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突然事件】(上)


  第九百九十二章(上)

  张大官人看得真切,足尖微动挑起一颗石块,然后飞起一脚,那石块宛如出膛的炮弹一样飞了出去,正砸在掏枪人的手腕上,呯!地一声枪响,吓得现场大部分人都蹲了下去。不久就传来惊呼声,啼哭声。

  围观人群并没有被枪声吓走,反而越聚越多,当朱永贵那伙人将那个攻击他的孩子抓住的时候,围观群众的愤怒忽然被点燃了,不知是谁叫了一声:“操他大爷,穿警服了不起,仗势欺人,不就是想抢人家饭店吗?”

  张扬和常海天几人站在外面,听到老百姓愤怒的声音,从中都觉察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几名警察被围观群众包围在中心,朱永贵捂着流血的脑袋,大声威胁道:“赶紧让开,你们zhè是有组织的黑社会犯罪,信不信把你们都抓起来?”

  “有种就抓!”

  “对,有种就抓!”

  现场群情激愤,眼看老百姓的情绪就要控制不住,朱永贵那些人的脸色也有些变了。

  就在zhè时,程焱东率队及时赶到了,他带领警察将老百姓和那群便衣警察分开,望着满头是血狼狈不堪的朱永贵,程焱东怒吼道:“朱永贵,你搞什么名堂?”

  朱永贵压根想不到会惊动公安局长,他小声道:“有人举报海岛渔村的老板涉嫌组织黑社会犯罪,所以我过来调查……”

  “为什么不穿警服?啊?谁批准你行动的?”程焱东lì声质问道。

  朱永贵捂着脑袋,忽然感到一阵头晕,zhè厮就势向地上倒去。

  身边人惊呼道:“朱所长昏倒了。”

  程焱东zhòu了zhòu眉头道:“先送医院,回头再调查情况。”

  说话的时候,张扬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伸手抓住朱永贵的脉门,然后起身,抬脚就在朱永贵身上踢了一下,朱永贵疼得哎呦叫了一声。

  张扬向程焱东道:“看到没,装得还挺像,你的兵真是好演员啊!”

  朱永贵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他也不知道张扬是那路神仙,居然识破了自己伪装昏倒的假象。

  程焱东气愤地点了点头,怒道:“全都给我带回去调查!”

  现场人群散去之后,程焱东来到张扬面前,低声道:“张书记,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无论道理在谁那一边,zhè群警察都没权力驱赶酒店的客人,刚才还有一名警察掏枪差点把那小孩子给打死了,幸亏我及时出手阻止,不然事情就闹大了。

  程焱东咬了咬嘴唇道:“zhè帮混蛋,我回头不会饶了他们。”

  张扬道:“刚才听到周围老百姓说,那个朱永贵也在zhè边开了间酒店,他是看到别人生意红火心生嫉妒,故意找茬,你调查一下,如果zhè件事属实,性质非常的恶劣。”

  程焱东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滨海的公安队伍真的是良莠不齐,看来整顿还得继续下去。

  一旁顾养养埋怨道:“好好的一顿晚饭都被那几个坏警察给搅和了!”

  张扬笑道:“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呢,你怎么就认定了他们是坏警察?”

  顾养养道:“你看刚才那人的样子,又矮又胖,警察要是都长成他那样子,别说去抓贼了,跑不跑的动都成问题。”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程焱东笑得有些尴尬,其实zhè种事情他一眼就看出了大概,刚才已经调查了几名围观群众,再听张扬说了那番话,几乎可以认定zhè是一起警察滥用职权打击报复的事件,程焱东因此而感到滨海的警务系统想要彻底改变,还得需要时间。

  程焱东正准备告辞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之后,他的脸色顿时变了,连声追问道:“真的?真的?”等到他què认之后,神情显得有些沮丧,挂上电话,转向张扬道:“张书记,赵金科跳楼了!”

  张扬乍一听没想起赵金科是谁,可很快他就将zhè个人对上了号,赵金科不是车管所所长吗?今天白天程焱东还说过zhè个人很可能有贪污**的问题,想不到zhè就出了事情。

  张扬道:“自杀还是他杀?”

