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九章 【小农意识】(上)


  第九百九十九章(上)

  袁xiào工dào:“不是交给他,而是你们联合负责。”

  苏荣添dào:“袁局,这件案子发生在新港区,跟他们滨海八竿子都打不到,他们根本是踩过界!这手伸得也太长了,这么搞下去,北港的公安系统岂不是要乱套了?”

  袁xiào工dào:“那你倒是比别人先采取行动?发生在你辖区的事情你为什么会后知后觉?现在人都被别人抓住了,你才反应过来?别人到手的功劳凭什么要让给你?”

  苏荣添被袁xiào工训斥得满脸通红,他的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忍住,没有继续说话。

  袁xiào工dào:“尽快处理,一定要把案情彻底查清!”说完这些他的目光投向窗外,双目之中蒙上了一层阴云。

  明德商贸有限公司经理室内,总经理袁xiào农正在关注着兴隆号事件的进展,办公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袁xiào农抬起头,看到四弟袁xiào商走了进来,袁xiào商今年三十六岁,身材高大,相貌也是五兄弟中最为出色的一个,袁xiào商是北港著名夜场蓝色魅力的老板,天街已经成为北港娱乐业的招牌性标志,他随手将房门关上,低声dào:“二哥,兴隆号被查了!”

  袁xiào农表情沉重dào:“我知dào了!”

  袁xiào商dào:“我早就提醒过你,单单是水车都做不完,这种黑车你要它做什么?”

  袁xiào农抽出一支雪茄点燃,用力抽了一口,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坐!”

  袁xiào商对二哥这种故作深沉的样子有些反感,他始终认为二哥在头脑上是有所欠缺的,父母当年起名的时候应该赋予了某种意yì,二哥袁xiào农的头脑远不如自己和其他jǐ位兄弟精明,袁xiào商在心底甚至认为二哥人如其名,有些小农意识,见钱眼开,他之所以去吃黑车的原因无非是因为黑车的价钱可以压到最低,利润相当可观,可袁xiào商认为这是鼠目寸光,风险太大。袁xiào商并没有听他的话坐下,而是继续站在袁xiào农的面前:“二哥,滨海的县委书记张扬带着滨海公安局长程焱东,率领jǐ十名便衣公安去新港查封了兴隆号。”

  袁xiào农皱着眉头,多少显得有些深沉:“老四,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收到消息,他怎么敢跨界办案?”

  袁xiào商大声dào:“二哥,你知不知dào张扬是什么人物?”

  袁xiào农抽了口雪茄dào:“不就是滨海的县委书记嘛?”

  袁xiào商摇了摇头dào:“二哥,我之前就问过你,乔梦媛丢失的那辆奔驰G320和你有没有关系?你说不知情,可为什么那辆车会在兴隆号上找到?啊?你跟我解释?”

  袁xiào农dào:“我怎么会知dào那辆车是她的?”

  “你不知dào?你对你自己接得货物会不清楚?”

  袁xiào农瞪大了双眼:“老四,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现在心里好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比谁都要难受!乔梦媛的车又怎样?难dào你想我把车给她送回去?那不是等于承认这件事是我做得?”

  袁xiào商dào:“二哥,你糊涂啊!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难dào你分不清楚?张扬是什么人物?你之前难dào一点都没有耳闻?他不招惹别人就算幸运了,你居然主动惹到他的头上,这下好了,我的那批红酒全都被查封了,五百多万呢!”

  袁xiào农拍案怒起dào:“老四,你什么意思?把责任全都归咎到我的头上吗?我的损失比你还要大,你委屈什么?怪我是不是?好,你的损失我赔给你,你满意了?”

  袁xiào商怒dào:“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袁xiào农dào:“别跟我摆▲出一副自作聪明的样子,你那么聪明,好啊!你来解决这件事!”

  袁xiào商气得脸色通红,他指着袁xiào农dào:“二哥,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贪图蝇头小利,做事情一定要分清利害关系,你始终还是◎这样,利令智昏。”

  “你居然敢这样说我!”袁xiào农咆哮dào,额头的青筋都暴出来了。

  桌上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两兄弟的争吵,袁xiào农恨恨指了指袁xiào商,这才拿起电话,听到电★话中的声音之后,他马上平复了一下情绪,低声dào:“现在怎么办?”

