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事出有因】(下)


  第九百八十五章(xià)

  张扬当晚应邀在观邸yī号住xià,项诚却在晚上离开,当晚临睡zhī前,张扬来到薛老的房间内,薛老指着桌上的yī幅字道:“这是我最近所写的作品,感觉还算满意,你看看!”

  张扬走了过去,却见纸上写着——大明春三个字,他不觉笑了起来,薛老毕竟是薛老,连兑现承诺都做得那么不留痕迹,这三个字还是当初他求薛老帮忙给江城酒厂写得,薛老果然说到做到,张扬道:★“这三个字大开大合,鸾漂凤泊已经有了宗师风范。

  薛老笑道:“你小子少拍马屁,我的字糊弄xià外行还可以!可是在你面前就是班门弄斧了!”

  “我也是糊弄外行!”

  薛老哈哈大笑◎:“臭小子,拐弯抹角说我外行!”

  张扬yī边笑yī边将那幅字收好了,来到薛老面前为他诊脉。

  薛老将手交给张扬,张扬将少许真气送入薛老经脉zhī中,内息沿着他的经脉行走,薛老感觉到体内yī股清流在游动,仿佛有yī条小鱼,循着自己的全身经脉走遍每yī个地方,他知道这种事情来不得半点分神,于是也不再说huà。张扬仔仔细细的探寻完薛老的经脉zhī后,方才松开他的手腕,微笑道:“不错,不错!”

  薛老听他这样说也是如释重负,松了yī口气道:“zhī前我去医院做了yī个全身体检,显示癌肿的界限已经模糊了,范围目前已经不到两个厘米。”

  张扬道:“我已经联系了这方面的专家,咱们或许要去江城走yī趟。”

  薛老坦然道:“我既然过来了,yī切就听从你的安排。”

  张扬道:“我再给您老开yī付药,巩固yīxià,三天后我陪您去江城。

  薛老道:“世纶◆可能要过来。”

  张扬道:“您老将这件事告诉了他?”

  薛老点了点头道:“他找我的专职医生去盘问,这件事终究瞒不过他。”

  张扬道:“他知道也好,毕竟为您施行换血治疗拥有yī定◇☆的风险。”

  薛老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对生死已经看淡,真要是过不去这yī关,也是我的命数。”

  张扬道:“薛老何时也信命了?”

  薛老道:“有些事是人力改变不了的,比如说人的●生命,无论yī个人如何强大,终究也会有生命终结的yī天。”

  张扬将为薛老治疗的时间定在三天以后,yī是利用这三天利用药物增强他的体质,培固他的根源,二是可以利用这三天的时间,利用内息梳理他的经脉,张扬的治疗方案有些类似他当初为丽芙排毒的方法,将老爷子体内的血液清理yī遍,可是这绝不是依靠他的内力就能够做到的,他和于子良磋商zhī后,于子良提出,为老爷子大范围的换血,现代的医学科技已经可以做到。

  张扬需要做的是控制有可能出现的排异反应,以内力清除薛老体内残存的肿圌瘤细胞,这些对他过去而言肯定意味着巨大的风险,不过对大乘诀已有所成的他来说,内力的长项就在于惊人的适应能力,这种适应能力刚好可以克制排斥反应的发生。

  薛老在北港逗留的这几天表现的毫无异样,还抽空在项诚的陪同xià去了北港的几个知名景点。

  真正知道薛老病情的,除了张扬,还有薛世纶,薛老前往江城治疗前的yī天,京城yī通急电将薛伟童召了回去,她的生意遇到了yī些问题,其实是薛世纶用来把她支走的yī个借口。

  薛伟童离去后不久,薛世纶就抵达了北港,他和张扬yī起陪同薛老去了江城。

  为了保守这个秘密,薛世纶这次也是煞费苦心,他没敢yī开始就陪同父亲过来,其目的就是害怕别人产生疑心,对于父亲此次治疗的结果,薛世纶内心深处忐忑不安,其实yī开始的时候,他对张扬是根本不相信的,可是到后来,当他看到父亲肝部的肿圌瘤的确在不断缩小,这开始有些半信半疑,进而产生了希望。

  薛老上车后不久就已经睡去,张扬和薛世纶并排坐在yī起,在两人的记忆中,彼此还没有那么近距离接触过,薛世纶递给张扬yī瓶矿泉水,他自己也拿了yī瓶,拧开后灌了两口。

  张扬道:“薛叔叔为了瞒过家里,这次肯定费了yī番功夫吧?”

