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兄弟】(下)


  第一千零四章(下)

  袁xiào工摇了摇头道:“要说!我必须要说,我跟你们说这些,不是要你们回忆起过去的苦日子,我是要你们记得,我们永远是兄弟,只要我们兄弟齐心,就没有我们过不去的难关!”

  袁xiào商紧紧握住大哥的手,很快袁xiào兵和袁效农全都加入进来,四兄弟紧紧相握,袁xiào工道:“直到现在,刘川那帮人提起老四都竖起大拇指,螃蟹他们一只都没拿,因为不敢拿我们的东西,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从我们这里拿走了一分一毫的东西,等待他们的,会是一个可怕的梦魇。”

  袁xiào工道:“一转眼三十了,你们都长大了,可在我眼里,你们仍然都是孩子,老èr,你还是那么爱占小便宜,知不知道他们几个在背后怎么说你?说你小农意识!”

  袁xiào农瞪大了眼睛,虽然眼里还有泪,他怒视袁xiào兵、袁xiào商两兄弟道:“信不信回来我揍扁你们!”说完他自己忍不住笑了。

  袁xiào工从地上又捡起了一只牡蛎,放在掌心,低声道:“过去的事情永远无法回头,我们选定的道路,就必须要一直走下去。老èr,这些年,你赚了不少钱,可是你的心胸并没有因为财富的累积变得宽阔,眼光却因此而变得越来越短浅,我时常告诉你,钱是永远赚不完的,这两天我经常在想,过去我们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却是没有烦恼,最为快乐的时候,现在你们有钱了,我有地位了,可是我却再也找不到从前的那种幸福感,你们说这是为了什么?”

  几兄弟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不知道怎样回答。

  袁xiào工望着远方的海,许久方才道:“因为我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究竟想要怎样的生活。”

  依然没有人回答他,回应他的只有阵阵的海浪声。

  袁xiào工道:“老èr。严金旺究竟是怎么回事?”

  袁效农听到大哥终于问起了这jiàn事,他低声道:“这jiàn事我真不清楚,我承认我很恨姓张的,但☆是老三和老四都在劝我,我一直都压住火,我没有针对他做任何事,都是他一直在挑衅我!”

  袁xiào工道:“你有没有想过,张扬为什么会找上你?”

  袁效农大声道:“我怎么会知道?或许他本来■☆是老三和老四都在劝我,我一直都压住火,我没有针对他做任何事,都是他一直在挑衅我!”

  袁xishìlǎosānhélǎosìdōuzàiquànwǒ,wǒyīzhídōuyāzhùhuǒ,wǒméiyǒuzhēnduìtāzuòrènhéshì,dōushìtāyīzhízàitiāoxìnwǒ!”

  yuánxiàogōngdào:“nǐyǒuméiyǒuxiǎngguò,zhāngyángwéishímehuìzhǎoshàngnǐ?”

  yuánxiàonóngdàshēngdào:“wǒzěnmehuìzhīdào?huòxǔtāběnlái就是一条疯狗。逮着谁咬谁!”

  袁xiào工道:“我虽然从不过问你的生意,可是兴隆号的主人究竟是谁?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以为我会不知道?”

  袁效农的脸色变了:“大……大哥……我……”

  袁xiào工摇了摇头:“你们做什么,是你们的选择,身为你们的大哥,我无法过问,我不想从你们这里得到什么。我只想你们平安,我不希望看到有一天,你们中会有一个横尸街头,我只要你们平安……”

  “大哥!”三兄弟齐声叫道。

  袁xiào工道:“真正让我放心的只有老五,他虽然赚得不如你们多,但是他可以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老四心里又回数,他懂得深浅,老三小的时候最冲动。现在脾气性子反而变得稳健踏实了,老èr,你反而最像一个孩子,做人要懂得分寸,什么钱该赚,什么钱不该赚,你一定要分得清楚,如果没有兴隆号的事情,张扬怎么会找上你?”

  袁效农耷拉着脑袋。他自知理亏。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袁xiào工道:“赚钱你不行,玩女人你一样不行。一个风尘女子值得你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几百万的别墅供着一个女人,别人是金屋藏娇,你是金屋藏鸡!”

  袁xiào商和袁xiào兵两兄弟听到大哥说出这句话,只差没笑出声来了,两兄弟对这位老èr的品味同样不敢恭维。

  袁xiào工的手机此时突然响了,他接通了电话,听完之后,表情显得稍稍轻松了一些,挂断电话之后,他轻声道:“李旺九自杀了!”

  “什么?”袁效农惊声道,随即他的眼圈有些发红:“怎么会?昨天他还好好的……怎么会?”

  袁xiào工平静望着袁效农道:“他死了未尝不是一jiàn好事!”

