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世界真小】(上、中)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上、中)

  “你们想想,北港的老百姓看到这篇报道会有怎样的感受?他们会不会因此而将钢厂微乎其微的污染视为洪水猛兽,进而产生抵触情绪?这对我们的后续签约和未来发展都是不利的。”项诚将目光转向宣传部长黄步成:“步成同志,近期你一定要重视宣传工作,注意社会舆论的正确导向,不要让老百姓被一些别有用心的报道,错误的报道。”

  黄步成道:“东南日报是一家**的新闻媒体,不属于北港的管辖范围,甚至不属于平hǎi的管辖范围,想约束他们恐怕要上头说话le。”

  项诚道:“我并不是让你去解决这件事,我是要你注意北港地qū的舆论导向,不要让群众被这些别有用心的舆论所误导。”

  黄步成道:“项书记,各位常委,我认为这件事是内部有人在捣鬼,有人想通过这种方式误导群众,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我们北港市市委市政府产生不信任甚至对抗心理。我们一定要警惕,对于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一定要严查。”

  宫还山道:“宣传方面的事情你是行家,老黄,照你看这件事究竟是谁在捣鬼?”

  黄步成道:“我查过这篇报道,作者是梁东平,这个人最早是省报的记者,曾经因为曝光江城教育非法集资的事情被内部批评,后来他采取激进对抗的手段,选择在省政府对面跳楼,造成le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也因为这件事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劳教,出来后应聘到东江日报,这个人的新闻稿一直都很偏激,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得罪le报社方面,又被开除,现在在南锡体委宣传科工作。”说到这里黄步成停顿le一下,rán后继续道:“梁东平能够去南锡体委宣传科,多亏le时任南锡体委主任的张扬同志。”黄步成的这句话等于把所有的事情都点明le。这事儿十有**是张扬搞出来的。

  项诚道:“滨hǎi撤县改市的庆典下周六会隆重举行,到时候周省长会亲自过来参加,同来的还有省内多位领导和兄弟城市的负责人,我不希望在这种时候闹出什么意外,宣传工作必须要抓紧,舆论要为政府服务!”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听到项诚的这句话,心中暗笑,项诚的脑子是不是有些糊涂le。连这种话也要直白的说出来。身为北港的一把手,要注意自己的每一个措辞,稍有不当就会贻笑大方。

  会议结束之后。项诚把宣传部长黄步成单独留下,他向黄步成再次强调le舆论宣传的重要性,这段时间北港的宣传工作一定不能出岔子。

  黄步成信誓旦旦道:“项书记。您放心,我回头就召集各北港的各大新闻媒体开会,把这件事再强调一下,一定把新闻导向控制在正确的方向上。”

  项诚的脸色稍稍缓和le一些,他低声道:“步成啊,一定要从心底重视这件事。”

  黄步成道:“项书记,我大胆的说一句,这件事还有后续!”

  项诚的目光显得越发阴沉,他抿le抿嘴唇。并没有说话。

  黄步成以为项诚,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他低声道:“项书记,我怀疑梁东平所写的这篇稿件背后有人唆使。”

  项诚皱le皱眉头道:“我心里有数。”

  项诚决定和张扬好好谈一次,他把张扬召到自己的办公室,虽rán项诚算准le东南日报的这篇文章十有**是张扬搞出来的,可他现在并没有证据。所以他和张扬的谈话还是从滨hǎi撤县改市的庆典开始,项诚询问le滨hǎi方面的准备情况。

  张扬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le!”

  项诚道:“东风是什么?”■

  张大官人回答的很直接:“钱!项书记,滨hǎi的财政情况您心里有数啊,是时候该给点支援le。”

  项诚道:“每次见你谈不le三句话就会提钱的问题,你不烦我都烦le。”

  张扬◆

  zhāngdàguānrénhuídádehěnzhíjiē:“qián!xiàngshūjì,bīnhǎidecáizhèngqíngkuàngnínxīnlǐyǒushùā,shìshíhòugāigěidiǎnzhīyuánle。”

  xiàngchéngdào:“měicìjiànnǐtánbúlesānjùhuàjiùhuìtíqiándewèntí,nǐbúfánwǒdōufánle。”

  zhāngyáng○道:“我也烦。可是现在保税qū的规划已经出来le,国家拨款没到。省里的拨款也没到,市里按理说应该先做个表率吧,可……”

  项诚道:“你说的容易,两亿元说拿出来就拿出来啊?滨hǎi的财政困难,北◆港的财政也不富裕,即便是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还不是答应拿出两个亿支援你们的保税qū建设,你多点耐心好不好?谁也不欠你们的。”

  张扬笑道:“项书记,您别急啊,保税qū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虽rán位于滨hǎi,可也是属于整个北港的,建成之后不是我一个人成绩与荣耀,也是大家的。”

  项诚道:“张扬,你一口一个保税qū的规划,到现在我也没有见到。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夸夸其谈,我要看到实际行动,你的规划图呢?”

