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三章 【欢乐与哀愁】(中)


  第九百八十三章(中)

  有记者问道:“张书记,这次的暴雨是北港从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请问滨海的受灾情况如何?有没有关于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具体数字?”

  张扬道:“暴雨虽然很大,但是我们滨海的领导团队在暴雨面前表现出了卓越的应对能力,以许县长为首的干部第一时间深入抗涝第一线,指挥这场对抗自然灾害的战争,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暴雨造成更大的灾难,到目前为止,我们滨海全境范围内并没有关于任何人员伤亡的报道。至于财产的损失还在统计之中,我相信这次的灾害不会对滨海良好的经济形势造成任何的影响。”

  土山发现古墓这种事情在目前的北港是不会引起太大反响的,一场暴雨让北港这座城市现了原形,内涝严重,城区多处受淹,进出城区的lì交桥全都灌满了shuǐ,还差点发生有人溺毙的事情。

  市里的领导全都出去第一线指挥抗洪排涝,中午的时候雨停了,一直到下午五点钟,市委领导才陆陆续续的返回,市委书记项诚顾不上休息就把这些常委叫到会议室开会。常委们从项诚阴沉的脸色都猜到项书记的心情不好,大家落座之后,没有人主动说话。

  项诚道:“去年市里专门拨了一笔款子,改造主城区排shuǐ系统,没整治之前,北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内涝,整治之后反而出了毛病,我想问一问,这钱究竟花在了什么地方?啊?谁能告诉我?”项诚气得敲起了桌子。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开口道:“项书记,这件事还是有很多客观原因的,去年市里虽然拨款对排shuǐ系统进行改造,可是只是用于疏通和维护,这次的暴雨突如其来,不到一天的时间内,降shuǐ量就达到100毫米,这在北港建国以来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组织部长孟启智也跟着发言道:“是啊,项书记,我就没见过这么大的暴雨,天空跟瓢泼似的,咱们北港靠海,排shuǐ系统比起其他城市还算得上先进的,正是因为短时间内降雨量太大,我们的排shuǐ系统来不及将降shuǐ全部排入到大海里,才造成了这场内涝。”

  项诚道:“我们的每一位同志都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面前,不但暴露了北港的排shuǐ系统存在缺陷,也反映出我们的干部队伍在这种突然到来的自然灾害面前缺乏准备,缺乏应对的手段,所以才造成了城市的混乱。我希望这件事过去之后,大家都要进行深刻的反省。”

  蒋洪刚觉着有些奇怪,今天的事情虽然造成了北港城区的混乱,但▲是,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总体来说,城市的损失不算太大,而且在灾情发生之后,所有的干部都及时冲上了第一线,在他看来,大家的应对措施没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很多人也都是从昨晚一直忙活到现在,觉都没有好好睡过□,项诚非但不提出表扬,反而把所有人都批评了一通,这对干部队伍的士气是有不良影响的,蒋洪刚道:“项书记,根据气象台的天气预报,今晚可能还会有大到暴雨。”

  项诚道:“那就更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不管你们采取什么办法,我不管大家付出多少的努力,一定要保证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说到这里他感觉到有些不舒服,捂着腹部,脸色有些发黄。

  所有常委都看出有些不对,有人起身忙着要去给项诚叫医生。

  项诚摆了摆手道:“不用,老毛病了,胃溃疡,我中午还没吃饭呢。”一句话凸显出这位市委书记品格的高尚,项诚是在告诉所有人,为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他可是呕心沥血废寝忘食。

  会议进行到这里,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

  蒋洪刚没有马上走,他看着项诚吃了胃药,然后道:“项书记,感觉好点了吗?”

  项诚点了点头道:“舒服多了,我这胃都是喝酒喝出毛病来了。”

  蒋洪刚深有同感道:“身体要紧,项书记不能整天忙于工作,也要注意锻炼身体啊!”他心里可不这么想,项诚这个人对养生还是很看重的,在喝酒方面一直都控制的很好,这和他的位置有关,身为北港一把手,至少在北港这一亩三分◎地上,没有人敢硬灌他喝酒。

