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妙手回春(中)


  第九百八十六章

  换血治疗结束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黄昏,于子良带着一身的倦意离开了手术室,走在他身边的张扬却依然精神抖擞,修习大乘诀之后,他的恢复能力得到进一步增强,虽然为薛老治疗时候损耗了不少的内力,可是大乘诀帮助他在短时间内得以补充。

  薛shì纶快步迎了上去,紧张道:“怎样?我爸怎样?”

  于子良欣慰道:“薛老的生理指标稳定,这次的换血治疗非常成功。”

  薛shì纶虽然惊喜,可是他并没有忘记首先向张扬和于子良表达谢意。

  张扬淡然笑道:“薛老没事就好,接下来照顾他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趁着这段时间,好好陪陪他。”

  张扬和于子良来到院落之中,于子良长舒了一口气,这三十六个小时,是他蒙受巨大压力的三十六个小时,他这辈子都没有像这段时间那么紧张过。

  张扬能够体会到于子良的压力,不由得笑道:“是不是有种千斤巨石落地的感觉?”

  于子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以后再有这种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招了,心理上太煎熬。”

  张扬笑着搂住于子良的肩膀:“我请你吃饭庆祝一下。”

  于子良道:“累了,两天两夜都没有◇回家,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好好睡上一觉。”虽然他从未怀疑过张扬神奇的医术,可是薛老的特殊身份让他这两天心头一直承受着重压,这种压力是他从医以来从未感受过的,幸亏薛老平安无事,如果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自己半生的英明恐怕就要栽在这件事情上。于子良望着依旧笑眯眯的张扬,不得不佩服这厮超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官场人的心理素质可真不是盖得。

  于子良向张扬摆了摆手道:“我要好好歇歇了!”

  张大官人掏出自己的手机,虽然他挑了个星期天来做这件事,可是他的电话还是不少,张扬首先给县长许双奇回了个电话,许双奇的声音从那边响起:“张书记,你在哪儿啊?电话也不接!”

  张扬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两天我回春阳老家,有什么事你处理呗。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可拿不了主意,自从保税区的事情定下来之后,前来滨海考察的投资商络绎不绝,这些事情还是你亲自去谈。”

  张扬道:“咱们不是有招商办吗?”

  许双奇道:“招商办主任洪长青一直病假,现在招商办只是一个摆设啊!”

  想起洪长青陷害自己的事情,张大官人的牙根又开始痒痒了,这笔帐应该跟这个女人好好算算了。

  张扬知道许双奇根本是在推脱责任,现在的许双奇似乎得了什么高人的指diǎn,一gǎi过去和他当面作对的习惯,变成了消极怠工,所有的事情他能推则推,张大官人倒是乐得看到他这样,你跟我消极怠工,我还不想让你管呢,现在给你事做你不做,等将来你想做事,我都不给你事情做。

  张扬跟许双奇道:“这样吧,等我回滨海处理这些事情。”

  张扬挂上电话之后,又给常海心回了一个电话,常海心只知道他陪着薛老去江城了,却并不知道张扬这次去江城的目的是为了给薛老治病,她忍不住抱怨道:“打了这么多电话,你都不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

  张扬道:“我能出什么事情?好端端的,就是把手机锁在柜子里了,刚刚才想起来。”

  常海心道:“是故意不想接吧?”

  张扬笑了起来:“小心眼儿,真是锁在柜子里了。”

  常海心道:“咱们县里可是有明确规定的,县委县政府所有工作人员务必保证通讯工具二十四小时畅通,确保可以随时联系上,这规矩好像是你定的吧。”

  张扬道:“我可以定规矩,当然我也可以gǎi规矩,我是县委书记啊,好歹有些特权吧。”

  常海心道:“瞧你得瑟的■,鼻孔眼朝天了是不是?”

  张扬道:“鼻孔眼朝下,不过那啥想你了,开始一柱朝天了。”

  常海心含羞啐道:“跟你说正事呢,你又往沟里带我,对了,那件事我和我大哥说了。”

  张扬关◎切道:“他怎么说?”