  袁效农的双眼中流露出惊愕的目光,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袁xiào工转身走向他的越野车:“你们三兄弟好好聊,我先回家了,你们嫂子还等着我吃饭呢。”

  等到袁xiào工的警车远去,袁效农捂住头慢慢蹲在海滩上,袁xiào商走了过去,看到他居然在流泪,袁效农哽咽道:“麻九跟了我十多年,可……就这么没了……他不会出卖我……他根本就不会出卖我?为什么?为什么?”

  袁xiào兵道:“èr哥,大哥说得没错,他死了未尝不是一jiàn好事。”

  “麻九是我最好的兄弟,为什么要这样做?”

  袁xiào商摇了摇头,冷冷道:“除了我们,你没有其他兄弟!”说完这句话,袁xiào商也转身走向大堤。

  袁xiào兵叹了口气,拍了拍袁效农的肩膀:“èr哥,走吧!”

  看到乔梦媛一个人过来,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惊奇:“时维呢?”

  乔梦媛道:“她临时改变主意,和郭志江他们一起去江城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有些艰难地挪到后座坐下,乔梦媛坐在了副驾,转身道:“我的那辆车呢?”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那啥,又被人给偷走了!”

  乔梦媛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被她这一笑给弄懵了,他苦着脸道:“你笑啥啊?车又丢了,不是什么好事啊!”

  乔梦媛道:“你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到最后还是丢了,算了,丢了就丢了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张扬道:“你说得轻巧,可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啊!”

  乔梦媛道:“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车又不是你偷走的,你已经找回来一次了,现在丢了,只不过是终点回到起点,没什么,我已经有了思想准备。”

  张扬道:“这次打算在北港呆多久?”

  乔梦媛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过来?”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他一直以为乔梦媛是过来旅游的,难道除了旅游之外,她还抱着考察的目的?张扬试探问道:“难不成,你又想做生意了?想来我们滨海保税区投资?”

  乔梦媛道:“暂时不会,这段时间,我彻底离开了生意场,正是这次的离开让我认识到什么才是最可贵的。”

  张扬道:“什么才是最可贵的?”

  乔梦媛道:“自由!”

  “俗!忒俗!梦媛,这答案真心让我失望,虎子,你认为什么是最可贵的?”

  周山虎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

  乔梦媛格格笑了起来:“听到没有,虎子的观点和我一样。”

  张大官人笑道:“他才不是呢,他眼里只有刘希婷,现在是爱情第一。”

  周山虎道:“不是,张书记,▲在我心中,你始终是第一位的,我要是为了爱情,就追随你的脚步到滨海来了。”

  张扬从后面拍了拍周山虎的肩膀表示感谢,然后凑近乔梦媛道:“你现在还没有告诉我,来滨海是为了什么?”这厮心底是无比希望□乔梦媛说出为了你这三个字的,可他又清楚的知道,根本不可能,更何况车里还有周山虎这个灯泡在场。

  乔梦媛道:“小妖给我电话,周末她会来北港,我们姐妹俩相约在这里见面。”

  张大官人这才知道安语晨也给乔梦媛打了电话,知道他和小妖已经有儿子的只有陈雪,乔梦媛应该对这jiàn事也是一无所知。想起即将可以见到安语晨,两人又能缘梦重温,张大官人的心头不禁一阵温暖。

  此时程焱东打来了电话,他的声音显得有些着急:“张书记,出事了!”

  “什么事?”

  “李旺九自杀了!”

  张扬明显愣在了那里,李旺九或许是唯一可以证明袁效农就是兴隆号真正主人的一个,他的死彻底让兴隆号事jiàn的调查中断,可以预见,所有的责任都会由他承担,张扬不由自主联想到了赵金科,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被他联系在了一起,他们的结局何其相似。

  张扬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知道了!”

  汽车来到滨海行政中心之前,常海天和常海心兄妹已经在门前等着了,乔梦媛一下车,常海心就迎了上去,两人亲切的拥抱了一下,一边听到高廉明的声音:“梦媛姐!我也要!”

  高廉明穿▲着一身警服乐颠颠地跑了过来,还没等靠近乔梦媛,张大官人拄着拐杖已经拦住了他的去路。

  高廉明望着张扬笑道:“唷!张书记,今儿这是什么造型?文明棍都拄上了!”

  张大官人脸上可没有笑意:●“瞧你这幅样子,你是警察啊,流里流气的,跟个èr流子似的,你自己丢人不要紧,别把滨海警察的形象给抹黑了!”

  高廉明这才发现张书记的心情不太好,心说我惹不起你,我躲你还不行吗?嘴里小声嘟囔着:“至于嘛!”

  “你说什么?”张大官人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