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官商之间】(下)


  第一千零七章(下)

  安语晨是从京城转机来到的北港,一出机场,就看到了张扬,这厮戴着墨镜,卡着蓝色的棒球帽,身上套着蓝白相间的运动服,乍一看根本就是一个潮流青年,谁也想不到这位居然是滨海的县委书记。

  无论张扬怎样打扮,安语晨总会第一眼就认出他,她拖着行李箱慢慢走向张扬,走过去的过程中,眼圈居然有些红了。一段时间没见,安语晨比起过去丰满了一些,肌肤也越发的白嫩,褪去了昔日少女的青涩,整个人散发出诱人的成熟魅力。

  张大官人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微笑道:“我谁都没通知,一个人过来接nǐ。”

  安语晨道:“梦媛知道我今天会到,但是不知道具体的时间。”

  两人的语气非常的平淡,可是他们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已经快把空气燃烧了起来。

  张扬带着安语晨来到停车场,进入他的坐地虎越野车,张大官人刚刚坐好,安语晨就整个扑了上来,宛如一只小野猫一般将张扬扑倒在后排座椅上,灼热的唇印上张扬的嘴唇,两人在黑暗中默默缠绵着,安语晨思念的泪水沾湿了张扬的面庞:“张扬,我想nǐ……”

  张扬搂着安语晨的纤腰:“丫头,咱们儿子好吗?”

  安语晨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没良心的东西,nǐ只想他,不想我?”

  张大官人道:“不知有多想,想的不能再想!”

  “骗人!我怎么感觉不到?”

  “不信nǐ摸摸!”

  “这不算,我要nǐ心里想!”

  “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想……”

  “唔……nǐ……nǐ干什么……讨厌……”

  “都被我儿子给吃大了!”

  半个多小时后,张大官人的那辆坐地虎方才驶出了地下停车场,安语晨拉下化妆镜,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看到自己脸上仍然未褪的红潮,不禁娇嗔道:“nǐ真讨厌啊,见面就这事儿。”

  张大官人笑道:“我是为nǐ考虑,nǐ走了这么久,旱了●这么久,我pànǐ饥渴难耐。”

  “呸!我一辈子没这事儿也一样活的好好的。”

  张大官人笑眯眯看了安语晨一眼:“丫头,恢复得不错,比起过去更漂亮了,更性感了。”

  安语晨笑道:■“nǐ别酸了,真受不了nǐ,官当得越大,人变得越假。”

  张扬道:“我跟nǐ从不说假话,那啥,生完孩子,还像过去那么紧……”

  安语晨料到他没什么好话,一把已经拧住了他的耳朵,一脸的难为情道:“张扬,nǐ要不要脸啊?”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安语晨放开他的耳朵:“懒得理nǐ!”她觉得两腿之间湿漉漉的很不舒服,攥起拳头又在张扬的肩头砸了两下:“讨厌,讨厌,讨厌死了!”

 ■ 张扬道:“今晚去滨海住吧,梦媛在那里等着呢,我说丫头,nǐ约她过来这次有什么打算啊?”

  安语晨把头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拧开一瓶矿泉水灌了两口,刚才还是消耗了不少热量,她轻声道:“没什么打算●,我知道梦媛一直心情都不好,所以想开导开导她,明天我就去春阳,给爷爷扫墓去。”

  张扬道:“合着nǐ就没给我留点时间。”

  安语晨道:“nǐ要是愿意,跟我一起去春阳啊,咱们可以24小时不分开!”

  张扬道:“我回头安排一下,看看能不能走开!”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què是傅长征打来的,傅长征的声音透着兴奋:“张书记,正式文件下来了,咱们滨海撤县改市的正式文件下来了。”

  这本来就是张大官人意料中的事情,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奋,笑了笑道:“好事啊!长征,恭喜nǐ,马上nǐ就是市委办公室主任了!”

  张扬这边挂上电话,马上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北港市长宫还山的电话:“小张啊,nǐ尽快来市里一趟,有重要事情要跟nǐ谈。”

  张大官人真是无奈,他答应了一声。

  安语晨对他政治上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不过表现的相当理解:“真有事nǐ赶紧去吧,我联系梦媛。”

  张扬道:“我得去见市长,估计是关于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

  安语晨道:“我去找梦媛。”

  张扬道:“别介啊,车给nǐ,nǐ们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喝茶,我去去就来!”

