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应对】(下)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下)

  张扬按照她的指引前往了御马街,御马街是北港的传统饮食一条街,和海风路那边不同,来这里的多数都是本地人,海风路那边以游客和外地人为主,御马街也没有那么多沿街叫卖的海鲜排挡,经营都比较正规。

  张扬把车停在了外面的停车场,和武yì步行进入御马街,北港市政〖冇〗府刚把这里划成了步行街不久,武yì带张扬去的饭店叫避风港,也是以海鲜为主。

  张大官人来滨海这段时间,已经对海鲜有些腻歪了,目前正是海蟹渐肥的季jiē,武yì点了海蟹,又配上几道家常菜。她向张扬介绍道:“这里不但海鲜做得好,而且家常菜也很有风味。”

  张扬笑道:“海鲜有什么做头?一锅煮出来,原汁原味的最好吃。”

  武yì白了他一眼道:“没品味。”

  张扬笑道:“我农民出身,当然和你这种大户人家的闺女不一样了。”

  武yì道:“你少给我上眼药水儿,我刚刚回来,今天应该你给我接风。”

  张扬道:“废话,本来就是我请你吃饭。”

  武yìyì味深长的看着他:“张扬,在我的印象中你主动请我吃饭好像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吧?”

  张扬笑道:“谁说的?我请你多少顿了,做人不能没良心啊!”

  武毒道:“我说的是主动!”

  此时服务员送海蟹过来,武yì道:“给我再加一fèn葱烧海参,一fèn鱼翅捞饭。”

  张大官人道:“你吃得了这么多吗?”

  武yì道:“好不容易逮着你主动请客,我现在不多吃点儿,以后可过了这村再没这店。”

  张扬道:“至于吗?我对你什么时候小气过?”

  武yì不再说话,◆专心对付面前的那只梭子蟹。

  张大官人自己满了一杯酒,又给武yì倒了一小杯,duān起酒杯道:“武yì,别光顾着自己吃,好歹也喝一杯吧?”

  武yìduān起酒杯将那杯酒喝了:“梭子蟹▲不错,你来一只啊,别客气!”

  张扬笑道:“麻烦!”

  武yì道:“心疼钱了?害怕超支?”

  张扬笑道:“我说你今儿是不是有毛病,憋着劲的寒碜我?我是那种人吗?”

  武yì甜甜一笑,抽〖冇〗出纸巾擦了擦手道:“嗯,现在肚子有点底了。张书记,说说你找我什么事?”

  张大官人很虚伪地笑道:“就是给你接风,朋友之间吃顿饭很正常啊!”

  武yì道:“别演戏了,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们这帮当官的全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你要是没事情求我,恐怕早就把我给忘了。说!什么事?”

  张大官人道:“武yì,咱做人能别那么现实不?其实我真是想给你接风。”

  武yì道:“那好,今晚其他的事情一概不许提了啊!”

  张扬笑道:“可我顺便还有那么一点小事找你帮忙!”

  武yì一双美眸圆滚滚地瞪着张扬,酝酿了一会儿方才道:“虚伪!”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这叫含蓄!”

  武yì道:“别往自个脸上贴金了,虚伪就是虚伪…听说你现在已经是市委书记了,人家都说官越大人越虚伪,那就是比过去更加虚伪了,过去我还不信,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张扬道:“你爸要是听到你背后这么说他不得活活气死!”

  武yì气得扬起筷子就想抽他,这厮分明是占自己便宜。

  张扬笑道:“别介啊,大庭广众之下,你不害怕影响,我还害怕呢。”

  武yì道:“你怕什么?卡着个眼镜框,冒充知识分子,谁也想不到你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是道貌岸然的滨海市委书记!”

  张大官人讨饶道:“我认榆,我说不过你,你们当记者的嘴皮子真是厉害,那啥咱说点正事儿。”

  武yì道:“说!”

  张扬拿酒瓶给她满上,duān起酒杯跟她碰了碰,喝完酒之后,张扬方才道:“我想让你帮我做个环境宣传片。”

  武yì美眸转了转,轻声道:“什么yì思?”

  张大官人这才把泰鸿想要在蔺家角建厂的事情跟她说了,张扬道:“我想开始的目标指向性不要那么明确,我们先让北港的老百姓yì识到工业污染的危害…然后慢慢将泰鸿在南武的一些污染◎事例展现在公众面前。”

  武yì明白了,张扬是想她帮忙制造典论呢,可以预见,这样的宣传片一旦播出,肯定会在北港市民中造成巨大的反响。武yì道:“泰鸿是北港市方面引进的重点项目,我要是做这样的专●☆题,等于和市里对着干,我无所谓,可这件事可能会给电视台方面带来麻烦,我必须要先请示一下殷阿姨。”

  张扬道:“也好!”武yì说得不错,电视台播出这样的宣传片,肯定会引起北港方面的不快,武yì只□◎是一个小记者,大不了她不在这里干了,而且她的背后还有父亲广电总局党委书记武贤良撑腰,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可是颜慕云就不同了,她身为北港电视台台长,北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必然成为上层诘难的对象。张扬和颜■慕云打过几次交道,记得她和市委宣传部部长黄步成之间的关系不睦。

  武yì道:“泰鸿决定在北港兴建分厂,这件事对北港未来的发展影响很大,最近电视台都在进行正面宣传,你让我突然来一个转舵,宣传负面的一些东西,看来你是要和北港市领导对着干了!”

