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监管】(下)


  第九百九十章(下)

  高廉明倒是挺为程敏说话,他笑道:“其实她人bú坏,就是脾气古怪了点儿。”

  张扬道:“你要是真那么有爱心,干脆把她给收了吧!”

  常海天道:“廉明,你该bú会真看上她了吧?也bú错啊,经济意识比较强,这种人当老婆的话,理财肯定是把好手。”

  高廉明笑道:“你们别挖苦我,其实人家为自己老爹讨回公道没啥bú对,老杜七十万美金你们都给得起,也bú差这一百万啊。”

  张扬道:“我真bú是想赖账,当初是想按照市价给程教授报酬来着,是他坚持bú要,得,这事儿我跟程教授说清楚,公事公办,做事业千万bú能把私人感情往里面掺和。”

  高廉明道:“财大气粗,到底是国家给了七十亿,现在口气都bú一样了。”

  张扬笑骂道:“屁的七十亿,钱没到账呢,什么都是假的。”他向程焱东道:“你有事啊?”

  程焱东点了点头道:“土山汉墓发现盗洞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盗洞的时间都bú长,应该是这两年的事情,目前损失情况还bú清楚,要等考古专家进入墓室之后才能知道。”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这帮盗墓贼够可恶的,好bú容易发现一古迹,还让他们给捷足先登了。”

  程焱东道:“汽车交易市场的整顿已经初见成效,针对走私车hēi车泛滥我们进行了专项治理,对车管所内部进行了全面彻查,因为涉及hēi车事件被调查的警员十六人,目前已经有七人确定违反了刑法,我正准备对他们启动法律程序。”

  张扬道:“对于这种混入警界的败类一定bú能姑息,要彻查到底,追究到底,严惩到底!”张大官人的三个到底充分表达了他的决心。
☆   程焱东道:“车管所所长赵金科可能存在很大的问题,他是滨海交警支队副大队长,兼任车管所所长。”

  张扬道:“发现问题就给我查!”

  程焱东道:“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征求张书记的意见。”◇

  常海天起身道:“你们聊,这种事情bú在我的关心范围内。”

  其实程焱东也没有把常海天当成外人,否则他也bú会当着常海天的面说出这件事。他向常海天笑了笑,常海天出去之后,高廉明也跟着▲出去了,他是心里有事情,想着刚才程敏纷纷离去的事情,想追上去劝劝她。

  房间里只剩下程焱东和张扬两个,程焱东道:“被调查的这十六名警员中,有bú少人都直接或间接给赵金科送过财物,我目前掌握了一些情况,但是证据还bú够。”

  张扬道:“赵金科肯定有问题,他如果尽职尽责,滨海bú会搞得hēi车泛滥,这种人真是警界的败类。”

  程焱东道:“张书记,您的意思是一直追究到底吗?”

  张扬想了想,低声道:“如果赵金科有问题,从他的身上会bú会再挖出其他人来?”

  程焱东笑了笑,他的意思显而易见,这种事赵金科bú可能一手遮天,赵金科的背后肯定还有人支持,说bú定会顺着赵金科这条线一直挖到滨海的高层人物。

  张扬bú等他回答,自己说道:“从十六名出问题的警员可以查到赵金科身上,赵金科挖出了问题,可以顺着他的这条线查出更有份量的人物。”

  程焱东道:“张书记,看来我们要做好打一场大战役的准备。”

  张扬闭上了双目,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摇了摇头道:“滨海目前并bú适合打仗,保税区刚刚落户,撤县改市的事情也正在日程之中,我要的是一个安定的滨海,现在☆如果就开始打这场仗,恐怕会影响到滨海的大计!”张扬忽然想起之前在东江刘艳红和他所说的那番话,做事情bú要锋芒太露,有时候大雨滂沱反倒解决bú了旱情,因为土地来bú及吸收水就流走了,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如果现在立足未稳,就开始大张旗鼓的打hēi反腐,那么只会引起有些人过早的警觉,最后造成的现象就是抓住了小鱼虾,而真正的大鱼却漏网了。程焱东低声道:“你是害怕打草惊蛇?”

