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话不投机】(上)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上)

  王军强笑道:“张书记,现在我心里有点底了,吃饭住宿解决了,其他的就好办了。”

  程焱东道:“既然是搞庆典,是不是要放烟火啊?”

  张大官人道:“对啊,这倒提醒我了,烟火肯定要放啊,可这找谁赞助呢?”

  几个人都看着张扬,常海心忍不住笑了起来:“张书记,我怎么感觉咱们滨海这么寒酸啊?搞个庆典都缺钱,到处找人赞助,让人知道了肯定会笑掉▲大牙。”

  张扬道:“你懂什么?这叫本事,空手套白狼才是招商引资的最高境界。“这厮皱了皱眉头道:“你说我怎么就不认识几今生产花炮的厂家啊?”

  程焱东真是服了他,他想了想道:“这方面我★倒是认识,南锡花炮厂的,人家专做大项目,国庆庆典的时候都是用得人家的。”

  张扬道:“那敢情好啊,这事儿就荚给你了。”

  程焱东道:“我跟人家是认识,可交情没到让人赞助的份上,我估摸着☆néng弄个出厂价。”

  张扬道:“那玩意儿有啥,绝对暴利,néng省则省,焱东,我想起一辙,干脆你派人在滨海范围内严查非法烟花爆竹,遇到违法的一缕收缴…”

  程焱东慌忙摆手道:“张书◇néngnònggèchūchǎngjià。”

  zhāngyángdào:“nàwányìéryǒushá,juéduìbàolì,néngshěngzéshěng,yàndōng,wǒxiǎngqǐyīzhé,gàncuìnǐpàirénzàibīnhǎifànwéinèiyáncháfēifǎyānhuābàozhú,yùdàowéifǎdeyīlǚshōujiǎo…”

  chéngyàndōnghuāngmángbǎishǒudào:“zhāngshū记,您饶了我吧,我是警「冇」察,您把我当成强盗了,查非法烟花爆竹不是不可以,可那玩意儿跟正儿八经的焰火差别太大了,就算咱们弄一大堆,到时候噼里啪啦的燃放起来,让嘉宾一看,咱们也太小家子气了。”

  王军强和常海心都是忍不住笑。

  张扬道:“得,这事儿我再好好想想,大家都想想主意但凡咱们néng找到赞助的,尽量不花钱,需要花钱的,néng欠着就欠着,反正人不死账不烂,咱们这么大的滨海市总不会赖那点小钱。”

  程焱东深有感触道:“张书记,我真心感到,你不去做生意可惜了。”

  张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今天常委会上并没有见到副书记liújiànshè发言,他◎让傅长征去把liújiànshè给找过来。

  liújiànshè最近的表现非常低调,确切地说,自从滨海政法委书记周翔被免职,liújiànshè就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他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政治态度,他意识到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比他预想中更加强大。曾经有一度liújiànshè还准备站在张扬的对立面,可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他反思,在目前复杂的形势下,还是沉默是金为好祸从口出,少说话其实是明哲保身的最好方式。

  今天的常委会他也出席了但是liújiànshè全程没有说一句话,笑倒是笑了,掌也鼓了,按理说他也跟着沾光,从县委副书记变成了市委副书记,可心里却越来越没底,他担心周翔的事情早晚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总觉着程焱东的入常只是张扬政治布局的第一步,以后滨海的领导层还会面临大范围的变动,常务副市长董玉武在这方面做得比他好一早就认准了张扬这棵大树,倒向了他的阵营。

  让liújiànshè感到纠结的是,张扬现在已经摆出了要和北港方面抗衡的架势,liújiànshè和董玉武不同,董玉武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缺少背景关系,也得不到现任北港市领导的器重,前阵子yīn为赵金科给他送了几百块的礼物而被反复调查,最后还要在常委会上公开道歉由此就néng看出董玉武处境之无奈,他向上提升的空间很小,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不得不选择坚定的抱住张扬的大「冇」腿。

  liújiànshè和他不同,早在张扬来到滨海之后他就已经谋求出路,而且已经基本上定下来了市委书记项诚已经点头让他出任临蒙县县委书记,基本上定在八月,原临蒙县委书记祷亮会获得提升,所以现在liújiànshè的心情是,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他既不想得罪张扬,也不想被张扬当枪使,yīn为从目前的种种迹象,他已经看出张扬和北港市领导的矛盾已经越积越深。

  虽然想置身事外,可张扬的召唤他却不néng不理,接到通知后,liújiànshè很快就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本来两人的办公地点就位于同一楼层。

  liújiànshè这个人是个笑面佛,整天一副笑咪咪的样子,走入张扬办公室的大门,他先笑了起来:“张书记,您找我?”

