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讨债】(下)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下)

  张大官人知道和曹向东说话绝bú能bú温bú火,rú果自己跟他拐弯抹角,这厮更bú知道要跟自己怎么玩太极推手,必须要把他逼到一个墙角,方才能掏出点有用的东西。■张扬道:“陈岗一直对我都很有成见,自从我去滨海,他就始终针对我,没停过给我下绊子。”

  曹向东笑道:“工作上难免会出现一些摩擦,大家还是需要冷静,坐在一起解释清楚bú就行了?”

  张大●官人都说到这种地步了,曹向东还在跟他耍太极,张大官人干cuì道:“我和他的矛盾bú可调和,毛老爷子都说了,人bú犯我我bú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都把我欺负成这个样子了,我要是再忍,别人bú得说我孬种啊!”

  曹向东心说我可没听说他欺负你,放眼北港那帮领导,真正有底气欺负你的恐怕一个都没有。可人家既然说了,他也只能这么听着。太极推手你bú让我玩了,我沉默是金总行了吧?充当你忠实的倾听者。

  可张大官人绝bú需要什么倾听者,他干cuì把一切挑明:“我要把陈岗搞下来!”

  曹向东一脸错愕的看着张扬,虽然他早就明白了张扬的意思,可这厮这么直白的把他的意图说出来还是让曹向东大吃一惊,这厮也算是官场中人?意图bú加任何掩饰,**裸地就表露出来了。

  曹向东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什么,却bú知该从何说起。

  张扬又加了一把火道:“他撤下来,北港常委的位置就空出来一个,我想我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

  曹向东真是服了这厮,知道你丫嚣张,咱也bú能这么**裸,曹向东明白现在自己说什么都bú好,人家已经把点儿挑明了,我就是要搞陈岗。找你就是让你帮忙的,你欠我情,◇这个忙你帮是bú帮吧!

  其实张扬想要的就是内情,曹向东当然bú会帮他直接把陈岗搞下来,就算他想帮,他也没那个能力,但是曹向东了解很多自己bú知道的内幕,曹向东应该清楚陈岗的弱点。

  ☆曹向东道:“其实你当常委和他是常委并bú矛盾啊!”

  张扬道:“一山bú容二虎。他把我当成眼中钉,我必须把他给灭了!”他望着曹向东,rú果曹向东再bú说点有营养的东西,张扬就会对这厮彻底失望了,以后断然bú会再给他好脸色,麻痹的。老子白帮你忙活了一场,你丫再跟我玩太极,我就想办法整整你。

  曹向东咳嗽了一声,他在犹豫,过了一会儿方才道:“陈岗这个人很好色!”

  张大官人知道,曹向东总算愿意说一些有营养的东西了,他笑道:“还有吗?”

  曹向东道:“洪长青你应该熟悉,她和陈岗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事儿他倒bú太清楚。

  曹向东道:“陈岗和宫还山和项诚的关系都很bú错,这个人除了生活作风方面,其他还算bú错,没有太大的毛病。”

  张扬道:“这种人应该bú是只有一个女人才对。”

  曹向东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天街你应该听说过吧?”

  张扬点了点头。

  曹向东道:“陈岗没少光顾那里!”

  张大官人的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意,曹向东终于指给了他一条明路,抓住这条线索,应该可○以抓住陈岗的小辫子,将这个老色鬼搞得身败名裂。

  说完陈岗的事情。曹向东rú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他对张扬总算有了一个交代。既然开了头,他就bú妨多送张扬一句忠告:“张扬。其实北港的事情你没必要▲▲过问太多,现在滨海的开局很好,只要你把滨海的事情做好,以后就会理所当然的获得提升,你的官场之路肯定会一片光明。”

  张扬笑道:“曹市长在劝我尽量别多管闲事。”

  曹向东道:“仕途就是个☆◎积累政绩,获得提升,然后在新的岗位上积累政绩,再次获得提升的过程。商场上以和为贵,其实官场上何尝bú是rú此,rú果在斗争上牵扯过多的精力,势必会影响日后的晋升。”

  张扬道:“曹市长相bú相◇信这世上有一种人,当官只是为了兴趣。”

  曹向东有些迷惑地看着张扬,bú知道他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张扬道:“记得当初安老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bú在乎当多大的官,而在乎做多大的事。”

  从曹向东那里出来,张扬专程去姜亮的墓前祭扫,等来到姜亮墓前的时候,张扬惊奇的发现,牛文强、杜宇峰、赵新伟他们全都在那里,连省**厅副厅长荣鹏飞也专程赶来。

  几个人站在雨里,身上○的衣服都有些湿了,张大官人走了过去,默默将手中的百合放在姜亮的墓碑前,逝者已矣,可是直到rú今仍然没有找到害死姜亮的真凶bú能bú说是莫大的遗憾。

  几个人没有说话,都站在姜亮的墓前默默缅怀着◇这位昔日的好友,静默了五分钟左右,荣鹏飞率先打破沉默道:“我就说过,你一定会来!”

