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是个人物】(中)


  第yī千零六章(中)

  袁孝商安排的包间是明珠厅,房间并非是皇冠之中最大的,却是最为清雅的yī间,平时这间房并不对外,只是袁孝商用来接待重要宾客之用,张扬yī眼就看到了墙上挂着的yī幅《七步诗》,落款竟然是天池xiān生,让张扬诧异的是,这幅字居然是真迹。

  袁孝商微笑道:“这幅字是我去年在天池xiān生遗作慈善拍卖的时候买下的,很是喜欢!”

  祁山道:“张书记的书法得到过天池xiān生的亲自指点,也是大师级水准。”他又向张扬道:“孝商兄也是舞文弄墨的高手,有机会你们多切磋切磋。”

  张扬微微yī笑,心中忽然明白,为什么这么珍贵的yī幅字会突然出现在酒店包间内,看来袁孝商为了这次的见面做了相当精心的安排,如果真的如此,这个人可谓是心机颇深,的确是个非同yī般的人物。

  聪明人做事,看破不会点破。

  张扬对祁山的智商评价颇高,能够让祁山出面帮忙的朋友,应该也不是寻常人物。

  比起袁孝nóng,袁孝商明显要镇定许多,人的第yī眼印象很重要,袁孝商的谈吐举止都给张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张扬却已经意识到袁孝商▲要比他的那个二哥老练世故许多,为人处世和yī个人的年龄并不yī定成正比。

  服务员上菜之后,袁孝商让服务生打开了他专门准备的茅台。

  祁山很少喝酒,他倒了yī杯干红。

  袁孝商■让服务生给张扬xiān斟满酒,微笑道:“早就听说过张书记是海量,yī直没有机会切磋。”

  张扬道:“马马虎虎过得去,不过我现在陌生场合也很少喝酒。”

  袁孝商听出张扬的言外之意,微笑道:“yī回生两回熟,何况咱们都是祁山的朋友,来我这里喝酒,张书记只管放松心情。”

  祁山笑道:“我酒量不行,也不擅言谈。可是我也喜欢三两个朋友坐在yī起小酌,要是围着yī大桌子人,我肯定要退避▲三舍。”

  袁孝商道:“你的性情本身就喜欢静,我喜欢热闹。”他端起酒杯倡议道:“张书记,咱们初次见面,同干yī杯。”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将杯中酒yī饮而尽。

  从四道精致的凉●菜就能看出袁孝商这顿饭准备的相当用心。

  袁孝商示意服务员出去,他给张扬斟满酒杯。在三人中袁孝商是年龄最大的yī个。不过论到官衔,张扬却是最高的yī个,所以袁孝商给张扬倒酒也不算辱没了他的身份。身份是yī种极为奇怪的东西。可以让人忘了辈份,可以让人忽略了年龄。

  袁孝商很快就让张扬感到了他的不同寻常,虽然张扬没有直接和袁孝商发生冲突。可是张扬和袁家兄弟之间矛盾,理应为他们今天的这次见面蒙上yī层尴尬,可是袁孝商对此表现的很坦然,他并不回避问题和矛盾,yī开始就提起了发生过的不快,袁孝商道:“张书记,你和我二哥之间的事情我听说了。”

  张扬笑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连公「冇」安机关都已经定案了,这件事咱们就不用再提了。”张大官人在目前复杂的政治环境下。理智的选取了暂时搁置不重要的争端。

  袁孝商道:“兴隆号的船主李旺九是我二哥的好朋友,当年他买下兴隆号的时候,我二哥借给他不少钱,这次他的死让我二哥很伤心,张书记,我知道你心中仍然存在着很多的疑问,这也难怪。如果我处在你的位置,也会生出很多的想法,我这个人从来都很坦诚,张书记有什么疑问只管问我,我可以向你解释。”

  张扬不由得多看了袁孝商yī眼。他本以为今天见面袁孝商会回避这个问题,却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提起。这厮究竟是胸中坦荡呢,还是故布疑阵?张扬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我已经向袁局解释过,或许真的存在很大的误会。”

  袁孝商道:“我大哥并没有对我说!”他笑了笑道:“我们兄弟五个感情yī直都很好,如果没有大哥,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

  张扬道:“袁总是做什么生意的?”

  袁▲孝商道:“只要是有利润我都会去做。”

  祁山恰到好处的接了yī句:“孝商兄真是商人本性!”

  张大官人说话并不客气,虽然脸上带着笑:“包括犯法的事情吗?”

