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应对】(上)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上)

  荣鹏飞叹道:“nǐ们这帮小子,整天就是这些无关紧要的屁事来麻烦我,尤其是nǐ张扬,nǐ当初把程焱东弄过去,人家就说三道四,现在车管所所长也要弄成nǐ的嫡系了,敢情这滨海就是nǐ们家的自留地ā,nǐ不怕别人说nǐ任人唯亲ā?”

  张大官人笑道:“谁爱说说去,我才不会在乎,我不知道什么任人唯亲,就知道举贤不避亲,我不用自己了解的人,难不成还要用我不了解的那些人吗?”

  杜宇峰道:“张扬的这话我赞成,谁不用自己了解的人?荣厅,nǐ当初在江城当局长的时候,也是任人唯亲ā!”

  荣册飞无话可说了。

  牛文强道:“张扬,其实我一直也都是要求进步的,nǐ看我方方面面的素质弄个科级干部干干,也算凑合吧,要不我去nǐ们滨海当财政局局长吧,我委屈一下,等以后县里有什么肥缺空出来我再补上。”

  张大官人道:“nǐ丫千万别委屈,nǐ还是心安理得的当nǐ的土财主,我真心伺候不起nǐ。”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赵新伟笑道:“nǐ现在好歹也是小千万了,怎么想起趟我们这趟浑水?”

  牛文强道:“是官强似民,别看我辛卒苦苦的做生意赚了些小钱,比起当官的,还是没地位,别的不说,就连我们家老爷子都看不起我这样的。”

  荣鹏飞道:“像nǐ这种动机不纯的坏分子,肯定是不能让nǐ轻易混入我们干部队伍内的。”

  张扬笑道:“听到没有,nǐ就死了这条心吧!”

  当晚乔梦暖做东在新帝豪给安语晨送行,安语晨一个人过来的,张扬从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丫头跟她家人的这次见面并不愉快,瞅了一个无人的机会问道:“怎样?”

  安语晨道:“别提了,以后我再不跟他们联络。”

  张扬笑道:“都是一家人,何必搞成这个样子算了。”

  此时郭zhì强和徐美妮走了过来,两人停下说话,郭zhì强一见到张扬就抱怨道:“张书记,您是官大了架子更大了,中午我摆好了酒恭候您张书记的大驾nǐ都不给我面子。”

  张扬道:“没办法,省公「冇」安厅荣厅长来了,nǐ认为是nǐ重要还是他重要?”

  郭zhì强叹了口气道:“看不起人伤我自尊。”

  张扬笑着搂住他的肩头道:“少废话,今晚我给nǐ敬酒赔罪。”

  因为安语晨这次和家人见面搞得不欢而散,所以情绪非常低落,她是主客,她的情绪自然影响到了多数人,乔梦姐道:“小妖,nǐ今晚的飞机,临走之前是不是跟大家说点什么?”

  安语晨叹了口气道:“挺舍不得nǐ们的。”

  时维道:“nǐ要是舍不得大家,就回来,一个人在国外飘○着算什么事儿?”

  安语晨道:“我打算花一年到两年的时间环游世界等我完成了这件事,一定回来。“她端起酒杯敬时维和郭zhì江:“时维,nǐ和果子酱什么时候举办婚礼,一定要给我下请柬哦!”

  郭zhì江开呵呵点了点头,时维却道:“八字还没一撇呢,nǐ喜欢拉郎配是不是?”

  安语晨笑道:“我看郭zhì江挺好的。”

  时维道:“nǐ要是觉得好,我把他让给nǐ了!”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气氛也因此而变得活跃。

  安语晨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敢要,郭zhì江虽然很好,可惜不是我的菜。”

  乔梦媛打趣道:“小妖听nǐ这么说,好像nǐ心中已经有人了?”

  安语晨的回答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有ā,早就有了,我要找ā,就找我师父这样的!”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张扬的身上,张大官人尴尬道:“那啥,差辈了ā丫头!”

  安语晨笑道:“nǐ怕什么?我是打个比方,虽然我师父混蛋了点可他这个人有趣,谁要是能跟这样的男人过—辈子,幸不幸福不知道,但肯定不会太闷。”

  时维道:“nǐ肯定不会太闷,谁要是嫁给他恐怕脖子都要被绿帽子给压断了。”

  张大官人道:“过份了ā!”

  郭zhì强乐道:“女人也兴带绿帽子的吗?”

  徐美妮道:“郭zhì强,别人我管不着nǐ要是敢给我戴绿帽子,我阉了nǐ!”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郭zhì强苦着脸笑道:“用不着那么毒吧!”

  安语晨道:“今儿哪说哪了,这世上ā好男人抢手,坏男人比好男人还要抢手,我师父已经是嫣然的了,所以我们都没份了。来,梦暖姐、时维咱们喝一杯。”

  时维端起杯子又放下道:“这酒我不能喝只nǐ惦记nǐ师父,我又不喜欢他,我凭什么跟着凑热闹ā。”

  乔梦媛道:“这酒我也不能喝,张扬跟我心中的那个差得有点远。”

  郭zhì强乐了:“张扬,我本以为nǐ挺招人代价ā,万人迷ā,搞了半天也是一奶奶不疼姥姥不爱的主儿,敢情nǐ就是自我感觉良好ā!”