  安语晨跟乔梦媛联络了一下,乔梦媛刚巧就在北港市内,她们约好了在海边的茶馆见面,张扬dān心安语晨道路不熟,先把她送了过去,他也没开车,把车留给了安语晨。

  自己打车去了市政府,张大官人将车留给安语晨,一是为了她方便,还有一个原因,他这辆坐地虎太招摇,进出市政府实在是太惹眼,好不容易最近围绕他的是非才稍稍减弱了一些,张大官人不想再惹人非议。

  市长宫还山的心情并不好,虽然他早就接受了滨海撤县改市的现实,但是当真正拿到国务院下达文件的时候,宫还山的心情还是受到了影响,无论他承认与否,张扬到来之后,北港政坛的焦点人物除了一把手项诚,然后就要数到张扬,张扬的光◇芒在某种意义上将他这个市长已经映衬的黯然无光。

  宫还山第一次从他的身上感到了威胁,照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张扬就会进入北港常委圈,甚至会对他的地位造成威胁。因为重视所以紧张,宫还山太重视○市委书记的位置了,他熬了这么多年,安分守己的跟在项诚身后这么多年,眼看距离市委书记的位置越来越近了,可是què突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物。

  虽然宫还山无数次告诉自己,张扬和自己不存在任何的竞争,虽然滨海已经从县变成了市,可仍然是县级市,张扬也只是一个县处级干部,和自己这个正厅之间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按照常理来说,是必须要一步一步的来,宫还山过去从不相信奇迹,因为政治奇迹从未出现在他的身上,可是面对张扬,他有些不淡定了,在他身上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对张扬来说què是再寻常不过,保税区落户滨海,滨海撤县改市,这一系列看似不可能完成的政治奇迹,全都在张扬的努力下一一实现了,或许人家根本没有花费多大的气力。宫还山终于明白,政治奇迹都是专门为张扬这种人准备的。

  张扬的表情和过去并没有什么异常,仍然是那副笑咪咪的样子,可是在宫还山看来,这厮今天显得格外得瑟,趾高气扬!其实张大官人没变,是宫市长的心态变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是个双喜临门的好日子,不但滨海撤县改市的文件正式下达,而且安语晨从瑞士来到了他的身边,张大官人不高兴是不可能的,他笑道:“宫市长好!”

  宫还山道:“坐!”

  张扬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宫还山道:“国务院已经下达了关于批准滨海撤县改市的文件,正式文件nǐ看到了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今儿我忙着在北港办事,没顾得上看呢。”

  宫还山拿起桌上的文件,张扬起身接了过去,他浏览了一遍,喜形于色道:“宫市长,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我们滨海就叫滨海市了?”

  宫还山嗯了一声,心中暗道:“不就是个县级市,nǐ得瑟什么?”

  张大官人看到宫还山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高兴劲头,猜到滨海撤县改市成功,八成是刺激到了这厮,心中暗骂,nǐ丫好歹也是一市长,滨海撤县改市成功,对nǐ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居然一点高兴的表示都没有,这种心胸也配当市长?张大官人绝对是个喜欢往别人伤口撒盐的主儿,明知宫还山不高兴,还故意问了一句:“宫市长,那我以后就是市委书记了?”

  宫还山差点没被这厮气得闭过气去,麻▲痹的,这不是存心气我吗?nǐ叫我市长,nǐ自称市委书记,难不成nǐ这滨海的县级市市长要管我这个北港地级市市长?宫还山望着张扬:“小张,滨海还是过去的滨海,还是北港的辖市,自由主义要不得,政治上取得了一○些进步,获得了一些成绩,我们都替nǐ高兴,但是,nǐ还年轻,年轻人不要因为取得的一丁点儿成绩而沾沾自喜,一定要戒骄戒躁,虚心才能进步。”

  张扬道:“我一直都挺虚心的,宫市长,我知道您提醒我是好意,dān心我因为取得了一点成绩就翘尾巴。”

  宫还山道:“nǐ知道就好!”

  张大官人接着道:“可这的确是大喜事,滨海上任领导为之努力奋斗而没有完成的事情,到了我手上,这才几个月就已经搞定了,我能不高兴吗?其实过去我心里一直都很忐忑的,省领导把我放在滨海这么重要的位置上,我生pà辜负他们的信任,我知道很多人都不看好我,保税区落户滨海,多数人都认为我走了狗屎运,是瞎猫逮了一个死耗子,现在滨海撤县改市成功了,是我自身努力的结果,这下质疑我的那些人可以闭嘴了,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