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矛头所向】(下)


  第一千零一章(下)

  说到这里程焱东想起了一件事,他将严金旺的照片递给张扬,张扬接过照片看了看,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他!”

  程焱东道:“严金旺过去是明德商贸的员工,一周以前不知是什么原因被公司开除了。”

  张扬扬了扬那张照片道:“这就是证据!”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程焱东的警车走去:“送我去明德商贸。”

  程焱东道:“kě是我们并没有证据,单凭一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

  张扬道:“是不是他无所谓,现在我要huìhuì他,老子倒要看看,他袁效农是个什么人物,到底有多大的胆子。”

  程焱东无kě奈何地摇了摇头,张书记一旦决定的事情,就■算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作为下属,程焱东只能听从他的命令。不过在程焱东看来,现在去找袁效农兴师问罪显然时机并不成熟,程焱东提醒张扬道:“张书记,小不忍则乱大谋,咱们还是先收集证据,从长计议的好。”

  张扬道:“等你找到证据,恐怕别人都开着飞机大炮朝我头上撂炸弹了。”

  程焱东知道他正在气头上,低声劝道:“kě这件事未必是袁效农做得,也许有人故意设计,将矛头指向袁效农,张书记,你不觉着这件事很奇怪,如果说昨天兴隆号是袁效农所有,那么他经历了货船被封的事件之后,肯定不敢顶风作案,更何况是谋杀国家干部意图报复的事情。”

  张扬道:“焱东,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就算这件事不是他干得,这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今儿就是要huìhuì他,不管是谁在背后策划这一系列的事情,我都不huì让他好过。”

  汽车已经来到明德商贸的办公楼下,张扬向程焱东道:“你不用上去,你毕竟是**,身份■特殊,我一个人上去就行。”

  程焱东道:“张书记,kě你的腿伤……”

  张扬笑道:“我又不是去dǎ架,我就是去看看这袁效农是何方神圣,光天化日之下,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向我这个县委书记出▲手吧。”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张书记,你小心一些,有什么情况赶紧给我dǎ电话。”

  张扬道:“不用你等我,对了,把严金旺的照片给我!”

  程焱东将那张照片交给了他。

 ● 张大官人拿着照片,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入了明德商贸的大门。

  明德商贸的前台居然是一位相当性感的女郎,看到张大官人英俊的外表,不禁眼前一亮,kě看到他手拄拐杖一瘸一拐的样子眼里的光芒顿时又黯◆淡了下去,心中暗zì惋惜,这么英俊的男子怎么偏偏是个跛子,真是造化弄人。

  张大官人来到她面前笑道:“袁效农在吗?”

  听到张扬对老总直呼其名,那女郎显得有些错愕:“你是谁啊?”

  张扬道:“我是他朋友,找他谈点生意。”

  “对不起,我们袁总不在!要不您留下联系方式,先回去吧,等袁总来了我让他给你dǎ电话。”

  张扬向里面看了看,跛着脚往里面走去。

 ▲ 那前台女郎慌忙拦住他的去路:“都跟你说不在了,你还往里面走?”

  张扬笑道:“我找他真有要紧事!”

  “kě袁总真不在!”

  说话的时候,袁效农带着两名手下从外面走了进来,袁●◎效农一早从齐云寺上香回来,还在寺庙里吃了顿素斋,几兄弟都认为他最近晦气缠身,把头柱香让给了他,袁效农并没有留意到张扬,他一边抽着雪茄一边道:“靠!只要让我遇到那个姓张的,我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
  张扬冷笑望着袁效农。

  袁效农此时方才注意到他的存在,他摘下墨镜,很快就认出了张扬,嘴唇上的八字胡动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抽吸了一口雪茄,右手将雪茄拿在手中,朝着张扬喷出一口浓重的烟雾:“如果我没看错,你是滨海张书记吧!”袁效农站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胸膛挺得很高,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扬。

  本来袁效农的身高和张扬差不多,kě是张大官人拄着拐杖,身体有些佝偻,所以看起来比平时矮了不少,而且精神也显得不太好。

  张扬道:“你是袁效农?”

  袁效农又将雪茄塞到嘴里,右手向张扬伸了出去:“幸huì,幸huì!”

  张大官人并没有跟他握手,于是袁效农的手僵在那○里,过了一huì儿,他方才尴尬地放了下去,在西服上搓了搓,hēhē笑了一声道:“张书记好大的架子!”

  张扬拿出那张照片,递到袁效农的面前:“这人你应该认识吧?”

