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是个人物】(上)


  第一千零六章(上)

  张扬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在北港也不全dōu是敌人!”

  孟启智笑道:“小张,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谁把你当成敌人了?dōu是自己同志,工作zhōng最怕的就是树立假想敌。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道:“孟部冇长,我多少还有点自知之明,我这个人在官场zhōng算个另类,喜欢我的那是喜欢的不得了,讨厌我的对我就是恨之入骨,你说是不是?”

  孟启智心zhōng暗忖,这小子说这番话的意思可能是试探自己的态度,又或者他听说了什么?从张扬的这句话zhōng还流露出一个意思,北港常委之zhōng应该还有支持他的人在。

  孟启智微笑道:“我一直dōu很欣赏你,你来到滨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能够将保税区争取到滨海,足以证明你的执政能力,市领导们也dōu很欣赏你呢。”

  张扬道:“孟部冇长,市领导zhōng欣赏我的恐怕只是少数,我看他们对我连起码的信任dōu没有,所以才会派出纪委工作组。”

  孟启智道:“这件事我清楚,市里派出纪委工作组的目的真的是想帮助你们尽快搞清楚赵金科死亡的真相,不是针对你们。”

  张扬道:“是不是针对我们,我心里有数,孟部冇长,我跟工作组算账的事情您知道吧?”

  孟启智呵呵笑了起来,他yáo了yáo头道:“你这一齤手把纪委上上下下搞得灰头土脸。”

  张扬道:“其实吃饭住宿没什么,领导下来了,我们做下级单位的,招待也很正常,这年头谁不想要个面子,可面子是相互给的,我敬他们一丈,可这帮人连一寸的空间dōu不给我。”

  孟启智笑道:“哪有那么严重!”

  张☆扬道:“孟部冇长,我觉着你这人特厚道,感觉跟你特聊得来,今天多说了几句,您要是不想听,我就不聊了。”

  孟启智道:“我就喜欢你这样坦诚的干部,我们之间本来就该畅所欲言的话放在那里,孟启智当然不★能说不听,再说,他已经真切体会到张扬的真正实力,对这小子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视。

  张扬道:“我从一开始就认为赵金科的事情是我们滨海的内部事务,我们滨海自己就能够解决,上级派来工作组是好事,如果他们单纯的只是为了监督我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意见,可他们来到之后轮番找我们谈话,严重影响我们正常的工作秩序,换成是您,好吃好喝的招待人家,结果人家连一个笑脸dōu不愿意给你,还变着法子的折腾你,恶心你,你心◎里觉得舒服吗?”

  孟启智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他不方便评论,干脆做个倾听者。

  张扬道:“虽然大家dōu说派工作组来是为公,为了我们好,可我心里明白,这是陈岗同志对我表达不满的一种手○段。”

  孟启智道:“张扬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张扬笑道:“他弟弟陈凯过去担任滨海公齤安局局长,他认为陈凯的离职和我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因此而对我生出仇恨。”

  孟启智道:★“张扬,不是我为陈书记说话,他的心胸还不至于如此……”真实情况孟启智清清楚楚,但是站在北港的立场上,他不得不说几句维护陈岗的话。

  张扬道:“陈岗这个人的人品究竟怎么样,我心里有数,我进入官场○★“张扬,不是我为陈书记说话,他的心胸还不至于如此……”真实情况孟启智清清楚楚,但是站在北港的立场上,他不得不说几句维护陈岗的话。
“zhāngyáng,búshìwǒwéichénshūjìshuōhuà,tādexīnxiōngháibúzhìyúrúcǐ……”zhēnshíqíngkuàngmèngqǐzhìqīngqīngchǔchǔ,dànshìzhànzàiběigǎngdelìchǎngshàng,tābúdébúshuōjǐjùwéihùchéngǎngdehuà。

  zhāngyángdào:“chéngǎngzhègèrénderénpǐnjiūjìngzěnmeyàng,wǒxīnlǐyǒushù,wǒjìnrùguānchǎng★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并不害怕树敌,我过往的经历也可以证明,凡是跟我做对的最后下场dōu不怎么样。”

  孟启智有些惊奇地看着张扬,忽然意识到这小子今天说出这番话是有意为之了,难道他想通过自己给●陈岗带话?正式向陈岗下战书吗?

  张扬笑道:“孟部冇长,我告诉你一大喜事儿。”

  孟启智微笑道:“什么喜事?”

  张扬道:“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已经最终确定了,这几天正式文件就会☆下达。”

  孟启智其实已经听说了一些消息,只是不能确定,他笑道:“如果是真的,那可要好好恭喜你了,对滨海来说可谓是双喜临门,以后你这个县委书记就成了市委书记。”

  张扬道:“只是个称呼□吧了,管得还是那么大的地方,孟部冇长,您说句真心话,你感觉我能力怎么样?”

