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各有各的修行】(中)


  第九百八十八章(中)

  张大官人从没想过要得道成仙,能够两shì为人已经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了,但是他对李信义的这番话还是很认同的,人活在shì上都是在修行,无非是场合不同罢了。

  张大官人自认为修炼的还算不错,至少目前的滨海已经在他的改革下逐渐有所起色,他这次的江城之行足足用去了五天,对滨海方面宣称有病,其实张扬到任滨海之后经常外出,其中最常的一次去中央党校轮训,足足离开了▲一个月的时间,可今时不同往日,那时候,滨海还只是平海集脏乱差于一体的小县城,可自从保税区确定落户滨海,滨海顿时成了众所瞩目的香饽饽,张大官人在这时候病假,让无数对保税区抱有意图的商者扑了个空。

  张大官人常说地球少了谁都照转,可现在的滨海少了他就不行,保税区的事qíng除了他说话算数,其他人根本没有发言权,更何况以县长许双奇为代表的这帮人根本是出工不出力,在工作上抱着很强的逆反心理。

  张扬也看出这帮人突然间改变了应对策略,从过去的明大明作对,改成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当张扬的那辆坐地虎再度出现在滨海行政中心的时候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县长许双奇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他现在变得越来越能沉得住气,来了又怎样?你爱来不来,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老子眼不见为净,现在是房门一关,不闻窗外事,落得清静。

  许双奇的愿望是好的,可身在这座大院,想清静可没那么容易,这不,政法委书记周翔又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内。

  周翔是常委中危机感最强的一个,自从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出事,他就感觉到越发不妙,洪长青之所以抗争,原因就是张扬利用傅长征取代了她的位置,周翔相信,洪长青不会是第一个政治斗争的牺牲者,下一个很可能就轮到他了。这件事并不难分析,现任书记张扬最亲信的几个人他们都能数出来,其中真正有可能进入滨海常委会的只有程焱东,而程焱东的权力和自己的权力有部分重叠,张扬很可能会在这方面下手。

  周翔道:“许县长,张书记回来了!”

  许双奇的双目眯成了一条缝,看起来显得有些懒洋洋的,他从鼻孔中嗯了一声道:“知道了。”

  周翔叹了口气道:“这两天前来询问投资的商人几乎要把咱们县里的大门给踏平,他倒是落得清静。”

  许双奇道:“病了!”

  周翔笑了,一脸的不相信:“wǒ刚才在外面遇到他了,神采奕奕,不像是有病,倒是像疗养刚回来。”

  许双奇道:“他是一把手,做什么事qíng不用向咱们报备。”

  周翔因为许双奇冷淡的话而感到有些尴尬,叹了口气道:“许县长,wǒ现在是看不懂了,咱们这滨海究竟是想往哪里去◆?”

  许双奇道:“每个人的执政方法都会不同,有人处事稳中求进,有人做事盲动冒进。”

  周翔道:“wǒ现在都有些无所适从了。”

  许双奇看了他一眼:“这话从何说起,过去怎样,现★◆在还是一样,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

  周翔道:“上周日wǒ回北港,凑巧遇到了洪长青。”

  许双奇抬起双目,又朝周翔的脸上看了一眼:“她的病好了吗?”自从洪长青设计陷害张扬的事qín○g之后,就一直没敢回来上班,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洪长青根本没病,她只是阴谋败露,没脸回来上班。到现在许双奇都想不明白,这娘们儿那天究竟哪根筋不对?明明演出了一场色诱的好戏,眼看就能够利用这次机会让张扬名誉扫地,可她自己居然主动承认了计划,自己把自己给卖了,以他对洪长青的一贯了解,这女人还没有愚蠢到这个份上啊。

  周翔道:“她没啥病,最近正在忙于调动。”

  许双奇道:“走了也好,发生了那件事,她的确也不方便在这里继续工作下去。”

  周翔道:“其实wǒ倒蛮同qíng她的,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她也不会那样做。”

  许双奇只是笑了笑,他始终认为一个失败者是不值得被同qíng的。

  在这一点上周翔和许双奇的看法不同,他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他认为洪长青的今天很可能就是自己的明天,周翔道:“洪长青这些年在县委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做得兢兢业业,没有什么错误,可张书记想都不想就把她拿下了,换成是谁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这件事。”

  许双奇道:“也要看到她自己是有错误的,不能因为工作调动的问题,就阴谋报复,利用这样不光彩的手段去对待自己的同志。”

