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责任心】(下)


  第九百九十一章(下)

  张扬道:“没有”tā从来都bú是一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主儿。程敏虽然性情古怪了一些,可是以张大官人的胸襟还没到跟她一般见识的地步。

  程润生道:“你别骗我,一定是她找你说了什么,张扬,她就那种脾气,你别理她。”

  张扬笑道:“程教授,这事儿跟程敏没关系,是我觉着给您的设计费用有些偏低了,和您的水平和声誉无法画上等号。”

  程润生道:“一○个人去做事bú外乎有三种原因,第一是利益驱动,第二是被逼无奈,第三是兴趣使然。”

  张扬笑道:“那您帮滨海搞绿化设计就是第三种了。”

  程润生微笑道:“虽然来滨海的时间búzhǎng,■对这座小城的认识bú多,可是我已经喜欢上了这里,钱只有对需要钱的人才是最重要的,我并bú缺钱,我需要的是一个舒服的工作环境,能够将我的设计原汁原味的贯彻执行。而且我们之间一直相处的很愉快,我喜欢这种轻松的氛围。”

  张扬道:“程教授在滨海感觉到舒服吗?”

  程润生道:“如果bú舒服我早就走了”

  张扬笑了起来。

  程润生道:“小敏并bú是一个贪财的孩子,她错误的认为,钱的多少代表着对我的尊重,其实她并bú明白,真正的尊重是别人对你的认可,是由心而生的,滨海无论自然环境还是工作环境都让我感到满意,我真心想通过我的帮助可以让这座小城变得更加美好。”

  张大官人被程润生的这番话感动了,的确金钱对人来说并bú是最重要的,尊重才是根本,程润生的人品和责任心都让tā深感佩服。

  张扬来到这家名为海岛渔村的酒店,其tā人都已经到了,常海天故意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道:“张书记,你晚了半个小时。”

  张扬笑道:“来的路上遇到了程教授,所以多聊了几句。”这厮现在出入公众场合总喜欢弄个眼镜黑框戴上,看起来文质彬彬,bú熟悉tā的还真跟县委书记联系bú到一起,这一手tā还是跟秦清学会的。

  常海天道:“程教授有没有说什么?”

  张扬道:“程教授好人一个,我也说过了要给tā追加点设计费,可人家bú要。”

  常海天道:“我就说嘛,程教授bú是贪钱的人”

  常海心道:“这事儿你们也别怪程敏,她是为父亲抱bú平,以我一个局外人来看,这件事你们做得是有些bú厚道,凭什么外国设计师要给七十万美金,程教授那边才一万块啊”

  张扬道:“我想好了,过两天聘请程教授当保税区建设指挥部的荣誉顾问,并授予tā滨海荣誉市民的称号。”

  顾养养笑道:“我听错了吧?滨海还bú是市呢”

  张扬道:“早晚都得是,我刚收到的可靠消息,今年七一之前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就能批下来。”

  胡茵茹道:“那可要恭喜你了”

  常海心和顾养养两人起身去点菜,张扬向胡茵茹和常海天道:“怎样?事情谈好了?”

  常海天点▲了点头道:“股份的事情我没同意,还是撇清关系吧,既然选择了政治这条路,商场方面还是要撇清关系的好,bú然以后会被人拿来做文章。”tā考虑问题一直都很周到。

  胡茵茹道:“bú过这样一来,你可要○蒙受bú少的损失。”

  常海天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肉烂在锅里,总之没有便宜别人就行。再说了,就算工厂在我的手上,未必能够保证一定盈利。”

  常海心和顾养养两人点菜回来了,顾养养道:“这里的海鲜真是便宜,比起富临渔港简直是天壤之别。”

  张扬道:“富临什么地方?滨海最宰人的黑店,无非是装修豪华了一些,味道还bú如这里呢,同样的一桌饭,这边六百,到那边三千都打bú住。”

  顾养养道:“那怎么富临渔港的生意还这么好啊。”

  常海心笑道:“这年头啊,人们往往是只选贵的bú选对的。”

  常海天道:“还bú是公款吃喝惹得祸,真正去富临渔港消费的,有几个是自己花钱?几乎都是吃喝公款。”

  几个人都把目光望向张扬,滨海的地面上吃喝公款肯定和tā这位县委书记有着推卸bú掉的责任。

  张扬道:“别介啊,都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公款吃喝是一个普遍现象,全国到处都是这样,我已经在公费支出上进行严格管理了,可是目前收效bú大。”

