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忍一时之气】(上)


  第九百九十三章(上)

  张大官人可méi那么好欺负,听项城的口气已jīng把这件事的责任扣在了自己的头上,其实这种事也正常,他是滨海的一把手,滨海出了问题,人家当然要唯他是问,但是张大官人和赵金科素未谋面,这厮贪污也好,跳楼也好,在张扬看来,干我屁事!如果赵金科还活着,张扬非抽他俩大嘴巴不可,麻痹的,尽给老子惹麻烦了,但是人死了,这件事就得另当别论,张扬道:“项书记,这件事是个意外,你先别急,听我解释。”

  项诚发泄完之后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眼前这位小爷绝不是个好欺负的主儿,项诚点了点头,意思是你说。

  张扬道:“这事儿说来话长,我能坐下说吗?”这是对项诚一直méi让他落座的抗议。

  项诚道:“坐吧!”语气比起张扬刚进门的时候明显缓和了许多。

  张大官人不慌不忙的在沙发上坐下,慢慢将自己的茶杯放在茶几上,茶杯是胡茵茹这次过来的时候送给他的,日本进口的保温杯,张扬平时méi有带茶杯的习惯,可是他今儿事先考虑的很周到,因为赵金科的事情,项诚叫他过来是兴师问罪的,绝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张扬现在开始慢慢悟到茶杯乃是官场必备工具之一,它说能起到的不仅仅是喝水解渴的作用,还能在必要的时候起到控制场面,转移注意力的作用。

  官场之中必须要注意细节,要善于利用自己可以使用的每一件道具,张大官人打开茶杯,抿了口茶,他的镇定让项诚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项诚心中暗道,小子,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单单从他现在的心态和做派来看,这厮又有了进步,项诚道:“说吧!”说完这句话他才意识到自己已jīng连续说了两句话,虽然都很简单,都是两个字,但是其中张扬并méi有搭腔,证明在自己和张扬的心理交锋上,终究还是自己先沉不住气。

  张扬道:“项书记,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赵金科应该是他杀,从他身体的伤势来看,死前jīng过了一场搏斗,现场在他的手包中发现了一万美元现金,而且尸检结果表明赵金科在死前曾jīng注射过毒品。”

  项诚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看得出他的心情非常的恶劣,他的双拳握紧了摆放在桌面上:“他吸毒?受贿?”

  张扬道:“赵金科是不是吸毒我不清楚,但是他肯定不是一个好官,今天在他家中搜出两百五十万来路不明的现金,名表的价值就超过了三百万,不仅如此,还搜出了价值百万的珍贵饰品,只是在他家里就搜出了六百多万啊!”

  项诚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什么?六百多万!”

  张扬道:“我认为这只是冰山一角,针对他的调查还在进行中,这笔不义之财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一个县车管所所长,在任不过三年,究竟利用怎样的手段疯狂收敛了这么大一笔财富?”

  项诚道:“这种贪官污吏真是死有余辜!”

  张扬道:“在赵金科坠楼事件发生之前,**系统已jīng进行内部整顿,对十六名涉嫌违纪的车管所警员进◎行调查,我怀疑正是这次的调查让赵金科感到惊慌。

  项诚道:“你怀疑他是畏罪自杀?”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我从一开始就认为赵金科是他杀,我认为赵金科的背后还有一个利益团体,十■六名车管所警员的被调查,引起了赵金科和这个利益集团的慌张,他们害怕警方可以根据这条线一直追查下去,所以他们选择了最干脆利落的方法。”

  项诚倒吸了一口冷气:“张扬,你是说有人要杀人灭口,杀死赵金科?”

  张扬道:“目前我méi什么证据,这件事是我的推测,至于到底真相如何得交给警方去调查,项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项诚道:“张扬,一定要注意影响!现在外面的风言风语实在太多,已jīng严重影响到政府形象,赵金科这种人只是极个别的现象,可现在因为他的事情,搞得社会上对我们全体领导层产生了信任危机。”

  张扬道:“项书记,在我上任之前,滨海汽车市场走私泛滥,黑牌横行,这些事情都和车管部门的监管不力有关,赵金科的不义之财十有**也是从此得来。”

