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章 【当头一棒】(上)


  第一千零三章(上)

  严正冷冷道:“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是他对张扬的警告。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受教了!”他起身道:“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

  严正望着张扬一言不发。

  张扬带着那帮滨海常委走出2号小楼,来到门外看到县委招待所的负责人一脸恭敬笑容的等在外面。

  张扬想起了一件事,他冲着那名负责人道:“工作组这些天的食宿是不是咱们负责的?”

  那名负责人点了点头,张扬看了看身边的几位常委:“gōng务招待也要有个限度,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工作组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离开滨海的,扣除接风宴,所有的食宿都按照正常收费标准走。”

  许双奇听他这么说,不由dé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张书记,咱们要是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在他看来,接待领导根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过去一直都是这样。

  张扬道:“县委招待所不是我家的也不是你们家的,gōng家的钱也不能浪费,工作组的工作我们会支持,可我们没理由承担他们的吃喝拉撒,钱一分不能少,单据给他们列清楚,大家别觉着这是小事儿,以后保不齐就因为咱们gōng款接待落下一把柄,好心当成驴肝肺的事儿多了!”张大官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许双奇望着他的背影唯有苦笑,这厮可不是讲什么原则,也不是gōng事gōng办,他根本就是gōng报私仇,工作组的存在显然让他大大的不爽,所以他利用一切的手段进行报复。

  那名县委招待所的负责人不知所措的向许双奇道:“许县长,这事儿您看……”

  许双奇道:“张书记怎么说就怎么办!”这事跟他无关,就算激怒工作组,这笔帐也不会算到他的头上。

  张扬在当天下午就接到了北gǎng市委书记项诚的电话,项诚让他即刻过去见他。

  张大官人从电话中已经听出项诚语气不善,看来自己对抗严正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项诚是要找自己兴师问罪。张扬想了想,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的确有必要和项诚这位北gǎng一把手好好谈谈,尽管他知道项诚并不xǐ欢自己,但是他认为目前的状况已经影响到了滨海的日常政务。

  坐在县委的奥迪车内,张大官人不由dé又想起了那辆dé而复失的奔驰越野车,如果说第一次丢车纯属偶然,这第二次根本就是存心故意了,这个背后的黑手显然想要激怒自己。

  在官场之中历练多年之后,张大官人的心态明显进步了许多,情况越是复杂,就越需要冷静对待,他主动找到袁效农门上,目的就是要给他压力,要乱了袁效农的阵脚,或许袁效农比他更清楚幕后的黑手是谁?究竟是谁想要挑起袁效农和自己的纷争,想要坐★收渔人之利?

  张大官人一瘸一拐的走路方式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市委书记项诚看到他走路的架势,也关切地问了一句:“小张,腿怎么了?”

  张扬笑道:“不小心崴到了。”

  项诚点◎了点头:“坐!”

  张扬道:“我还是站着吧,这样舒服点。”

  项诚开门见山道:“我听说你和纪委工作组之间的配合出现了一些问题。”

  张扬笑道:“一定是严副书记向您打小报告了吧。○”这件事并不意外,早就在张大官人的预料之中。

  项诚道:“派工作组去滨海的事情是我决定的,这件事的初衷是想帮助你们尽快的调查清楚赵金科坠楼事件的真相。没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也不是针对任何人。我希□○”这件事并不意外,早就在张大官人的预料之中。

  项诚道:“派工作组去滨海的事情是我决定的,这件事的初衷是想帮助你们尽快的调查清”zhèjiànshìbìngbúyìwài,zǎojiùzàizhāngdàguānréndeyùliàozhīzhōng。

  xiàngchéngdào:“pàigōngzuòzǔqùbīnhǎideshìqíngshìwǒjuédìngde,zhèjiànshìdechūzhōngshìxiǎngbāngzhùnǐmenjìnkuàidediàocháqīngchǔzhàojīnkēzhuìlóushìjiàndezhēnxiàng。méiyǒushímeqítādemùde,yěbúshìzhēnduìrènhérén。wǒxī望你不要多想,也不要对此抱有抵触情绪。”

  张扬道:“项书记,我能说句真心话吗?”

  项诚道:“当然可以,我就是想听你说真话!”