  张扬点了点头,他叹了口气道:“我总觉着滨海存在着一张我们看bú到的网,这张网保护着一些hēi暗丑陋的东西,同时也在保护着一些人的利益,我们如果过早的去撕破这张网,这张网就会bú惜一切的向我们包裹而来,会跟我们拼一个两败俱伤,鱼死网破。早晚都会打,但是我们必须找到主要的目标,找到真正的大鱼,bú出手则已,出手必然要一zhāo制敌,只有那样才能避免最大的损失。”

  程焱东双目发亮道:“张书记,□我明白了。”

  张扬道:“对于车管所的事情,处理一定要把握好分寸,杀鸡儆猴,但是bú可以追查太深,让他们收敛一阵子,多得意一些时间。”

  程焱东明白张扬并bú是给这些**分子多一些时间◆,而是在给自己争取时间,他在争取早日在滨海扎稳根基。

  程焱东离去之后,张扬给刘艳红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件事向她做了一个汇报,刘艳红对张扬的做法表现出相当的满意,她赞赏道:“张扬,你终于学会思考了。”

  张扬道:“刘姐,您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没脑子。”

  刘艳红格格笑了起来,她愉快的说道:“关于滨海车辆管理部门的举报材料,我这里也收到了bú少,之所以一直没有动作,是因为存着和你一样的想法,想抓到大鱼就必须要先放过这些鱼虾,将过多的关注这些小鱼小虾,就会分散你的精力,反腐打hēi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可是bú能因为这件事而影响了经济发展,要明白一件事,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发展而服务。”

  张扬道:“刘姐,我就快成你的金牌密探了。”

  刘艳红笑了笑道:“你bú是一个人!”

  张扬从中听出了点什么,他低声道:“你是说滨海还有你们的人?”

  刘艳红笑道:“多了,纪检委系统全都是我们的人。”

  张扬听出刘艳红在回避主要的问题,他也没有继续追问。

  此时胡茵茹和顾养养前来他的办公室拜访了,张扬和刘艳红说了一句,挂上电话,微笑站☆起身来:“**!顾董事长,两位大驾光临让我这里真是蓬荜生辉啊!”

  胡茵茹笑道:“张书记的办公室就是气派,一进门我腿都吓软了!”

  张扬哈哈大笑,目光落在顾养养俏脸之上,却发现顾养养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冷淡,这小妮子想必是因为那天自己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bú辞而别感到生气吧。张扬道:“养养,谁得罪你了?怎么搞的跟长白山似的!”

  顾养养终究还是忍bú住笑了起来,她bú知为了什么,明明心里很生张扬的气,可是见到他人气马上就消了,一听他说话,就bú受控制的笑了,她暗暗埋怨自己没出息,别人这么逃避她,自己又何必巴巴的过来见他?顾养养道:“你才像长白山呢,我爸大老远从东江过去,你z▲hāo呼都bú打一个就走了,是bú是太没礼貌了?”

  张扬笑道:“是,是,全都怪我,我这边工作忙,没办法啊,自古忠孝bú能两全,你跟我向爸解释一声。”他把顾允知始终当父亲一样看待。其实张扬心底◎清楚得很,顾允知才bú会生气,更何况自己走的时候也向顾允知解释了,真正生气的是顾养养,聪明如她当然知道自己匆匆离去是在逃避她而bú是别人。

  胡茵茹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奥妙,她的唇角泛起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拉着顾养养在沙发上坐下。

  张扬道:“怎样?和海天的生意谈好了没有?”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常海天是打算一次性全部转让给我们,给出的价钱也相当合理,bú过我们评估了一下,在这次的交易中他还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大家都是自己朋友,越是这样,我们越bú能让自己人吃亏。”

  顾养养道:“海天哥过去为chǎng子出了这么大的力,现在虽然他选择弃商从政,可是我们也bú能让他吃亏,我和茵茹姐商量了一下,打算转让费分成两种形式支付,静海总chǎng那里,我们用现金一次性支付,滨海这边的阿尔法因为涉及到拆迁,我们准备将这边的转让费利用股权的形势进行支付,你觉着怎么样?”

  张扬笑道:“做生意的事情我bú跟着掺和。”

  胡茵茹道:“你虽然bú跟着掺和,可是你bú能bú管,保健品方面我们是第一次做,新产品的研发可全指望你了。”

  张扬道:“得,我帮你们写几个偏方就是。”自己人bú帮他帮谁?江城制药chǎng能有现在的规模,全都靠了他的独家秘方,当然这些事都是他们之间的内部秘密,外人是bú会知道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