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官商之间】(上)


  第一千零七章(上)

  所有人都méi有想到说话的居然会是张扬,袁孝商有些诧异dì看着张扬,随即他的目光投向那个女服务生,那女孩垂着头,虽然看bú清她的样子,bú过还是可以看出她的体型颇佳。

  戴琳听到张扬这样说,顿时好像受了侮辱一样,她起身jiù走,甚至连告辞的话都méi有说一声,陈青虹向那女孩道:“你抬起头来!”

  那女孩儿抬起头,俏脸之上写满惶恐,虽然她的脸上méi怎么化妆,可是她清秀绝伦的俏脸还是让所有人震撼了一把,再加上她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当真让人看在眼里自然而然的生出我见犹怜的感触。祁山和袁孝商对望了一眼,两人虽然méi说话,可是从对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赞叹,张扬的眼光真够毒的,这么水灵的一小妞一出现jiù被他给盯上了,bú怕bú识货jiù怕货比货,拿这女孩和戴琳相比,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dì下。

  陈青虹道:“你新来的?”

  那女▲孩泪光盈盈的点了点头道:“别赶我走,我第一天过来,以后我会好好做事,我家里真的等钱用……求求你了!”

  陈青虹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道:“贝贝!”当她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张大官人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眼神。

  陈青虹道:“以你犯的错误,肯定bú能留你,可张先生为你说情,我jiù饶你这一次。”

  “谢谢经理!”

  陈青虹道:“bú用谢我,你招呼好张先生。”她看了看张扬,心说他的口味还真是独特,bú过这眼光真的很毒,这个叫贝贝的女孩果真bú错,即便是放在天街之中也是出类拔萃,bú过一看jiù是初涉社会的少女,风情方面要差上许多。

  贝贝低着头,怯生生来到张扬身边坐下,她帮张扬把酒倒上,张大官人倒是bú客气,居然一伸手,拦住了女孩的纤腰,贝贝抗拒的拧了一下娇躯:“先生,对bú起……我……我只负责倒酒。”

  张大官人凑了过去,附在她耳边用传音入密道:“桑贝贝,我让你装,你跟我多久了?”原来这女招待竟然是桑贝贝装扮的。

  谁也bú知道张扬和桑贝贝之前jiù认识。

  桑贝贝一双妙目向张扬扫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吐了吐舌尖,马上又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端起酒杯道:“先生我敬你!”

  这杯酒可是满满的一大杯。

  张扬笑道:“bú能我自己喝啊!要bú这样,我喝一半,你喝一半。”

  桑贝贝红着脸道:“我bú会喝酒。”

  大官人道:“bú会喝可以慢慢学,女孩子有很多东西都要学习的。”

  袁孝商发现自从这个名叫贝贝的女招待出现之后,张扬jiù对她产生了兴趣,bú但频频喝酒,而且兴致高涨,袁孝商留意到这厮的手也méi闲着,bú时搂搂贝贝的纤腰,找机会还摸摸她的臀部,bú过那女孩显然méi经过这种场面,显得惶恐无助,连袁孝商看得都有些bú忍心了,这厮绝非是柳下惠,遇到动心的还bú是一样上下其手。

  离去的时候,张大官人还慷慨dì给了桑贝贝一千块的小费。

  袁孝商看出张扬对她有意思,可能是碍于他自己的身份,bú敢再有过份dì举动。

  临走之前,张扬把袁◎孝商叫到一边,低声道:“这女孩bú错,别让外人欺负她!”

  袁孝商笑道:“你放心,我会让人照顾她。”

  张扬点了点头,拍了拍袁孝商的肩膀道:“你很好,以后有机会,咱们经常联络。”
◎   袁孝商和陈青虹一起将张扬他们送到了电梯口,张扬离去之后,陈青虹向袁孝商道:“这人是bú是滨海的县委书记?”

  袁孝商淡然笑道:“你关心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陈青虹有些幽怨dì看○了他一眼道:“人家关心你嘛!”

  袁孝商道:“查查刚才那个叫贝贝的女孩是什么来路,对了,张扬好像看中了她,给她安排点轻巧的活,bú要让别人打她的主意。”

  陈青虹道:“一个女招待而已,他的口味挺怪的。”

  袁孝商道:“难道你bú觉得那女孩真的挺漂亮的?”

  陈青虹道:“他要是真心喜欢,怎么bú提要求?”

  袁孝商道:“他什么身份?再说了,他对我还缺乏信任。”

  祁山和张扬一起来到停车场,祁山指了指自己的汽车道:“我送你!”

  张扬笑道:“bú必了,你jiù住在皇冠,回头我让司机过来接我,对了,咱们前面走走,我想问你几句话。”

  祁山点了点头,有些话最好还是要说清楚。

  两人离开皇冠,走向滨海大道,沿着大道向南走去,祁山道:“我和袁孝商合作水产生意,一直关系都很好,他知道我们的交情,所以提出想我安排你们见个面。”

  张扬微笑道:“袁孝商这个人很bú简单啊!”

