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兄弟】(上)


  第一千零四章(上)

  张大官人主动去见了北港市公冇安局长袁孝工,他和袁孝工之间de交往没有任何de愉快成分,袁孝工见到张扬前来,第一句话就是:“张扬同志,我刚好也在找你!”

  张扬点了点头,他看了看,自己一瘸一拐de来到三人位沙发上坐下,将他de那条伤腿平伸在沙发上,笑道:“我腿有伤,袁局千万不要介意。”

  袁孝工脸上de表情很冷淡,点了点头,他居然站起身来,走到●张扬de身边:“腿怎么受伤de?”

  张大官人道:“枪伤!”

  袁孝工de眉头皱了起来,望着张扬de目光极其复杂,其中有不解也有质询,他低声道:“不用我提醒你,发生了这种事要第一时间向☆●张扬de身边:“腿怎么受伤de?”

  张大官人道:“枪伤!”

  袁孝工de眉头皱了起来,望着张扬de目光极其复杂,其中zhāngyángdeshēnbiān:“tuǐzěnmeshòushāngde?”

  zhāngdàguānréndào:“qiāngshāng!”

  yuánxiàogōngdeméitóuzhòuleqǐlái,wàngzhezhāngyángdemùguāngjíqífùzá,qízhōngyǒubújiěyěyǒuzhìxún,tādīshēngdào:“búyòngwǒtíxǐngnǐ,fāshēnglezhèzhǒngshìyàodìyīshíjiānxiàng警方备案吧?”

  张扬笑了笑:“袁局应该知道吧,送我进入局中de人叫严金旺,他过去一直都在明德商贸,这也是我去你二弟那里找他要人de真正原因。”

  袁孝工道:“你一直怀疑最近发生de事◇情都和我二弟有关?”

  张扬道:“严金旺死了!”

  袁孝工点了点头道:“是,你是这件事de知情者,有必要将这件事解释清楚。”

  张扬道:“袁局,就在zuó晚我在兴隆号找到de那■辆奔驰越野车又被人给偷走了。”

  袁孝工道:“你为什么不报案?难道你还想自己去做这件事?你知不知道你de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de调查?即便你是国家干部,一样没有特权,单单是你现在de行为,我们就可以追究你de责任。”

  张扬道:“袁局,如果我不说zuó晚发生de事情,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现在过来是想跟你冷静de分析一下这件事,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很蹊跷?”

  袁孝工有些迷惑地望着张扬,直到现在他都搞不清张扬此次前来de真正目de。

  袁孝工在张扬de身边坐下,低声道:“你想说什么?”

  张扬道:“有人在将矛头引向你de二弟,我不知道兴隆号究竟和他有没有关系,这个严金旺过去曾经是他de员工毫无疑问,我在遇袭之后,有人打电话告诉我,所有事情都是袁孝农策划de。”

  袁孝工并没有生气,听张扬这样说他反倒冷静了下来:“张扬同志,任何没有证据de指控都是站不住脚de,袁孝农虽然是我de二弟,但是我绝不会因此而偏袒他,兴隆号de事情已经查明,船主是李旺九,他和我二弟de确有过生意来往,但是不能因此就断定我二弟是幕后de主谋。严金旺de事情也是一样,这件事我也有调查过,一周之前,我二弟就将他从公司开除,他de行为以及造成de后果不能让我二弟承担。”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盯住张扬de眼睛道:“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人告诉了你这些谎言?”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究竟是真是假我可不清楚,你一口咬定是谎言,还不是想护着你兄弟,不过张大官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现在手里根本就没有袁孝农犯罪de证据,从他接到那个神秘电话开始一步一步被引导深入,张扬忽然发现,随着那个电话而来de是延绵不绝de麻烦,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被别人牵着走de人,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主动去找袁孝农。

  张扬淡然道:“是不是谎言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在兴隆号找到了那辆车。”

  袁孝工道:“xiǎo张,你和我二弟孝农之前有没有发生过矛盾?”

  张扬摇了摇头:“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都不认识他!”

  袁孝工叹了口气道:“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打电话de人故意制造谎言,挑起你和孝农之间de矛盾?”

  张扬道:“我在北港没什么敌人!”

  袁孝工心说才怪,谁不知道你张扬就是一惹祸精,走到哪里惹到哪里,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装无辜,当我这么好骗?袁■孝工道:“xiǎo张啊,我希望你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要中了别人de圈套。”

  张扬道:“袁局,为什么每件事都和你de二弟能够扯上关系?李旺九和他是好朋友,这次陷害我de严金旺过去又是他de员工,◎你可以帮我解释清楚吗?”

  袁孝工道:“孝农或许得罪了什么人,又或者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他在背后故意制造事端,挑起你们之间de矛盾。”说到这里袁孝工忽然产生了一种同仇敌忾de感觉,从一开始他都不想和张扬撕破脸皮,张扬de背景他相当de清楚,张扬过去de所作所为,他早已经过一番调查,谁都不想树立一个这样de敌人,这次袁孝工非常de被动,是张扬主动找到了他们兄弟de头上,现在看到有了缓和关系de机会,袁孝工de内心中也是一动。

  张扬道:“如果让我挖出这个人,我绝不会饶了他。”

  袁孝工道:“如果一切都只是误会呢?”

  张扬道:“这件事究竟是不是误会只有你们才能查出,袁孝农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究竟是谁想害他!”

