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效率】(上)


  第九百九十六章(上)

  张大官rén不慌不忙地喝了口酒道:“gǎn情啊,顾名思义,有了gǎn觉才有情份,这gǎn觉没了,情份也就没了,如果男女之间始终都有gǎn觉,这种gǎn觉能够延○续一辈子,那就是爱情!”

  时维啐道:“切,还以为你能说出多有创意话呢,大白话,我看你也就是这点水平。”

  萧玫红道:“初听是大白话,可仔细一琢磨很有点意思啊,好像我过去那样,当时对他◆◇爱得死去活来,抱定了非他不嫁的念头,可是后来和梦媛喝多了那一次之后,突然gǎn觉就没了,现在想想我都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喜欢那样一个rén!”乔梦媛没说话,却想起了她和许嘉勇,其实当年她和许嘉勇之间何尝■不是萧玫红所说的这样,她对许嘉勇也有过爱的痴缠的时候,可是后来那种gǎn觉越来越淡,最终随风而逝,现在想到许嘉勇,她只会gǎn觉到许嘉勇的一声很可怜,却没有任何心痛的gǎn觉,或许这正是张扬所说的,g●ǎn觉没了,情份也就没了,她gǎn情上的变化却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正是张扬的出现才让她忘记了许嘉勇,望着张扬,乔梦媛的内心是极其复杂的,她尝试过要远远离开张扬,尽量避免和他见面,可是张扬的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魔「冇」力,让她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他,见不到他的时候会想,可是当他就在眼前,心里仍然忍不住要去想他,这是乔梦媛从未有过的gǎn觉,即便是在许嘉勇的身上也从未找到过,爱也有肤浅和深刻之分,乔梦媛默默想到,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了他?无可救药地陷入了情网?

  萧玫红看到乔梦媛呆呆出神,忍不住道:“梦媛,你怎么看?”乔梦媛淡然一笑,她望着张扬道:“一个rén。一辈子可能爱上很多rén,但是你相信□一个rén会同时爱上许多rén吗?”张大官rén道:“gǎn情如同喝酒,rén不一样,酒量也不一样,有rén喝了一杯就会吐,可有rén喝一千杯都不会醉。如果把酒比作gǎn情,你们能说只能喝一杯酒的ré◎◎n是真正懂酒的rén?能喝一千杯的那位对酒是一窍不通吗?显然不是,能者多劳,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隋炀帝也有爱情。唐太宗也有爱情,武则天也有过真爱,每rén都有自己的gǎn情标准。即使他的gǎn情观不★nshìzhēnzhèngdǒngjiǔderén?nénghēyīqiānbēidenàwèiduìjiǔshìyīqiàobútōngma?xiǎnránbúshì,néngzhěduōláo,zìgǔyǐláidōushìzhègèdàolǐ,suíyángdìyěyǒuàiqíng。tángtàizōngyěyǒuàiqíng,wǔzétiānyěyǒuguòzhēnài,měiréndōuyǒuzìjǐdegǎnqíngbiāozhǔn。jíshǐtādegǎnqíngguānbú被社会所接受。”

  时维瞪圆了双眼道:“我呸!你这是混蛋逻辑啊,照你这么说,花心的男rén反而是好男rén了?”张大官rén微笑道:“我不跟你讲,以你的情商压gēn理解不了我闪光的思想。”

  萧玫红道:“张书记,您的这句话我听着也有点骇rén听闻,真的,怎么听都是为男rén的花心找借口。”

  张大官rén笑眯眯道:“我再举一例子,一盘大白菜。一盘红烧肉放在你们的面前,如果你挑大白菜,你可独享。但是你要是挑红烧肉,你就得和别rén共享,那你是挑红烧肉呢还是挑大白菜?”

  萧玫红愣住了。她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乔梦媛微笑不语。

  时维瞪着眼睛道:“我◇挑红烧肉,不过谁敢跟我抢,我就把她们全都砍死!”

  这下所有rén的目光都集中在时维的身上了,时维道:“是啊!我喜欢的东西,凭什么跟rén家分享啊!”

  张大官rén哈哈大笑,站起身道□:“所以你这辈子只有吃果子酱的份儿,三位女侠,在下告辞,再不走恐怕我就要有血光之灾了!”

  张大官rén很快就知道新港分局的这帮警「冇」察并非是没能力,第二天一早他就接到了苏荣添的电话,苏荣添▲在电话中欣慰的告诉张扬,丢失的钱包和证件都找回来了。

  张扬也没有想到这帮rén的办事效率居然这么高,看来压力越大动力就越大,苏荣添道:“张书记,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就将失物给你送过去。”
  张扬这个rén从来都是别rén敬他一尺,他敬别rén一丈的主儿,看到苏荣添态度这么好,而且在一夜之间就帮忙追回了失物,张扬心头的火气自然消褪了许多,他笑道:“那好,我请苏局喝早茶!”

  苏荣添走入金色港湾的茶餐厅,看到张扬就坐在临窗的桌前,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投射进来,将张扬棱角分明的五官映射的越发有层次gǎn,坐在侧光中的张扬让苏荣添的内心中产生了一些莫测高深的gǎn觉。

  ◇看到苏荣添拎着一个牛皮纸袋走过来,张扬的唇角露出淡淡的微笑:“苏局吃饭了没有?”

  苏荣添摇了摇头,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道:“彻夜难眠啊!”然后他又补充道:“在我的辖区发生了这种事,真是惭愧。○◇看到苏荣添拎着一个牛皮纸袋走过来,张扬的唇角露出淡淡的微笑:“苏局吃饭了没有?”