  张扬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专程从东江过来。”

  几个人离开了陵园,牛文强提议去新帝豪吃饭。

  荣鹏飞却道:“去吃南湖农家菜吧,离开江城这么久,我最怀念那边的味道。”

  其他人都上了牛文强的奔驰,只有荣鹏飞上了张扬的奥迪车,汽车启动之后,荣鹏飞道:“忘了恭喜你,已经是市委书记了。”

  张扬道:“荣厅,这两天同样的话我都听得耳朵里起茧子了!”

  荣鹏飞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习惯性的把头仰起靠在后枕上,低声道:“我的人在西疆发现了林光明的踪迹,展开行动的时候又让他跑了,现在我已经联络西疆警方,在当地进行搜索,就算挖地三尺我也要把他给找出来。”

  张扬道:“这笔帐一定要跟他算。”

  荣鹏飞道:“想起这件事,我心里难受啊!”他的喉头动了动,用力咬了咬嘴唇,克制着心里难言的愁绪。

  张扬道:“子涵怎么样?”

  荣鹏飞道:“我之前去看过他,这孩子很懂事,最近学习进步了许多,他跟我说将来要报考警官大学,要当**!”

  张扬感到车内的空气有些压抑,他落下一些车窗,车外的细雨飘了进来,落在他的脸上,从心底感到沁凉。

  荣鹏飞也bú愿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姜亮的死已经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荣鹏飞道:“你跟北港方面搞得很僵,居然带着程焱东跨界查案,这件事整个平海的**系统内都传遍了。”

  张扬笑道:“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和袁孝工现在的关系bú错,下周滨海立市庆典,他还送了我两船焰火。”

  “哦?”荣鹏飞颇感诧异。

  张扬道:“北港的水很深,有人潜藏在内部肆意挑唆,企图挑拨我和袁孝工之间的关系,让我们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荣鹏飞道:“到底是市委书记了,比起过去冷静的多。”

  张扬笑道:“你别寒碜我了!”汽车来到南湖边,张扬将车停好,那边郭志强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却是他准备好了中午饭,让张扬过去吃,张扬把这边的事情跟他说了,答应晚上出席乔梦媛安排的送行宴,郭志强这才作罢。

  几个人坐在一起,因为清明节的缘故,想起姜亮这位已经逝去的老友,气氛显得很低沉。

  荣鹏飞尽量将话题引向工作,在工作上值得一提的也就是张扬了,他这段时间政绩突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赵新伟道:“张扬,我听说你们的车管所所长跳楼了,那职位还空缺着吧,你看我合适bú,干cuì我调过去得了。”

  张扬笑道:“你在春阳车管所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起背井离乡了?”

  牛文强道:“他,现在是自由身了,老婆跟他离了,儿子也判给女方了,春阳已经成为老赵同志的伤心地,他是想找个地方独自抚平伤口。”

  赵新伟瞪了牛文强一眼:“你丫bú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

  牛文强道:“你跟我急什么?丫离婚那几天谁陪你每天喝酒渡过最痛苦的时光的?真是没良心啊!”

  杜宇峰道:“现在离婚的多了去了,也没见谁离婚就得背井离乡啊。”

  赵新伟显得有些为难,努力了半天方才道:“她五月就要再婚了,我留在春阳抬bú起头来……”

  所有人都bú说话了。

  张扬知道赵新伟是个爱面子的主儿,难怪会有投奔自己的想法,他笑道:“我还当什么大事,谁也没规定人◇家跟你结过婚,一辈子就bú能嫁人了,你们这bú是离婚了吗?”

  赵新伟道:“算了,bú提了!”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得出他最近的情绪非常低落。

  张扬道:“你现在是滨海车管所所长,去我★那里刚好合适,说真话,我手下缺人,荣局,这事儿你得打招呼,这么点小事儿对你来说应该bú在话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