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章 【当头一棒】(中)


  第一千零三章(中)

  程焱东听张扬说完之后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沮丧,他笑了起来:“张书记,不就是个警告处分吗?如果我没记错,你都被处分好几次了!身在官场不受点挫折怎么kě以继续前进呢?”

  程焱东的乐观出乎张扬的意料之外,张扬道:“焱东,我就是觉着这件事挺对不起你的,明明是我带的头,最后却要你来背黑锅。iSH”

  程焱东微笑道:“没办法,谁ràng你是我的上司,而且他们说的没错,身为滨海县的**局长,我违反了规则,当然要受到惩罚。”

  张扬道:“焱东,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说法。”

  程焱东道:“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也没感到委屈,他们早晚要打我一板子,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这板子比我预计的要轻得多。”

  无论程焱东对这个处分表现出怎样的坦然接受,在张大官人看来,这件事都是ràng他忍无kě忍的,他必须要有所动作,北港的这帮领导们手伸得太长,滨海的事情由不得他们过问。

  张扬忽然想起严正所说的一句话,赵金科坠楼这件事必须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严正说这句话的初衷显然是针对自己的,但是只要自己稍加利用,这件事就néng改换目标,在程焱东之前,滨海政法委书记周翔一直是公检法的最高领导,正是程焱东的到来分薄了他的权力。而赵金科之所以néng够成为车管所所长,也得益于周翔的推荐,张大官人虽然不喜欢周翔,kě是自从他来到滨海之后,周翔并没有犯什么大错,张扬一直都在寻找更好的机会把周翔踢走,好ràng程焱东顶替空缺的这个常委位置,但是张大官人总感觉到时机不成熟,hái没有抓住周翔的错处,从这一点上来说,张大官人hái是一个政治上的善人。

  通过北港市领导对程焱东的处分,张大官人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一个当权者想对付自己下属的时候根本不需要理由,话语权在你这里,道理就在你这里,北港这帮领导处理程焱东的时候,绝不会感觉到内疚,也没有人会感到心里不安,即使他们真正想处分的人是张扬,他们这样做,目的是保障他们已经默认的规则继续维持,维护他们的权力不被削弱,这是他们的权利世界,他们拥有制定规则和维护规则的权力。iSH出于这个原因,他们kě以肆无忌惮的派出工作组干涉滨海的正常工作,他们kě以不做任何考虑的处分程焱东。如果张扬在这件事上不做出一些反应,不ràng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力量,那么他们只会得寸进尺。

  官场之中没有任□何人会同情弱者,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不是比谁更有道理,而是要比谁更强。

  张大官人想透了这个道理顿时释然了,很多时候做事不néng太讲道理,自己既然早就想踢走周翔,既然早就想拉程焱东进入常◆□何人会同情弱者,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不是比谁更有道理,而是要比谁更强。

  张大官人想透了这个道理顿时释然了,很多时候做事不néng太讲道理,hérénhuìtóngqíngruòzhě,zhèshìyīgèqiángzhěwéizūndeshìjiè,búshìbǐshuígèngyǒudàolǐ,érshìyàobǐshuígèngqiáng。

  zhāngdàguānrénxiǎngtòulezhègèdàolǐdùnshíshìránle,hěnduōshíhòuzuòshìbúnéngtàijiǎngdàolǐ,zìjǐjìránzǎojiùxiǎngtīzǒuzhōuxiáng,jìránzǎojiùxiǎnglāchéngyàndōngjìnrùcháng委,那么根本不需要机会,根本不需要理由,老子是滨海的县委书记,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想要理由?莫须有!

  张扬来到了纪委,看到这厮一瘸一拐的样子,陈岗打心底生出一股快意,他甚至巴不得张扬永远这么瘸下去。

  在陈岗的眼中,张扬正在遭遇着一场严重的政治危机,他已经做好了痛打落水狗的准备,当然以陈岗一贯的风格,他是不会轻易亲自出手的。

  张扬依旧是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陈书记!”

  陈岗唔了一声,虽然心里恨之入骨,kě是表面上非常的客气:“小张啊,坐!”

  张大官人仍然选择站着,这不是因为他尊敬陈岗,而是因为他现在起坐不方便。

  陈岗故作关心道:“你的腿?”

  张扬道:“崴到了!”

  陈岗道:“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是滨海的一把手,你要是有什么闪失,滨海的领导工作谁来干?”

  张大官人听出他话里有话,淡淡笑了笑道:“我没事,命硬得很!”

  陈岗呵呵笑了一声。iSH张扬也笑了笑。

  陈岗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张扬道:“我想跟你谈谈赵金科的事情。”

  陈岗端起桌上的大茶杯喝了一口道:“小张啊,市里为了这件事专门成立了工作组,由严正同志负责,现在工作组hái在滨海,你有什么想法kě以直接找他谈,没必要专门来北港啊。”陈岗这句话分明在告诉张扬,你越级了。

  张扬道:“他只是一个纪委副书记,不当家!”

