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效率】(下)


  第九百九十六章(下)

  张扬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还差五分钟到上午十二点,他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市里派来的工作组组长严正坐在沙发上,一旁xiàn长许双奇陪着他,两人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堆积lebú少的烟蒂,看来在这里用抽烟打发时间来着。

  张大官人进门就咳嗽le两声,以表示对两人吞云吐雾的bú满。许双奇起身道:“张书记,严书记已经等le你很长时间le。”他的话里充满le挑唆的意思。

  张扬笑le笑道:“严书记,幸会幸会!”他向严正伸出手去,严正起身和他握le握手,脸上没有任何的笑意,张扬留意到严正的手指都熏得焦黄,这厮应该shì个bú折bú扣的老烟鬼。

  严正人如其名,看起来显得过于严肃,和张扬握手之后,严正并没有马上放开:“张书记真忙啊!想见你一面可真bú容易。”这话里就明显有le嘲讽的意思。

  张扬心说陈岗在我眼里屁都bú算一个,***谁啊?跟我说风凉话,张扬笑道:“没办法,大事小事都得亲自过问,如果búshì严副书记过来,我今天上午都要在港口实地考察。”张大官人这一句话包含le多重含义,其一在影射许双奇那帮人无能,其二告诉严正,你丫就shì一副书记,刚叫你严书记shì给足le你脸,你既然给脸bú要脸,我就没必要跟你客气le,其三,老子上午shì去忙工作le,没去玩儿。

  张扬说完就抽出le手,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张扬这其实shì一个相当无礼的举动,严正怎么说都shì一位领导,论级别要比张扬高,按照常理来说,张扬应该陪着他在沙发落座,可shì他几句话把张大官人惹毛le,张大官人就shìbú待见他,什么无礼bú无礼的,在老子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子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张扬的举动让严正感到愤怒,他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许双奇看到眼前情景,心中暗叹,张扬这厮就shì牛逼,严正怎么说也shì市纪委副书记,又shì这次工作组的组长,张扬居然敢bú给他面子,许双奇巴bú得张扬和严正打起来,你张扬得罪的人越多越好,楚霸王够能耐够嚣张le,最后面对四面楚歌还bú得上演一出乌江自刎。可这种时候,许双奇有必要说一句话,他咳嗽le一声道:“都中午le,要bú先去吃饭吧。”

  严正冷冷道:“bú急,先谈工作!”

  张扬看le看手表道:“都十二点le,老许说得对,咱们先去吃饭!”

  严正道:“还shì先谈工作,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他的话已经充分表达le对张扬的bú满,bú止你忙,我也很忙,你以为我有兴趣来这里看一个小辈的脸色?

  张扬笑道:“老许啊,要bú这样,你先去安排一下中午吃饭的事情,我和严副书记聊两句马上过去。”

  午饭的事情早有安排,就算没有安排也轮bú到许双奇这个xiàn长亲自去安排,张扬明摆着要把许双奇给支出去,许双奇心中这个郁闷呐,你张扬也太bú给我面子le?老子好歹也shì滨海的xiàn长,连旁听的资格都没有le?可张扬既然把话撂le出来,他自然bú好厚着脸皮赖在这里,笑道:“那好,我去安排,你们聊!”

  许双奇走后,严正道:“张扬同志,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们工作组过来的主要任务吧?”

  张大官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我还真bú知道,严副书记,你们来干嘛的?”

  严正差点没被他把鼻子给气歪,这厮分明在消遣自己,严正强忍着气道:“市☆yīnggāizhīdàowǒmengōngzuòzǔguòláidezhǔyàorènwùba?”

  zhāngdàguānrénchuāizhemíngbáizhuānghútúdào:“wǒháizhēnbúzhīdào,yánfùshūjì,nǐmenláigànmade?”

  yánzhèngchàdiǎnméibèitābǎbízǐgěiqìwāi,zhèsīfènmíngzàixiāoqiǎnzìjǐ,yánzhèngqiángrěnzheqìdào:“shì▲里对滨海车管所长赵金科坠楼事件非常的重视,这次派出工作组的目的就shì为le将这件事彻底调查清楚。”

  张扬道:“好啊,我也想尽早把这件事查清楚,严副书记,你们准备怎么查?”

  严正道○:“张扬同志,根据我们目前le解到的一些情况,你们对赵金科的家里进行le搜查,在他家里搜查出le大量来历bú明的财物,单从这一点已经可以证明赵金科这个人很可能存在贪污**的行为。”

  张扬纠正道:“búshì可能,shì一定,一个车管所所长,凭着他的工资收入,十辈子也赚bú到这么多钱。”

  严正道:“张扬同志,我有一个疑问,你们shì什么时候发现赵金科的贪污犯罪行为的?”

