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忍一时之气】(下)


  第九百九十三章(下)

  张扬道:“等会儿,你说啥?你men在福隆港北面有五百亩的滩涂?”

  萧玫红笑道:“您还不信呐,你可是我救命恩人,我蒙谁也不会蒙您啊!”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五年前,五年前就拿下来了,你men五年前就知道会有保税区这件事?”

  萧玫红莞尔笑道:“谁会有那种未卜先知的本事啊!当初在滨海拿下那块地本来是想搞旅游开发的,滨海的经济发展速度比我men预期的要慢,所以投资的时机一直都不成熟,现在好了,张书记一来,保税区就批了下来,搞不好过几天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就能定下来,到时候我men的这块地价值不想扶摇直上都不行。”

  张扬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萧玫红应该不会说谎话,根据她描述的情况,华光的这块地十有**就在他保税区的规划范围内,这下估计有点麻烦了,要是他men想趁机坐地起价,岂不是要白白多付出一笔钱。

  萧玫红似乎猜到了张扬的想法,她笑道:“张书记,您别担心,我men不会趁火打劫的,那块地是由我全权负责的项目,就凭咱men的关系,您就算要无偿收回去,我也会支持。”

  张大官人心说咱俩啥关系?救命恩人的关系,为了这件事你真能将这块地无偿交给我?张大官人却是不信,生意人的话不能当真,生意就是生意,人家分得很清楚,不过看起来萧玫红应该是个明白人。张扬笑道:“那我就先替滨海人民谢谢你了。”

  ◆萧玫红道:“你men这些国家干部啊,说话总是那么大气,滨海人民感谢我我可受不起,我也不是冲着滨海人民,我是冲着您这位县委书记。”

  张扬端起茶杯跟她碰了碰:“那啥,过去的事儿,咱就别提了!” ◎
  萧玫红浅笑道:“你放心,我也不是要趁机报恩,张书记,我就是想了解一下你men的未来规划,看看我men华光集团有没有可能为保税区的建设贡献一份lì量。”

  张扬望着萧玫红道:“真想投资?”

  萧玫红道:“保税区这么好的机遇就发生在我的身边,如果这样的机会我men都把握不zhù,还做什么生意?”

  张扬道:“萧小姐,咱men也算是老朋友了,我也不瞒着你,现在滨海保税区◆的规划设计正在进行之中,还没有正式出来,所以连我脑子里都没有明确的框架,最近前来问询的投资商的确很多,可是我一个都没见,不是不想接受投资,而是不知道要和大家怎么谈,你也放心,如果你men华光的那块地就■deguīhuáshèjìzhèngzàijìnhángzhīzhōng,háiméiyǒuzhèngshìchūlái,suǒyǐliánwǒnǎozǐlǐdōuméiyǒumíngquèdekuàngjià,zuìjìnqiánláiwènxúndetóuzīshāngdequèhěnduō,kěshìwǒyīgèdōuméijiàn,búshìbúxiǎngjiēshòutóuzī,érshìbúzhīdàoyàohédàjiāzěnmetán,nǐyěfàngxīn,rúguǒnǐmenhuáguāngdenàkuàidìjiù在保税区内,我men也一定会保障你men的利益,投资方面,我绝对欢迎,保税区缺的就是钱,你men只要敢投我就敢接招!”

  萧玫红笑道:“我就说,放眼北港的领导层,没有一个官员拥有张书记这样的气魄!”

  张扬笑道:“可千万别这样说,要是被我men领导听去,不得拼命给我小鞋穿,历史上无数惨痛的先例证明,功高盖zhǔ的人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萧玫红又禁不zhù笑了起来,她发现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还真是风趣。她轻声道:“我叔叔最近会回来,到时候我安排你men见见面。”

  张扬道:“好啊!我对这位大财zhǔ可是仰慕已久了。”

  萧玫红道:“一人之lì毕竟有限和一国之lì永远无法相提并论,我听说国家非常支持滨海保税区的项目,国家和省里一共划拨了七十亿的财政拨款帮助保税区建设。”

  张大官人发现萧玫红真的很不简单,这些事只限于北港好滨海的高层才知道,而她已经知道,证明她的消息相当灵通,张扬微笑道:“你还听说了什么?”

  萧玫红道:“北港市为了这件事也划拨了两个亿!”

  张扬道:“这事儿我都不知道!”

  萧玫红笑道:“权当是我给您透露的一点消息。”

  张扬道:“国家的钱从决定给到给下来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手续一层层的,如果你说得是真的,我倒希望北港的这两亿赶紧到账,最近还真是缺钱花啊!”

