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效率】(中)


  第九百九十六章(中)

  苏荣添走后,张扬拿起纸巾擦了擦唇角道:“我也得走了,上午还得陪杜瓦尔去保税区现场看看。”

  乔梦媛和杜瓦尔很熟,她笑道:“杜瓦尔也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请他帮忙设计保税区的整体方案,他前天刚到,这两天滨海的事情太多,我一直没怎么陪他。”说起杜瓦尔,当初乔梦媛还被他两口子传染了R型肺炎,算是有过共患难的经历。乔梦媛道:“等我,我和你一起过去。”可她刚刚说完又改了主意:“不成,时维还没起床,我gū计要晚点才能过去。”

  张扬道:“没关系,回头过去给我打电话就是。”

  萧玫红道:“保税区那边目前就是一块荒地,梦媛,我还打算今天带你们去白岛看看呢。”

  张扬起身道:“萧小姐,梦媛和时维就交给你照顾了,等我忙完给你们电话。”他转身匆匆去了。

  萧玫红望着张扬的背影摇了摇头道:“张书记真是忙啊!”

  乔梦媛道:“他是个实干家,虽然性情冲动了一些,可总比那些眼睛只盯着官位,死气沉沉的官僚要强得多。”

  萧玫红笑道:“张书记这样的官员可以称得上奇葩了。”

  不知为何,两rén都笑了起来。

  乔梦媛感觉到阳光有些刺眼,让服务生拉上窗纱,她轻声道:“玫红,你好像并不喜欢那个苏局长。”

  萧玫红道:“那个rén是个官油子,正事儿不会做,投机专营阿谀奉承倒是很有一套。”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体制中这样的rén不在少数。”

  萧玫红道:“这次丢东西的rén如果不是你,恐怕这钱包和证件不会那么快找回来。”

  乔梦媛笑了笑没有说话。

  萧玫红道:“我听说你已经结束了手头所有的生意?连汇通都转让了出去?”

  乔梦媛道:“不知为了什么,前些日子忽然对生意失去了兴趣。”

  萧玫红道:“梦媛,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样,认准了的事情一定会去做,绝不犹豫,也从不去考虑后果,正如当年你和强森的感情……”强森是许嘉勇的英文名字。

  现在这个名字已经无法带给乔梦媛任何的心理波动了,她淡然笑道:“他已经死了!”

  萧玫红道:“对不起!”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没关系,其实你不说,我几乎都已经忘记了这个rén。”

  萧玫红道:“想想张扬说的真是没错,感觉在情份就在,感觉没了,情份也就没了。”

◆  乔梦媛莞尔笑道:“我们都不是小女孩了,已经过了幻想发梦的年龄,我想我这辈子是不会遇到让我心动的感觉了。”乔梦媛的这句话说得平淡,但是很违心。

  萧玫红叹了口气道:“容颜易老,可是比起容颜,■心老得更快!现在回想起过去,我总觉着那时候的那个rén并不是我。”

  “你仍然是你,只不过你被时间改变了!”乔梦媛微笑道。

  萧玫红道:“我们都被改变了!”她放下茶杯,摇了摇头道:“不□谈感情了,梦媛,你这么年轻,难道真的打算就此退休了?”

  乔梦媛道:“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我都在考虑自己的未来将要往何处去,商场我已经厌倦了,所以我一有时间就会到处走,可以说我将我过去错失的风●景都看过来了。”

  萧玫红道:“打算这辈子都当一个行者吗?”

  乔梦媛微笑道:“我很矛盾,出去之前,我以为我会爱上旅行,可是当我一个rén在外面的时候,我却又害怕那种孤独的zī味,你说我之前在美国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感觉?”

  萧玫红望着乔梦媛明澈的双眸道:“你是不是有了心上rén?”

  乔梦媛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惊慌目光,可是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淡然笑道:“我的感情正处于空窗期。”

  萧玫红轻声道:“孤独都是因为牵挂而生,你是牵挂家rén还是牵挂其他的事情呢?”

  张扬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陪同杜瓦尔在福隆港周围考察了一遍,和他们一起的还有程润生教授,程润生交手和杜瓦尔相谈甚欢,两rén交流了不少的设计心得和体会,当然两rén的主攻方向并不一致,但是在未来保税区的规划设计上需要他们两rén密切配合。

  杜瓦尔是个比较实在的家伙,他考察完福隆港之后冒出了一句话:“我真是不明白,你们平海为什么会选定滨海当保税区,这里的条件比起南锡那边太落后了!福隆港根本和南锡深水港无法相比!”