  如果换成是袁孝nó□ng,恐怕他早就拍案怒起,袁孝商充分表现出他极高的涵养,笑容不变道:“张书记可能并不了解我,我曾经坐过牢,八十年代初期,我因为走私摩托车被抓,在湖西nóng场劳教了两年,从那时开始,我就真正领教到法律的威严。”

  张扬虽然对袁孝商并不了解,可是对他用于坦陈自己过去的做法还是表示欣赏的,张扬道:“袁总真是与众不同,换成别人,未必会把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说出来。”

  袁孝商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无论光彩与否总得面对,如果yī个人连自己都不敢去面对,那么他还怎么有勇气去面对这今生活的世界。”

  张大官人因为袁孝商的这句话而端起了酒杯:“我敬你!为了你的坦诚!”

  袁孝商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祁山也端起了他的红酒。

  喝完这杯酒,袁孝商还是给张扬xiān斟满了酒杯,他的表情很自然,没有rèn何阿谀奉承的神态,他给人的感觉始终淡定如yī,服务生开始上热菜,袁孝商招呼客人吃菜。

  张扬道:“袁总出狱以后还有没有做过违法的事情?”

  连祁山都觉着张扬的问话有些无礼,可是袁孝商并不介意,他轻声道:“两年的劳教生涯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如果我不做生意◎,我可以成为yī个很好的律师。”

  祁山道:“孝商兄这话说的没错,他自修了法律课程,现在已经拿到了律师牌照。”

  张扬对袁孝商真的有些刮目相看了。

  袁孝商道:“我承认我研究法□律目的不是奉公守法,而是为了钻法律的空子,总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往往在这种角落中才存在着惊人的财富。”

  张大官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袁孝商:“袁总,你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对着yī个国家干部大谈自己的犯罪心得。”

  袁孝商笑道:“我可没有犯罪,自从走出劳改nóng场,我就发过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回到那种地方,所以我不违法,我现在的每件生意都是法律许可。”

  张扬道:“我听说蓝色魅力是北港第yī娱乐场所。”

  袁孝商微笑道:“张书记是想说色情场所吧?”

  张大官人对这厮的直白真的有些佩服了。

  袁孝商道:“蓝色魅力的经营和我无关,包括天街,都是别人租用我的地盘在经营,他们做什么我不过问,是否有违法行为也和我无关,很多人传言这两处地方都是我的产业,其实是以讹传讹。”说到这里他笑了笑道:“不过,如果张书记有兴趣前往,我有签单的权力。”

  张扬笑道:“袁总真是厉害!”

  袁孝商直言不讳道:“张书记,我这次请你过来,主要是想认识你yī下,已经发生的事情,存在的疑点,并不是yī顿饭几句话能够解释清楚的。无论我怎么说,也不可能让你第yī次见面就相信我是yī个好人,但是我绝对不是yī个坏人。”

  祁山笑道:“孝商兄咱们就不用自我标榜了吧。”

  袁孝商笑道:“我只是尽可能把yī个真实的自己表达出来。”他端起酒杯向张扬道:“不说我自己了,说多了显得我自卖自夸。”

  张扬微笑道:“我听懂袁总的意思了,你是想告诉我,你对我没有rèn何的恶意!”

  袁孝商将那杯酒率xiān饮尽道:“张书记真是快人快语!”

  张扬道:“你也很爽快,爽快人之间的对话往往都是愉快的,希望我们以后的相处能够像今天yī样愉快。”

  袁孝商点了点头道:“yī定会,虽然张书记和我二哥之间yī开始发生了些不快,可我相信所有的不●快都已经过去,以后剩下的全都是愉快的记忆。”

  祁山道:“我和张书记之间开始的相处也是从不愉快开始。”说到这里,祁山显得有些伤感,他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兄弟祁峰,当初正是因为祁峰和张扬的交恶,他和■张扬才相互认识,时过境迁,他和张扬虽然没有成为那种推心置腹的朋友,但是他们也绝不是敌人。祁山对袁家兄弟和张扬之间的恩怨事xiān已经做过了解,不然他也不会盲目地过来充当这个和事佬。

  张扬微笑○道:“常言道,不打不相识,yī开始把难走的路都走完了,以后的道路想必会平坦的多。”

  张扬的这句话让祁山感到惊奇不已,以他对张扬的认识,这厮向来都不是那么好说话,祁山也不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大的面○子,他马上就意识到,无论是袁孝商还是张扬,他们看似坦诚的背后,彼此都充满着戒心,之所以能够做到yī团和气,是因为他们现在都不想将矛盾激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