  胡茵茹道:“这方面很难管理,就算你能管好县委县政府的公款吃喝风,你看bú到的基层单位怎么办?就算你能把行政系统管好,企业你能管住吗?公款吃喝的事情bú是严格管理就能解决问题的,我看还是思想观念的问题,大家都觉着公家的东西,bú吃白bú吃,吃了也白吃。”

  顾养养愤然道:“这种人浪费国家粮食的人最可恶了”

  张扬道:“那啥啊,今儿咱们bú是吃公款,我自己结账”一群人又被张扬给逗笑了。

  常海天道:“你放心吧,滨海保税区在公务支出方面我一定会严格控制,这方面我有个想法,公务支出应该指明定点饭店,方便随时抽查,尽可能的杜绝浪费现象。”

  常海心吃下一颗剥好的海虾,笑道:“这儿就bú错,物美价廉,你们保税区就定点这里吧。”

  张扬道:“环境差了点,朋友聚会还成,可真正宴请贵宾bú行。”

  胡茵茹道:“所以说,咱们中国人就是爱面子,办什么事情都要把面子活给做足,累bú累啊?”

  几个人正在聊天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似乎是杯盘碗碟被砸烂,间或响起惊恐的尖叫。

  张扬正准备出去看看,房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了,几个彪形大汉,凶神恶煞般指着tā们道:“都出去”

  张大官人就纳闷了,好好的怎么突然出来了这么一帮人败兴,tā冷冷看着那帮人道:“凭什么啊?”

  “少废话**办案”其中一人将警官证亮了亮,虽然是匆匆一瞥,张大官人也能断定那bú是假的。tā没有马上发作,常海天几个人也没说话,有张扬在这儿呢,这种事情根本bú用tā们处理。

  张扬道:“什么案子啊?我们又没犯法,饭都没吃完呢。”

  “我说你是bú是想找麻烦?赶紧走人”

  常海天道:“bú用结账了?”

  “赶紧走人”

  张扬心说打扰老子吃饭,我马上就跟你们算账。

  几个人起身离开了包间,看到大厅内狼藉一片,客人正在陆续离开,饭店的水族箱也被砸烂了,水流了一地,地上还有几条濒死的海鱼在蹦跶。

  有一个人躺在满是海水的地面上,脸上都是鲜血,蜷曲在那里痛苦的呻吟。

  顾养养看到眼前惨状,吓得呀地叫了一声,一把抓住张扬的手臂。应该说自从张大官人来到滨海之后,滨海的治安还是有所好转的,尤其是在县城中心区,程焱东上任后对治安进行了大力整顿,这种公开斗殴现象已经bú多见了。

  张大官人将眼前的一切定义为公开斗殴,并bú是因为tābú相信刚才那几个人的**身份,而是tā认为**更bú该在公开场合大打出手,即使是面对一名犯罪嫌疑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群**明显有粗暴执法之嫌,社会影响极坏。

  那饭店老板大声惨叫道:“**打人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朱永贵,我bú把饭店转给你你就明抢啊……”

  一名矮胖的中年人上前冲着tā的独自就是一脚,这一脚踢得极狠,踢得那名饭店老板话都说bú出来了。

  顾养养小声道:“你们滨海好乱”

  张大官人一听这话脸皮bú觉有些发烧,身为县委书记,这张脸可挂bú住,tā来到饭店门外,看到bú少看热闹的人在那里指指戳戳,常海天凑到一边听了听,多数人都在说那些**的bú是。

  张扬走到一旁给程焱东打了个电话,程焱东道:“我马上过去”

  张扬道:“等你过来,人都让打死了”说话的时候,看到那群**把饭店老板铐了出来。

  一名披头散发的中年妇女冲上去想阻止tā们,被一人推开,那中年妇女尖叫道:“朱所zhǎng,我们bú干了,我们bú干了……”

  那名矮胖的中年人正是这一片的***所zhǎng朱永贵,tā冷冷道:“现在后悔晚了,你们组织黑社会,扰乱市场秩序……”tā正数落着罪行的时候,人群中冷bú防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冲了出来,因为tā身材比较瘦小,所有人都没注意到tā,那孩子扬起手中的一根钢管,狠狠砸在朱永贵的后闹上,哭嚎道:“我弄死你,让你打我爸……”

  朱永贵猛然挨了这一下,身体晃动了一下,脑后一道殷红的鲜血流过,tā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身边的一人赶紧将tā扶住。

  那孩子轮着铁管还要往tā脑袋上招呼,此时一名警员掏出手枪瞄准tā欲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