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官商之间】(中)


  第一千零七章(中)

  张扬和祁山分手之后,他正准备给周山虎打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可他号码还没有拨出去,就听到身后响起突突突地轰鸣声,张大官人转过头去,却见桑贝贝骑着一辆踏板摩托车由远而近来到他的面前。

  张扬不禁有些好奇,望着桑贝贝,桑贝贝取下头盔,摇了摇头,一双明眸笑yíngyíng看着他:“怎么?才几天没见面就不认识wǒ了?”

  张大官人一脸坏笑道:“不是给过你小费了吗?你还跟着wǒ干什么?”

  桑贝贝道:“少废话,上车!”

  张扬上了她的摩托车,很自rán地搂住她的腰,桑贝贝递给他一个头盔,张大官人把头盔带上。

  桑贝贝加大油门,小摩托车倏rán冲了出去,张大官人吃了一惊,身体习惯性的一仰,rán后赶紧抱住桑贝贝,一双大手不小心碰到桑贝贝弹性惊人的胸部。

  桑贝贝俏脸一热,在她看来,这厮就是故意占自己便宜。

  小摩托车在街巷中穿行,没多久就来到北角海鲜市场旁边的夜市一条街。桑贝贝将摩托停好了,摘下头盔转向张扬,一双妙目瞪得滚圆:“你抱够了没有?”

  张大官人这才反应过来,讪讪的放下手去:“那啥……不好意思……wǒ以为还没到呢。”他也摘下头盔递给了桑贝贝。

  桑贝贝将头盔挂在车上,指了指不远处的海燕大排档:“wǒ请你吃海鲜!”

  张大官人笑道:“那怎么好意思,还是wǒ来吧。”

  桑贝贝道:“今儿wǒ遇到了一冤大头,给了wǒ一千块消费!”

  张大官人顿时无语,这冤大头分明说的是自己。不过这厮的脸皮可不是盖得:“那啥,你服务了嘛,应该的,付出就应该有回报。”

  桑贝贝不由得想起这厮刚才在天街对自己上下其手的猥琐模样,不禁又瞪了他一眼道:“你刚才可真够下流的,以后别跟人说你是党员干部。”

  两人找了一个偏僻的桌子坐下,桑贝贝点了几个菜。

  张大官人上下打量着桑贝贝。

  “看什么看?你没见过啊?”

  张扬道:“怪了啊,你说wǒ怎么每次见你总觉着你变了一个人,刚才在天街,你清纯的跟邻家小妹似的,这会儿怎么像个黑社会太妹?”◆

  桑贝贝道:“wǒ啊,是属变色龙的。”

  张扬道:“的确有点色!”

  桑贝贝啐道:“那也不如你色!wǒ还没跟你算账呢,刚才你怎么回事儿?你摸wǒ干嘛?”

  张大官人嘿☆嘿笑道:“那不是做戏嘛?到了那种地方wǒ要是不随波逐流,别人肯定会觉着你有问题,wǒ摸你是为了保护你。”

  桑贝贝道:“合着你对wǒ耍流氓,wǒ最后还得说声谢谢!”

  “不用谢!”

  “张书记,你脸皮无敌了!”

  “谢谢夸奖,wǒ做的还远远不够。”

  面对张扬这种人,桑贝贝还真拿他没辙。

  张扬道:“贝贝啊,wǒ挺纳闷的,你怎么忽rán就到了天街?”★

  桑贝贝道:“很简单啊,看到你去皇冠吃饭,刚巧蓝色魅力招聘女服务生,所以wǒ就去应聘了,算准了你得去天街潇洒,果不其rán,让wǒ抓了个正着。”

  张扬笑道:“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你抓wǒ干嘛?”他觉着桑贝贝的这个理由非常牵强,可信度很小。

  桑贝贝道:“wǒ要是不去,恐怕你这会儿已经跟那个女歌手滚床单了吧。”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你当wǒ饥不择食啊,要是滚床单wǒ也挑你这样的。”

  桑贝贝的脸居rán有些发红了:“wǒ说你能要点脸皮不?什么话都往外说,小心wǒ跟你急啊!”

  张大官人才不怕她急,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你究竟是路过呢,还是打算长期潜伏下去?”

  桑贝贝道:“什么意思?”

  张扬道:“没什么意思啊!wǒ就是觉得你出现的比较突rán,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要你出现,哪次不是麻烦接踵而至?”

  桑贝贝道:“wǒ要是说,这次wǒ专门冲你过来的你相信吗?”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打死wǒ都不信。”

  桑贝贝笑道:“那你就别管wǒ了,咱们各忙各的,有空坐一起喝个小酒,你要是还有兴致,没事多去天街几趟,多给wǒ一点小费,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张大官人道:“你还真准备在天街坐台了?”

  桑贝贝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说话呢?你才坐台呢,wǒ是当服务员,今儿不是你硬拉wǒ坐台的吗?”

  张大官人笑道:“坐台是wǒ拉得,出台可是你自愿的。”

  “滚你!”桑贝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张大官人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周围,低声道:“丫头,咱俩聊点正事儿。”

  桑贝贝道:“你有正事吗?”

  张扬道:“这天街啊,大有问题,这次你刚巧成了那里的服务员……”

  桑贝贝何其聪明马上懂得了他的意思,打断他的话道:“怎么?想让wǒ给你当卧底啊?”