  张扬抬起头看了看他,笑着向他招了招手,liújiànshè发现张扬办公桌对面已经摆好了一张椅子,这肯定是事先准备好的,看来张书记怒要跟自己近距离谈话。

  liújiànshè乐呵呵坐下,虽然他实在想不出自己面对张扬要笑的理由,可还是挤出了笑容谁让人家是颌导来着。下级对上级就算不想奴颜婢膝,也得强颜欢笑,你见到谁冷若冰霜?除非你不想干了。

  傅长征送上一杯茶之后,转身离去了,随手将办公室的房门掩上。

  liújiànshè道:“张书记,您找我有事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也没什么要紧事,刚才在常委会上,我看到你始终没有发言,所以想单独问问你,是不是觉着今天讨论的议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liújiànshè道:“张书记,不是我不想发言,而是我想说的话都被别人说完了,我总不néng重复一遍吧。”

  张扬笑了笑,这厮很是狡猾”一句话就把他的态度轻描淡写的给蒙混过去,到底是浸淫官场多年的老油子。张扬道:“我想听听你对泰鸿shè立分厂的意见。”

  liújiànshè道:“这事儿不是还没最终确定下来吗?我看了那份规划,商家角只是泰鸿的初步shè想,人家又没最终确定。”

  张扬道:“咱们得想在前头,万一他们坚持在商家角shè厂怎么办?我们滨海不仅仅是划“给他们一块土地那么简单,我们的保税区规划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liújiànshè笑道:“其实我觉得,市里一定会考虑周全的,泰鸿这么大的企业,谁都想把人家请过去,如果他们决定在北港shè厂,我估计这件事谁也拦不了,至于厂址最终的选定,还是可以商量的,市里不可néng不考虑到滨海的利益。”

  张扬心说你了绕了一个圈子等于什么都没说,他微笑道:“老liú,我是想问你,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上,你会同意秦鸿在商家角shè厂吗?”

  liújiànshè愣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就笑了起来,张扬也笑了,不过两人的笑容中都透着虚伪。

  liújiànshè道:“张书记,我不是你,我也没有你的魄力,你硬让我说,市里压下来的事情,我扛不住,我没那个本事。”这他说的倒是实话。

  张扬点了点头道:“老liú啊,这段时间我得把几件事落实一下,可néng在外面的时间要多一些,滨海这边就交给你了。”

  liújiànshè还是过去那样子,点了点头道:“张书记放心吧,我一定做好本职工作。“这句话一语双关,他份内的事情他一定做好,不属于他权力范围内的,他可管不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你néng把本职工作做好就不容易了,来滨海这段时间,他对几名常委的néng力也摸了个差不多,liújiànshè这个人典型的笑里藏刀,官场老油条,要是办大事还真指望不上他。

  张扬和liújiànshè聊了没几句就裢接二连三的恭贺电话打断,滨海撒县改市,这消息传得很快,张大官人在官场中混了这么多年,朋友还是不少的,得知这一消息自然纷纷恭贺,liújiànshè知趣的告辞。

  最先打来电话的是杜天野,杜天野☆接到了北港方面的邀请,邀请他前来滨海参加下周六举行的庆典仪式。

  杜天野道:“张扬,你不地道啊,举办庆典,你不邀请我,反而让项书记提出邀请,怎么?不想我去啊?”

  张扬苦笑道:“老大,■你就别寒碜我了,我什么级别,虽然是撒县改市成功了,我还是一县处级干部,您什么级别,我邀请你,那不是等于你去邀请美国总统访问江城吗?都不是一级别的,抛开咱俩的关系不论,我要是官方邀请你,那是对你的不敬,项书记才够分量。”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道:“好像项书记也差点啊,你是省常委,他比你差半级呢。”

  杜天野哈哈笑了起来:“你小子,总是有说不完的理由。”

  张扬道:“你来吗?”

  杜天野道:“去啊,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我不给你面子,也得给项书记面子。”

  张扬一针见血道:“恐怕不仅如此吧,周省长要来,你是给人家面子。

  杜天野笑骂道:“混小子,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个德行?”

  张扬道:“咱们把话说在前头,你来归来,我招待你白吃白喝。贺礼你可别忘了,以你的身份,千万不néng栽了面儿,以咱俩的关系,这份大礼不néng让别人笑话你寒碜,你说是不是?”

  杜天野道:“我呸!你这是邀请吗?简直是敲诈勒索,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