  张扬道:“杜瓦尔已经前往澳洲工作室进行最后的设计工作,如果顺利的话,最近就能够完成规划工作,将完善后的方案交给我们。”

  项诚道:“宫市长跟我说,你和泰鸿集团方面搞得很不愉快!”

  张扬道:“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在蔺家角的问题上意见不合。”

  其实他们两人心里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官场之上的关系就是复杂,明明都摆在面上的事情,非得要多绕几个圈子,项诚道:“又不是敌我矛盾,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张扬道:“项书记,其实这件事我早就想跟您谈le,不过最近忙于筹备庆典的事情耽搁le下来。”

  项诚表现的颇有耐心,他点le点头道:“你说。”

  张扬道:“蔺家角在滨hǎi保税qū的规划中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是绿色工业园qū,也是未来的企业办公总部。”

  项诚道:“这我知道,可是泰鸿集团提出要在蔺家角建设钢铁厂,在他们已经拿出的规划中,涉及到属于滨hǎi的十平方公里土地。”

  张扬道:“项书记,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您不会厚此薄彼吧?”

  项诚道:“你说的很对,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保税qū是我们北港未来发展的重点,而泰鸿分厂建成之后,必将成为北港未来的工业支柱,没有谁更重要,在我心里所占的位置都是一样的,而且两者之间并不矛盾,泰鸿看中的是北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两者可以相互促进,可以互利互惠,北港完全可以容纳得下两者的存在,我真不明白你们之间为什么会产生争执。”

  张扬道:“项书记,保税qū和泰鸿的矛盾所在就是蔺家角,泰鸿将整个蔺家角都划le进去,如果我们认同le这件事,我们滨hǎi保税qū之前所做的规划就得推倒重来。”

  项诚道:“张扬,现在泰鸿方面很坚决,如果我们不给他们蔺家角那块地,他们会重新考虑在北港建设分厂的计划。”

  张扬道:“这根本就是威胁啊!”

  项诚道:“我们和泰鸿谈判之初就答应过,只要泰鸿来北港建设分厂,北港范围内随便他们挑选建厂地址。”

  张扬道:“项书记,我并不是不愿意牺牲,不愿意让步,而是这件事泰鸿做得太过分。”

  项诚提出le一个折中方案:“张扬,我希望你能从大局考虑,只要稍稍让步,就可以做到双赢的结果,你让出蔺家角的十平方公里土地,我在蔺家角以西划出二十平方公里的土地给保税qū,作为对你们的补偿,你看这怎么样?”项诚认为自己给足le张扬面子,用两倍的土地换取张扬的让步。

  张扬却摇le摇头道:“项书记,针对泰鸿建厂的事情,我专门咨询le有关专家,泰鸿在蔺家角建设厂房,对北港和滨hǎi的未来发展相当不利,以后必将会成为阻碍我们城市发展的一个拦路虎。”

  项诚皱le皱眉头,他认为张扬在危言耸听,说le这么多无非是想维护他自身的利益罢le。项诚道:“张扬,蔺家角的项目最早是省里牵头的,如果因为滨hǎi方面的原因导致这次的合作失败,我想上头一定会追究责任。”项诚只差没点明这件事就是宋怀明牵头的,你张扬现在这么干,不仅仅是跟北港过不去,也是拆你自己岳父的台。

  张扬道:“项书记,蔺家角位于北港和滨hǎi的中间位置,距离两座城市的中心都在二十公里左右,蔺家角又是我们北港生态环境最好的地方,如果在这里建设钢铁厂,势必会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影响,而且当今时代,发展速度日新月yì,城市的扩展速度超乎想像,城市一体化已经是必rán趋势,如果泰鸿选择在蔺家角建厂,那么以后将会同时给北港和滨hǎi的城市发展造成影响。”

  项诚道:“好le,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你也要看到优点,泰鸿作为国内钢铁行业的龙头,谁不想将他们请过去建厂?每年几百万吨的产量,会带给北港多少的工业产值?会给北港增加多少就业的机会?如果成功签约,我们北港的工业水平就可以一跃成为平hǎi工业发展的排头兵,比起你所说的那些臆想出来的缺点,这些都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好处,张扬我知道你很看重保税qū,我同样重视保税qū的建设,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保税qū和泰鸿的建厂计划并不矛盾,两者明明可以实现共赢,可以共同推动北港的发展,为什么要为le自己的利益不顾全局呢?”

