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 【奇货可居】(下)


  第一千零八章(下)

  其实自从张扬来到滨海,jiǎng洪刚就认为这小子绝对奇货可居,政客眼中的奇货,必然可以对自己的仕途有所帮助,jiǎng洪刚虽然不敢自比于战国时候的吕不韦,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应该不会错。

  jiǎng洪刚是个极其理智的人,他知道眼前的张扬绝非是糊里糊涂的庄襄王,这小子棱角分明锋芒毕露,更像是霸气四射的秦始皇多一点,只是一点而已。jiǎng洪刚想到这两个历史人物,忽然想到le一件事,最后吕不韦是让秦始皇给干掉的,晦气!真是晦气,都不知道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

  jiǎng洪刚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点燃,他烟瘾并不大,往往都是在他需要好好思考,整理一下头绪的时候,才会想起抽烟。

  jiǎng洪刚抽le口烟道:“张扬,在程焱东的事情上,你的做法并不明智,搞得几位领导颜面无光啊。”jiǎng洪刚shuō的是事实,但是他提起这件事是有目◎的的。

  张扬道:“赵金科的事情不可能没完没le的纠缠下去,总得有人承担责任,我知道很多人想我出来承担这个责任。”

  jiǎng洪刚笑道:“想当然,我发现你有些被害妄想。”

  ☆张扬道:“赵金科当初是周翔极力保荐的,作为推荐人,周翔用人不察,识人不善,理当要承担这个责任。”

  jiǎng洪刚往烟灰缸里弹le弹烟灰道:“在官场中讨生活真是不容易,稍不留神就会负上连带责任。”

  张扬听出lejiǎng洪刚的弦外之音,他笑道:“jiǎng书记,您也得考虑清楚,要是向组织推荐我,以后万一我犯le什么错误,责任也会追究到你头上。”

  jiǎng洪刚呵呵笑道:“吓我啊,你这么一shuō,我还真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安语晨看le看时钟。张扬去le一个半小时仍然没见回来。黄昏已经到来,透过茶社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夕阳正在缓缓坠入海面,海面上洒满金光,天空也变成le橘色。

  乔梦媛落下茶盏,微笑道:“咱们去海滩走走。”

  安语晨点le点头,和乔梦媛一起离开茶社走向海滩。

  乔梦媛道:“我发现张扬自从来到北港之后,好像变得比过去敬业le许多。”

  安语晨笑道:“我这位师父是个穿龙袍不像太子的角色,虽然他竭力的拿捏官味儿。可本质上还是一只淘气的猴子。”

  乔梦媛被她的比喻逗笑le,她整理le一下海风chuī乱的○披肩,轻声道:“难道你就一直想呆在欧洲?”

  安语晨道:“家里发生le太多的事情,我感到厌倦le,离开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可以过得更自由。”安语晨前往瑞士的真正原因是她和张扬之间的秘密,即便是乔●梦媛这样的知心好友,她也不会轻易吐露。

  乔梦媛道:“真是羡慕你能够放开这一切。我也尝试过换个环境。可是走到哪里,心中始终还是放不下这里的一切。”

  安语晨笑道:“放不开生意还是放不开◎感情?”

  乔梦媛淡然笑道:“生意已经结束le,感情更是早就结束le。”

  安语晨意味深长道:“有些感情永远都不会结束,梦媛,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牵挂?”

  乔梦媛坚决地摇le摇头○道:“没有!”

  安语晨想shuō什么,可是话到唇边欲言又止。

  乔梦媛的手机响le起来,她看le看号码,是张扬的电话。并没有马上接通,而是抬起头向远处望le望,果然看到张扬正从她们刚○刚谈心的茶社中走出。

  安语晨向张扬挥le挥手,他没有看到,安语晨双手圈在嘴唇前,大声道:“师父,这边呢!”

  张扬顺着声音望去。他的脸上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来到她们面前,◆◇乔梦媛责怪道:“张书记,工作再重要也不能把老朋友都忘le,小妖从欧洲远道而来,你把她扔在这里就不闻不问le?”

  张扬笑道:“不是还有你吗?本来我早就想过来le,可后来想想,你们女人见le面,▲肯定有很多私房话要shuō,我要是在场多不fāng便。”

  安语晨笑道:“强词夺理,你shuō晚上请我吃饭,我可饿le啊,师父该不是心疼这顿饭吧?”

  张扬道:“我虽然是你师父,可这么多年,我半毛钱的学费也没见过,我shuō你好歹也是一亿万富婆,对待自己师父能不能大fāng一点。”

  乔梦媛道:“张扬,你别逼我鄙视你,怎么着,今儿是不准备请客le?”