  陈岗皱了皱眉头,其实他听到张扬的这句话心里hái是很舒坦的,néng够被敌人肯定自己的权力,这也是一种荣誉,陈岗道:“小张啊,你这样说就不好了,纪委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大家分工不同,没有谁当家谁不当家的问题,你啊,年轻,认识上有偏差,难道滨海所有的事情就只néng你说了算。”陈岗抓住机会暗损了张扬两句。

  张扬笑道:“要是这样我就不用来找您了!”

  陈岗笑眯眯望着张扬,因为这厮始终站着,搞得陈岗必须要抬起头才néng看到他的脸,很不舒服,陈岗忽然发现,即使是张扬站着,自己坐着,仍然没有产生任何的心里优越感。

  张扬道:“根据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赵金科应该是他杀,现场掌握的证据支持这一点。”

  陈岗道:“有没有查到凶手?”

  张扬道:“这件案子如果作为一件单纯的谋杀案处理,应该由**负责,kě是因为赵金科家里搜出了大笔现金,现在已经kě以断定他贪污受贿的事实。”

  陈岗道:“正是因为他有贪污嫌疑,我们才会派出工作组的。”

  张扬道:“工作组也专门跟我谈过这件事。”

  陈岗道:“工作组代表了我的意见。”他的意思很明显,你别找我,hái是去找工作组。

  张扬道:“赵金科贪污的事情一旦公开,社会影响会很坏,必须要有人承担领导责任。”

  陈岗这才知道张扬此来的真正目的,他心中暗忖,难道张◎扬采用先发制人的方法,主动过来承担错误?这小子应该预料到他们kěnéng在赵金科的问题上做文章,追究他的领导责任,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先行一步,抢占先机,陈岗暗赞,这小子头脑够灵活。目前的形势对张扬不利,▲赵金科坠楼事件未了,他又惹出跨界查案的事情,触怒了北港的**系统,市里已经做出了给予程焱东党内警告处分的决定,kěnéng是在这种情况下,张扬迫于压力,所以才做出了主动承担责任的决定,在陈刚看来,这是一种政治战略,这叫以退为进,陈岗道:“小张啊,néng够认识到这一点,就证明你的觉悟hái是蛮高的。”

  张大官人接下来的话,ràng陈岗意识到自己完全误会了他的意思。张扬道:“陈书记,通过我们的初步调查,赵金科当初是由周翔同志竭力推举的,作为滨海公检法的领导,在推荐和任用干部的问题上,周翔同志存在着巨大的失职情况,过去的几年中,他对**系统的监管力度明显不够,造成了滨海**系统纪律涣散……”说到这里张大官人故意停顿了一下。

  陈岗望着张扬,脸上的笑意尽失,他忽然明白张扬今天过来不是要主动承担责任,而是向自己发难,张扬在强调滨海**系统纪律涣散,换句话来说,他是提醒自己,真要追究责任的话,kě以一直追究到他的弟弟陈凯。

  张扬停顿了片刻之后又道:“身为公检法的领导人周翔同志没有尽到他应该起到的作用,在出事之后,他对于这件事的应对处理也存在着很大的失误,我认为必须要追究他的领导责任,必要的时候,kě以ràng滨海列任相关干部配合调查,甚至追究他们的管理责任。”张大官人在暗示陈岗,你丫别跟我使坏,周翔我是踢定了,你要是跟我唱对台戏,老子下一个就搞你兄弟陈凯。

  陈岗焉néng听不出张扬话里的威胁成分,他淡然笑了笑道:“小张,凡事是需要证据的。”

  张扬道:“证据都是需要调查的,只要我们做好调查工作,hái怕找不到证据吗?”

  陈岗道:“我们做纪委工作的不kě以莫须有。”

  张扬道:“那谁来承担车管所行政管理混乱的责任呢?难道ràng程焱东这个才来到滨海数月的**局长承担?hái是要追究他前任的责任?”

  陈岗气得脸色发青,这混账小子,终于跟自己摊牌了。

  张大官人道:“我认为滨海车管所之所以发生这种事,其根本原因在于公检法的领导,在于缺乏一个有效地内部监管机制,历史的无数经验证明,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既然已经歪了,咱们是不是得好好检查一下上梁,您说对不对?”

  陈岗道:“这件事你不应该找我,应该去找项书记说。”

  张扬道:“这方面的事情本来就是纪委负责啊,您要是不答应,我只néng去找shěng纪委了。”

  陈岗的目光充满怨毒地看着张扬,这厮开始利用shěng纪委来压自己了,陈岗点了点头:“你先走吧,这件事我会仔细考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