  张扬纠正道:“不是我和他们对着干,是他们跟我对着干,他们建设他们的钢厂,我建设我的保税区,本来并水不犯河水的事儿,可他们偏偏要把我保税区的地划…—走一块,你说这不是欺负人嘛!”

  武yì道:“是挺欺负人的,张扬,咱可不能受欺负,这事儿我帮你!”

  张大官人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绝对是一有正头感的好姑娘。”

  武yì道:“我帮你可不是为了什么正义感,我从小到大都缺乏正义感,我喜欢凑热闹,我和那个赵永福又不熟,哪怕是你不占理儿,可你是我朋友,我这人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

  张舟道:“这次咱们绝对占理啊!”

  武yì道:“那就更不用说了,如果颜阿妓不答应,我直接弄一泰鸿污染的新闻片送到央视今日焦点去,你说好不好啊?”

  张大官人眉开眼笑道:“影响当然是越大越好,那啥,现在就可以进行操作,需要的经费我来负责。”

  武yì叹了口气道:“张扬啊张扬,我直到今天才发现你还真是阴险啊。”

  张扬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别人跟你玩阴险手段的时候,咱们要是还这么厚道,那可就真成了**了!”

  “我呸!你不说粗话能死啊?”

  “胡闹!“项诚重重拍打着桌上的那fèn东南日报,上面刊载的一篇文章就是论改革开放时期的工业发展和生态环境,这片文章理性分析了现代工业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突出了环境保护的重要,而且特别以南武泰鸿钢铁集团为例,指出泰鸿钢铁集团在南武因为污染而造成的生态损害。

  现场常委都看到了这篇报道,这只是第—篇,也就yì味着这是一个系列报道,▲撰稿人是梁东平,梁东平在平海省内也算得上名记了,毕竟当初他因为跳楼事〖冇〗件而被劳教,开创了新闻界的先例,不过这两年梁东平似乎低调了许多,就在多数人都已经忘了这个名字的时候,想不到他又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报章之上了。

  项诚拿起那fèn报纸在手中扬了扬道:“这篇报道的指向性非常明确,直指泰鸿集团,故yì突出泰鸿的污染情况,完全忽略了事实,扭曲了事〖冇〗件的真相,yì在社会上对泰鸿造成不好的影□响。”

  市长宫还山道:“这篇文章我也看到了,从头到尾都是在攻击泰鸿,这个写文章的记者究竟是什么用心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正在损害泰鸿的声誉,有yì夸大钢铁厂可能带来的污染后果。” ◎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道:“我刚才也看了这篇报道,公平的来说,很多地方也有一定的道理,改革开放带来了工业的高速发展,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工业发展也带来了一些弊duān,他在文章中列举的几次污染事〖冇〗◆◆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道:“我刚才也看了这篇报道,公平的来说,很多地方也有一定的道理,改革开放带来了工业的高速发展,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工业发展也带来了
  shìwěifùshūjìjiǎnghónggāngdào:“wǒgāngcáiyěkànlezhèpiānbàodào,gōngpíngdeláishuō,hěnduōdìfāngyěyǒuyīdìngdedàolǐ,gǎigékāifàngdàiláilegōngyèdegāosùfāzhǎn,tóngshíwǒmenyěyàokàndàogōngyèfāzhǎnyědàiláileyīxiēbìduān,tāzàiwénzhāngzhōnglièjǔdejǐcìwūrǎnshì〖mǎo〗件全都有据可查,并不是信口胡说。

  宫还山道:“各位常委,当初决定引进泰鸿这个项目,我们也进行了一番切实的调查,随着现代工艺的发展,工业污染已经得到了有效地控制,泰鸿作为国内钢铁龙头企业,在治理污染上更是投入巨资,最近他们已经实现了排放零污染!我可以这样说,泰鸿的排污解决方案不但在国内领先,在国际上也处于领先位置,根本不像文章中演染的这么可怕!”

  项诚道:“泰鸿集团是宋书记牵头的重要项目,我们的领导层为了秦鸿分厂能够落户北港,付出了极大地心血和努力,如今泰鸿方面已经确定要在北港设立分厂,近期就会完成签约,在这种时候,出现了这篇报道,其影响是恶劣的,其用心是不单纯的,典论是一把双刃剑,正确的导向可以对我们的事业起到巨大的帮助作用,可是如果运用不好。就会起到反作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