  张扬笑道:“聪明,打wǒ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儿,你办事wǒ放心。”

  “wǒ可没答应帮你。”

  张扬道:“你要是不答应啊,wǒ就把你真实的背景全都告诉那个陈青虹,不管你是想赚钱维生,还是另有其他的目的,wǒ都给你搅黄了。”

  “好啊你,威胁wǒ?你知道wǒ这人最讨厌别人威胁wǒ!”

  张扬道:“不是威胁,是合作,你想想啊,你留在天街当服务员对wǒ有好处,以后这方面的应酬肯定少不了,wǒ去天街,以后就是你的熟客,wǒ每次都点你,都给你小费。”

  桑贝贝瞪大双眼道:“wǒ是服务员嗳,你把wǒ当什么了?”

  张扬道:“常在河边走,焉能不湿鞋,你这么好的条件,窝在那里当服务员谁信!”

  “张扬,wǒ今儿才发现你这么龌龊!”

  张扬道:“今天晚上的情景你都看到了,这么多人憋着劲的想要腐化wǒ,wǒ要是始终表现的拒腐蚀永不沾,肯定不能打入敌人的内部。”

  “合着你把wǒ当成你的敲门砖了!”

  张扬道:“咱俩没有谁利用谁,合作关系,你的存在,就让wǒ以后往天街跑具备了合理性,别人会把你当成wǒ的缺点,会从你下手对wǒ进行腐化,这样wǒ就能发现北港的很多内幕。”

  桑贝贝道:“那wǒ牺牲是不是太大了。”

  张扬道:“咱俩不是演戏嘛,又不是真干什么事,wǒ的◇人品你还信不过?”

  “你有人品吗?”

  “刚刚的!”

  袁孝农想不到四弟袁孝商这么晚了还会来找自己,他穿上睡衣来到客厅,打了个哈欠道:“老四,都这么晚了,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谈★?”

  袁孝商道:“今晚wǒ请张扬吃饭了!”

  袁孝农喔了一声,rán后皱了皱眉头道:“你请他干什么?从头到尾都是他在找wǒ们麻烦,你请他?搞得跟wǒ们理亏似的。咱们兄弟在北港怕过谁?他嚣张只能一时,等到风头过去,wǒ找个人做掉他!”

  袁孝商道:“最近你又接单了?”

  袁孝农手中的茶杯停顿在那里,他低声道:“手下养着这么多人,总不能坐吃山空,不做生意,你让wǒ等着喝西北风吗?”

  袁孝商道:“大哥的话你忘记了?”

  袁孝农道:“是,wǒ知道你能干,大哥让wǒ有事多和你商量,wǒ又不是出去杀人放火,wǒ只是做点生意,这都不行啊?你嫂子她shūshū的途径,稳妥的很。”

  袁孝商道:“wǒ嫂子从不参予你的生意。”

  袁孝农把茶杯重重放在茶几上:“刘恬的shūshū。”

  袁孝商道:“记不记得当初咱们兄弟说过的话,永远不要让女人介入wǒ们的生意,刘恬什么货色?当初只不过是蓝色魅力的一个坐台小姐,你玩玩就算了,何必认真?”

  袁孝农怒道:“老四,你什么意思?她现在是wǒ的女人,你好歹要表示出一些尊重。”

  袁孝商道:“二哥,wǒ今儿来是为了提醒你几件事,你找什么女人wǒ不管,但是决不允许这个女人介入wǒ们的生意。”

  “这是wǒ自己的生意,和你无关,跟你们所有人都无关。”

  袁孝商道:■“还有一件事,你不要再惹张扬,那个人你惹不起!”

  袁孝农指着他的鼻子道:“你怎么跟wǒ说话的,wǒ是你二哥,你眼中还有没有尊长?”

  刘恬此时从楼上走了下来,她惺惺作态道:“孝农干什◆“háiyǒuyījiànshì,nǐbúyàozàirězhāngyáng,nàgèrénnǐrěbúqǐ!”

  yuánxiàonóngzhǐzhetādebízǐdào:“nǐzěnmegēnwǒshuōhuàde,wǒshìnǐèrgē,nǐyǎnzhōngháiyǒuméiyǒuzūnzhǎng?”

  liútiáncǐshícónglóushàngzǒulexiàlái,tāxīngxīngzuòtàidào:“xiàonónggànshí么这是?自己兄弟搞得脸红脖子粗的,有那必要吗?”

  袁孝商缓缓站起身,目光盯住刘恬道:“刘恬,你帮wǒ告诉刘福江,他的货要是敢通过wǒ们袁家的任何一条船,wǒ保证北港再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刘恬眼圈一红,泪水顿时落了下来,她充满委屈道:“孝农……”

  袁孝农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一般向袁孝商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领口:“wǒ的事情轮不到你来过问!”

  袁孝商轻轻拍了拍◆袁孝农的手背,低声道:“wǒ们兄弟这么些年,风里来雨里去,怎样才打拼到今天的地步,你难道都忘了?现在你为了一个女人居rán对wǒ这样,放手!你给wǒ放手!”袁孝商忽rán怒吼道。

  袁孝农被他○的威势所慑,刚才的那点气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袁孝商摆脱了他的双手,指着刘恬道:“你给wǒ记住,出来卖也是有原则的,做好你的本份,一只野鸡永远别想飞上枝头成为凤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