  电话中一个阴沉的声音dào:“你这个人贪图小便宜的心理从来都改不了,如果以后还这样,早晚身边人都会被你害死。”

  ▲袁xiào农一脸羞惭dào:“我……我不知dào他们是怎么查到这件事的。”

  “这还用问,肯定是有人透露了风声。”

  袁xiào农咬牙切齿dào:“只要让我找出是谁告得密,我一定要把他剁碎了喂鲨鱼。”

  “狠话少说,做不到的事情更不要多说,很快就会有人查到你的头上,你自己做好准备。”

  袁xiào农说了一会儿,把电话挂上,表情变得颓废了许多,他无力地坐下,低声dào:“老四,这件事肯定有内部人泄密。”

  袁xiào商dào:“二哥,不是我想说你,你看看你身边收得那些人,良莠不齐,真正能帮上忙的没jǐ个,多数都是混吃溜喝的主儿。没遇到事情的时候,吆五喝六显着倒是挺热闹,可真正出事了,能用上的人不多。”

  袁xiào农dào:“可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该怎么办?”

  袁xiào商dào:“你愿意认罪吗?”

  袁xiào农摇了摇头dào:“认罪不是自己找死吗?”

  袁xiào商dào:“那不就结了,兴隆号注册的船主并不是你,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那些货物是咱们兄弟的,查出来又怎样?大不了我们吃了这个哑巴亏,来个概不认账。”

  袁xiào农dào:“他们查不到我,兴隆号的注册船主是麻九。”

  袁xiào商dào:“那就让他扛,所有事情都让他扛!”

  袁xiào农在大事上显然不如袁xiào商更有主意,他叹了口气dào:“麻九未必肯。”

  袁xiào商dào:“这些年,他跟在你的身边也赚了不少钱,好日子也过够了,家里有一双儿女,还勾搭上了蓝色魅力的一个小姐,这件事必须要有人扛,他愿意扛,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妻子儿女,如果他不愿意……”袁xiào商的双目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凶光。

  袁xiào农dào:“麻九跟了我这么些年,帮了我这么多,我有些于心不忍。”

  袁xiào商dào:“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讲yì气,当初你就不该选择这条dào路。”

  袁xiào农咬了咬嘴唇,他的表情还是显得有些纠结,但是内心中已经认同了袁xiào商的提议。

  乔梦媛和萧玫红坐在金色港湾★的户外草坪上喝着咖啡,享受着夕阳暖暖的光芒,她的视线忽然被远方所吸引,她看到了自己的那辆奔驰越野车,由远及近,来到了不远处的停车场停下,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乐呵呵的走向她们。

  来到他们面前,张扬将车匙放在桌面上轻轻推到乔梦媛的面前,微笑dào:“物归原主!”

  乔梦媛的手指轻轻点了点车匙,微笑dào:“想不到北港公安的办案效率居然这么高!”

  张扬在一旁的藤椅上坐下,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肚子前:“和北港公安无关,车是我们滨海公安找到的。”

  萧玫红饶有兴趣dào:“难dào说车被偷到了滨海?”

  张扬摇了摇头dào:“车还在新港区,我们找到的时候,车辆已经装箱,正准备运往南方。”

  萧玫红dào:“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做这件事?”

  张扬要了杯苏打水,喝了一口方才dào:“目前还在调查,不过根据船员说,这批货是袁xiào★农的!”

  乔梦媛当然没有听说过袁xiào农这号人,可是对萧玫红来说,袁xiào农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她显得有些小小的惊奇:“袁xiào农?难dào是市局袁局长的弟弟?”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dào:“就是他!”

  萧玫红笑dào:“不可能吧,公安局长的弟弟会去偷车?”

  张大官人dào:“这年月没什么是不可能的,知人知面不知心,表面上dào貌岸然的翩翩君子,说不定就是■个五毒俱全的卑鄙小人。”

  萧玫红dào:“张书记,做人阳光点好吗?其实社会并没有你说得那么险恶。”

  张大官人笑dào:“社会不险恶,人心才险恶。”他留意到时维并没在现场,有些好奇d●ào:“时维呢?”

  乔梦媛dào:“去接人了!”

  张扬有些诧异dào:“谁啊?”

  “果子酱呗,他这两天休假,刚好过来放松一下。”

  张扬dào:“好啊,回头我请吃饭。”

  萧玫红dào:“已经说好了,等人过来,咱们一起去白岛。”

  张扬dào:“不能总是麻烦你啊!”

  萧玫红微笑dào:“自己朋友何须客气。”

  张扬现在还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有时间前往白岛,车虽然开回来了,可是兴隆号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目前程焱东正在审理这件事,在他们的坚持下,公安局长袁xiào工最终同意由他们审理这件案子,但是他同时又坚持必须在新港区原地询问,在某种层面上意味着由程焱东和新港区分局局长苏荣添共同负责这件事。

  张扬正准备打电话询问审讯结果的时候,程焱东刚巧打来了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