  周翔对许□双奇这番冠冕堂皇的话很不感冒,认为许双奇太过虚伪,他和张扬什么时候成为自己的同志了?周翔本来还想多说几句,可是因为许双奇的这番话,而打消了念头,官场之中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从许双奇态度上的▲□双奇这番冠冕堂皇的话很不感冒,认为许双奇太过虚伪,他和张扬什么时候成为自己的同志了?周翔本来还想多说几句,可是因为许双奇的这番话,而打消了念头,官场之中shuāngqízhèfānguànmiǎntánghuángdehuàhěnbúgǎnmào,rènwéixǔshuāngqítàiguòxūwěi,tāhézhāngyángshímeshíhòuchéngwéizìjǐdetóngzhìle?zhōuxiángběnláiháixiǎngduōshuōjǐjù,kěshìyīnwéixǔshuāngqídezhèfānhuà,érdǎxiāoleniàntóu,guānchǎngzhīzhōngzhīyǒuyǒngyuǎndelìyì,méiyǒuyǒngyuǎndepéngyǒu,cóngxǔshuāngqítàidùshàngde微妙变化,可以推测到他的心理变化,难道许双奇在和张扬的交锋中已经彻底低下头来,他已经承认了失败?

  周翔没有继续将话题深入下去,他笑了笑道:“保税区落户滨海,真的让这片土地突然成了香饽饽。”

  张大官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刚坐下,傅长征就敲门进来,傅长征笑道:“张书记精神不错!”

  张扬道:“所以说人不能整天工作,适当的时候,就要给自己放松一下,只有会休息的人,才能更好的工作。”

  傅长征道:“最近前来表达投资意愿的商人蜂拥而至,可您有不在,谁也当不了家。”

  张扬道:“离开wǒ地球就不转了?县里分工不是一直都很明确吗?招商是有人负责的。”

  傅长征道:“招商办主任洪长青一直病假。”

  张扬道:“不是还有董玉武吗?他不是分管招商这一块吗?”

  傅长征道:“这两天前来的商人和企业家多数都到了他那里,为了这件事他可没少抱怨。”

  张扬笑了起来。

  傅长征道:“今天又有不少人求见,张书记,您是见还是不见?”

  张扬摇了摇头道:“保税区的筹建管理班子还没定下来,wǒ见他们干什么?凡事不能操之过急,让他们先登记预约,等到时机成熟了,wǒ一个个通知他们见面。”

  傅长征也笑了起来,不过他提醒张扬道:“张书记,其中有几家跨国公司的代表,您是不是要提前跟他们见见面?”

  张扬道:“一视同人吧,他们大老远跑过来不是为了跟wǒ见面,而是看上了保税区项目,如果他们真心认为可以从中获利,就算wǒ们拿棍子赶他们也赶不走。”

  傅长征道:“那好,wǒ先把他们全部推掉,先登记再说。”

  张扬道:“对了,你通知各位常委们,今天上午十点半去第一会议室开会。”

  今天的会议,常委们到得很齐,张大官人仍然是踩准了时间走入小会议室内,看到所有常委都先他到来,没有一个迟到和缺席,心中颇为满意,来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笑了笑道:“wǒ病了几天,这些天辛苦大家了。”

  马上有常委关切地询问张扬的病qíng,张扬道:“已经好了,wǒ年轻恢复得快。”

  谁也不知道他生的什么病,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有病。

  张扬转向许双奇道:“许县长,wǒ生病这些天,县里没发生什么事qíng吧?”

  许双奇心说你是明知故问,傅长征肯定把所有的事qíng都详详细细的向你汇报了一遍,还◆有什么好装的?许双奇道:“就是保税区的事qíng,很多投资商和企业家都过来对保税区的事qíng表示兴趣,有很多人想要在滨海投资。”

  张扬故意道:“谈得怎么样?”

  许双奇道:“张书记■,这件事上wǒ的概念并不是太清楚,保税区虽然落户滨海,可是具体规划还没出来,让wǒ们怎么去跟人家谈。”

  张扬笑了:“规划早就制订了,现在正在请专家不断完善,wǒ相信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能完成。”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大家对保税区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嘛,集思广益,wǒ一个人的智慧是有限的,大家的智慧是无穷的。”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道:“张书记,大家都没有想到保税区能够落户滨海,到现在wǒ们都不能相信这是一个事实呢。”

  许双奇道:“张书记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此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消息,可突然这件事就定了下来。”

  张扬笑道:“保税区的事qíng,wǒ可不是有心瞒着大家,谁都知道保税区是一块肥肉,说句不好听的,平海这么多城市,谁不想把这块肥肉给叼走?如果比条件比实力,平海比wǒ们滨海强的一抓一大把,wǒ们滨海有什么?这次无非是先下手为强,正因为如此,所以wǒ才得严格保守这个秘密,不是wǒ不信任大家,是因为wǒ有自知之明,wǒ们滨海比不过人家,如果不抢跑两步,赢得那个肯定不会是咱们,这肥肉明明是咱们先看到的,凭什么便宜别人?你们说对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