  张扬道:“滨海的事情我们自己可以解决,我认为工作组的到来对我们的工作开展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自从他们抵达滨海之后,做dé最多的事情就是谈话,滨海几乎每位常委都被叫过去谈话,有的甚至谈了三五遍,我们不是没事做,整天闲着,滨海保税区建设正处于关键的筹备期,县领导层上上下下都非常的紧张,工作组来调查我不反对,可是他们总不能干涉我们的正常工作吧?赵金科坠楼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解决,我们不需要假手他人。”

  项诚道:“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赵金科存在着严重的贪污嫌疑,市里派工作组的目的也是为了尽快搞清事情的真相。”

  张扬道:“我们自己也有纪委,无需市里代劳。”

  项诚笑了笑道:“你不xǐ欢别人代劳,你却xǐ欢干涉别人的工作,我问你,你昨天率领二十多名滨海便衣警齤察前往新gǎng区办案,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张扬点了点头,既然做了就不怕承认,他狡辩道:“我那是害怕走漏了消息,万一兴隆号逃了,我再想把它追回来就难了。”

  项诚道:“张扬啊,我一直都肯定你的工作热情,但是对人马列主义,对待自己自由主义的事情我们不能干,权力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利用不好就会害人害己。”

  张扬道:“项书记,您今儿叫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项诚道:“你可能不觉着自己有错,但是这件事已经严重伤害到自己同志的感情。”

  张大官人道:“工作上没什么感情可言。”

  项诚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啊!我考虑了一下,工作组可以先撤回来,赵金科的事情可以交给你们滨海方面自己去调查,但是前提是你dé给我一个期限,我给你一个月,一个月内必须将这件事情彻底查清楚,并将相关结果向纪委汇报。”

  张大官人闻言大xǐ,严正率领的那帮工作组在他心里就是嗡嗡叫的苍蝇,留在滨海让他不胜其烦,项诚同意把工作组撤回去等于是主动让步了,张扬道:“谢谢项书记!”

  项诚道:“经过常委会讨论,对于程焱东同志目无组织纪律性,逾越自身职权的行为必须要给予处罚,以严肃纪律!”

  张扬没想到项诚刚退了一步,马上就抡起大棒,当然这根棒子并不是直接打向自己,但打击对象是程焱东,跟打在自己身上什么分别,张扬道:“项书记,查封兴隆号的事情全都是我的主意,这件事和程焱东无关,他只是一个命令的执行者。”

  项诚道:“gōng齤安是一个纪律部队,身为滨海的gōng齤安局长,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制度的重要,你不必为他辩解。”

  张扬道:“要处罚也应该处罚我这个罪魁祸首,项书记,咱总不能误伤吧?”

  项诚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是常委会共同讨论的结果,我们决定给予程焱★东同志党内警告处分,并将处分的结果进行gōng示。”

  张大官人慷慨激昂道:“凭什么啊?难道打击犯罪还错了?警齤察抓贼,警齤察反而要被处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项诚道:“打击犯罪没●□错,警齤察抓贼也没错,错在他不守规矩,错在他逾越了自身职权,错在他不尊重自己的同志,张扬,党内警告处分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张扬道:“我不同意你们这样做,处分可以,但是处分的那个人绝不能是程○焱东,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我来承担好了。”

  项诚摇了摇头道:“张扬你要清楚一件事,你是滨海的县委书记,左右不了北gǎng常委的决定,你反对与否都改变不了这件事的结果。”项诚在处分程焱东这件事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强势。

  张大官人不怕处分,虽然处分的是程焱东而不是他,可张扬比自己被处分更加难受,正如他所说,程焱东只是一个命令的执行者,一切都是自己策划的,从项诚复杂的目光中张扬察觉到了◇其中的快意,他忽然明白,项诚之所以坚持处分程焱东,其目的就是要他难受,要让他感到内疚,在张扬而言,就算给他一个处分他也不会在乎,但是程焱东遭遇这样的结果会让他内疚。

  张大官人离开项诚的办gō□ng室之前说了最后一句话:“我抗议你们的决定!”

  项诚没说话,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只有他自己才能感觉到自己此刻的舒坦,他意识到,自己对张扬的仇视是深藏在骨子里的,绝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即使▲是薛老也不例外。

  张扬离开项城的办gōng室,他打心底感到一种挫败感,项诚这帮人并不好对付,之前的关系缓和只是假象,自己的存在显然触及到了他们的政治利益,一旦有机会,这帮政客就会毫不犹豫的向●他出手,项诚的手腕似乎比过去更加高明了。

  张扬掏出手机,拨通了程焱东的电话,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焱东,我对不住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