  祁山道:“很聪明,很有生意头脑,但是做事也很有原则,他们五兄弟之中,袁孝商是经商最成功的一个。”

  张扬道:“我见过三个,袁孝商这个人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他比他二哥要精明的多。”

  祁山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听说了,袁孝商并bú想和你为敌!”说到这里祁山忍bú住笑了起来:“其实你们之间的事情轮bú到我来掺和。”

  张扬笑道:“你已经掺和进来了。”

  祁山道:“我很少当和事佬。”

  张扬在凭栏边站定,望着远方夜幕笼罩的海面,听着阵阵的涛声,微笑道:“其实我心中明白,袁孝农并bú想招惹我,背后一定有人在挑唆,想要挑起我和袁家兄弟几个的矛盾。”

  祁山道:“以你的眼光bú会看bú清这件事。”

  张扬道:“袁孝农的脑筋并bú灵光,可是袁孝商这个人很厉害,给我的感觉很邪,他对法律zuàn研的是bú是真的很透?”

  祁山点了点头道:“我绝对méi有夸张,他如果去当律师一定很出色。”

  张扬道:“天街是bú是他的?”

  祁山笑道:“我bú知道,其实一个人真的有掌控企业命脉的能力,这企业写bú写他的名字都是一样。”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祁山,我忽然发现这世上bú止你一个聪明人。”

  祁山意味深长道:“聪明人都bú会选择和你斗!”

  张扬道:“错,聪明人都bú会选择和国家为敌和法律对抗。”

  祁山道:“官场上的规则我bú懂,但是商业上有个原则,风险越大,利润越大,所以很多人会做一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事情,真正高明的人bú会让法律抓住小辫子。”

  张扬道:“我知道这种人bú在少数,但是有句老话说得好,常在河边站哪有bú湿鞋?走在边缘,稍bú留神jiù可能掉下去,万一摔一个粉身碎骨,后悔jiù晚了。”

  祁山道:“官场其实比商场凶险的多,所以我一直认为你的胆子比我大。”

  张扬笑道:“前两天有人在白岛附近的海域伏击我,我中了一枪!”

  祁山关切道:“你有méi有事?”

  张扬道:“如果有事,我现在怎么会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当时载我去白岛的那个船老大曾经是袁效农的员工。”

  祁山静静望着张扬:“所以你jiù怀疑这件事和袁效农有关?怀疑是他策划伏击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正是因为这件事,我才真正明白,有人想要挑起我和袁家兄弟之间的矛盾。”

  祁山道:“我只知道你和袁效农发生了bú快,并bú知道有人伏击你的事情,袁孝商并méi有跟我提起过。”

  张◆扬道:“我敢说这个潜藏在背后捣鬼的人,十有**是袁效农的敌人,或许是他生意上的对手。”

  祁山道:“照你这么说,很有可能。”

  张扬道:“我甚至认为无论是袁孝商还是袁效农可能都想到了这◆个人是谁,所以他们才会容忍我之前对他们所做的一切,主动向我示好求和。”

  祁山笑道:“你希望通过我将这番话转述给袁孝商吗?”

  张扬道:“跟你说,jiùbú怕你向他通风报讯。”

  祁山道:“我始终认为官商之间bú该是敌对关系。”

  张大官人笑道:“那应该是什么?”

  祁山道:“中「冇」国有句老话说得很经典,同行是冤家,初听méi什么惊艳之处,可是仔细想想,你jiù会感觉到,这句话太有道理了,官冇员的仇人永远是官冇员,商人的对手才是商人,虽然他们都在追冇求利益,可是商人追冇求的只是经济利益,官冇员追求的却是政治利益,而一些官冇员追求的bú仅是政治利益还会有●经济利益,正是他们对经济利益的追逐才产生了官冇商勾结,狼狈为奸,进而产生了**,可既便如此,官冇商之间还bú是对立关系。除非一个官冇」员觊觎商人手中的那份经济利益,他们之间才会产生bú可调和的矛盾。”★●经济利益,正是他们对经济利益的追逐才产生了官冇商勾结,狼狈为奸,进而产生了**,可既便如此,官冇商之间还bú是对立关系。除非一个官冇」jīngjìlìyì,zhèngshìtāmenduìjīngjìlìyìdezhuīzhúcáichǎnshēngleguānmǎoshānggōujié,lángbèiwéijiān,jìnérchǎnshēngle**,kějìbiànrúcǐ,guānmǎoshāngzhījiānháibúshìduìlìguānxì。chúfēiyīgèguānmǎo」yuánjìyúshāngrénshǒuzhōngdenàfènjīngjìlìyì,tāmenzhījiāncáihuìchǎnshēngbúkědiàohédemáodùn。”●张大官人仔细品味着祁山的这番话,真的感觉到祁山对官商之间的关系理解到了一个极为透彻的层次,张扬道:“你好像在劝我放弃对袁家兄弟的仇视。”

  祁山微笑道:“我只是jiù事论事,你和他们的恩怨和我◆无关,我是商,你是官,我们之间追求的利益bú同,我们和你永远都bú会有矛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