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阳谋】(中)


  第一千零二章(中)

  袁孝农点了点头:“一周前已经被wǒ开除了!”

  “你知不知道他de下落?”

  袁孝农摇了摇头道:“wǒ不知道!”

  苏荣添没有追问下去,也离开了袁孝农de办公室。

  办公室内只剩下袁孝农和袁孝商兄弟二人,袁孝农揉了揉酸痛de右腕,忽然抓起茶几上de茶杯,狠狠摔落在地面上。

  袁孝商冷眼看着二哥de举动,他认为这样de发泄行为不但无济于事,而且很愚蠢。袁孝商道:“二哥,wǒ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招惹他,为什么你不听?”

  袁孝农怒吼道:“你哪只眼睛看到wǒ招惹他?明明是他找上门来,他说是wǒ让李旺九顶包,他说w●ǒ才是兴隆号de真正老板,他说所有de事情都是wǒ干de!”

  袁孝商将信将疑道:“你没有做过?”

  袁孝农指着自己de胸口道:“wǒ要是让人去袭击他,wǒ不得好死。”

  袁孝☆商缓缓坐了下去,低声道:“二哥,严金旺跟了你不少年,你为什么开除他?”

  袁孝农道:“他滥赌,从wǒ这里借了不少钱,始终还不上,wǒ没有开除他,如果开除他,wǒde钱就没了,是他自己偷偷走了,wǒ还在找他呢,他欠了wǒ十五万,整整十五万啊!”

  袁孝农dehuà让袁孝商在心底又鄙夷了一次,十五万,对老二来说算不上什么大数目,如果十五万能够买到一个真心为你卖命de手下,肯定是赚到了,袁孝商几乎可以断定,严金旺de出走和二哥de吝啬有着直接de关系。

  袁孝农不安de在室内踱步:“老四,张扬好像知道wǒ们de很多事,他知道wǒ们让李旺九去顶包,知道兴隆号de真正老板是wǒ,知道乔梦媛de那辆车是wǒ接de货。”

  袁孝商看出了他de紧张,低声道:“二哥,你冷静一些,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刚才张扬临走之前说,乔梦媛de那辆奔驰越野又被人给偷走了。”

  ◆“这件事跟wǒ无关,wǒ根本没有做过!”袁孝农急着表白自己。

  袁孝商道:“二哥,你有没有觉着这件事de背后有人在推动,他在利用这一系列de事情,刻意挑起wǒ们和张扬之间de矛盾?”

 ● 袁孝农道:“张扬这混蛋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袁孝商道:“本来wǒ们可以和他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你偏偏收了乔梦媛de那辆车。”

  袁孝农此时也开始感觉到后悔了,他叹了口气道:“不做都已经做了,现在还说这些事有意义吗?”

  袁孝商道:“李旺九那边必须要提醒他一下,一定不能让他出问题,二哥,把严金旺找出来,从他身上或许能够找到究竟背后是谁在捣鬼。”

  严金旺de尸体当天中午在港口被人发现,他de身上中了八枪,尸体因为在海水中浸泡了这么久,已经浮肿变形。

  张扬得到这一消息de时候,已经乘车回到了滨海行政中心,程焱东在电huà中将这一消息通报给了他。

  张大官人并没有感到太多de意外,严金旺应该是死于昨晚射杀自己de行动中,这厮把自己带到了预定地点,他de同伙也没有打算放过他,不过严金旺显然没有自己那么幸运。

  张扬放下电huà,闭上双目,陷入久久de沉思之中,严金旺de死又让线索中断,从今天de情况来看,昨晚de针对自己de刺杀行动十有**和袁孝农无关,也就是说,还有一双无形de手在背后推动这一切,他想要挑起自己和袁孝农之间de纷争,从而坐收渔人之利。

  手机铃声打断了张扬de沉思,张扬拿起电huà,终于又听到电huà那头神秘de声音:“张书记,你还好吧!”

  张扬道:“wǒ还以为,你不再会打电huà给wǒ了。”

  对方笑了一声:“你是不是以为wǒ在利用你?”

  张扬道:“不是wǒ看轻你,你只怕没有那个本事。”

  对方道:“袁家兄弟之中最蠢de就是老二,张书记挑选他作为突破口,不失为一个很好de选择,以阳谋对阴谋,给袁孝农压力,迫使他自乱阵脚,算盘虽然打得很好,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张扬笑道:“您真是位高人,什么都瞒不过你de眼睛。”

  对方道:“张书记怀疑wǒ,以为wǒ在幕后操纵一切,利用你对付袁家兄弟?”

  张扬道:“半信半疑,除非你表现出更多de诚意。”

  对方笑了起来:“张书记是个坦诚de人,你不想被wǒ牵着鼻子走,却非常想从wǒ这里得到更多de内幕资料。”

  张扬道:“不是每个人都有与虎谋皮de本事。”

  “你没有见过wǒ,怎么会知道wǒ不是一只吃人de老虎?”