  项诚点了点头道:“之前很多同志对你整顿滨海汽车市场有所不解,现在看来,你的做法还是很正确的。”他很少肯定张扬的工作成绩。

  张扬道:“长治方能久安,对滨海的管理才是刚刚开始。”

  项诚道:“赵金科的事情已jīng涉及干部违纪,我看这件事必须jīng由纪委介入调查,这也是市领导讨论后的一致决定。”

  张扬心中一怔,项诚绕了一个弯子终究还是插手了,也就是说在赵金科的事情上,市纪委要强插一杠子,自己在这件事上的话语权势必减弱。张扬道:“目前还在案情的调查阶段……” ◆
  项诚做了个手势,示意张扬无需继续说下去,他淡然道:“在处理干部违纪方面,你还欠缺相关的工作jīng验,这样,你去纪委陈书记那里,具体的情况,由他跟你交代一下。”

  张扬对此也颇为无奈◆●,毕竟赵金科已jīng有了重大贪污的事实,市纪委介入也无可厚非,只是他隐隐觉着纪委的介入并不是什么好事,原本单纯的事情,会变得复杂,尤其是想到纪委书记陈岗那个人,张扬打心底感到厌烦。

  陈岗和☆张扬的仇隙始于他弟弟陈凯,如果不是张扬从南锡弄来了程焱东,现在陈凯还好端端的当着他的滨海**局长,后来张扬在京城又和他作对,陈岗对张扬越发感到反感。

  反感归反感,陈岗在面子上还是做得不错的,至少在面对面的时候仍然能够做到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他很客气的邀请张扬坐下。

  张扬来他这边就是走个过场,简略将事情的jīng过说了一遍。市里怎样的决定他管不了,可陈岗真要是想对滨海插手太多,张大官人也不会同意。

  陈岗道:“赵金科坠楼事件对领导层的震动很大,项书记已jīng做出了明确指示,务必要尽快查清这件事,对于相关责任人必须要追究到底,严惩不贷。”

  张扬道:“这事儿我听领导们的,领导想怎么查就怎么查!”

  陈岗不觉感到有些意外,这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他清了清嗓子道:“根据项书记的指示,又jīng过大家的讨论,我们一致认为,在目前的复杂形势下,有必要向滨海派一支纪委工作组。”

  张扬心中暗骂陈岗混账,丫的纯粹是找机会给自己不自在,可张扬也说不出什么,毕竟赵金科的事情已jīng涉及到贪污**问题,市纪委派工作组在道理上也说得过去,不过张扬已○jīng预见到了,这次可不是派工作组那么简单,以他对陈岗的了解,这厮应该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这次抓到了机会还不得好好恶心恶心自己?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纪委工作组真要是到了滨海恐怕一时半会是送不走他们▲○。不过张大官人嘴上说的好听:“陈书记,你放心吧,我们滨海的干部一定会好好配合工作组工作。”

  陈岗道:“小张啊,我早就说过你是个深明大义的好同志,过去很多领导还对你有意见,认为你太年轻,在处理★事情上稍显毛躁,不够成熟,我一直都为你说话,看到你现在的表现我真的感到很欣慰,处乱不惊,进退有度,年轻轻的就有了大将之风,我就知道自己不会看错!”

  张扬嘿嘿笑着,心中却把陈岗这头老狐狸骂了个遍,陈岗这老家伙也不是简单任务,今次让他抓住了机会,还不知道他想怎么给自己下绊子呢,形势所迫,暂时只能先答应他的要求,等这两天风头过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岗当然知道张扬的笑容里充满了虚伪的成分,他更知道张扬现在的内心中肯定是不爽到了极点,张扬越是不爽,陈岗心里就越是开心,你小子不是能耐吗?把我弟弟从滨海踢出来了,还他妈跟我抢女人,我早就知道,你早晚有一天会犯在我手里,今儿的不自在只是开始。

  张扬对陈岗的判断méi错,陈岗这个人绝对是睚眦必报。不过张扬并méi有将陈岗这种人物放在眼里,混入干部队伍的老色鬼他不是第一次见到,孔源比陈岗牛多了,最后还不是让他收拾的灰溜溜的走人,你陈岗再能耐,能比孔源更厉害?爷还不相信了!现在赵金科刚死,他这个县委书记多少也要承担一些连带责任,面对这帮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随时准备落井下石的主儿,张大官人权且先忍一时之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