  当着他的面,孟启智当然不能说他的坏话,笑道:“在年轻干部zhōng,你无疑是出类拔萃的一个。”

  张扬笑道:“孟部冇长认为我和陈岗谁的能力更强一些?”

  一句话把孟启智给问住了,这不是给自己出难题吗?不过孟启智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政治老将,他笑道:“你们负责的领域不同,也不算同一代的干部,怎么比?”

  张大官人狡黠道:“您是组织部长,对干部的能力进行评估认定是您的强项,没事儿,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我决不把您的话给传出去。”

  孟启智心说你丫这是逼我表明立场啊,脸上却仍然保持着谦和的微笑:“我还是不方便评论。”

  张扬道:“孟部冇长,您要是觉得这个问题为难,我再换一个,那啥,如果在我和陈岗两人之间选拔一位市委常委的话,您会把手zhōng的一票投给谁?”

  孟启智虽然表面风波不惊,可是内心却深深地被震撼到了,这厮的野心真是太大了,不过转念一想,滨海撤县改市正式下文之后,他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又坐拥平海第一个保税区的实际管理权,的确具备了跻身北港市委常委的条件,今天张扬向他透露出两个重要的信息,第一他已经剑指常委之位,第二,他把陈岗视为仇人,想要通过踢走陈岗的方式进入北港市领导层。

  张扬的问题让孟启智无法回答,虽然他在心底明白自己肯定会把这张票投给陈岗的,但是当着张扬的面,他不敢这么说,他对张扬有所顾忌。

  张扬似乎并不期待他的答案,微笑道:“孟部冇长,您不用回答,其实就算您现在拿不定主意,将来真有这一刻来临的时候,您一定会选我!”

  孟启智笑道:“这么肯定?也许我会选择弃权呢。”

  张扬道:“其实您弃权跟选谁对最终的结果并无影响!”

  孟启智被这小子的狂妄再次震惊到了。

  张大官人笑了笑道:“开个玩笑,您○可千万别当真。”

  孟启智怎会不当真,这小子看来对自己进入北港常委已经信心满满,看来北港的政坛再无宁日了。

  李旺九之死让兴隆号的事情尘埃落定,袁孝农似乎彻底摘清了自己,这次的事件对他◎的打击很大,他收敛了许多,明德商贸的业务也明显缩小了范围。在经历这件事之后,张扬再也没有找过他的麻烦,可袁孝农对张扬的恨意却是有增无减。

  袁孝商同样在兴隆号事件zhōng损失惨重,但是他和老二不同,他并不恨张扬,他把事情看得很清楚,如果没有老二去主动招惹张扬,就不会引发兴隆号的麻烦,在兴隆号被查的背后,还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暗zhōng操纵。

  袁孝商认为他们和张扬之间并没有真正的利害冲突,对抗对双方没有任何的好处,他应该尽快缓和与张扬之间的关系,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通过一个在双方dōu能说得上话的zhōng间人,袁孝商深思熟虑之后,找到了祁山。

  除了蓝色魅力以外袁孝商在北港还拥有不少的物业,他和祁山的相识源于两人在水产方面的合作,祁山虽然实力雄厚,但是在北港这块地方立足必须找到一个坚强的助力,所以他找到了袁孝商,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多年的交情。

  这顿饭由袁孝商做东,吃饭地点选在北港皇冠大酒店,袁孝商是这里的大股东,位于皇冠大酒店内的蓝色魅力夜总会更是北港首屈一指的夜场。

  祁山这个人很聪明,请张扬吃饭之前,就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跟他说得清清楚楚,◎他让张扬自己选择,与其见面时候闹得不欢而散,还不如事先把事情所开,是否愿意和袁孝商冰释前嫌,主动权还是交给张扬一方。

  张扬并没有做太多的考虑,他答应了袁孝商见面的要求。

  张大官人抵★达皇冠大酒店的时候,看到祁山和袁孝商dōu站酒店门外,两人dōu穿得很正式,西装革履。

  张扬的腿伤已经基本恢复了,不过这段时间他很少自己开车,让周山虎将车停在酒店门口,然后摆了摆手,示意周山☆虎离去。

  祁山快步迎了上来,满面笑容的向张扬伸出手去:“张书记,你很准时啊!”

  张扬笑了笑,伸手和他握了握。

  袁孝商跟了过来,笑容很亲切。

  祁山将袁孝商介绍给张★扬:“这位是皇冠的大老板袁孝商,也是我合作多年的老朋友,顺便补充一句,他还是北港公齤安局袁局长的四弟!”

  袁孝商笑道:“不用介绍这么详细吧,留点话给我自己说。”他双手握住张扬的右手,这是一种尊重,袁孝商道:“张书记,我对你可是久仰大名,早就让祁山安排咱们见见面,可是他太忙,一直没给我安排这个机会。”

  张扬笑道:“dōu是自己人,客套话咱们不必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