  张扬道:“我并不是为le自己的利益,我是为le长远的利益。”

  项诚道:“只是一块地而已,为什么你要如此坚持★?我已经承诺给你双倍的土地作为补偿,钢铁厂究竟影响到你们保税qū哪里le?”他终于失去le耐心。

  张扬道:“我们保税qū的主题就是绿色环保,无论从以后的环境影响来看,还是从城市的发展来看,让☆泰鸿在蔺家角设立工厂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你就能够肯定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盲目的自信就是自大。”

  张扬道:“他们明明还有更好的选择,放着新港以南的北港开发qū他们不去选择,为什么偏偏挑选蔺家角?”

  项诚已经失去le继续和张扬谈下去的耐心,他摇le摇头道:“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会尽全力将泰鸿留在北港,同样,我也不希望任何单位,任何个人,在这件事上制造障碍,如果让我查实有人在背后捣鬼,我绝不会给他面子。”项诚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话锋直指张扬。

  张扬道:“项书记,泰鸿的要求已经触及le我的底线,我的底线就是滨hǎi人民的利益,在这件事上我绝不会退让一步。”

  项诚冷冷看着张扬:“滨hǎi虽rán撤县改市成功,但是你不要忘记滨hǎi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属于北港的管辖范围内。”

  张扬道:“谁管并不重要,主人只有一个!”他站起身,向项诚笑le笑道:“不是我,也不是您,是老百姓,最终的话语权掌握在他们手里!”

  和项诚的这次见面之后,张扬明白le一件事,北港几位领导的态度很明确,他们坚定地站在泰鸿一方,不惜一切代价要把泰鸿留在北港。

  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在蔺家角的事情上,即便是宋怀明不方便支持自己,即便北港市领导全都站在他的对立面,即便赵永福要拿下福隆港以北的五百亩土地准备给他来个釜底抽薪,张大官人都不在乎,为le保税qū和滨hǎi以后的发展,这次他决不能让步。

  项诚被张扬气得够呛,用双倍的土地给滨hǎi做出补偿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最大让步。想不到张扬这小●子如此坚决。在蔺家角的事情上不肯退让半步,更没有把他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张扬离去之后好半天,项诚阴沉的脸色都没有缓和过来。

  直到陈岗打来电话。项诚的情绪稍稍好转le一些,陈岗是邀请项诚一起□去金色港湾吃饭,今晚泰鸿方面安排。

  项诚此时显rán没有什么心情吃饭。他淡rán道:“我不去le,你自己过去吧。”

  陈岗道:“泰鸿方面有几位高层都很想见您!”

  项诚道:“我今天有些累,你替我向他们解释。”

  陈岗打电话的时候,其实泰鸿集团的执行经理姬若雁就在他的办公室内,姬若雁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她的身边还有刚从京城过来的梁康,姬若雁和陈岗并不熟悉,只是上次见面的时候多聊le几句,陈岗这个人对漂亮女性一向是很和蔼亲切的。当rán陈岗也明白什么人可以碰,什么人不能碰,对于姬若雁这样的人物,他只能在脑hǎi中意淫一下罢le,梁康是专门过来拜会陈岗的,陈岗是他叔叔的党校同学,官场之中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不小心就能攀上关系,梁康也是偶rán提起自己要来北港,他叔叔告诉le他这件事,并让梁康给陈岗带来le一些京城特产。

  陈岗一眼就看出梁康和姬若雁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些稍稍的嫉妒。不过他在表面上做得很好,微笑道:“今晚我请你们吃饭。为梁康接风洗尘。”

  梁康笑道:“陈叔叔,你太客气le,应当是我请您才对。”

  陈岗道:“姬小姐是我们北港的财神爷,你又是我的世侄,这个世界真是很小,哈哈!”

  姬若雁道:“陈书记,项书记怎么说?”

  陈岗拍le拍自己的脑袋感叹道:“你看我这记性,居rán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le,项书记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我看还是改天吧!”

  姬若雁道:“我本来想谈谈合约的细节。”

  陈岗道:“这样,我帮你约宫市长吧。”

  姬若雁点le点头道:“也好!”

