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称呼变了】(下)


  第一千零一十章(下)

  张扬道:“创建办和团市委协助军强同志工作,庆典期间必须加强治安,这方面由焱东同志负责。”张扬又向许双奇道:“老许,这两天市里会把邀请嘉宾的名单定下来,你就多往●市里跑几趟,市里方方面面的关系你最熟,和上头也能说得上话,一定争取尽早定下名单,尽早发出邀请,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预留出充分的准备时间。”

  许双奇对此表现的倒是非常配合,他点了点头道:“张书记◇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跟进。”

  张扬又强调了几个细节,把任务分派完毕,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以这样的方式稍事休息,也趁机调整了一下会议的节奏,所有人都看出这场常委会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张书记应该还有zhòng要的事情要说。

  果不其然,片刻停顿之后,张扬谈到了泰鸿钢铁集团的事情,张扬道:“我新近得到了一个可靠地消息,泰鸿钢铁集团已经决定落户北港,要在北港设立分厂,年产值要在数百万吨,◎其guī模在国内也位居前列,刚开始的时候我挺为北港高兴的,毕竟这么有实力的企业落户北港,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当我了解了他们的初步guī划之后,这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了。”张大官人向一旁负责记录的◆傅长征点了点头。

  傅长征将复印好的一份文件分发给大家,这是泰鸿集团在北港设厂的guī划,张扬昨晚从赵永福那里要来,开会之前让傅长征复印好了,发给每位常委一份。

  常委们看得都很认真,当他们看到初步选定的建厂地址这一栏,都明白张扬为什么要将这个问题拿到常委会上进行讨论。

  张扬估计所有人都看完了这份初期guī划,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都有什么想法?不必顾虑,有什么说什么!”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道:“张书记,从这份guī划来看,泰鸿的分厂guī划把整个蔺家角都给划进去了。蔺家角南部属于北港市静浦区,北部属于我们滨海,这岂不是要从我们滨海划走一块土地?”

  人武部政委徐胜道:“这块土地还不小,十平方公里。”

  许双奇道:“我想提醒大家一个zhòng点,滨海是北港的一部分,我们在谋求自身发展的同时,也要兼顾到整体利益,要有大局观。”

  程焱东道:“许市长。您说得兼顾整体利益我赞成。要有大局观我也赞成,但是我们的大局观和整体利益,不能以损害自身利益为代价。泰鸿钢铁集团是大型国企。也是国内钢铁行业中的翘楚,他们选择在北港设厂是大好事,可以预见。肯定会促进北港的经济发展。但是根据我对钢铁行业的了解,污染始终是困扰钢铁行业的一个难题,即便是泰鸿这样的大企业,也无法完全解决污染的问题。我们滨海现在城市发展的口号是打造现代化绿色宜居城市,如果泰鸿在滨海建厂,那么势必会为我们以后实现这一目标制造不少的困难。”

  许双奇发现张扬踢走周翔的初步效应已经逐渐显现出来了,程焱东的发言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张扬的看法,他的出现让张扬在常委中的实力进一步加强,也进一步增强了对滨海的实际控制权和话语权。

  因为滨海撤县改市成功而成为许市长的那点喜悦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许双奇道:“滨海和北港是一个整体,滨海是北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滨海发展了,会◆为北港的经济增添光彩,而北港发展也会给滨海带来巨大的推动作用,我认为对泰鸿集团建厂这件事,我们不该谈虎色变。泰鸿这样的大型国企,不知有多少城市想拉过去,落户北港,对北港来说是大好事,和可以控制的污染相▲比。我们更要注意到泰鸿会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和大量的就业机会,占用滨海的部分土地。等于把机会给了滨海,我认为没什么不好,我真是奇怪,大家究竟在担心什么?污染ma?像这么大的企业,早就可以做到零污染了……”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零污染?老许,你相信这世上存在零污染的钢铁企业ma?反正我是不信。”

  许双奇道:“就算存在一定程度的污染,现代的工业技术也是可以控制的,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因噎废食。这对北港,对滨海来说都是一次划时代的机遇,我们不应当错过!”

