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被动局面】(下)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下)

  夜晚的山风有些冷,杜天野端起酒碗喝了一口,他的身体因为酒精而温暖了起来,他眯起双目看了看乌蒙蒙没有星月的夜空,低声道:“赵永福是个老江湖,他的手段的确老道,但是你不要忘记一点,这是在平海,赵永福对你未必敢做的太绝。”

  zhāng扬抿了口酒没有说huà。

  杜天野道:“宋书记虽然表示不huì过问,但是如果赵永福当真把这件事做的太绝,表面上是对付你,可外人谁都不huì这么认为,huì觉得他不给宋书记面子,宋书记的心里未必高兴,所以说你未必没有胜算。”

  zhāng扬道:“wǒ不想依靠宋书记。”

  杜天野笑了起来:“你丫就是属斗鸡的,自打你进入官场,就没停止过斗争,wǒ算看出来了,斗争才是你的快乐之源。”

  zhāng扬道:“每次wǒ都是被迫迎战。”

  杜天野道:“这次不同,赵永福不是普通人物,副省级别,你一个县处级干部想越级挑战,只怕没那么容易,老弟摆在你面前两条路,你现在还可以挑一条大路走,真要是闹到不可开交了,还不只要有多少麻烦事。”

  zhāng扬叹了口气道:“烦,不提这个,你跟苏媛媛怎么样了?”

  提起这件事杜天野居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过了一huì儿方才道:“wǒ妈倒是挺喜欢她的。”

  zhāng扬诧异道:“怎么着?你跟她都发展到见父母的地步了?”

  杜天野道:“不是,wǒ妈前阵子从京城过来,在江城生活了一段时间,wǒ忙着上班,没时间照顾她,所以让苏媛媛替wǒ陪陪她。”

  zhāng扬笑道:“还不是一样,你对苏媛媛没意思干嘛让她陪你妈?”

  杜天野顿时无语。

  zhāng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大,你年龄也不小了,真的。这么大人也该有个家了,苏媛媛那nǚ孩子不错,这年头好nǚ人很抢手的,过了这村,恐怕就没这店了。”

○  杜天野笑道:“行了你,wǒ心里有数。”他在zhāng扬的肩膀上捶了一拳又道:“你和嫣然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这世上好nǚ孩多了,但是只能有一个属于你。”

  zhāng扬道:◎“wǒ的事儿你别管。”

  杜天野道:“凭什么?就兴你多管wǒ的闲事?”

  zhāng扬道:“那啥。咱们都别提个人感情的事儿,那啥,下周六你过去吧?”

  杜天野道:“争取吧!” ○
  zhāng扬一早起来就去了安老的墓前扫墓,他之所以来这么早,是不想和安家的那帮子弟碰面,尤其是安达文。他对那小子说不出的厌恶。

  zhāng扬将准备好的祭品放在墓前,冲着墓碑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这头是该磕的,他是安老如假包换的孙儿nǚ婿,现在帮着安老把重孙子都生出来了,zhāng扬心中默默道:“安老爷子,您就放心吧,小妖的病已经完全好了,以后wǒhuì好好照顾她。现在wǒ们已经有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等他再大一些,带到这边让您老看看。”他这边心里正念叨着,忽然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

  zhāng扬站起身,回头望去,却见安语晨和乔梦媛结伴前来。

  两人看到zhāng扬都感到有些惊奇,安语晨道:“你这么早?”

  zhāng扬道:“回头wǒ得去春阳,今儿清明,wǒ也得去给wǒ爸上上坟。”

  安语晨道:“那你赶紧忙去吧。”

  乔梦媛道:“你等wǒ。wǒ跟你一起回去。wǒ答应了时维。今天去江城和她huì合。”

  安语晨猜到zhāng扬是不想和安达文碰面引起不快,她也没有挽留zhāng扬。向他道:“有事wǒ给你电huà。”

  zhāng大官人和安语晨之间的感情已经到了非常默契的地步,两人根本不需要多说,心中都猜到对方想些什么。

  zhāng扬和乔梦媛简单准备了一下就朝山下走去,两人还没有来到奔龙瀑,天空中就淅淅沥沥的飘起了细雨,乔梦媛的背包中有伞,她撑开雨伞,zhāng扬接过她手中的雨伞,为两人遮住头顶的细雨。zhāng大官人感叹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

  乔梦媛接着道:“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她冲着zhāng扬笑道:“你啊,始终忘不了一个酒字。”

  zhāng大官人感叹道:“wǒ这辈子什么都能看透,就是酒色两关过不去,你说wǒ是不是挺可悲的?”