  苏荣添摇kàndàosūróngtiānlīnzheyīgèniúpízhǐdàizǒuguòlái,zhāngyángdechúnjiǎolùchūdàndàndewēixiào:“sūjúchīfànleméiyǒu?”

  sūróngtiānyáoleyáotóu,yǒuxiēpíjuàndedǎlegèhāqiàndào:“chèyènánmiánā!”ránhòutāyòubǔchōngdào:“zàiwǒdexiáqūfāshēnglezhèzhǒngshì,zhēnshìcánkuì。”他不像是在检讨,而像是在表功,生怕别rén不知道他昨晚多辛苦似的。

  张大官rén对苏荣添的辛苦与否没有任何兴趣,也不会因为他的辛苦而产生任何的同情心,他所关心的只是失物是否找回。苏荣添当然也清楚张扬真正关心的是什么,他从牛皮纸袋中取出了钱包和证件,张扬随便看了看。苏荣添道:“看看有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张扬道:“这得等她们过来看!”他看了看时间,才刚刚七点。

  苏荣添笑道:“太早了,是我打扰了。”

  张扬邀请苏荣添一起吃早餐,苏荣添也没有客气,昨晚那种情况下的确和张扬无话可说,现在他毕竟找回了乔梦媛和时维的钱包和证件,好歹也算是功劳一件,苏荣添道:“张书记,汽车还没有●找到,不过我已经加派了rén手,发动整个分局的所有干警去查,也将这件事通报给了其他各区,只要汽车还在北港,就一定能够找回来。”

  张扬道:“辛苦了,苏局,这小偷抓住了没有?”

  苏荣添●□道:“我们昨晚进行了全面行动,将经常在新港区活动的可疑分子全都审问了一遍,终于让我们找到了线索,这钱包就是经常在海风路一带行窃的两个西疆小偷干得。现在rén已经被我们抓获了,他们说钱包里的钱还没有来得☆及花。”

  张扬点了点头道:“苏局效率还真高!”

  苏荣添笑了笑道:“这两名小偷说不知道车辆被偷得事情,通过我们的初步审问,他们应该和偷车案无关。”

  张扬道:“苏局,看到你们这样的效率,我对警方恢复了不少信心。”

  苏荣添心说你丫什么话?我把钱包都给你找回来了,难道你以为我是吃白饭的?其实苏荣添找回钱包并不难,经常活动在海风路上的小偷不外乎就那几个,全部抓回去一审◆,就有结果了。苏荣添虽然心中对张扬有些不满,但是他不敢表露出来,张扬是什么rén物,他过去就有耳闻,昨天晚上是他和这位年轻县委书记的第一次接触,他去得虽然稍稍晚了一些,没能亲眼见证张大官rén以寡敌众●▲,万夫莫敌的英勇场面,可是战后的惨烈状况他是亲眼看到的,三十多名汉子被打得躺了一地,呻「冇」吟不止,寻常rén谁能有这样的本事?一个rén的战斗力即使再强大,也就是一介武夫,张扬的厉害在于,他不仅武力●,wànfūmòdídeyīngyǒngchǎngmiàn,kěshìzhànhòudecǎnlièzhuàngkuàngtāshìqīnyǎnkàndàode,sānshíduōmínghànzǐbèidǎdétǎngleyīdì,shēn「mǎo」yínbúzhǐ,xúnchángrénshuínéngyǒuzhèyàngdeběnshì?yīgèréndezhàndòulìjíshǐzàiqiángdà,yějiùshìyījièwǔfū,zhāngyángdelìhàizàiyú,tābújǐnwǔlì□强大,而且背景深hòu,这么年轻已经是滨海的县委书记,任何rén都能看出他以后的发展前途不可限量。

  苏荣添道:“昨晚涉及闹事的rén全都被我们抓起来了,那个带头闹事的小老板已经被我们拘留了。○◆”

  张扬笑道:“想不到北港还有苏局这样的实干家,真是北港之幸啊!”

  苏荣添道:“维护社会治安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他正想唱两句高调,看到乔梦媛和萧玫红一起走过来了。苏荣添认得萧玫红□,他笑着招呼道:“萧总,原来你和乔小姐认识!”萧玫红道:“苏局这么早过来是不是带来了好消息?”

  张扬指了指桌上的钱包和证件。

  乔梦媛过去看了看,发现连现金都一分不少,她微笑道:“真的太gǎn谢了,想不到你们警「冇」察办案的效率这么高。”

  萧玫红笑道:“那也得分对谁,张书记出面,苏局肯定会全力而为,我说得对不对?”萧玫红虽然是笑着说,可这句话却充满了嘲讽的意思。

  苏荣添的那张老脸有些发热,他尴尬道:“这本来就是我们份内的事情,其实对每件案子我们都一视同rén。”这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如果丢东西的不是乔梦媛,如果不是张扬出面,他才不会把整个分局都动员起来连夜为乔梦媛去找失物。不过这件事还算顺利,毕竟将钱包和证件找回来了,也找回了一点面子。

  苏荣添道:“乔小姐,你放心,在我辖区内发生的事情,我一定会负责到底,一定会尽快帮你找到汽车。”

  乔梦媛道:“能够找回来这些证件已经很不错了,汽车的事情不用急。”

  萧玫红道:“苏局说能找到,就一定能够找到,苏局,乔小姐可是我的好朋友,这件事你一定要上心啊!”苏荣添笑了笑,他似乎对萧玫红有些忌惮,将面前的牛奶喝完,匆匆起身告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