  常海心道:“他一diǎn反应都没有,只说最近这两天会来滨海跟你谈厂子的事情。”

  张扬听常海心这样说,心中估计到常海天可能对仕途没有任何的兴趣,不禁有些失落,最近身边闹起了人员危机,随着滨海保税区的建设,手头人才的空缺将会变得越来越显著,想让滨海更好的发展,首先就要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对于现今时代来说,人才就意味着一切。

  张扬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傅长征◇,傅长征也是说起这两天投资商纷纷前来拜访的事情。

  张扬道:“县里的领导干部不止我一个,总不能凡事都要我一个人处理吧?”

  傅长征苦笑道:“张书记,您还不明白啊,过去滨海没什么吸引力,○一年难得有几个投资商上门,现在保税区确定落户滨海,所有听到消息的投资商一股脑都过来询问情况。”

  “询问情况也不用我亲自出面啊!”

  傅长征道:“可其他的各位大人们都说自己不当家,保税区的事情只能张书记说了算。”

  张扬不禁呵呵笑了起来:“麻痹的,这帮灰孙子,拧成一股绳跟我玩幺蛾子。”

  傅长征早就习惯了这厮的粗口,他叹了口气道:“张书记,我看您还是早diǎn回来吧,投资商这两天络绎不绝,这才是星期天呢,要是等明儿周一上班,非得炸锅不可。”

  张大官人本来想尽早回去,可听傅长征那么说,反倒不想回去了,他笑道:“我身体不舒服,这两天得休病假!”

  傅长征那边已经瞪大了双眼,他的声音充满了迷惑:“您要休假,张书记您要休病假?”傅长征的惊奇在于他知道张扬肯定不会生病,百分百是在装病,为什么非得选在这个滨海最忙的时候装病?傅长征道:“张书记,都是一些投资商啊,过去您不是一直为投资的事情发愁吗?”

  张扬道:“家有梧桐树,还愁引不来金凤凰吗?你以为他们见不到我就不来投资了?投资商过来不是看中了我的个人魅力,人家看中的是有钱可赚。那帮家伙跟我玩消极怠工,所有事情都往我身上推,没关系,我就先歇两天,长征,你就说我生病了。”

  张扬挂上电话,却看到薛shì纶站在身后不远的地方微笑看着自己,他来了不少时候了,因为看到张扬打电话,所以没有打扰他。

  张扬笑道:“薛叔叔!”

  薛shì纶diǎn了diǎn头,他欣慰笑道:“我刚刚去看过老爷子,醒了,精神状态还不错,已经睡了。”

  张扬以为他仍然对薛老的情况放心不下,又给他派送了一颗定心丸道:“放心吧,薛老休息一下就会没事。”

  薛shì纶道:“大恩不言谢,你和伟童是结拜兄妹,在我眼中,你和我的子女没有分别,自家人我就不反复说客气话了。”

  张大官人心说老薛占自己便宜啊,可琢磨一下,人家说的也对。

  薛shì纶道:“一起吃晚饭吧,我看老爷子得睡不短的时间。”

  张扬道:“您也熬了一天一夜,不去休息一下?”

  薛shì纶道:“习惯了,我平时每天睡觉的时间也不超过五个小时。”

  张扬道:“对面有家砂锅鱼头不错,咱们去尝尝。”

  薛shì纶diǎn了diǎn头,和张扬一起来到医院对面,他问起于子良,张扬告诉他于子良已经回家休息去了。

  薛shì纶叹了口气道:“这次的事情实在给了于教授很大的压力。”

  张扬笑道:“其实我也有压力!”

  薛shì纶要了一瓶清江特供,张扬抢先拿起酒瓶给他倒上,薛shì纶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抿了口酒道:“其实我心中一直都明白,无论是谁都逃不过老去的那一天。”

  张扬diǎn了diǎn头,喝了口酒,酒精带来的热度一diǎndiǎn温暖着他的血脉,张扬紧绷的神经也开始渐渐放松了下来,虽然他表面上若无其事,可是在为薛老治疗的过程中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任何事都存在风险,而为薛老治疗却不容有失。

  薛shì纶道:“这次老爷子生病对我的触动很大,过去我一直都将大部分精力倾注在事业上,而忽略了对家人的关心,得悉老爷子病情的时候,我非常内疚,如果无法救他,我的余生都将在自我谴责中渡过,所以你挽救了老爷子的生命,同时也给了我一个补偿的机会,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