  项诚喝了口热茶,感觉胃部的疼痛缓解了许多,他掏出手帕,擦去额头的虚汗。

  蒋洪刚从项诚动作的细节中判断出,项诚的健康情况的确有些问题。据说人的身体状态不好□,会影响到情绪,项诚的心情明显不好,蒋洪刚忽然想起了前往东江至今未回的市长宫还山,也因此而想起了一件即将发生在北港的大事,国务院已经特批在滨海成lì保税区,难道真正让项诚感到不爽的是这件事?蒋洪刚在心中默默猜度着。

  项诚对蒋洪刚表示出的关心还是有些感激的,蒋洪刚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对自己一味奉承,在北港常委之中,蒋洪刚算是很特别的一个,他从不和项诚唱对台戏,也不会和项诚走得太近,换而言之,项诚对他并不是特别了解,他知道蒋洪刚也有些背景,比如他和省驻京办主任郭瑞阳的同学关系,又如他的岳父曾经是云安省前宣传部长,项诚认为蒋洪刚藏得很深,这种人很难向别人摊开心扉,比起蒋洪刚,他更喜欢的是宫还山,更愿意宫还山成为自己的接班人,这件事早已不是秘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项诚对蒋洪刚更加抱有戒心,他当然清楚蒋洪刚也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官场中的每个人都是有野心的,自己的天平偏向宫还山,蒋洪刚自然会因此而抱怨自己,甚至会仇恨自己,虽然他表面上一直都做得很好。即使项诚明显的偏重于宫还山,即使所有人都看好宫还山,连宫还山自己也以项诚的接班人自居,但是蒋洪刚的心态依然保持的很好,过去什么样子,现在依然是什么样子,他没有改变自己为人处世的方法,对待项诚仍然是不卑不亢。

  项诚对蒋洪刚如此表现的评价就是沉稳,他绝不相信蒋洪刚会主动放弃,他认为蒋洪刚仍然在默默努力着,自己一天没退,宫还山一天没有正式接班,蒋洪刚心中的希望就仍然还在。

  公平的来说,宫还山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不如蒋洪刚老到,但是项诚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延续自己政治思路的人,他需要的绝不是一个一上台后很可能就会否定自己的人,一个合适的接班人,可以让自己手中的权力延续多年,而今的政坛之中,拥有项诚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项诚道:“洪刚,我没事了,忙你的去吧!”

  蒋洪刚微笑道:“项书记,食堂那边已经准备饭了,我刚巧也没吃,要不咱们一起过去吃点儿?您要是觉着不方便,我让人回头给您送过来。”

  项诚听他这么说当然不好推辞了,他笑道:“我又不是不能动,走,去吃饭。”

  机关食堂的厨师对项诚这位市委书记的胃口摸得很清楚,项书记胃不好的时候喜欢吃面条。

  蒋洪刚也跟项诚一样吃起了面条,项诚吃饭的时候方才想起已经下班了,他向蒋洪刚道:“你不回家去看看?”

  蒋洪刚道:“家里没事,这场暴雨对北港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气象台说今晚还有暴雨,我这心里也不踏实。”

  项诚叹了口气道:“今天在会上,我发了一通无名火,其实大家也都很辛苦,我知道,可是我看到这次的内涝,心里还是存不住火,当时情绪没控制住,对不起大家了。”

  蒋洪刚道:“项书记,北港淹成这个样子,您身为书记,心里着急也是难免的,这不正体现出,您把老百姓的疾苦放在自己的心上嘛。”蒋洪刚恰到好处的奉承了◇项诚一句。

  项诚的心情却没有因为他的奉承而见好,吃了几口面条,感觉心事重重,再也吃不下去了,他抽出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道:“这次我可能对大家苛刻了一些,洪刚啊,你通知大家,除了值班人员之外,都◎回去吧,保持通讯工具畅通就行,我看这老天爷对咱们北港不会这么残酷……”他的话没说完,窗外就是一道闪电划过,随即又响起几声炸雷。

  项诚的脸色非常的凝重,他站起身慢慢走向窗前,推开窗户,外面很闷没有风,这让项诚感觉到有些压抑。

  蒋洪刚来到他的身边,也看了看窗外,其实他们都担心还会下雨,现在的北港已经承受不住另一场暴雨的侵袭了。蒋洪刚道:“项书记,您回家休息吧,今晚我留在这里。”

  项诚看了蒋洪刚一眼,他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洪刚,这边就拜托给你了,我今天真的有些撑不住了,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