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大度】(上)


  第九百八十九章(上)

  洪长青低声叫了声张书记,然后将自己调往北港的事情说了,北港组织部那边已经同意,现在只差张扬点头,只要他点头签字,一切就没问题了。

  张扬道:“你现在知◎道我成立招商办的初衷了?”

  洪长青没说话,心头却非常的懊恼,如果这世上有卖后悔药的,tā肯定愿意买一颗来尝尝,tā之前压根不知道滨海要成立保税区的事情,现在保税区成立之后,招商办主任俨然成为◎了滨海的第一肥缺。自己居然会主动放弃了这个位置。但是tā并不相信张扬是真心将一个肥缺交给自己,可能只是为了走走过场罢了,洪长青道:“张书记,其实我早就想调去北港,我家在那边,却要在这里工作……”洪长青都感觉到自己有气无力,这理由yě太牵强了一些。

  张扬道:“洪大姐,我只是想你仔细考虑一xià,现在滨海zhèng值用人之际,你在这个时候走,让我们的干部队伍更是雪上加霜,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留xià,公是公私是私,我相信你一定会yǐ工作为重。”

  洪长青认为张扬现在的挽留只是做做样子罢了,tā点了点头道:“谢谢张书记,可是我真的作出决定了。”

  张扬道:“那好,既然你已经考虑好了,我yě不好坚持阻拦,你去组织部办理手续吧,今天中午别安排其他事情,我召集大家给你送送行。”

  洪长青慌忙摇头道:“不要了,张书记,真的不需要。”tā曾经设计陷害张扬,现在张扬不但没追究而且还提出要给tā送行,张扬是不是要在别人面前树立yǐ德报怨的光辉形象?想起可能遇到的尴尬场面,洪长青逃走的心思都有了。

  张扬笑道:“要的,就是吃顿饭,眼看就是中午了,我让他们准备一xià,你虽然调走了,可是咱们不能人一走茶就凉。”张扬给傅长征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县委招待所安排送行宴,又让他通知几位常委。

  yǐ洪长青过去县委办公室主任的身份,的确当得起这样的送行宴,可是tā和张扬之间的关系绝没有那么良好,洪长青甚至开始害怕,张扬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当面羞辱自己?tā仍然站在那里,张扬还没在调令上签字。

  张扬看了一xià洪长青要去的那一栏是港口开发区,他拿起笔签xià了同▲意。

  洪长青看到他并没有刁难自己,心中方才松了一口气,张扬将签好的文件递给了tā,随口问道:“洪大姐,你去那边具体的工作定xià来没有?”

  洪长青点了点头,低声道:“初步定xià来☆yì。

  hóngzhǎngqīngkàndàotābìngméiyǒudiāonánzìjǐ,xīnzhōngfāngcáisōngleyīkǒuqì,zhāngyángjiāngqiānhǎodewénjiàndìgěiletā,suíkǒuwèndào:“hóngdàjiě,nǐqùnàbiānjùtǐdegōngzuòdìngxiàláiméiyǒu?”

  hóngzhǎngqīngdiǎnlediǎntóu,dīshēngdào:“chūbùdìngxiàlái让我去科学技术局综合办。”说起这件事,tā心里不觉有些委屈,陈岗在这件事上并没有给tā尽力,这样的部门显然没有什么权力,更谈不上什么油水,目前的状况xià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张扬道:“yǐ后滨海保税区的发展肯定会超过港区。”

  洪长青离开张扬的办公室,心情是极度郁闷的,tā真zhèng感觉到后悔,如果当初自己不对张扬xià手报复,现在tā已经坐在了滨海招商办主任的位置上,一步错步步错,陈岗这个人太现实,想让他为自己办事,必须要付出让他满意的回报。

  洪长青走入曾经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关上房门,一个人呆呆坐在办公桌前,不知为何,tā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手机铃声打断了tā郁闷的情绪,洪长青接通电话。

  陈岗的声音传来:“长青啊,今天晚上我约了港口开发区党工委宗书记一起吃饭,你要过来啊。”

  洪长青没有马上回答。

  陈岗又道:“叫上诗娇,tā上次身体不舒服,今天应该好了吧。”

  洪长青咬了咬嘴唇,低声道:“陈书记,我……”

  “就这么定了!”陈岗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洪长青再yě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趴在桌面上低声啜□泣起来。

  中午的送行宴,常委来了不少,其实洪长青过去在滨海领导层的口碑还算不错,tā很会做事,不过出席送行宴的人多数都感到很奇怪,因为操办送行的是县委书记张扬,在不久yǐ前,洪长青还害过他,●●可yǐ说,洪长青的这次调职和tā阴谋败露有关。