  张大官人笑道:“我什么时候自我感觉良好了?我一直都是这样ā,都是nǐ们一个个把我说得跟花囘心大萝卜似的,其实像我这种人,一直都把精力扑在工作上,感情的事情真的很少顾及。”他端起酒杯道:“妖儿,咱俩喝,冲着nǐ对我的欣赏,那啥,咱们干了这一杯!”

  郭◆zhì强提议让他俩喝个交杯酒,众人跟着起哄,张大官人豪情上来,那可是什么都敢干的主儿:“喝就喝,谁怕谁?”两人当着众人的面喝了交杯酒。

  别看安语晨刚才嚷嚷的欢,这会儿反倒不好意思了,俏囘脸羞■◆zhì强提议让他俩喝个交杯酒,众人跟着起哄,张大官人豪情上来,那可是什么都敢干的主儿:“喝就喝,谁怕谁?”两人当着众人的面喝了交杯酒。

  别看安zhìqiángtíyìràngtāliǎnghēgèjiāobēijiǔ,zhòngréngēnzheqǐhǒng,zhāngdàguānrénháoqíngshànglái,nàkěshìshímedōugǎngàndezhǔér:“hējiùhē,shuípàshuí?”liǎngréndāngzhezhòngréndemiànhēlejiāobēijiǔ。

  biékànānyǔchéngāngcáirǎngrǎngdehuān,zhèhuìérfǎndǎobúhǎoyìsīle,qiàohuíliǎnxiū得通红,她看了看时间道:“我该走了!赶飞机!”

  张扬很自然的起身去送她。

  这下谁也没跟他抢,两人离去之后,郭zhì强道:“nǐ们觉不觉得他们师徒俩关系好像不太正常ā?”

  ▲郭zhì江道:“zhì强,nǐ别胡说。”

  时维道:“我也觉得挺暧昧的。”

  乔梦姐道:“别人的事情跟nǐ们无关,nǐ们有关心这些事情的功夫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

  ◆张大官人开着奥迪车带着安语晨离开了新帝豪,安语晨将螓首靠在他的肩头,柔声道:“我晚上九点钟的飞机。”

  张扬道:“已经来不及了!”

  安语晨笑道:“只要明天上午十二点前赶到京囘城就行,我故意买了两张票,骗过她们。”

  张扬道:“nǐā以为自己很聪明,这帮人一个个猴精,哪有那么容易骗的!”

  安语晨道:“对不起,刚才我……”

  张扬停下车,忽然抱住她,近乎疯狂地吻住她的唇。

  安语晨娇嘘喘喘的揉囘搓囘着张扬的短发,黑囘暗中呓语道:“不要在这里,我订好了酒店,我要nǐ陪我,我要nǐ一整夜寸刻不离的陪着我……”

  滨海上囘上囘下囘下都在为即将到来的这次立市庆典积极准备着,北港方面的名单已经出来了,滨海市长许双奇给张扬打了几个电囘话,想当面跟他商量邀请嘉宾的事情,可张扬消失了一天半,直到清明节后第二天的下午才重新出现在滨海行政办公中心。

  张大官人现在可谓是通体舒泰,想起过去一夜他和安语晨的疯狂,这厮的唇角就露囘出不由自主的笑,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张大官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脑子里回味着昨晚的浪漫画面,直到傅长征的敲门声将他的思绪打断。

  张扬端起茶杯,猛灌了两口,渴,今儿真是有些口渴,安语晨特殊的体质真是非同一般,昨晚他们两人又切磋了一次双囘修之道,张大官人对这套功囘法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傅长征也能看出张书囘记今天的心情非常不错,他把市里邀请嘉宾的名单放在张扬的办公桌上:“张书囘记,市里这次请了五十六名嘉宾。”

  张大官人闻言一怔,第一反应就是:“他们按照五十六个民囘族来分配的吗?”拿起那份名单浏览了一下。

  傅长征道:“许市长给您打电囘话了吧?”

  张扬道:“都跟他说我回老家上坟去了,真是麻烦!”

  说话的时候许双奇就已经到了,依着许双奇的心理,他是不想到张扬这里来的,可眼看庆典的事情都压在了头上,在这件事上他不想囘做主,也不能做主,所以必须要找张扬商量。

  张大官人还是那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仿佛天塌下来都跟他没有关系:“老许ā,有事?”

  许双奇道:“张书囘记,那份嘉宾名单nǐ看了吧?”

  张扬扬起那份名单:“正在看ā!”

  许双奇一屁囘股在沙发上坐下,习惯性的抽「冇」出一支香烟点燃:“市里邀请了五十六位嘉宾,对我们的接待工作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张扬道:“咱们这么大的滨海市,连这点接待能力都没有吗?”

  许双奇道:“张书囘记,邀请了五十六个人,可不是单纯的五十六个人,别的不说,每人一个司机人数就得翻番,再算上秘囘书和可能的随行人员,我看前来的嘉宾要照二百人打算。”

  张扬道:“既然决定办庆典了,也不差这点小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