  薛世纶转身看了yī眼父亲,轻声道:“不仅仅是要瞒家里人。”他的这句huà意味深长,父亲的健康关系着方方面面的利益,如果真的让外界知道真实的情况,围绕父亲的事情必将掀起yī场风起云涌,每念及此,薛世纶的内心深处就会涌起yī阵莫名的悲哀,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他发现父亲对薛家的重要性仍然是无可替代的,无论自己怎样努力,拥有多少的财富,在现实中都无法取代父亲的位置。

  张扬道:“放心吧,yī切都会好起来的。”

  于子良早就为这次的治疗做好了○准备,张扬从京城回到北港的时候就第yī时间跟他打了招呼,三天前薛老抵达北港,于子良就着手准备治疗需要的yī切,薛老抵达医院后就住进了特殊病房,应张扬的要求,医院五层楼全部腾空,只有薛老yī人住在这里。

  薛世纶为了保证父亲不受打扰,特地聘请了六名yī流保圌镖。

  yī切都开始的非常顺利,薛老入院zhī后,薛世纶和于子良单独见了面,他专门调查过于子良的治疗,对于子良的医术也颇为认同,薛世纶见于子良的目的只有yī个,在他看来,世界上绝不存在白白付出不需要回报的事情,他先给于子良开出了yī张yī百万的支票。

  于子良望着薛世纶递来的那张支票不由得愣了yīxià,他很快又将那张▲支票推了回去,轻声道:“用不了这么多,张扬是我的朋友,换成别人,这样的事情我肯定不会答应!”他笑了笑然后指着那张支票道:“友情是金钱换不来的,所以这笔钱薛先生先请收回去,等薛老出院zhī后,我计算出成★本,会将单据主动送到你手里。”于子良已经认出了薛老,在此zhī前,张扬并没有告诉他这次前来治疗的是薛老。于子良表面虽然轻松,可是内心中所承受的压力也不小。薛老是何许人物?如果治疗成功固然可喜,可是如果中间真的出了什么差池,恐怕他半生努力得来的声誉很可能都要付诸东流。但是于子良对张扬有种近乎盲目的信任,他亲眼见证过太多奇迹诞生在张扬的手中,他相信这次也yī定不会例外。

  薛世纶看到于子良不收,他也没有继续坚持,收回那张支票后,微笑道:“如果这次我的父亲能够康复,我会为您的医院捐助yī栋病房大楼。”薛世纶的出手的确是非同yī般,由此也可以看出父亲在他心目中的地位zhī重要。

  于子●良道:“其实这件事我只是从旁辅助,起到关键作用的人还是张扬。”

  薛世纶道:“于教授,我问句不该问的huà,您觉着我父亲这次痊愈的希望能有几成?”

  于子良道:“我们会尽力!”

  于子良是个谨慎的人,在医学上yī丝不苟,来不得半点夸大,同样的问题,薛世纶却不会去问张扬,因为张扬的医术已经超出了他可以理解的范畴,在薛世纶看来严谨治学的于子良应该比张扬靠谱的多,张扬更像是yī个江湖术士,他的治疗方法神秘而不可捉摸,可是那些检查结果却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由不得薛世纶不信。

  薛世纶和于子良见面的时候,张扬在病房内陪着薛老说huà。

  薛老的精神状态很好,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探tǎo治疗方面的任何问题。

  还是张扬主动说起了这件事:“薛老,我在东江圌的时候去拜会顾允知顾书记,他知道您近期要来平海,也非常开心,还专门表示要过来见您。”

  薛老微笑道□:“允知啊,自从他退出政坛zhī后,我就没有见过他,他过去曾经在我的手xià工作过,是个难得的人才,逢年过节都会打电huà问候我。”

  张扬道:“您老想不想见他?”

  薛老连连点头道:“想,想,等我出院zhī后,我要抽时间,去拜会过去的那帮老朋友老部xià。”说到这里,薛老的心中忽然感到有些异样,虽然他看淡生死,可是真正到了生死关头,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紧张。

  张扬道:“那我回头就跟他打电huà,让顾书记明天过来。”

  薛老道:“还是晚两天吧,我不想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样子被别人看到。”

  张扬笑道:“您老是对我没信心呢,还是看到这里清净想赖在人家医院里不走?”这种huà也只有张扬感对薛老说出来。

  薛老笑了起来:“你当医院是什么好地方?我连yī刻都不想在这里呆。”

  张扬道:“那明天治疗zhī后,您就换个地方去住,我帮您安排好了,江城风景最好的地方,南湖木屋别墅。虽然比不上观邸yī号豪华,但是也yī定会让您老感到宾至如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