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突然事件】(下)


  第九百九十二章(下)

  政法委书记周翔道:“今天上级部门已jīng打来了多个电话督促我们对赵金科一案的办理,这件案子已jīng在北港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外界的传言yǒu很多,我认为必须要尽快查出真相,并及时将真相公诸于众,只yǒu这样才能制止谣言的继续传播,消除对我们滨海领导层的恶劣影响。

  张yáng道:“在结果没yǒu出来之前,赵金科的事情只能当成一起孤立事件来看,不能因为他的事情而影响到我们全体班子的形象,今天下午我会去市里针对他的事情向市领导做一个详细说明。”说到这里,张yáng停顿了一下,目光从在场常委的脸上逐一扫过,他低声道:“关于赵金科的事情,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看到张yáng的目光最终落在自己的身上,不由得yǒu些头疼,他咳嗽了一声道:“我觉得这件事应该慎重处理,在结果没yǒu查清之前,尽量不要将案情的细节透露出去,▲对外我们可以先说这是一起偶然事件,至于发现的美金和毒品事件,可以略去不提。”

  县委副书记刘建设道:“既然是事实为什么要否认?如果赵金科是一个犯罪分子,我们还要为他的罪行做掩饰吗?”

  董玉武的面孔yǒu些发红,他分辩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要帮忙掩饰他的罪行,我是说,这些细节不适合被社会公众知道,如果传出去,只会对我们滨海的政府形象造成负面的影响,会影响到老百姓对我们这个领导班子的信任。”

  县长许双奇道:“yǒu些事盖是盖不住的,当然玉武同志说得yǒu些道理,我们要尽量避免这件事造成的负面影响扩大化,对于某些细节可以做出低调处理,但是一定要重视这次事件,查清赵金□科yǒu没yǒu问题,到底存在多大的问题,身为车管所长,他在任期间yǒu没yǒu渎职贪污的行为?”

  张yáng道:“yǒu件事我需要补充一下,此前**系统内部已jīng调查了车管所16名涉嫌☆违纪的警员,其中大部分人都供出曾jīng向赵金科行贿。”

  现场鸦雀无声,张yáng的话几乎已jīng证实了赵金科涉嫌贪污。

  过了一会儿政法委书记周翔道:“是不是调查这16名违纪警员引起了赵金科的恐慌,所以他才不得已走了这一步?”

  张yáng正想说话,傅长征快步走了过来将他的手机递给他,没yǒu急事傅长征是不会打扰的。

  张yáng站起身,走到隔壁的休息室接通了电话,电话是程焱东打来的,搜查赵金科家yǒu了新的发现,在赵金科家里一共搜出两百五十万来路不明的现金,名表15块,算上他坠楼时戴得那一块一共十六块,单单是手表的价值jiù超过了三百万,不仅如此,还搜出了价值百万的珍贵饰品。

  程焱东在电话那头yǒu些激动的说:“赵金科绝对是个巨贪!”

  张yáng道:“这件事先保密,控制他的家人,争取找到线索。”

  张yáng重新回到会议室,他并没yǒu将最新的进展情况告诉众人,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让所yǒu人的紧张情绪得到了片刻的缓冲,张yáng道:“虽然发生了这件意外的事情,我希望这起事件不会影响到滨海发展的进程,今天zhào集大家开会还yǒu一个重要的目的,jiù是希望大家一定要以此为鉴,增强自身的自律性。”

  常委会结束之后,张yáng将周翔留下,让他和自己去北港走一趟,针对赵金科的事情向市里进行说明。

  周翔打心底yǒu些不情愿,调查车管所16名警员的事情都是程焱东一手包办,事先并没yǒu跟自己打过招呼,赵金科的事件发生之后,也没yǒu人第一时间向他进行汇报,现在出事了,去上级交代反倒想起了自己。可是张yáng既然点了自己的戏,他也不能不去。

  张yáng让周山虎开着县委的奥迪跑了一趟,周翔和张yáng并肩坐在后排,从行政中心出来一直到滨海城外张yáng都没yǒu说一句话。

  周翔的手不停把玩着手中的大茶杯,终于他在咳嗽了一声后打开了话闸:“张书记,市领导对这件事好像很生气。”

  张yáng道:“生气又能怎样?事情已jīng发生了,我们所能做的jiù是尽快查清案情的真相,控◎制这件事可能带来的恶劣影响。”

  周翔叹了口气道:“滨海最近真是不太平啊!”

  张大官人yǒu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道:“老周,你是说我来了之后滨海jiù不太平了?”

  周翔其实说★完jiù意识到自己yǒu些失言,他慌忙解释道:“张书记,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最近事情挺多的。”

  张yáng道:“什么事情啊?死了一个人?之前福隆港死了四十七个,和上次的事情相比,赵金科的自杀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我jiù不信一名官员的性命再重要,能比四十七名老百姓的生命更重?更何况这个赵金科还是个贪官!”

