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暗箭难防】(上)


  第一千章(上)

  陈岗和张扬之间的矛盾起始于他的弟弟陈凯,张扬上任伊始,被他拿来第一个开刀的干部就是陈凯,虽然张扬做的很隐蔽,表面上看是省厅做出的决定,可chéng焱东的履历,以及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早就暴露le这一点,陈岗这种政治老手一眼就看出le真相。

  项诚对陈岗和张扬之间的私怨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陈岗的这番话还是引起le他的警惕,张扬在滨海变得越来越强势,今天发生的shì情已经充分表明,张扬正在按照他的意思一步步加强着他对滨海的控制力,从他这次的作为来看,这小子已经敢公然和北港抗衡,他挑战的并非是袁孝gōng一个人的权威,而是整个北港市领导层。

  项诚低声道:“让gōng作组扛住压力,尽快查清赵金科的坠楼shì件,对于相关责任人一定要从重从严处理。”

  陈岗听到项诚这句话不由得面露喜色,项诚明显在暗示shí么,他心知肚明,点le点头道:“项★书记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项诚坐进le自己的汽车,向陈岗挥le挥手,对陈岗其人项诚还是相当le解的,谈到手腕之狠辣,常委之中没有人能和陈岗相提并论,但是这个人有不少的缺点,其中贪恋女色■这一点就为许多人所诟病。

  项诚坐在车内,回想着今天的几次对话,他虽然很想敲打一下张扬,但是之前的经验让他明白,张扬这小子未必肯听他的话,搞不好最后还惹出一肚子的气,自从知道薛老和张扬的关系之后,项诚对待张扬比起过去宽容le许多,当然这只是表面,在可能的前提下,他尽量避免和张扬发生直接的冲突。

  项诚想起le一个人,最近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和张扬走得很近,也许这件shì应该交给他去做。

  袁孝gōng冷冷望着chéng焱东,今天的shì情已经将他彻底激怒le,面对张扬的时候,他还有所忌惮,可是单独面对chéng焱东这位下属,他顿时拿出居高临下的气势。

  chéng焱东的表情很平淡,没有表现出任何心虚怯懦的成分,即使是面对这位顶头上司,即使袁孝gōng给他施加le一种无形的威压,chéng焱东依然不为所动,他对这次行动有可能引起的后果已经有le充分的准备,袁孝gōng的满腔火气必须要找一个宣泄口,自己无疑是最合适的一个。

  chéng焱东道:“袁局找我有shì?”

  袁孝gōng狠狠在桌子上拍le一巴掌,从牙缝中挤出le两个字:“胡闹!”

  chéng焱东的表情依然古井不波:“袁局,今天的shì情我不想解释,在那样紧急的情况下,我只能作出那样的选择。”

  袁孝gōng怒道:“张扬不是**系统的人,他不le解我们的规则,可是你懂,跨界行动!我没有反对你去扫黑除恶,但是你对自己的同志好歹要表现出一丝尊重,你这样的做法,严重伤害到同志们的感情,我们**系统是一个整体,每一个计划,每一次行动都要拥有大局观,不能只顾着自己出风头。”

  chéng焱东道:“袁局,我没有想出风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名人**察的份内shì。”

  chéng焱东果然和张扬是一路的,以为有张扬撑腰,这厮也拥有le犯上顶撞的胆色,居然对自己这个**局长并不买账,袁孝gōng道:“chéng焱东,不用我提醒你,你的身份是shí么?你应该对谁负责?你的手枪应该听谁的指挥。”

  chéng焱东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听党的指挥,党指挥枪,所以我没理由不听从张书记的命令。”

  袁孝gōng被chéng焱东气得张口结舌:“你……”这厮果然从张扬的身上学到le三分道行,难怪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袁孝gōng恨恨点le点头道:“好,好,★好!chéng焱东,你自己回去给我好好反省一下,今天的shì情不会就这么算le!”

  chéng焱东道:“袁局,没shí么shì情,我先走le。”

  项诚让蒋洪刚找张扬谈话,蒋洪刚不得◆不接下这桩差shì,在这件shì上,他也没有太多为难的地方,他给自己的定位是,要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冷眼观看北港的一切政治变动,在这件shì上,他只会当一个转述者和分析者,绝不会去给项诚充当说客,他不会◆轻易被别人利用,要利用也是他去利用别人。

  张扬本来计划要陪着乔梦媛他们一起前往白岛,可是蒋洪刚的约见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打算。晚上六点半,张扬去le北港市市委家属院,前往3号小楼,第一次踏进l☆e这位市委副书记家的门槛。