  张扬道:“谁在背后对付wǒ?”
●   “不是wǒ!如果wǒ想害你,就不会提醒你。”

  张扬道:“你想利用wǒ打击袁家,如果你不表现出进一步de诚意,wǒ可以拒绝陪你再玩下去。”

  “你要怎样de诚意?”

  “◇告诉wǒ昨天是谁在策划谋杀wǒ?”

  “想杀你de人很多,张书记,wǒ只能告诉你袁家兄弟一定有问题,你想挖出更深de内幕只有靠你自己去发现。”

  张扬道:“你de诚意显然不够。”

  “wǒde目de已经达到了!张书记,你自己好自为之。”对方说完就挂上了电huà。

  张扬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电huà放下。

  房门被轻轻敲响,常海心一脸关切de走了进来,她刚刚听说张扬受伤de消息,一看到张扬有些苍白de面孔,常海心de美眸就有些湿润,她咬了咬嘴唇,坚持没有流下泪来,轻声道:“痛不痛?”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皮肉伤。”

  “让wǒ看看!”

  张扬笑道:“办公室里呢,不方便!”

  常海心撅起樱唇,坚持要看。

  张大官人拗不过她,只能脱下裤子给她看了看,常海心确信他只是皮肉伤,方才稍稍放下心来。她为张扬重新泡了杯茶,放在他de面前道:“以后你一定要小心,当书记当成你这个样子真是绝无仅有,连安全都得不到保障了。”

  张扬道:“北港比wǒ想象中要复杂得多,之所以有人想害wǒ,是因为wǒ触犯了他们de利益。”

  常海心道:“早就劝过你,做事千万不要那么激进,危险de事情不要亲自去做。”

  张扬笑道:“知道了!”他轻轻拍了拍常海心de**,拍完之后又捏了两下。

  常海心娇羞道:“干什么?”

  张大官人道:“手感真是越来越好了。”

  常海心红着脸啐道:“大色狼,懒得理你!”

  此时响起敲门声,常海心拿起桌上de文件,张扬道:“进来!”

  傅长征从外面走了进来,常海心装模作样道:“张书记,wǒ先走了!”

  张大官人也装腔作势道:“那件事就这么说,你抓紧时间办理!”

  常海心向他抛了一个妩媚de眼波道:“张书记放心吧!”

  傅长征当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暧昧de眼神,向常海心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来到张扬面前道:“张书记,纪委严书记找您!”

  张扬皱了皱眉头,不耐烦道:“让他进来。”

  傅长征苦笑道◆:“他让您去他那里。”

  张大官人抬起头有些诧异de看着傅长征,傅长征道:“他们在县委招待所2号楼设立了一个临时办公地点,最近频繁找县领导谈huà。”

  张扬冷笑道:“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de货色,不理他,wǒ没空,也没兴趣!”

  傅长征点了点头,他只是负责通知,至于怎么决定是张扬自己de事情,他又道:“今天上午de常委会还开吗?”

  张扬道:“开,为什么不开?” ◎
  张大官人还是习惯de最后一个走入会议室,所有常委都看到了他一瘸一拐de样子,张扬受伤de事情并没有向外宣扬,所以常委们都感到有些错愕。

  县长许双奇表示关心道:“张书记,你腿怎么了?■◎
  张大官人还是习惯de最后一个走入会议室,所有常委都看到了他一瘸一拐de样子,张扬受伤de事情并没有向外宣扬,所以常委们都感到有些错愕。


  zhāngdàguānrénháishìxíguàndezuìhòuyīgèzǒurùhuìyìshì,suǒyǒuchángwěidōukàndàoletāyīquéyīguǎideyàngzǐ,zhāngyángshòushāngdeshìqíngbìngméiyǒuxiàngwàixuānyáng,suǒyǐchángwěimendōugǎndàoyǒuxiēcuòè。

  xiànzhǎngxǔshuāngqíbiǎoshìguānxīndào:“zhāngshūjì,nǐtuǐzěnmele?

  张扬道:“下楼梯de时候不小心崴到了脚。”他这么一说别人也不好再问。

  张扬环视了一下会场,发现常务副县长董玉武不在,政法委书记周翔也不在,他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是说好了开会吗?怎么回事儿?老董和老周呢?”

  一旁负责会议记录de傅长征道:“刚刚被工作组叫去了解情况了。”

  张大官人怒道:“胡闹!搞什么?他们分不清楚主次吗?究竟是本职工作重要,还是那些所谓de调查重要?”

  许双奇道:“张书记,严副书记点名让他们过去。”

  此时傅长征将张扬de手机交到他手中,低声道:“严书记de电huà!”

  张扬心中暗骂,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个◎严正电huà居然追过来了。

  张扬拿起电huà懒洋洋道:“严副书记,找wǒ有事啊?”当着这么常委de面,这厮故意强调严正de副书记身份,其态度明显充满了不敬。

  严正道:“张扬同zhì☆,wǒ让小傅转达de消息你没收到?你来一趟,wǒ有重要事情跟你谈!”

  张扬道:“这么急啊?”

  严正道:“张扬同zhì,希望你配合wǒ们de工作。”他de语气非常严肃,说完就挂上了电hu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