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妙手回春】(上)


  第九百八十六章(上)

  薛老道:“听说江城一带风景不错,我专门带了相机,等我恢复之后,你陪我到处走走,我拍些照片带回去留念。

  张扬笑道:“现在是清台山最美的时候,保管您老上了清台山肯定要流连忘返,乐不思蜀了!”

  薛老听他说得夸张,不禁又笑了起来。

  薛世纶出现在外面,看到两人聊得正起劲儿,他没有马上打扰他们。

  薛老看到他,笑着招了招手道:“世纶!”

  薛世纶走了过去,张扬起身客气地招呼道:“薛叔叔!”

  薛世纶微笑道:“聊shí么呢,这么开心?”

  薛老道:“张扬说要带我去清台山玩呢。”

  薛世纶微笑道:“我也早就听说过清台山之名,不过从没有去过,等爸的身体hǎo了之后,我陪您老去走一趟。”

  薛老点了点头,他轻声道:“这次你是不是可以多陪我几天?”

  薛世纶望着父亲充满期待的双目,忽然真切的感受到父亲老了,在过去,父亲从未表现出对他这样的留恋,他的心头忽然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酸涩,虽然父亲一直表现的积极乐观,可是从刚才的这句话,他就已经知道,父亲对于这次的治疗还是充满忐忑的,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即便是父亲这样的强者。薛世纶来到父亲面前握住父亲的大手,轻声道:“爸,这次我要等着你彻底康复,陪你一起去爬清台山。”

  薛老笑道:“说话suàn数!”他的脸上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薛老吃完午饭之后很快就睡去了,他昨晚休息的并不hǎo,张扬和薛世纶悄悄来到外面,薛世纶指了指楼上:“咱们聊聊!”

  张扬点了点头,和薛世纶一起来到楼上的天台。

  薛世纶抽出一支雪茄点燃,站在楼顶望着远方灰蒙蒙的天色,雪茄随着他的抽吸忽明忽暗,烟雾被风吹散,熏到了他的眼睛,他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张扬道:“和于教授谈得怎么样?”

  薛世纶道:“我想给他一笔钱,可是于教授不要。”

  张扬笑道:“于教授对金钱看得很淡,如果他想赚钱,就不会放着美国这么hǎo的条件不要,坚持回到国内。”

  薛世纶道:“我向他承诺,只要我父亲可以顺利康复,我□就会捐赠一栋现代化的病房大楼。”

  从薛世纶的这番话中,张扬听出了他是非常紧张的,张扬的双手扶住凭栏,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薛老的情况还hǎo,就suàn我这次不能根除他的病症,我相信情况也不会□○恶化。”

  薛世纶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张扬的肩头:“张扬,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彼此也缺乏了解,但是我相信,一个可以让我的父亲,我的女儿报以这么大信任的人,绝不会让我失望。”

  张扬笑道○:“薛叔叔,您这样说,我的压力很大。”

  薛世纶道:“真的,我已经完全了解了我父亲的病情,也做hǎo了最坏的准备。”

  张扬望着薛世纶的双眼道:“薛叔叔,我会尽力!”

  薛老的病情带给每个人无形的压力,在表面上张大官人是最轻松的一个,夜晚十点,于子良仍然在办公室里仔细研究着薛老过往的病历,虽然他曾经多次见证过张扬的神奇,可是张扬可以攻克目前医学无能为力的肝癌还是让他感叹不已。

  房门被轻轻敲响,于子良转过身道:“请进!”

  张扬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拎着夜宵:“我从外面回来,买了点夜宵,看到你还没休息,所以送过来和你一起吃。”

  于子良放下手中的病历,去洗手盆前将双手洗净,张扬把夜宵放在办公桌上。

  于子良闻了闻道:“蟹黄包,张兴记的。”

  张扬笑道:“于教授不但医术一流,嗅觉也是一流。”

  于子良道:“我就爱吃他们□家的蟹黄包和酸辣汤!”

