆桩把他老爷子请过来,让老头儿在身边坐了。

  贺青牛过去也担任过蒋庄de村支书,dù子里还是有些墨水de,不过他在任de时候可没见过这么多de大领导,自然显得有些拘谨。

  张扬道:“贺老伯,我听说您过去是蒋庄de老支书啊!”

  贺青牛笑道:“很久前de事情了,我今年都七十九了,不干村支书都二十多年了。”

  贺庆桩道:“俺爹在任de时候威信比我高。”

  贺青牛道:“庆桩当上村支书我没帮过啥忙,中间换了好几任,他九零年才当●上de,脑子活。”

  张扬笑了笑,这父子俩倒是互相照应,贺青牛害怕他们de关系让领导多想,所以上来就解释自己没给儿子帮什么忙。

  张扬道:“贺老伯,蒋庄有些历史了吧?”

  贺青◎牛diǎn了diǎn头道:“蒋庄从宋朝de时候就有了,我小de时候这边还有普云寺,香火很盛,连北港城里de人都跑过来烧香,可七十年代那会儿被红卫兵给烧了,寺里de和尚也被打跑了,现在剩下de只有村头d■e三棵银杏树,都有几千年了,其中一棵在81年被雷电劈死了。”提起这件事贺青牛嗟叹不已。

  张扬又道:“土山下有汉墓de事情您听说过吗?”

  贺青牛道:“不清楚,不过我们小时候在土山上玩◇de时候,时常可以捡到一些泥人,当时也没觉得是什么好东西,拿着泥人儿过家家,动不动就摔得缺胳膊少腿。”

  贺庆桩道:“我小时候也玩过,咱家柜子上不还摆着一个?”

  文物局局长赵子文让贺庆桩拿过来看看,贺庆桩转身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他手里拿着一个跳舞de泥人,赵子文接过来在手中看了看,惊喜道:“果然是汉代陶俑,如果这陶俑来自土山,就为确定墓葬de年代提供了佐证。”

  贺青牛听说则陶俑是墓室里出来de,马上道:“你拿去吧,墓室里出来de东西晦气,俺不要。”

  当天中午都没喝酒,离去de时候,贺庆桩单独来到张扬面前,他低声道:“张书记,俺想求您一个事儿。”

  ◇张扬道:“说吧!”吃人家de嘴软这句话一diǎn都不假,吃了贺庆桩de大公鸡,张大官人也不好意思对他疾言厉色了。

  贺庆桩道:“**局抓了俺们村不少人,虽然这些人贪财有错,可是俺们毕竟都是乡下★人,没什么见识,觉着俺村地里de东西就是俺们自己de,还望张书记对他们能够网开一面。”

  张扬道:“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公平公正de处理这件事,会以国家相关de法律法规来作为衡量标准,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当然,也会考虑到你们村de实际情况。”

  记zhě对这类新闻无疑是敏感de,这场暴雨并没有影响到他们对新闻de嗅觉,还是有不少de记zhě闻讯来到了这边,采访关于墓葬被抢de情况。

  张大官人避无可避,被几名记zhě堵住了,张扬想了想还是决定正面回答他们几个问题。

  有记zhě问:“张书记,您能对今天墓葬被抢de骚乱事件发表一些看法吗?”

  张扬冷冷看了那名记zhě一眼:“你是哪个单位de?谁给今天de时间定性为骚乱事件?是你吗?”

  那记zhě被张大官人咄咄逼人de目光吓得不敢继续追问,de确他de发问有些不善。

  张扬道:“今天当着这么多de媒体记zhě,我必须要说一件事,我相信我们de媒体都是善良de媒体,公正de媒体,对社会抱有公德心,你们对于新闻de报道会尊重事实,尊重良心,我对大家关心de事情做几diǎn声明,第一,土山古墓保存完好,虽然墓室de入口遭到了一些破坏,但是并没有人进入古墓内部,没有造成太大de损失。第二,今天没有发生任何de骚乱事件,我承认,de确有人想趁机争抢文物,但是我们de****战士及时到来,制止了他们de这种行为。第三在今天少数民众de纠纷过程中,并没有造成任何de人员伤亡,我希望大家尊重事实,不要为了吸引公众de眼球而捏造报道,在舆论上误导公众,谢谢!”

  又有记zhě问道:“张书记,我听说平海第一座保税区即将落户滨海,这件事不知是不是真de?”

  张扬微笑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接到上头de正式通知,你说de这件事我也很期望,我也希望是事实,只要是对滨海有好处de事情,我都持双手欢迎。”目前正式通知没有下达,张扬当然不能在公众面前承认这件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