  乔梦媛◆道:“何止酒色,你对权力也非常的热衷啊!”

  zhāng大官人摇了摇头,没走多远,雨就开始下大了,zhāng扬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带着乔梦媛来到不远处的鹰嘴岩下避雨。

  因为下雨的●缘故,山间的气温降低了许多,zhāng扬担心乔梦媛受凉,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在肩头,乔梦媛也没有拒绝,裹紧了这件带着zhāng扬体温和气息的外套,心中被温暖悄然浸润着。

  zhāng扬望了望外■面的雨,叹了口气道:“欲速则不达,这huà真是没错。”

  乔梦媛道:“应该叫天有不测风云才对,不过清明期间的雨水本来就很多,你今天不是已经请假了吗?”

  zhāng扬点了点头。

  乔梦媛看了看他,小声道:“你有心事啊!”

  zhāng扬又点了点头。

  乔梦媛道:“关于泰鸿的事情?”

  zhāng大官人道:“梦媛,你真是wǒ的红颜知己。”

  平时这厮也没少这么说huà,可是在这空山幽谷说出这种huà,却显得格外暧昧。乔梦媛不由自主向一旁挪动了一下。

  zhāng大官人道:“怎么感觉你有点怕wǒ啊?”

  乔梦媛俏脸不觉红了一下:“不错,就是有些怕你!”

  zhāng大官人道:“那啥,wǒ听说怕才huì爱,爱才huì怕,你该不是……”

  乔梦媛道:“zhāng扬,wǒ可真受不了你,你就不能好好说huà?”

  zhāng大官人乐呵呵道:“wǒ一直都是这样啊!”

  乔梦媛赶紧岔开huà题,意图化解这尴尬的气氛:“泰鸿那边怎么说?”

  zhāng扬道:“老赵想跟wǒ玩手段啊!”他将赵永福的事情向乔梦媛说了。

  乔梦媛皱了皱眉头道:“麦琪儿真的这样说?”

  zhāng扬点了点头。

  乔梦媛道:“如果真的这样,保税区的事情就不容乐观了。”

  zhāng扬道:“梦媛,你帮wǒ出出主意,怎样才能让赵永福打消在蔺家角建厂的念头。”

  乔梦媛道:“wǒ和赵永福并没有直接合作过,不过,wǒ听说这个人行事风格非常霸道,而且从不给对手留有余地,你想让他退让,除非你抓住他的弱点,现在他分明要先下手为强,如果华光真的将那五百亩地转让给了他,那么你就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下了。”

  zhāng扬并不否认自己处境的艰难,他叹了口气道:“wǒ和萧国成没有交情,而赵永福和萧国成却是老朋友,在这件事上,萧国成肯定不huì向着wǒ。”

  乔梦媛道:“那倒未必,萧国成最好的朋友是薛世纶,他又是乔老的干儿子,而且在已经知道你和赵永福矛盾的情况下,他将土地转让给赵永福,明摆着是得罪人的事情,一个商人不huì不考虑的,只有和赵永福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你才有资格和他讨价还价。”

  zhāng扬道:“这事儿wǒ还得找薛老?”乔梦媛的提醒让他心中凸显一丝亮光,薛老欠他一个人情,虽然zhāng扬从没想过让薛老偿还自己的救命之恩,可是在眼前的情况下,他的确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乔梦媛笑道:“当wǒ什么都没说!”

  外面的雨渐渐小了,两人重新上路,来到奔龙瀑的停车场,坐进了车内,zhāng扬首先给薛世纶打了一个电huà。这是他审慎考虑之后的结果,还是尽量别劳动薛老,薛世纶早就认了自己的人情债,现在是时候让他做出回报了。

  薛世纶听zhāng扬说完,不禁笑了起来:“zhāng扬,你究竟想wǒ怎么做?”

  zhāng扬道:“薛叔叔,您知道的,滨海保税区对wǒ对整个滨海都非常重要,如果华光将那块地转让给泰鸿集团,这件事就huì变得更加的麻烦。”

  薛世纶笑道:“你担心赵永福huì在你的保税区中心建一座焦化厂吗?”他停顿了一下道:“还别说,以他的脾气,真干得出来!”

  zhāng扬道:“薛叔叔,这事儿wǒ想来想去只能找您了。”

  薛世纶道:“wǒ和赵永福不熟,就算wǒ开口他也未必huì给wǒ这个面子。”

  zhāng扬道:“wǒ是想……”

  薛世纶道:“wǒ知道你想什么,你想w★ǒ跟国成打声招呼,让他不要把那五百亩地卖给赵永福。”

  zhāng扬没说huà,代表默认了这件事。

  薛世纶道:“zhāng扬,wǒ一直当你是wǒ的子侄,你既然开口了,wǒ肯定要帮忙,○但是wǒ和国成并没有生意上的来往,wǒ说huà他未必肯听,不过你放心,wǒhuì找他问问,无论怎样都huì给你一个结果。”

  zhāng扬道:“谢谢薛叔叔!”zhāng扬趁机提出邀请薛世纶来参加滨海改市庆典,薛世纶笑道:“好啊,这段时间wǒ一直都在国内,借着这个机huì和老朋友聚聚倒也不错,对了,你有没有请顾书记?”

  zhāng扬道:“wǒ正准备跟他说呢。”

  薛世纶道:“让他一定要来,wǒ有重要事情和他商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