  袁效农眯起双眼,盯☆着照片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从没见过!”

  张扬笑道:“没见过,袁效农,说谎话是小孩子的把戏,严金旺在你手下干了这么久,你居然说没见过!”

  袁效农哈哈笑道:“你既然都知道,还问我干什●么?你以为zì己是谁?**啊?你有问话的zì由,我也有回答的zì由,嘴巴长在我身上,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张扬道:“兴隆号是你的吧?”

  袁效农冷冷望着张扬。

  张扬道:“★谅你也没有胆子承认,以为zì己很聪明?出了事情,找个人顶包就huì没事?”

  袁效农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张扬道:“我来是想告诉你,只要你犯了法,逃不出我的手心。”

  袁效农瞪圆了双眼:“姓张的,你以为zì己很了不起?啊!在滨海你算个人物,kě是这儿不归你管,我他妈没犯法!你跑到我公司胡说八道,污蔑我,信不信我告你!”

  张扬道:“袁效农,你没那个胆子,zì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告我?你告得倒我吗?”

  袁效农摇了摇头道:“这里不欢迎你,你kě以走了!”

  张扬笑道:“李旺九跟了你这么多年,也算得上是你的好兄弟吧?在你的身上有句话体现的淋漓尽致,兄弟是用来卖的!”

  袁效农望着他,一双眼睛几乎就要喷出火来。

  张扬冲着袁效农身后的两名手下道:“我劝你们两人一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跟着这位袁老板钱不一定能混到,命kě别弄丢了,遇到了麻烦,这位袁老板kě是先把兄弟往前推。”

  袁效农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将雪茄狠狠扔在了地上,用脚踏在雪茄之上,凑近张扬,一双眼睛充满杀机地瞪着张扬。

  张大官人笑道:“我算看透了有些人,只不过是外强中干的缩头乌龟,送你一句话,人活在世上,必须要有担当,做好事也罢,做坏事也罢,必须要照顾身边的弟兄,赚钱的时候,大钱zì己留下,赏兄弟几个小恩小惠,kě出事的时候,zì己缩☆在后面,让兄弟冲在前面挡风遮雨,这不叫聪明,这叫不人不义!”

  袁效农咬牙切齿道:“你给我出去!”

  他的两名手下走近张扬。

  张大官人拄着拐杖笑眯眯道:“我今儿临时残疾了一次★,谁敢碰我,谁负责我的医疗费。”

  袁效农的两名手下显然有些顾忌,他们同时向袁效农望去。

  袁效农怒吼道:“送客!”

  张扬道:“你很想赶我走,kě是连赶我走都想假手于人,你怕什么?怕承担责任!任何有风险的事情都让别人去做,zì己缩在后面,你以为你对手下人不人不义,他们huì为你真心卖命吗?那个李旺九他甘心为你坐牢吗?你不担心,他一旦看透了你的本来面目,huì将你的秘密全都◇供出来吗?”

  袁效农气得浑身发抖,他指着张扬的鼻子道:“姓张的,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

  张扬笑道:“你不敢,因为你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孬种!”

  袁效农怒吼一声,一拳就向张□扬的面门dǎ去。

  张大官人虽然右腿受伤,kě是他的动作丝毫没有减慢,左手探身出去,一把就抓住了袁效农的手腕,一个逆时针的扭动,只听到喀嚓一声,袁效农的手腕就已经脱臼,随即放脱他的手腕,反手给○了袁效农一记清脆的耳光,dǎ得袁效农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袁效农的两名手下这才反应了过来,两人几乎同时向张扬扑了上去,张扬以左脚为轴身体一个灵巧的转动,手中合金拐杖,先抽dǎ在右侧那人的小腿★之上,痛得那厮捂着腿躺倒在地上,紧接着拐杖指向另外一人的咽喉,那人顿时凝滞在那里,望着距离zì己咽喉仅仅剩下不到半寸的拐杖,他的喉结紧张地动了动。

  张扬笑了笑道:“为虎作伥是不huì有什么好下场的!”他缓缓收起拐杖,kě那小子挥拳向他dǎ来,张扬手中的拐杖闪电般刺了出去,正中那厮的胸口,拐杖上传来的力量将意欲偷袭的那小子震得腾空飞起,撞击在前台之上,台面上的钢化玻璃摔落在地面上,碎裂了一地。

  前台小姐抱着一个花瓶尖叫着冲向张扬,张大官人霍然回过头去,前台小姐花瓶高举过头顶,望着张扬却无论如何都不敢砸下去。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勇气kě嘉,你放心,我不dǎ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