  周翔的唇角因张yáng的这句话而抽动了一下,张yáng却依旧看都不看他一眼,仰了仰头,以一个舒服的姿态躺在靠枕上,闭上双目道:“老周啊,你在滨海政法委书记的岗位上也干了不少年了吧?”

  周翔内心中没来由又是一阵慌张,他望着张yáng,不知他问这话的意思。短暂◆的慌张之后,周翔很快jiù镇定了下来,他低声道:“七年了!”

  张yáng道:“老同志了,如果谈到对滨海政法工作的熟悉,你称第一没yǒu人敢称第二吧?”

  周翔笑道:“呆的时间长了一点■dehuāngzhāngzhīhòu,zhōuxiánghěnkuàijiùzhèndìnglexiàlái,tādīshēngdào:“qīniánle!”

  zhāngyángdào:“lǎotóngzhìle,rúguǒtándàoduìbīnhǎizhèngfǎgōngzuòdeshúxī,nǐchēngdìyīméiyǒuréngǎnchēngdìèrba?”

  zhōuxiángxiàodào:“dāideshíjiānzhǎngleyīdiǎn◇,了解到的事情多一些,其实我在工作上还yǒu很多不足的地方。”在领导面前说话,周翔的谦虚已jīng养成了一种习惯,可是他面对的是张yáng。

  张yáng依然没yǒu睁眼看他:“别谦虚,七年的◇☆时间,jiù算yǒu不足也改进的差不多了。”

  周翔怎么听怎么觉着他这句话味道不对,可又不知道如何接茬,一脸的笑,透着尴尬。

  张yáng听到他半天没yǒu说话,半睁开眼睛看了看周翔道★:“老周啊,你对赵金科这个人了解吧?”

  周翔道:“了解一些,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张yáng的眼睛又闭上了,心中暗骂周翔虚伪,不过这也难怪,赵金科出○了事情,谁也不想招惹这个麻烦,一个个忙着撇开干系,张yáng接下来的话jiù让周翔感到yǒu些心惊肉跳了:“老周啊,按理说你应该很了解他才对,当初他当上车管所所长还是你推荐的呢。”

  周翔的脊◆leshìqíng,shuíyěbúxiǎngzhāorězhègèmáfán,yīgègèmángzhepiěkāigànxì,zhāngyángjiēxiàláidehuàjiùràngzhōuxiánggǎndàoyǒuxiēxīnjīngròutiàole:“lǎozhōuā,ànlǐshuōnǐyīnggāihěnlejiětācáiduì,dāngchūtādāngshàngchēguǎnsuǒsuǒzhǎngháishìnǐtuījiàndene。”

  zhōuxiángdejǐ背明显僵直了一下,冷汗从他的后颈一直流淌到他的尾椎,想不到这笔陈年老账居然会被张yáng给翻了出来。看来天下间果然没yǒu不透风的墙,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显然是针对自己做过一番工作的。

  周翔叹了口气道:“怪我用人失察啊,我记得当初赵金科的工作还是非常努力的,周围同志对他的评价也都很不错,真是没yǒu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张yáng笑了一声道:“可能真的应了你刚才的那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表面上看起来清廉刚正的某些官员,其实背地里却干着贪污**的勾当,老周啊,你们政法委的工作需要加强,以后你肩上的担子会越来越重啊!”

  周翔内心非常的忐忑,和张yáng接触的时间越久,jiù越感觉到这厮心机很深,他本以为张yáng对自己缺乏了解,至少不如他了解张yáng那么多,可是从刚才的情形来看,自己的想法根本是错误的,张yáng这小子精明的很。

  来到东江之后,张y▲áng和周翔分头行事,周翔去市局解释这件事,而张yáng则直接去了市委,面见市委书记项诚,当面向他解释赵金科的坠楼事件。

  项诚的脸上不带yǒu一丝一毫的笑容,自从他和张yáng的关系yǒu所◆●缓和之后,还从没yǒu见到他以这样严厉的表情面对张yáng。滨海车管所所长赵金科坠楼事件虽然是昨晚刚刚发生,可是在一夜之间已jīng传得街知巷闻,项诚的生气表面上是因为张yáng没yǒu很好地控制住这○◇件事的恶劣影响,在他发怒的背后还yǒu一层原因,项诚和张yáng之间的关系从未yǒu真正意义上的缓和,他之所以近期对张yáng如此宽容,是因为迫于压力,只要yǒu了对付张yáng的机会,他都会将心头压◎抑已久的怒火宣泄出来。项诚甚至没yǒu招呼张yáng坐下,不等张yáng给他打招呼,项诚jiù怒道:“搞什么?你才到滨海几天,ji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赵金科为什么会跳楼?啊?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带给我们的◇政府多么恶劣的影响。”

  张大官人不卑不亢道:“项书记,赵金科跳楼跟我没关系,现在人已jīng死了,影响已jīng造成了,您发火也没用,我这次过来jiù是为了专程向您解释这件事,您yǒu心情听▲吗?”

  项诚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我头都大了!张yáng啊张yáng,你jiù不能让我省点心。”嘴上是一副长辈教育晚辈的口气,可实际上还在把这件事归咎到张yáng的头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