  张大官人笑道:“污染是不是可控我不清楚,工业发展和污染是个矛盾体,始终存在,最近啊,咱们滨海经常发生划时代的事情,保税区落户滨海划时代,滨海撤县改市划时代,现在泰鸿要来北港建设分厂,又是划时代,他们是不是划时代我不清楚,可要从滨海划走一块地却是真的,我不是小家子气,滨海一直属于北港管理,说句真心话,北港需要用地,给他们一块也无妨,土地是国家的,不是哪个人的,谁用不是用?更何况是自己人用。”

  许双奇有些迷惘地看着张扬,这厮什么意思?他应该是反对啊,可现在又这么说?难道这会儿功夫就已经转变了念头?按理说不会◆啊。

  果不其然,张大官人短暂的停顿之后马上来了一个转折:“蔺家角这块地已经列为我们保税区的zhòng点guī划,按照我们的guī划,这里以后将建设成为企业办公中心,未来的金融中心。我们把企业▲家们都请到这里办公,原因是看中了这里的生态环境,如果蔺家角的土地出让给泰鸿,在这里建设了钢铁厂,恐怕窗外都是炼钢厂的大烟筒,换成你们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中办公ma?”

  许双奇没有继续发言,他心中暗忖,如果泰鸿坚持要蔺家角的那块地,北港方面为了留住这个财神爷肯定会答应,你张扬如果反对,势必会激怒北港市领导,这张扬果然是个不省心的主儿,放着舒心日子不过,非得自找麻烦。许双奇又想到,跟我有个毛的关系?

  张扬道:“老许,这事儿还得交给你,你了解一下这件事的最新进展情况,有任何的风吹草动,赶紧知会大家。”

  许双奇嗯了一声,内心中很是不满,这厮把自己当成探子了。

  常委会结束之后,张扬把政法委书记程焱东、宣传部长王军强留下,又把已经是团市委书记的常海心给叫了过来,布置下周庆典的事情。

  常海心道:“张书记,组织庆典并不算什么大事,您别嫌烦,我还得旧话zhòng提,财政上给我们拨多少钱?”

  张扬笑了起来:“就知道你得提这件事儿。”

  王军强道:“小常说得对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刚才在会上我就想说的。”

  张扬道:“钱方面没多少问题,回头我跟王志刚说一声,让他把其他事情都往后排排,为庆典创造便利条件。”他向程焱东道:“安全工作一定要做好,这次周省长过来,我估计市里还要对其他兄弟城市的领导发出邀请函,咱们自己也得请一些友好城市的代表◎过来。”

  常海心道:“总共就十天时间,到现在市里也没有把邀请嘉宾的具体名单定下来,如果耽搁的时间太久肯定会影响我们的筹备工作。”

  张扬笑道:“有什么好影响的,该怎么准备就怎么准备,■我看领导们来滨海也只是参加庆典活动,真正在我们这儿住宿的恐怕不多。”

  王军强道:“提起这事儿,我得说一句,张书记,咱们县委招待所的条件不行,接待能力有限,如果周省长这样的领导过来,住在那里是不是不合适?”

  张扬道:“招待所的条件按理说还过得去,不过接待能力的确不行,周省长这种级别的领导和大家住在一起也不是不行,但是安防工作又有压力了。”

  程焱东道:“领导们都喜欢相对比较静的环境,如果周省长在县委招待所居住,恐怕前来的嘉宾要把他的门槛给踏平了。”

  程焱东所说的是事实,这些地市级的干部谁也不会错过和省长套近乎的机会。

  张扬道:“我看周省长住在滨海的●可能性很小,北港方面或许会做出接待,不过咱们也得做好充分的准备。”

  常海心道:“我有一个主意。”

  几个人都转向她。

  常海心道:“海洋花园有不少别墅都闲置着,稍加整理就能利◎用起来,像周省长这种大领导都需要私密空间,不想别人打扰,我看临时将那些闲置的别墅征用,不就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了?”

  张扬在大腿上拍了一记道:“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海心,到底是年轻,脑子够灵活。”

  常海心听到这厮一副老人家口吻,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张扬道:“饭肯定是要管的,到时候我跟北港方面说一声,让他们从市政府招待所中临时征调一些厨师过来帮忙,酒水方面找人赞助,回头我给江城酒厂打个电话就能解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