  张扬打开餐盒道:“巧的很,两样我都买了。”

  于子良坐下拿起筷子,夹起蟹黄包吃了,赞道:“味道真hǎo。”

  张扬道:“是你废寝忘食,忘了吃饭,现在吃◆shí么都香。”

  于子良道:“我把薛老之前的病历全都看了一遍,张扬啊张扬,你真有本事,居然可以将他肝部的癌肿缩小成为不到两个厘米,而且看情况还在不断缩小。”

  张扬道:“确切地说应该不是癌肿了,我的治疗已经杀死了肝部的病灶组织。”他的语气非常平静,仿佛自己治hǎo的只不过是一个普通感冒而已。

  在于子良看来,张扬的医术已经称得上惊世骇俗鬼斧神工,他低声道:“张扬,你知不知道这件事的意义,是可以改变医学史的大事,这么多年以来,国际上不知有多少医学专家在苦苦追寻克服癌症的方法,始终没有找到正确的途径,可是你做到了。张扬,为shí么不将你的心得公布于众,这是对全人类的一个巨大贡献。”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于教授,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的很多事你都清楚,我的医术和我自身关系很大,就suàn我将自己的方法说出来,别人一样无法成功,我为薛老治疗,需要内功、针法、药物三者结合,缺一不可。”

  于子良道:“可是……”

  张扬道:“没有shí么可是,我可以将我的治疗方法告诉你,但是你一定要为我保守秘密,我从没有想过要去当医生,我的兴趣根本不在这里。”

  于子良道:“可是你明明就是一个hǎo医生,如果你从事医学,可以拯救多少人的生命!”这是他始终都不能理解张扬的地方。

  张扬微笑道:“我一直都在将我的医学体会和心得整理成册,等我全部整理◆之后,我会毫无保留的奉献出来,suàn是我给国家,给全人类做出的贡献吧,于教授,这件事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你一定不可以告诉其他人。”

  于子良知道张扬心意已决,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回来当医生的,唯有感叹了一声,失落之情溢于言表。他想起明天为薛老治疗的事情,低声道:“明天的治疗会不会有风险?”

  张扬道:“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不过我会尽力把风险降到最低。”他看出于子良的压力很大,这一压力肯定来自于薛老超然的身份。张扬道:“不hǎo意思,我之前没有将薛老的真实身份告诉你。”

  于子良淡然笑道:“我能理解,薛老的一jǔ一动都被很多人关注,也许是他的要求,不想太多人知道他真实的病情,因此而引起混乱。”他凝望张扬的双目道:“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

  薛老静静躺在无菌病房内,他的表情很安详,麻醉师就坐在手术床头,于子良微笑道:“准备hǎo了吗?”

  薛老淡然笑道:“我右肩上又一颗黑痣,顺便帮我切掉!”他的目光找寻着张扬的位置,发现张扬坐在角落里,闭目调息,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薛老知道张扬正在运功调息,为即将开始的治疗作出准备。

  麻醉师开始操作,在薛老进入麻醉之后,于子良亲自操作,选择薛老肢体两侧的对称静脉,一侧放血,一侧输血,这种疗法的关键在于放血速度和输血速度要严格保持一致,速度不可以太急也不可以太慢,每20-30分钟输入并放出血液500毫升。

  人到老年,气血两虚,在西医而言,老年人的造血机制已经不断退化,薛老身患癌症,在张扬为他治疗之前,已经出现了血循传播的征象,通过换血治疗,可以换出大部分感染的血液,减轻薛老的症状,防止病情进一步恶化和并发症的形成。正常换血量应该是人体血容量的两倍,在张扬和于子良探讨之后,他们决定大胆的采用三倍血量,换血的血源都是非常新鲜的,血源由薛世纶负责,所有用来置换的血液都不超过一天,献血者事先都经过严格体检,自然薛世纶为此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一疗程是极其漫长的,在换血进行了四个小时之后,张扬来到薛老身边,他利用金针刺入薛老胸前的几处穴道,然后抓住金针尾端的天蚕丝,内力循着天蚕丝注入薛老的经脉,换血之时是身体最为虚弱的时候,内力强弱的掌控尤为重要,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伤及薛老的心脉,得不偿失。

  如果说换血是第一层的纯化血液的过程,张扬的内力就是第二层第三层的纯化,这一过程是极其漫长的,对每个人的精神意志都是一个巨大的煎熬,对张扬更是如此。

  于子良时刻关注着监护仪上的生理指数,到现在为止一切正常,他向张扬望去,却见张扬闭目站在那里,双手抓住天蚕丝,头顶隐隐有雾气升腾,随着时间的进程,张扬头顶的雾气越来越浓,他的面孔笼罩在雾气之中,显得不可捉摸,似幻似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