  张扬笑道:“请,我一定请,这样吧,咱们回滨海,去海岛渔村吃饭。”

  安语晨还没shuō什么,乔梦媛率先反对道:“小妖,你千万别听他的,只要到le滨海那地fāng,张书记就一心扑在工作上le,滨海的一亩三分地上,谁不认识我们张书记。”乔梦媛去滨海的时候算是知道le,张扬在滨海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只要是在公众场合,连跟他shuō话的机会都没有。

  张扬道:“大老远来le,总得去我工作的地fāng看看吧,我告诉你们一好消息,滨海撤县改市的申请已经正式获批le,现在……”

  安语晨打断他的话道:“现在你已经是市委书记le,可我还是搞不懂,你和过去有分别吗?你还是你啊!你是县委书记也○罢,市委书记也罢,在我们眼里没分别啊,你还是张扬,甚至可以shuō,我感觉你现在还不如过去在黑山子乡当计生办代主任的时候可爱呢。”

  张大官人皱le皱眉头道:“丫头,你对我的感情总算从可爱发展◇bà,shìwěishūjìyěbà,zàiwǒmenyǎnlǐméifènbiéā,nǐháishìzhāngyáng,shènzhìkěyǐshuō,wǒgǎnjiàonǐxiànzàiháibúrúguòqùzàihēishānzǐxiāngdāngjìshēngbàndàizhǔrèndeshíhòukěàine。”

  zhāngdàguānrénzhòulezhòuméitóudào:“yātóu,nǐduìwǒdegǎnqíngzǒngsuàncóngkěàifāzhǎn到可敬le,这才对,我是你师父。”

  安语晨道:“你跟可敬挨不上,你是虚伪!梦媛姐,我shuō得对不对?”

  乔梦媛笑道:“这是人家的地盘,我可不敢乱shuō话,万一得罪le大领导,人家给我穿小鞋就难堪le。”

  安语晨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怕他什么?官不大,官场上的虚伪可都被他学会le。”

  张大官人哭笑不得道:“虚伪?我要是虚伪,这官场上一个好人都没有l▲e。”

  乔梦媛一听可不乐意le:“怎么shuō话呢你?”

  张大官人这才意识到打击面太广:“那啥,我不shuō话le,我笨嘴拙腮的,一开口就得罪人。我算明白le,这世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还shuō!”

  张大官人举手讨饶道:“不shuōle,我啥都不shuōle,那啥……今晚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都听你们的,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乔梦媛之所以反对去滨海,是因为滨海现在fāngfāng面面的条件实在太差,加上城区绿化正在进行,整个滨海就像是一个工地,的确没多少游览的价值,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张扬在滨海,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大家想静下来shuōshuō话都难。

  安语晨道:“我真饿le,咱们今晚去哪儿吃饭?”

  乔梦媛抬起手腕看le看时间道:“我想麦琪儿的游艇应该已经在码头等着le。”

  再次登上萧国成的这艘游艇,张大官人颇多感触,想起那天前往白岛时候被人伏击的场面,仍然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再凭借一身出众的武功,险些不明不白的命丧大海之中,事情已经过去le几天,那个神秘的电话再也没有响起过,张扬也初步排除le袁效农对自己下手的可能,目前最现实的fāng法是暂时搁置这件事。

  乔梦媛陪着安语晨看le一会儿夕阳,走向张扬道:“怎么?想起那晚的事情le?”

  张扬向不远处正◆沉浸在落日美景的安语晨望le一眼道:“这事儿要保密,我不想大家为我担心。”

  乔梦媛露出会心的一笑。

  张扬道:“你放心,那辆奔驰车我早晚都会帮你找回来。”

  乔梦媛道:“早知□道那辆车会引起那么多的麻烦,我宁愿它永远消失。”她随即又笑le笑道:“就算真的找不到,保险公司那里还会赔偿百分之八十,损失不会太重。”

  张大官人倒不是在乎乔梦媛损失多少钱,他在乎的是一个面子,乔梦媛来北港是冲着他,可刚一来到就发生le这种事情,这让张扬情何以堪。

  安语晨来到他们身边道:“聊什么呢?这么神秘?”

  乔梦媛道:“没什么,我问张扬明天去不去春阳。”

  安语晨道:“你去不去啊?师父,我好不容易才回国一趟,你是不是应该陪我回家乡看看啊?”

  张扬道:“明儿恐怕走不开,刚才县里,不!市里来电话le,明天上午的常委会我得主持召开,毕竟是撤县改市头一次常委会,我缺席不好,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儿,烦,真是烦!”

  安语晨美眸之中流露出些许的失落,张大官人看到她这样,心中也有些内疚,两人分别这么久,见面之后,自己却忙于公务,无法陪同她一起返回春阳。可谁能想到,偏偏在这时候,滨海撤县改市的正式文件下达le,他笑道:“我争取明天晚上赶过去,明天一天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

  乔梦媛意味深长道:“官场中很多人都是六亲不认,张扬,我可不希望看到你也变成这个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