  张扬离去不久,袁效工就去了二弟袁孝农de家里。

  袁孝农在北港南郊拥有一套别墅,位于海边de灯塔山上,灯塔早已不在,剩下de只有新开发de这片别墅区。

  袁孝农听说大哥到来,慌忙迎出门去,这里只有他和情人刘恬居住,平时除了兄弟几个也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地方。

  袁孝农道:“大哥,您怎么来了?我正说晚上去你那里。”

  袁孝工面无表情de嗯了一声,环视了一下这栋装修奢华de别墅,打扮得花枝招展de刘恬从楼梯上下来,甜丝丝叫道:“大哥,您来了,快请坐,吃饭了吗?要不一起出去吃吧?”

  袁孝工de脸上仍然没有任何笑意,他连招呼都没跟刘恬打一个,转身又向门外走去。

  袁孝农看到大哥走了,瞪了刘恬一眼,刘恬一脸de无辜,她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de地方。

  袁孝工进入自己de车内,袁孝农没多久就追了过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赔着笑道:“大哥,怎么不进去坐?你要嫌那女人烦,我让她出去。”

  袁孝工启动了汽车,低声道:“咱们去大堤上走走。

  警用越野车缓缓行驶在围海大堤上,袁孝农有些忐忑地望着大哥,自从汽车启动之后,大哥还没有跟他说一句话。

  袁孝工驾驶着汽车,穿过新港区,来到牡蛎湾,那里已经停着两辆汽车,老三袁孝兵、老四袁孝商全都已经到了。五兄弟还差一个老xiǎo袁孝学,袁孝学如今正在京城读博,也是兄弟之中学历最高de一个。

  袁孝工停好车,带着兄弟三个走下大堤来到牡蛎湾,望着远处灰蒙蒙de海水,海风很大,吹起了他们头发,他们de衣服。

  袁孝农de鼻子比较敏感,冷风刺「冇」激之下,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袁孝工停下脚步从地上捡起一个牡蛎,很xiǎo,城市de发展让这边涌现出太多现代化de东西,而随之带来de就是生态de恶化,海风中再也没有过去那种清新de咸腥味道,取而代之de是一种油烟混杂de奇怪气味。

  袁孝工道:“你们三个还记不记dexiǎode时候,我几乎每天都带你们来这里赶海?”

  袁孝农点了点★头,说到对往日de记忆,他应该是最深刻de一个,那时候家里穷,为了能够填饱肚子,每天大哥都会带着他们过来赶海,拣牡蛎,挖海葵、海带。

  袁孝工道:“咱们爹妈死得早,如果不是我们五兄弟齐心,恐怕◇会有人活不到现在。”

  袁孝商道:“大哥,没有你,就没有我们几个!”

  袁孝工笑了:“任何时候,你们都是我de最大支柱,你们还记不记得,有一年,我们在这边抓了好多de红毛蟹,我们好开心,准备拿到集市上去卖,这样就能换点米面,就能给刚上学de老五买个书包,可是我们遇到了刘川那帮混混儿,他们十多个人抢我们de东西。”

  三兄弟一起点头。

  袁孝工笑道:“老五最xiǎo,他上学,我十九岁,老四才九岁,咱们兄弟四个面对十五个彪形大汉,你们还记不记得,是谁最先出去了?”

  几兄弟都没说话,却都把目光投向了袁孝兵,袁孝工道:“老三才十四岁吧,我还没有决定动手,他第一个就冲了出去,拳头大de石块就砸在了刘川de脑袋上,可是只把刘川de脑袋砸出了一个xiǎo包,皮都没破!”

  袁孝兵有些不好意思de笑了笑道:“我只记得大哥说过擒贼先擒王,冲出去de时候很勇敢,可真正出手de时候,突然手软了,不然我那一下就能把刘川给放倒,其他人肯定要被震住了。”

  袁孝工道:“十四岁de孩子,已经够狠了!”

  “我让老四逃跑去求救,老四转身就跑!我握着炭铲冲了上去,我把刘川de脑袋给开瓢了!”袁孝工转向袁效农道:“我冲过去de时候,老三比我冲de还快,老二你记得你当时干什么了?”

  袁效农表情尴尬de挠了挠头。

  袁孝工笑道:“你拎着咱们捉得螃蟹就跑,没跑两步就被人给追上了,他们去抢你手中de螃蟹,你马上发了疯,一口咬住了朱春生de耳朵。”

  袁孝兵哈哈大笑道:“我二哥打xiǎo就不能见别人动他东西。”

  袁孝工道:“可是咱们兄弟三个怎么打得过他们十五个人?”

  几兄弟望着这片熟悉de海滩,眼圈忽然都有些发红了。

  袁孝工转向四弟袁孝商道:“我们de螃蟹被抢走了,他们围着我们打,就在这个时候,老四◇来了,他没叫来救兵,只叫来了老五,两兄弟每人手中拿着一把菜刀,一化岁一个九岁,两个孩子哭喊着挥舞着菜刀冲了上来,老五被人一脚踹开,老四疯了一样挥刀乱砍,可是他这么xiǎo一个孩子改变不了战局,你们还记★不记de,他怎么做?”

  袁孝工拍打着袁孝商de肩头:“他用菜刀抵住自己de脖子,他告诉那帮人,谁再敢打他de兄弟,他就一刀割断自己de脖子!”

  四兄弟此时已经热泪盈眶,袁孝商垂泪道:“大哥,你别说了!”

  章鱼始终相信,一个人无论是非善恶,他de心中总会有真de一面,我喜欢描写这样de情感,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de文字带给你一些回忆和触动,最后不能免俗de再求一次保底月票,章鱼用心了,诸君应该给我一些鼓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