  昝世杰从没有想到过张◇扬会来找他,张扬走入昝世杰办公室的时候,昝世杰正坐在午后的阳光下打盹,每天下午到了这个时候他总会犯困,昝世杰不是没有秘书,可是自从来到科委,他就省去了有人拜访,秘书先通报的程序,这种地方,一个星期都不☆◇见得有人来拜访自己一次,一个科委副zhǔ任已经引不起人家太大的兴趣。偶尔来人也是滨海的那帮老臣子,过来发发牢sāo,可是最近也变得越来越少了,昝世杰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在滨海的影响lì也变得越来越●弱,最终会被人遗忘。

  张扬敲了敲虚掩的房门,然后就走了进去。

  昝世杰睁开疲倦的双目,透过就要滑落的老花镜上缘望着张扬,他很快就认出了这位自己的继任。

  张扬微笑道:“昝书记,你好,我是张扬!”挺拔的身躯,有lì的步伐,张大官人无论到了那里都会给人一种精lì充沛的感觉。

  昝世杰笑了笑,他摘下自己的老花镜,然后慢慢站起身,伸出手和张扬握了握:“幸会!幸会!”

  张扬看了看昝世杰的这间办公室,简陋的家具,和滨海的那间县委书记办公室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昝世杰从那里来到了这里,心理上的落差肯定是巨大的。

  昝世杰道:“坐!你喝什么茶?龙井还是铁观音?”

  张扬笑道:“龙井吧!”

  昝世杰拿起电话打给了秘书,也只有这时候他才行使了一下科委副zhǔ任的权lì,过了一会儿,秘书小郑将茶送了过来。

  昝世杰一脸和善的笑容:“张书记,■说说,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张扬微笑道:“其实我早就该过来和昝书记见见面了,可是我初到滨海,人生地疏,忙于熟悉滨海的情况,工作繁忙实在抽不出时间。”

  昝世杰道:“工作重要,当然是◎工作重要!”

  张扬道:“忙活了几个月,总算对滨海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所以现在过来和昝书记见见面,我也不瞒着您,今天我过来的zhǔ要目的就是向您取经的。”

  昝世杰谦虚道:“我这里哪有什么值得取经的?”

  张扬道:“昝书记在滨海工作这么长时间,对滨海的情况一定比我熟悉得多,我来滨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听到昝书记的良好口碑,这些年您为滨海做了不少的事情!”

  昝世杰心中直犯嘀咕,这厮过来难道就是为了恭维自己两句?好像没那必要吧?难道他是在嘲讽自己?昝世杰淡然笑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在我的任期内把滨海的经济发展上去,现在回想起来,我在工作上也存在不少的失误,惭愧啊惭愧!”

  张扬道:“昝书记,您失误在什么地方?”

  昝世杰不由得一怔,这厮果真是消遣自己来了,老子是谦虚,又不是自我检讨!

  张扬微笑道:“昝书记,我这人是个直性子,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前人之事,后者之师,您把您的工作经验都告诉我,得意的地方说出来我学习,失误的地方也说出来,我以后可以避免改正,昝书记,我今天真的是来求教的。”

  昝世杰心说你求教,我还不乐意教你呢,他呵呵干笑了一声道:“没什么好学的,你men年轻人的头脑活络,比我更适合当今社会,你men的管理经验更先进,要相信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张扬道:“昝书记,您知道滨海发生了一件大事吗?”

  昝世杰故作惊奇道:“什么大事啊!是不是保税区落户滨海的事情?呵呵,我正为这件事高兴呢,当初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让你办成了。”

  张扬道:“昝书记记得赵金科这个人吧?”

  昝世杰点了点头道:“车管所所长,我记得,过去接触不是很多,他的能lì还是不错的。”

  张扬望着昝世杰镇定的表情,心中越发的感到疑惑了,赵金科坠楼这么大的事情昝世杰会不知道?他的消息当真闭塞到了这种地步?张扬道:“昝书记,赵金科涉嫌贪污,在他家里搜到了巨额财物!”

  昝世杰惊声道:“真的?他居然贪污?”

  张扬道:“昝书记,滨海车管所一直在帮助走私车上牌,变非法为合法,这件事您听说过没有?”

  昝世杰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张书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扬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我听有人说,过去走私车上牌的事情是县里默许的,据说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增加财政收入……”

  “一派胡言!”昝世杰激动了起来,他的整张面孔都涨红了,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充满愤怒的目光望着张扬道:“我是一个党员,我曾经是滨海的父母官,我怎么可能公然去损害国家的利益?我没做过,也永远不会去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