  既然是第一次前来,就必须要带些礼物,张扬带le一束鲜花,花是献给蒋洪刚的妻子戚云珠的,戚云珠在机关礼堂gōng作,他们有一对双胞胎女儿,目前都在外地上学,平时只有两口子在家。

  戚云珠微笑接过le张扬送来的鲜花,她打量le一下张扬道:“张扬,平时常听我们家老蒋提起你。”

  张扬笑道:“蒋书记对我一直都很照顾。”

  蒋洪刚笑着招呼道:“别在门口傻站着le,赶紧进来!“

  戚云珠闻le闻鲜花道:“我和老蒋结婚三十年,还从没有收到过他的一束鲜花。”

  蒋洪刚笑道:“比浪漫,我可比不上当下这些年轻人,再说le,咱们都老夫老妻le,不兴这个。”

  戚云珠把鲜花插在花瓶中,张扬留意到餐厅内已经摆好le酒菜,蒋洪刚邀请张扬坐下,戚云珠却没有落座,烧好le两个菜送上来之后,解开围裙,向张扬笑le笑道:“张扬,你们坐下慢慢聊,我出去一趟。”

  张扬有些奇怪,心说自己怎么一来戚云珠就走le?

  蒋洪刚笑着解释道:“你嫂子每天都会去父母那里看看,他们就住在隔壁的小区。”

  张扬也明白戚云珠的离去,十有**是为自己和蒋洪刚留下单独谈话的空间。

  蒋洪刚和张扬喝le一杯酒,他缓缓将酒杯放下:“张扬,你知道我为shí么找你过来吗?”

  张扬笑le起来,其实他来之前就已经猜到蒋洪刚找自己的目的,肯定是为le今天白天发生的shì情。张扬道:“蒋书记是自己找我,还是别人委派你来找我?”

  蒋洪刚暗赞这小子聪明,一眼就看出le自己的目的,蒋洪刚道:“张扬,你今天可把北港**系统的面子扫得不轻,袁孝gōng气得就快抓狂le。”

  张扬道:“他有shí么可生气的?在北港发生le案子,他们破不le,现在我们滨海警方帮忙破le案,找到le失车,他们应该高兴才对啊!”

  蒋洪刚道:“领导们认为你这次的做法缺少大局观,伤害le自己同志的感情。”蒋洪刚口中的领导们无非是两个,在北港,能被他称为领导的一个是项诚一个是宫还山。

  张扬道:“蒋书记,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先通知新港区**分局,然后他们再派出警力抓人?等他们出动只怕兴隆号已经启航远去le,再说le,我对他们并不信任,谁知道他们内部是不是有人泄密啊?”

  蒋洪刚不否认张扬所说的可能,他叹le一口气道:“张扬,有时候不可结怨太多,据我说知,**局、政法委、纪委等部门的同志对你都很有意见,这对你以后的gōng作开展很不利。”

  张扬不屑道:“我的gōng作重心在滨海,他们有本shì就只管给我小鞋穿。”

  蒋洪刚听到张扬的这番话,心中暗自羡慕,这就是底气,张扬的底气并非是来自他的能力,shì实上蒋洪刚并不认为张扬的能力有多强,在政治阅历和政治手腕上,张扬和他根本无法相比,但是张扬就是拥有这么大的底气,他的底气来自于他的背景,官场上无论你有多能耐,一个背景的优势就足以甩开你十条街,看到张扬的得意,不由得联想起自己的失意,蒋洪刚端起酒杯一饮而下,低声道:“在仕途之上,我们都是光着脚掌走路,哪怕是一颗小小的图钉,一样可以扎得你皮破血流。”

  张扬知道蒋洪刚在好心提醒自己,他为蒋洪刚斟满酒,和他碰le一杯:“蒋书记,知道我为shí么没有shì先通知北港警方吗?”

 ★ 蒋洪刚没说话,深沉的双目静静等待着张扬接下来的解释。

  张扬道:“我们得到消息,这条兴隆号以及上面装载的货物全都属于袁孝农。”

  蒋洪刚皱le皱眉头道:“你是说明德商贸的袁孝农,孝g★ōng同志的弟弟?”

  张扬点le点头道:“我担心有消息泄露出去,所以才采取le突然行动,果然人赃并获。”

  蒋洪刚道:“你有证据证明这件shì和袁孝农有关?”

  张扬摇le摇头道:“没有,如果我能够找到证据,袁孝gōng也不会在这件shì上不依不饶。船只登记在别人的名字上,货物也无法证明是他的。”

  蒋洪刚道:“那就是没有证据le。”

  张扬道:“总会找到证据。”

  蒋洪刚叹le一口气道:“我明白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