  洪长青yě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参加这场为tā举办的送行宴的,即便是tā去了北港,yě不可能从此斩断和滨海的一切联系,人活在社会上,就注定得和★▲周围的一切发生联系,你张扬既然想通过这次送行宴,塑造你yǐ德报怨的高大形象,我承认自己失败,我认栽,我成全你。

  张扬首先做了祝酒词,他端起酒杯道:“今天之所yǐ要把大家聚在这里,是因为我们要●送走一位好同事,好大姐,我在这儿啊,不煽情了,yě不随便评价洪大姐在滨海所做的成绩和贡献,我想说的是,咱们是一个集体,我把我们的这个集体视为一个家庭,迎来送往是大家早晚都要面对的,可是我希望无论谁走了,都不要忘记,滨海始终是自己曾经的一个家,有时间的时候,常回家看看!”张大官人没有高谈阔论,说的这番话很质朴yě很实在。

  包括许双奇在内的不少人都yǐ为张扬会借着这个机会搞出点事情来,可是今天这场送行宴平淡,平淡的让他们都感到失望,他们希望看到火星撞地球的激烈场面,他们甚至希望看到洪长青的情绪失去控制。

  洪长青端起酒杯,tā显然还是有些激动的,但是tā的理智非常冷静,其实tā平时就是这个样子,tā很少情绪激动,很少失去控制,tā把那杯酒喝了之后,整理了一xià情绪道:“谢谢张书记,谢谢在场所有的领导,我在滨海工作的这几年,是难忘的几年,zhèng如张书记所说,我把滨海已经当成了自己的娘家,在这里留xià了很多美好的记忆,可是我毕竟是一个女人,对我来说,家庭比工作要重要得多,谢谢大家,yǐ后……我会常常回来看大家的……”说到这里,tā忽然落泪了,其实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谁都清楚是假话,可是tā还得说,每个人都知道tā的离开是迫于无奈,tā是yǐ一个失败者的身份离开的,这并不光彩。

  洪长青接过董玉武递来的纸巾,擦去眼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tā再度举起酒杯道:“我希望滨海在张书记的领导xià变得越来越好!”

  政法委书记周翔望着泪光莹然的洪长青,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再度笼罩了他的内心,洪长青的今天或许就是他的明天,随着保税区落户滨海,张扬已经站稳脚跟,接xià来就是对干部队伍大刀阔斧的重组和改革了,常委之中他的地位是最不稳固的一个,程焱东是张扬的死党,是他从丰泽就一路培养的亲信,可yǐ预想到,常委的席位中早晚都有一个属于他,而自己和程焱东因为职能重叠的关系很可能会被清出,周翔端起酒杯,默默抿了一口酒,味道很苦,一直渗入心头。

  但是除了周翔yǐ外,少有人同情洪长青现在的xià场,洪长青是自找的,本来已经掌握了事情的主动,只差一步就可yǐ将张扬搞得身败名裂,可是tā却鬼使神差的将整个阴谋和盘托出,zhèng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洪长青的作为只能用愚蠢来形容。

  张扬在洪长青的问题上表现的相当有大将风范,不但为tā举行了送行宴,而且还专门派司机将洪长青送回北港,借机树立一xiàyǐ德报怨的光辉形象只是其一,张大官人真没有把洪长青放在眼里,yě没打算要去报复tā,如果每件小事都要睚眦必报,yǐ后还谈什么去做大事?

  这场送行宴风平浪静的完成了,张扬从县委招待所返回办公室的路上遇到了常海心,和tā一起过来的还有tā的大哥常海天。

  张扬笑道:“海天,什么时候到的?”

  常海天道:“上午到的,去厂子里转了转,听海心说你找我有要事商量,所yǐ过来跟你见个面。”

  张扬点了点头。

  常海心笑道:“张书记,我把我大哥交给你了,团县委一摊子事儿,我得回去忙活了。”

  张扬道:“你放心去吧,我xià午和海天好好聊聊。”

  常海天跟着张扬来到他的办公室,在真皮沙发上坐xià,常海天接过张扬递给他的一瓶矿泉水,笑道:“你这位县委书记的办公室快赶上省委书记气派了。”

  张大官人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倒是不想那么招摇,可人家都把办公楼盖好了,我要是不用,岂不是又造成了新一轮浪费。”

  常海天喝了口水道:“找我什么事儿?”

  张扬靠在办公桌笑眯眯望着常海天道:“跟我装傻,海心没跟你说吗?”

  常海天笑道:“说了一些,我就是感觉你的想法有些奇怪,怎么会突然想到我?”

  张扬道:“其实你一直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很高,我始终认为你是一个大才啊!”

  “拉倒吧,你别忽悠我,说实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