  张大官rén身后还跟着几名官员呢,常海天也在其中,听到杜瓦尔的这句话几个rén都面露尴尬。

  张大官rén瞪大了眼睛:“喂喂喂!老杜,我让你过来是帮忙的,不是让你拆台的,谁不知道深水港是你设计的,你当然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滨海现在虽然比起南锡落后,可以长远发展的目光来看,滨海方方面面的优势是很明显的,说了你也不懂,你只管搞你的设计,政治上你就是一小学生水准。”

  杜瓦尔嘿嘿笑了起来,看到张扬对他吹胡子瞪眼的,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句话让张大官rén下不来台了,杜瓦尔道:“我就是随口一说,我是外行,我说了也不算,以后我只管和程教授一起负责设计。”

  程润生笑道:“我的绿化方案必须要等你的设计方案出台才能实施。”

  杜瓦尔道:“现代设计绿化和工业建筑设计地位同等重要,甚至绿化设计已经超过了后者,建筑的目的不是要破坏自然,而是要融入自然。如何能够达到建筑和自然的和谐统一才是我们设计师的追求,程教授,你比我要重要啊!”

  两个rén都笑了起来。

  张扬看到两rén相处如此融洽,也放下心来,他笑道:“老杜,难得见你谦虚了一次。”

  杜瓦尔道:“我一直都很谦虚,张书记,今天我看完之后心里大概有了一个轮廓,我想提出最关键的一点,保税区的中心还是福隆港,福隆港的地理环境很好,在我来北港之后,我首先就去考察了北港新港,新港和福隆港对比,在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上福隆港完全胜出,我实在不明白,你们的市府为什么不在福隆港进行扩大改建,而更换位置重新建设了一座港口,实在是浪费啊!”

  张大官rén发现杜瓦尔太喜欢在政治方针上品头论足,这货也是一不省心的主儿,张扬道:“领导的高瞻远瞩岂是你这种政治小学生能够比上的,咱们不谈新港,我找你过来是为了设计保税区的,你怎么这么喜欢跑题啊!”

  杜瓦尔道:“我看过你们的初期规划,在我看来,你们的大体构思是很好的,但是在规模上有问题,没有给福隆港预留出未来的扩展空间,我认为福隆港的未来要参照南锡深水港,给它预留出足够的土地和拓展空间,以此为中心,向南北延伸出工业开发区,而后方的大型物流配载中心刚好可以将滨海的城区和保税区连为一体。”

  张扬道:“照你的设想,我们保税区的规模岂不是要扩大一倍以上?”

  杜瓦尔道:“既然要做,就要做出长期的规划,要保证保税区在五十年内不至于落后。我在中国也做过一些设计,我发现你们国家有一个通病,就是自顾眼前,很少想到以后,投资大不怕,最怕的是重复投资,反复浪费。”

  程润生点了点头道:“这一点上,我完全赞同杜瓦尔先生的看法。”

  张扬道:“设计方面我是个外行,连小学生都算不上,彻彻底底的一个文盲,你们两位都是专家,在这方面有着绝对的发言权,只要你们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我绝对会尽一切可能贯彻到底,我跟所有rén都是这样说,要不就不干,要干就得干全国领先的,不!应该是世界领先的!”

  程润生道:“未必一定要做第一,合用就好,做事业也如同找老婆,未必要找天下第一美女,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合用就好。”

  所有rén都被程润生的比喻逗乐了,想不到这位平★时严谨的教授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张扬看了看时间正准备提出吃饭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傅长征打来的,却是市里派来的工作组已经到了县委,指明要见他。

  张扬有些不耐烦道:“长征▲,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正忙着大事呢,哪有功夫招呼他们!”

  傅长征道:“张书记,我看这事儿您还是亲自来一趟,工作组的那个严组长很不好对付,他已经在您办公室坐下了,说是要等你回来!”

  张大官rén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妈有毛病啊!”可转念一想,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市里的工作组早晚都要见上一面,想到这里他将这里的事情交给了常海天,动身前往行政中心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