  张扬道:“这事儿最早要从滨海汽车交易市场谈起,严副书记应该听说过我来之前,滨海走私车泛滥吧?”

  严正没有回答,双目静静看着他。

  张扬道:“针对这一现象,我对滨海汽车交易市场进行le大规模的整顿,整顿的重点之一就shì我们的车管系tǒng,**系tǒng发现le十六名警员的违纪行为,并对他们进行le控制调查。”

  严正点le点头,示意张扬接着说下去。

  张扬道:◎“这十六名警员中有多人曾经向赵金科进行le行贿,没想到我们正准备对赵金科进行调查的时候,就发生le他的坠楼事件。”

  严正道:“张扬同志,我想问你,车管系tǒng十六名**涉嫌违纪,车管所长涉▲嫌贪污,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你们没有及时向市纪委进行通报?”

  张扬道:“严副书记,shìbúshì滨海发生的任何小事都需要向北港汇报?”

  严正的声音明显大le一些:“这búshì小事!十六名警员违纪,车管系tǒng如此**,这还shì小事吗?身为滨海的一把手,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bú负责任的话?”

  张扬道:“严副书记,我哪里bú负责任le?十六名警员违纪shì我让他们☆去违纪的?赵金科贪污也shì我让他去贪污的?我来滨海之前他们就这么干le,你这么问我,我倒想反问一下你们,你们之前怎么没有发现?他们贪污**le这么久,难道你们就对此一无所知?在你们看来我这种整顿恶劣○风气的干部反倒做错le,那你认为怎样才对?明知有贪污犯罪的行为bú闻bú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一事bú如少一事才对吗?”

  严正发现自己根本镇bú住张扬,他大声道:“你bú要曲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shì说,你应该及时和上级领导沟通!”

  张扬道:“我上级领导shì项书记,你们纪委抓的shì干部纪律,我没犯错误,暂时还落bú到你们手上!”

  严正道:“张扬同志,你这shì什么态度?”

  张扬道:“严副书记,我说的都shì实话,市领导让你们来调查的shì赵金科坠楼事件,búshì让你们过来调查我。”

  严正清楚的感觉到张扬的对抗情绪,他也明白继续对立下去对■自己的工作开展并没有什么好处,他叹le口气道:“小张,你这个脾气啊,咱们shì讨论工作,又búshì吵架,干什么?搞得脸红脖子粗的。”

  张大官人的脸说变就变,笑眯眯道:“我shì就事论事,您◎shì纪委副书记,借我一胆子我也bú敢跟您吵架啊,得罪le你,以后你随便给我一小鞋穿,就让我吃búle兜着走。”

  严正道:“你说我公私bú分啊,我可búshì公报私仇的人,再说咱俩也没什么仇啊!”说到这里他居然笑le一声。

  张大官人心说你丫还bú如绷着脸呢,笑得比哭得还难看。

  严正道:“小张啊,我今天过来见你,búshì想要追究谁的责任,我shì想跟你好好沟通一下,赵◆金科的事情,或许bú会那么快就有结果,我们调查组在滨海可能需要工作一段时间,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们提供最大可能的配合。”

  张扬道:“这您尽管放心吧,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严正道:“小张▲,你能说说对赵金科坠楼事件的看法吗?”

  张大官人笑le笑道:“调查结果都没出来呢,我可bú方便随便发表什么看法,这事儿肯定没那么简单。”

  严正道:“现在关于赵金科的死因有两种说法,一种shì他畏罪自杀,还有一种说他shì被人谋杀,照你看,更倾向于那种说法?”

  张扬道:“这事儿**说le算。”心说你丫给我上套呢,想让老子上当没那么容易。

  严正道:“小张,说起这件事,我得给你们提点意见,滨海**系tǒng对我们的调查工作表现的非常冷淡。”

  张大官人笑道:“怎么可能!我提前就说过,让各部门各系tǒng在bú影响自身正常工作的前提下,尽量配合你们的调查●。”说完他故意装出惊奇的样子:“严副书记,你们bú会干扰到大家的正常工作吧?”

  严正道:“我shì总觉着,大家的共同目的都shì要把这件事尽早调查清楚,我们应该做到密切配合,相互合作,而bú★shì存有戒心,做出保留。”

  张扬道:“严副书记,你们搞纪委工作的shìbúshì疑心都特别重啊?我们没什么好保留的,我们滨海的干部团体做事都shì光明磊落的,又没做亏心事,有什么好保留的?您说shìbúshì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