  程焱东道:“从明悦宾馆十楼跳了下去,人已经死了,我zhè就去现场调查。”

  张扬点了点头,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zhè件事真是太巧了,今天白天才讨论需不需要调查赵金科,晚上他就跳楼了,zhè件事的背后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

  第二天张扬刚到单位,程焱东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向他汇报昨晚调查的结果。

  程焱东的双目中布满血丝,看得出他一夜没睡,张扬让傅长征给他倒了杯水,程焱东喝了半杯水,喘口气道:“事情已经基本调查清楚了,赵金科的死应该不是自杀!”

  张扬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惊奇,zhè件事在他的预料之中,在他看来能够在官场混出一定成绩的,其心理素质必然是过硬的,目前对赵金科的调查还没有正式开始,只不过抓了车管所的十六名警员,他就精神崩溃选择跳楼,zhè也太脆弱了一些。

  程焱东道:“虽然现场伪造的很好,但是我仍然在现场发现了一些打斗的痕迹,赵金科的身上也找到几处淤青,他是赤身**落下十楼的。”

  张扬道:“有没有凶手的线索?”

  程焱东摇了摇头道:“目前除了一些证据可以证明是他杀,并没有其他的有力证据,我们调查了当天的监控录像,才发现他所住房间的楼道监控设备已经损坏。”

  张扬道:“杀他的人一定是蓄谋已久,害怕他暴露自己的罪行,所以先下手为强,赵金科死后,所有的线索到他就中断了。”

  程焱东道:“的què如此,赵金科的包内找到了一万美元现金,他的手表也价值二十多万元,此外还有一些他在蓝色魅力消费的发票。”

  张扬zhòu了zhòu眉头,一个小县城的车管所长随身带着上万美元的现金,几十万的手表,单单zhè两点就能证明zhè个人在经济上拥有很大的问题。

  程焱东道:“房间内还发现了一些毒品和避孕套,我怀疑当时房间内应该有女人。”

  张扬道:“赵金科吸毒?”

  程焱东道:“尸体解剖支持zhè一点,不过很难证明是他自己吸毒还是被人强行注射。”

  张扬沉默了下去,赵金科的死让他的内心中蒙上了一层hòu重的阴云,本来他已经决定暂时放过赵金科,避免过早的打草惊蛇,可是仍然被别人发现了他们的动机,在他们对赵金科展开全面调查之前将zhè条线索彻底铲除。

  程焱东道:“张书记,我想对赵金科的住处进行搜查。”

  张扬点了点头道:“搜,看看能不能找出其他的证据。”他的内心中对zhè种搜查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zhè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既然能向赵金科下手,就会把其他一切考虑的非常周到,不会留下太明显的痕迹让他们去追查。

  程焱东道:“赵金科的死引起的震动很大,他的家属坚持认为是他杀!”

  张扬道:“按照法定的程序进行调查,没有què实的证据一定不要轻举妄动。”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张书记,滨海的警界真的是一团糟,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朱永贵果然有问题,海岛渔村隔壁有家海风酒家是他老婆开得,生意始终比不上海岛渔村,所以朱永贵就想方设法要把人家的酒店盘下,结果对方不同意,所以因此而接下仇隙,两家饭店因为生意的事情摩擦不断,最后发展成了昨天的那一幕,zhè个朱永贵公报私仇,滥用职权真的非常可恶。”

  张扬怒道:“zhè种警界败类留着他干什么?把帽檐给他撕了,凡是跟着他同流合污的那帮人全部开除,该处理的处理,该法办的法办!”张大官人真的有些火了,来到滨海已有一段时间,为了彻底整顿滨海的社会秩序,还专门从南锡调来了程焱东,可是警界还是接二连三的出问题,一夜之间就发生了两件事。

  和朱永贵的公报私仇相比,赵金科的坠楼事件显然影响更加恶劣,北港市政法委书记葛忠信,北港市纪委书记陈岗先后打来电话向张扬询问详细情况。

  北港新闻媒体也蜂拥而至,张大官人有些不堪其扰,他吩咐下去,在事情没有查清之前,禁止向媒体记者泄露任何相关情况。

  针对赵金科坠楼的事情,张扬召开了一个紧急常委会,与会常委的脸色都不好看,可以说自从张扬上任以来,赵金科事件是真真正正引爆的第一颗炸弹。

  张扬将赵金科坠楼事件的情况在内部做了一个简单的说明,他在最后强调道:“关于事件的真相正在调查中,赵金科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相信很快就会揭晓。”

  县长许双奇道:“无论他是自杀还是他杀,zhè个人的身上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一个普通的公职人员,为什么会随身携带zhè么多的外币,为什么会注射毒品?我提议要对赵金科进行彻底调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