  当晚陈岗、宫还山一行来到皇冠大酒店吃饭,酒店是陈凯预先安排的,陈凯现在去北港开发qū分局,皇冠这边是他来得最多的地方,这其中因为他和袁孝商的关系很好。

  陈岗之所以把弟弟叫上,是因为他想弟弟在市长宫还山的面前加深印象,在他看来北港市委书记已经是宫还山的囊中之物,陈凯和宫还山搞好关系,对他以后的发展有利。

  梁康虽rán是京城三公子之一,可是在北港他表现的还是非常谦虚低调的,他一直在做钢材生意,这些年也积累le惊人的财富,此次前来北港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泰鸿在北港设立分厂,他想依托泰鸿的资源,在北港投资建设一座钢管厂,这件事已经通过姬若雁和赵永福沟通过,也获得le赵永福■的首肯,他这次过来也是为le考察。

  晚宴开始之后不久,姬若雁就提起le泰鸿分厂的选址问题,她轻声道:“宫市长,我前两天和滨hǎi市委书记张扬见面沟通le一下蔺家角的用地问题,他在那块地上的态◇度很坚决,说是已经将那块地划入保税qū的规划中,不肯出让给我们。”

  宫还山微笑道:“姬小姐之前就认识张扬吧?”

  姬若雁点le点头道:“普通朋友!”

  宫还山道:“那就应该对他的脾气多少le解一些,这个小子啊,年轻气盛,太喜欢出风头。年轻干部,考虑事情不全面,缺乏大局观。”

  梁康微笑倾听着,他虽rán刚来北港,却已经看出张扬在北港的敌人不少,能让顶头上司在一帮外人面前数落他的不是,足见宫还山讨厌张扬到le何种地步,不过梁康也看出le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宫还山这个人的执政水平并不怎么样,身为北港市长,这个人的嘴巴好像太大le一些,梁康虽rán经商,可是他是高干家庭出身,从小耳濡目染的都是父辈的做派,眼界自rán非同一般,看到宫还山的表现,自rán不由自主拿来和父辈们比较,这一比较孰高孰低,一目lerán。

  姬若雁道:“宫市长,我们赵总已经说过le,厂址必须定在蔺家角,如果贵市连这么简单的条件都不能答应,那么我们泰鸿只能重新考虑建设分厂的计划le。”

  宫还山道:“这件事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蔺家角的地块一定会划给你们,不会成为我们合作的障碍。”

  姬若雁却不相信宫还山的保证,张扬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姬若雁道:“宫市长,最近社会上流传着一些对我们泰鸿不利的流言,有些已经对我们造成le名誉上的损害。”

  宫还山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有吗?北港各界对泰鸿可是一直持着欢迎的态度,社会上的传言并不可信。”

  梁康微笑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宫市长千万不能忽视流言的力量。”

  陈岗道:“这方面我倒听说le一些,今天◆看到东南日报上的一篇报道,就有内容影射你们泰鸿集团。”

  姬若雁道:“陈书记也看到le?”

  陈岗点le点头道:“那篇文章写得很不客观,都不知道是怎么刊载出来的,现在的新闻媒体缺乏道德◎心,写那篇文章的叫梁东平,是南锡体委宣传科的,你说他一个体委宣传科的怎么突rán关心起工业与环境le?”

  陈凯道:“梁东平那个人在新闻界小有名气,过去因为在省政府对面跳楼而被劳教过,对le,他是被张扬调到南锡体委的,这篇文章该不是张扬授意他写的吧?”兄弟俩一唱一和的把矛头指向张扬。

  陈岗故意板起面孔道:“陈凯,没证据的事情千万不要乱说。”

  姬若雁微笑道:“其实这件事我们已经着手调查,任何诋毁我们泰鸿的行为都是不会被允许的,我们会追究他的责任。”

  宫还山道:“好事多磨,我相信我们和泰鸿之间的合作所有的障碍都会消除,等赵总返回北港,我们就可以正式签约。”

  姬若雁道:“宫市长,蔺家角的事情得不到彻底解决,就无法达到签约的条件。”

  梁康笑le笑道:“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宫市长都保证le,滨hǎi是北港的辖市,张扬再能耐也得听宫市长的是不是?”梁康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如果宫还山说的话张扬肯听,就不会闹到现在这种僵局le。

  宫还山觉着脸上有些发烧,他总觉得梁康的话好像在讽刺自己,当rán他认为自己很可能多想le,宫还山道:“放心吧,北港和泰鸿的合作不存在任何问题,张扬的问题,我们来解决。”

  姬若雁道:“我相信宫市长的诚意,如果北港方面都像宫市长这样能够切实的考虑外来企业的利益就好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